一起小说网 > 穿越历史 > 北宋骄阳 > 第三十三章 疑与忧
    嘉佑八年九月二十六,霜降。

    这是二十四个节气之一,若是在中原大地上,必然又开始了一个节气独有的天气变化,而在西宁州,则是代表着大宋利益的落实。

    这在往年,只是极为平常的二十四节气之中的一个,更是更加平常的一年三百五十四(古代历法,平年三百五十四天,闰年多一个月,约莫是三百八十三天或者三百八十四天)个日子里面,最平常的一天。

    但再过上几年,翰林学士们就会在修帝王史的时候,发现,嘉佑八年的霜降,将成为大宋开启崛起之路的关键日子!

    太远的东西都没必要多说。

    此时此刻,价值一亿四千万贯的金银进入辛羸手中,与之同时,杨家商行从整个天下收购来的粮食,同样卖了出去,四百六十万石粮食,平均每一石粮食售价为十五贯,总共卖出六千九百万贯!

    而六千九百万贯中,扣除掉杨家商行的成本三百万贯之后,尚有六千六百万贯,然后,辛羸按照当初与杨家的约定,将六千六百万贯的纯利润中的一成,也就是六百六十万贯交于了李洛,由李洛带回杨家。

    九月二十七,尕海,倒淌河,蓝天谷撤军。

    九月二十九,西线全面撤军,除了二十万精锐继续防守国界外,其余人从何处征召的,便被遣返何处,只不过,不同于以往的是,七十万大军,每一个士兵,都分到了五十贯钱,这些,全都是从杨家商行的粮食赚取的利润分出来的。

    总共也就耗费了三千五百万贯而已,这点钱对于如今手上拿着一亿五千万贯的辛羸来说,简直就跟废铁一样。

    但,这笔每个士兵都有的五十贯的银钱,却是代表着,辛羸在着手开始提升武人的地位!

    而提升武人的地位,从最广泛的底层武人,也就是士兵开始,是最有效果的。

    北宋,是一个官本位的时代,而为何会早就出官本位呢,原因就在于当官有着丰厚的俸禄,也就是说,这所谓的官本位,不过是金本位的一种变种,或者一种比较别致的外在体现。

    它的根底,依然是金本位,那么,如果能够让士兵得到不低于当官的俸禄的话,是不是,可以在一段时间后,高出类似于官本位的‘军本位’呢?!

    到时候,客官这种称呼或许得改成客军?官家的改成军家?!

    当然,这任重而道远,但下发给每个士兵五十贯的战争钱财,提升当兵的社会地位,是一定能够达成的!

    十月初一,如果这个十月初一不是农历而是后后世的阳历的话,这大概会是个举国欢庆的好日子。

    但,即便不是,在今天,也同样近乎于举国欢庆!

    消息从九月二十六便散发出去,如今,整个大宋境内,无人不知,在这一场被称之为西宁州三国血战的战争中,大宋崛起了,大宋强势起来了!

    大宋在面对两个边疆大国的同时,取得了战争的胜利,什么战争赔款,军费赔款什么的,老百姓们不太明白,他们只知道,辛指挥使,统帅着大宋军队,打了胜仗。

    不只是打了胜仗,更是赚了大钱,据说,赚了两亿贯钱!

    天啊,那究竟是多少钱啊?!

    没有经过蒙学的老百姓们,完全不明白两亿到底是个什么数字,而那些喝过墨水的士子们,研究数学的也不多。换算了半天,才知道,原来两亿竟然是两万个万!

    人家都说万贯家财,万贯家财,那么,两万个万贯家财,到底是多有钱?!

    当然,两亿贯到底是多少,跟老百姓们没关系,他们知道的是,从此,大宋不用在给西夏狗岁币了,这一点,却是让得辛羸在一瞬间,就得到了整个秦凤路的崇拜与尊敬!

    民间,缓缓发酵起不一样的情绪来。有着一些奇奇怪怪的人,开始在民间有意无意的散发辛家其实也是太祖血脉的说法,然后,又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人,开始在明里暗里的说,与其让赵曙那老儿当皇帝,倒不如让辛羸当皇帝。

    一时之间,辛羸慢慢的被推到了一个风口浪尖之上。

    “指挥使,这便是从民间搜集回来的情报,如今,京畿两路以西,广南路以北,几乎都在流传着推举指挥使为皇帝的谣言!”辛十八默默的开口道。

    辛十八是负责蜀中情报的人。

    而此刻,辛羸便已经到了益州城。

    辛一微微皱眉,心脏缓缓的跳动起来,说真的,若是影卫军倾尽全力的话,再有着这民间的呼声在,那么,十一郎真的很有可能能够取代赵曙,成为大宋新的皇帝陛下!

    只不过……

    辛羸轻轻笑了笑:“辛一,帮我写封请辞递给官家!”

    “这……”辛一微微一愣,连忙开口道:“十一郎,这是绝佳的好时机啊!如果咱们顺势而为的话……”

    “顺势?!顺谁的势?这是西夏和辽国搞出来的事情,你们看不明白?!”说到这儿,辛羸缓缓的扫过众人,道:“百姓其实什么都不了解,有人呼喊,便跟风了而已,这所谓的势,太假,到时候,若是辽国和西夏转换谣言,你信不信今日高呼着让我替代官家的人,来日就能指着老子的脊梁骨骂老子是反贼?!”

    最重要的一点是,如今大宋才刚刚有了一点起色,因为这一亿五千万贯银钱的流入,大宋那几乎已经到了积重难返的境地,慢慢的有了一丝起色。

    若是再陷入内斗中,那么之前那一笔战争财就白拿了,而且,真要准备篡位,就凭三千影卫军?!

    辛羸起身道:“辛一,去吧,写封请辞传给官家,官家自然也会吗,明白这是有心人引导的谣言……”

    而他这一封请辞上去,便是表明自己绝无此心,当然,等同的是,辛羸这一仗白打了,至少,半分功劳都捞不着了。

    不过,捞不着功劳他才会安心,若是真的在如此局面下,赵曙还要依据功劳给他加官进爵的话,辛羸反倒是不能淡定了。

    三天后,辛羸一封请辞出现在赵曙桌子上。

    赵曙淡然的看了看请辞的内容,微微摇头,继而看向起居殿内的四相,问道:“民间有留言,让辛十一取代我当这大宋皇帝!”

    欧阳修微微一愣,急忙开口道:“这定是西夏细作所为,陛下不可盲目相信才是!”

    韩琦也开口道:“辛十一乃我大宋将星,可以说,又是一个狄青般的人物,甚至于,比狄青更厉害,这是番邦之人,想让我等自断一臂啊,还望陛下明察!”

    赵曙微微一笑,心底却是有些忌惮起来,他这才刚刚说出来,四相中便有两人跳出来为辛十一说话,那么,如果辛十一真的心怀不轨的话……是不是也有两人会站到辛十一那边去呢?!

    四相中尚且有一半人愿意帮辛十一说话,那是不是说,朝堂中,文武百官,也有一半的人愿意站在辛十一那边?!

    越想赵曙心底越是游移不定,他接着开口道:“这是辛十一递上来的请辞,他准备辞了身上所有的官职,诸位以为如何?!”

    闻言,欧阳修点了点头,眼中满是满意之色,而韩琦则直接开口道:“辛十一此举极为明智,陛下,便以此为理由,将辛十一此番战功给压下去吧,不罚,亦不加官进爵!”

    赵曙低下了眼睑,开始思索起来,对付辛羸,其实是没办法如同当初对付狄青那样做的,狄青毕竟没什么根基,破格给他一个枢密副使的位子,那么狄青在官场中在武将之中,就必然处处树敌,到得最后,连罪名都没有,便直接流放,也不会有人违背先帝的旨意,于是,狄青就那么烂死陈州了。

    可辛羸不同,这小子手上掌握着影卫军,影卫军手里有着文武百官的把柄,真若是无辜流放的话,可以参照上次大名府一战,必定会有无数文官武将跳出来为他说话。

    甚至于,欧阳修是他的老师,而韩琦这老匹夫,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如今也是跟辛十一走得很近啊!

    如果不是有着这些顾忌存在,赵曙真恨不得直接借着这次战功,将辛羸破格提拔到枢密使的位置,然后过一段时间,随意流放就是了!

    摇了摇头,赵曙又点了点头:“便如韩相所言!”

    很快,这一道圣旨便昭告四方,辛羸因涉及民间造谣,且影卫军无动于衷,故功过相抵!

    权西军总指挥使的帽子被拿了下来,辛羸又成了一个单纯的不能再单纯的影卫军指挥使。

    回到汴京,已经是十月初八,将一亿五千万贯银钱交付国库之后,辛羸便无官一身轻的朝着家里走去。

    他先去过濮王府了,结果被告知,司马云去了辛家庄。

    然而还没等辛羸走到辛家庄,一辆马车飞快的从身后跑过来,在他身边停了下来。

    探头是一个老太监。

    “辛将军!”老太监那公鸭子一般的声音响彻起来。

    辛羸回头看过去:“何事?!”

    “请上车!”老太监低眉顺眼的开口。

    辛羸微微皱眉,看了看不过一里路程的家,摇了摇头:“某得先回家,若非急事,晚些再去宫里!”

    老太监满脸难堪。

    与之同时,那马车上的窗帘被掀了开来,一身明黄色服饰的赵曙探头出来,轻声道:“十一郎,上车,朕想跟你谈谈!”

    辛羸微微一愣,然后笑着点了点头。

    “辛一你先回家吧!”

    “喏!”

    等到辛一离开,辛羸这才缓步走上马车。

    赵曙指了指他对面的座位,道:“做!”

    辛羸也不拘谨,直接便哒啦啦的做了上去,问道:“不知道陛下找臣有何事?!”

    “没事!”赵曙依然看着窗外的风景,马车却就此开动起来。

    没事,没事你找老子干嘛啊?!

    “民间呼声很大啊!”赵曙莫名其妙的来了一句。

    辛羸无语,轻声道:“都是谣言,无非西夏狗拿我没办法,想让陛下收拾我罢了!”

    这句话就说得很有水准了,西夏狗拿他没办法,借赵曙收拾他,那就是说,赵曙能够收拾他,赵曙拿他有办法。

    果然,听到这话之后,赵曙的心情明显好了不少。

    “你这赚钱的能力,的确很厉害,有没有兴趣担任三司使,这三司使一分为三之后,到底是不如当年了!”赵曙缓缓开口,发现话语不恰当,又补充道:“当然,是过一段时间!”

    辛羸微微一笑:“分权比较好,若是财政集权,那么,整个大宋的钱都归入一人之手了,到时候,怕是不太好!”

    “不愿意么?!”赵曙摇了摇头,沉默下来。

    他突然的发现,他理解了先帝非要弄死狄青的心思了,是,在没有狄青之前,仁宗皇帝也曾念念不忘的想要有个足以守国门的大将。

    可真有了这个大将之后,他又担心这家伙功劳太大,名望太高,会威胁到他的帝位!

    如今,赵曙也是这般心思,而且,比仁宗更恐怖的是,他完全不知道辛羸的极限在哪儿,也完全不知道辛羸究竟想做什么!

    想想看,缺多少钱就能轻易搞到多少钱的人,这样一个人,若是再有了足够的名望和武力,问鼎天下,似乎并不难!

    “你到底想做什么?!”赵曙沉默了许久之后,终于开口。

    辛羸微微一愣,继而却是明白了,赵曙在忌惮他,虽然这种忌惮一直都有,否则也不会有大名府之战了。

    只不过,大名府那会儿,赵曙忌惮的是影卫军,而此时此刻,赵曙忌惮的,是他辛羸!

    “臣只是想做一个万世不出的能臣,让大宋变得更强大,让大宋的国祚,可以走上千年!”

    千载国祚?!

    有史以来,国祚绵延最长的周朝,也不过八百年而已,而且,那八百年还是被彻底分割的八百年,后边四百多年,进入春秋战国之后,其实已经不应该叫做周朝了!

    赵曙摇了摇头:“你跟我说真话,你到底想做什么,想要什么,安朕的心!否则,有朝一日,朕难保不会对你出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