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炼金仙缘之扮猪吃老虎 > 第33章  倒霉!请不要在半夜里大叫
    阿市和阿国一脸迷惑地望着鱼臧龙,不知道他到底做了什么,正想问。可就在这时,一个无比响亮的喷嚏声传了过来,将两个丫头吓得跳了起来。

    随即,一个接一个的喷嚏声从城墙上传来,而在这夜深人静之中,喷嚏声连成了片倒也颇为壮观。

    “怎么样?不错吧!嘻嘻!”鱼臧龙一脸坏笑地对两只微张着小嘴,傻愣愣地望着自己的小猫道。

    “小鱼,你刚才做了什么呀?”阿国最先回过神来,不无担心地问道。现在谁都知道是鱼臧龙搞的鬼了。

    “哈哈!只是一点喷嚏粉而已,不会有任何危险的。放心好了,哪东西只是一种草药的粉末罢了,没有毒。” 鱼臧龙依然笑嘻嘻地,“等他们的喷嚏打得差不多了,我们就可以翻过城墙了,哼哼!”

    “真的吗?不会被别人发现吧?”见鱼臧龙说的如此轻松,阿市无论如何无法想象在灯火通明的城头,从一群卫兵中穿过会不被发现。

    “当然不会,人如果不停地打喷嚏,连眼睛都睁不开了,还能看到什么。”鱼臧龙一边留心着城头上的动静,一边漫不经心地应道。

    过了一会儿,城头上的喷嚏声更大了,显然是其他地方的卫兵发现不对劲赶了过来。又过了片刻,鱼臧龙只听得城头上的喷嚏声不再有什么变化,方才站了起来。

    抬头望望城头,只见上面人影晃动好不热闹。附近的卫兵大概都被吸引过来,正是混水摸鱼,蒙混过关的大好时机。

    当即打了个响指:“行了,我们上去吧,跟着我!”说吧,当先跳上城墙,向城头爬去。

    一切都如鱼臧龙预料一般,城头上的卫兵果然全都“喷”得昏头转向,地上甚至还有扔掉的长矛和盾牌。

    虽然城墙宽达十多米,可是对于身手敏捷的鱼臧龙三人只是一晃便穿了过去,消失在黑暗之中,而那些卫兵连一个影子都没看到。

    “很有趣吧!”三人蹲在城内的一栋民宅的屋顶上,鱼臧龙笑嘻嘻地小声对两个处于兴奋状态之中的小猫道。

    第一次做这种事情的阿市和阿国心中即紧张又兴奋,两双大眼睛中全都闪着光。

    “我们真的溜进来了!”阿市还沉浸在刚才从一群卫兵中间穿过的兴奋之中。

    “呵呵!那么现在进了城就没什么可当心的了,我们分头行动,将告示贴满全城,然后在这里汇合。”见两个丫头没有了刚跟自己出来时的畏畏缩缩,鱼臧龙立刻乘热打铁。

    “分头行动?”阿市和阿国微微一怔。

    “是啊!当然要分头行动,这么大的城,如果我一个人就能贴完的话,要你们两个来做什么?你们两个该不是害怕了吧!”鱼臧龙发现有点不妙。

    果不其然,阿市和阿国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刚才还是兴致勃勃的两只小猫一下子变的楚楚可怜起来。片刻之前还闪着光的大眼睛,如今已经要滴出水来了。

    “天哪,有什么好怕的。”鱼臧龙忍不住一手按在自己的额头上,只觉得自己要晕了,“你们看看,现在大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就算你们站在大街上,也不会有人看见你们。”

    “可是,这里怎么大,要是迷路了怎么办?”阿国不由得担心地道。

    “是啊!要是迷路了......”阿市也不想和鱼臧龙分开,正符合姐姐的话,可话还未说完,就听见一声长长的,如同狼嚎般的声音远远传来。

    这声嚎叫十分干脆地打断了阿市,姐妹两个被吓得对望一眼,随即一下子扑到鱼臧龙身上:“小鱼,有狼!”猝不及防之下,鱼臧龙当即向后仰倒,做了两个丫头的肉垫。

    还没明白过来,就已经躺在屋顶上的鱼臧龙侧耳听了听那所谓的“狼嚎”,心中徒生气苦,无奈地几乎要哭出来了:“什么呀!那只是一只狗在叫而已!”

    不过,这样的解释显然对于阿市和阿国是没有用的。两个丫头一起挤在他怀里,一点要出来的意思都没有,反而更加紧紧抱住鱼臧龙胳膊。

    “可是真的好可怕,就象狼外婆的叫声!”阿市将忧心忡忡地,一丝也不敢放松。

    “是啊!”抱着鱼臧龙另一只胳膊的阿国,此时也完全失去了做姐姐的稳重,“要是我们遇到鬼了怎么办,小鱼你不是说过那些吃人的恶鬼最喜欢晚上在街道上游荡,找小姑娘吃吗?”

    阿国这一说,不仅吓了自己,还顺带提醒了阿市,两个丫头更加把鱼臧龙抱得动弹不得。

    “天哪,我为什么要给她们两个讲这个。”鱼臧龙欲哭无泪,可是却全无办法。

    “好吧,好吧!我们一起。”妥协虽然无奈,可是却是唯一的办法。

    “好了,这是最后一张了,贴完了我们就回去。”折腾了大半夜,终于只剩下最后一张告示了,鱼臧龙长出了一口气。

    “那这一张要贴在哪里呢?好像全城的能贴的地方我们都已经贴过了。”阿市问道。

    “贴在那里?你们很快就会知道了,我们还有一个地方没有去过呢!哼哼!”鱼臧龙眼珠一转,嘴角再处露出一丝坏笑来。

    鱼臧龙所说的没有去过的地方不是别的,正是城西那片住着贵族和富人的地方。因为那里灯火通明,城卫军巡视得也特别严,因此鱼臧龙起先就没有想过要去那个地方。

    可现在手中还有最后一张告示,想起那个害自己深更半夜不能睡觉,还要在城里奔命的人,他只觉得要是不捉弄那人一下也太对不起自己了。

    躲在一栋民房背后的暗处,观察了片刻,便见一支由步兵和骑兵组成的城卫军远远而来。这些士兵个个身材高大,全副武装,没有一人张嘴,那怕是骑兵的战马也没有发出一丝声音来。

    而那由远而近的脚步声十分整齐,就连身上铠甲甲片相互磨擦的咔嚓声都几乎保持了一致。毫无疑问,这样一支巡逻兵是一支精锐。

    “听着,你们两个躲在这里,不要乱跑,也不要让人发现,明白吗?”见这里的卫兵果然精锐不少,鱼臧龙决定还是自己单独行动来得稳妥。

    一听鱼臧龙要自己两个留在这里,阿市和阿国立刻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直摇头,这次两个丫头可一点也不听话了。

    “不好,小鱼不要扔下我们。”阿市拉着鱼臧龙的手直摇,万分地不情愿。

    “喂!快放手,我很快就回来,我保证。”鱼臧龙又开始头痛起来,暗骂自己昏了头,拉着两个丫头来帮忙。

    “可是!这里好黑!好可怕!小鱼,我们还是回去吧!”阿国几乎要哭出来了。而同胞姐妹总是心意相通,阿市顿时也受了感染,也眼泪汪汪起来。

    事实上,鱼臧龙自己也觉得要两个丫头独自留在这里的可能性实在不大。就在城里贴告示的时候,这两个丫头的手一直都拉着自己的衣襟,一路上东张西望,紧张兮兮的,就连一只从路边窜出来追老鼠的野猫也能把两个丫头吓得扑到自己身上来。

    如今再见两个丫头要哭了,鱼臧龙只得这次投降:“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们回去吧!”

    一听说回去,阿市和阿国喜出望外,一下子跳着欢呼起来:“万岁!”

    还没等鱼臧龙回过神来,阿市已经搂住他的脖子,重重地吻在了他的嘴上,而此时的他正是一脸的大惊失色。

    果不其然,两个丫头的欢呼声在这半夜三更的寂静之时显得份外响亮,还没等鱼臧龙来得及说话,一声大喝已经远远传了过来:“什么人?”

    随即,便是急促的马蹄声如奔雷般滚来,其中还能分辨出整齐而急促的脚步声。

    “天哪!你们两个都干了什么?”刚从阿市的热吻中清醒过来,根本无心回味那份香甜,鱼臧龙已经暴跳如雷了。

    “对不起,小鱼!”知道到自己又闯了祸的阿市和阿国同样被吓得不轻,这会儿真地要哭了。

    不过,鱼臧龙现在可管不了这些,一手一个,拉着阿市和阿国就跑:“快走吧,还磨蹭什么?”

    原本以为,虽然被发现,只要能够潜入黑暗之中,甩掉这队城卫军应该不是难事,然而事情却并不像鱼臧龙想象得那么容易。他们才刚刚溜进黑漆漆的小巷,就听到了号角声。

    “天哪!有那么夸张吗?我们可什么也没干!”鱼臧龙欲哭无泪。

    然而就在这时更加让他难过的事情发生了,被阴云遮蔽了多时的月亮溜了出来。今天居然是满月,那皎洁的月光洒下来,使得原本漆黑一片的小巷子一下子亮了起来。

    不待他抱怨这该死的月亮,小巷的另一端传来一声大喝:“站住!”随着这一声而来的还有满天的箭雨。吓得鱼臧龙拉着阿市和阿国急速向相反的方向飞退。

    不想屋漏恰逢连阴雨,刚躲过劈头盖脸的箭雨,却发现前面居然是个死胡同。耳听着身后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也不敢犹豫,大喝一声:“上屋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