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托,我们的人准备得怎么样了?”华丽的花厅里,一个身作用鸟的羽毛制成的羽衣的妖艳男人正半躺在软垫里。他正伸出一支晶莹得如同女人般的手,让一个魁梧的状汉修着指甲。

    “是的,利奥斯大人。我们的人已经准备好了,他们对手正是那个内拉德。”一个独眼龙恭敬得站在妖艳男人的面前。

    “很好,你做得很好。”妖艳男人忽然尖着嗓子。张牙舞爪跳了起来,“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我要让威灵顿知道,拒绝我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只听得一声闷哼,刚才给他修指甲的状汉已经被他抓得满脸是血。

    “是的,大人,你不用当心。内拉德的队伍虽然实力不弱,不过我们的人全都配备了魔法装备。况且,我们从暗夜雇用的山本先生是号称者‘虚无之影’的刺客,即便是是阳光之下也能潜行,而且他从没有失手过。”独眼龙暗自绷紧了神经,他知道自己的主人一旦陷入疯狂那将是非常可怕的。

    “很好!那么,给我准备最好的位置,我要亲眼看着那个小东西死在斗技场里。要让威灵顿知道,我得不到他,他就要失去他的孩子。”妖艳男人扭曲的脸上全是泪水,手指中却全是血水,甚至还挂着一丝皮肉。而那个刚才给他修指甲的状汉已经遍体鳞伤,虽然依然站立,却已经摇摇欲坠了。

    随着炼金术士协会在鱼臧龙这个“古人”手中迅速形成了一个商业联盟。在那些来至“伟大过去”的商业手法下,使得炼金术士协会已经成为了王城最热门的话题。

    特别是许多雇佣兵对这些小玩艺大感兴趣,这些在生死间打滚的家伙几乎是本能地嗅出了它们价值。如今协会已经接到了数个佣兵团的订单,生产计划已经排到明年。佣兵公会甚至愿意利用自己的系统,以优惠价格为协会提供魔法原料,并且将魔法装备卖到每一个有佣兵公会的地方。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让整个大陆都知道我们的存在,和我们制造这些东西到底有多么美妙。”在第一个会计日里,鱼臧龙手中抛着金币袋子,对脸上放着红光的会员们说话的口气都粗了不少。

    “你说怎么干,我们就怎么干!”大家看着鱼臧龙的目光中,左边是魔法的符号,右边是旋转的金币。

    “那么先让我们看上去与众不同吧!”鱼臧龙眼中全是兴奋的光。

    全新的,便宜的魔法装备大量涌现,迦西亚小姐共进晚餐的许诺,和教廷背后的推波助澜,使得今年的德里亚学院大赛规模空前,已经不是那所学院可以独立承办的了。

    于是,本来用于观看角斗比赛的圆形斗技场便成了唯一的选择,而这场全城都在谈论,甚至有人特意从外地赶来一睹为快的有钱人们,让整个城市都陷入火热之中。这个月份的德里亚如同浸泡在节日的花海之中,甚至连一些原定准备离开的外国商人都停住了脚步。

    在这样一种狂热之中,圆形斗技场的主人,拜索的统治者,菲谢特三世果断地暂停了所有的斗技项目,将这次学院大赛的举办地点定在了斗技场。当然,要观看这次空前奇特的比赛是要收费的,而必不可少的博彩自然也是可以预期到相当可观的收入的。

    而作为魔法装备的主要提供者,炼金术士协会的声望正是如日中天,连国王都对他们充满了好奇心。利用这一点,他们打着帮助参赛学生了解自己的魔法装备的理由,得到最宽敞的一个角斗士入场通道。

    于是,“每一个人都能使用自己的魔法”、“让5岁的孩子也成为伟大的法师”等等极其煽情的标语,用巨大的横幅挂满了斗技场内圈的墙壁,让每一个看台上的观众都能看到。

    而挂着炼金术士协会,魔法装备咨询处的横幅下,一群身作笔挺制服的人正坐在长桌前被人围得水泄不通。如果不是看到围着他们的人身上的服饰,只怕鱼臧龙要以为自己看到了前世的二战德国军官了。

    “气氛不错啊!”鱼臧龙坐在大家后面,端着茶杯道。

    “是啊,伙计,看来我们会越来越忙了。”一个同样藏青色制服,红头发的高个子青年点点头,“这身衣服真是漂亮,那些魔法师的长袍子在它面前简直就像个被砍倒的木头墩子,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呵呵,伟大的头脑自然有着伟大的想法。”鱼臧龙开着玩笑,心中得意自是不提。

    德里亚学院大赛精彩无比,甚至全城都因为这场比赛而显得空旷起来。往日的比赛中,魔法师都是从容的,而这次一次,这种从容已经从魔法师们的脸上消失了。此起彼伏的魔法弹爆开的光芒绷紧了他们的神经,让魔法的成功率至少下降了3成。

    有些以魔法师为主力的团队,不但没有因为拥有比对手多的魔法师而取胜,反而因为防护力量不足,被魔法弹给直接砸晕。而冰面弹的大量使用,使得剑士的冲锋技能完全失去了作用。甚至发生了几次,冲锋中的剑士直接摔倒,结果被人一棍子打昏,失去战力的事情发生。

    此时,魔法弹的光辉已经成了这次学院大赛的主题。从每天的第一场比赛开始,直到最后一场比赛,这些魔法弹的光芒几乎没有平息过。

    甚至有因为赌输了钱的观众,异常激动地将魔法弹从看台上对参赛者砸过去的事件。当然,这样的肇事者,很快就被卫兵带走了。

    “天然,这个应该叫什么呢?足球流氓?不,应该叫魔法流氓吧?”看着被拉下去,嘴里还骂骂咧咧的某激动观众,鱼臧龙一脸愕然。

    这只不过是一个小插曲,在这小事件后面,则是另一番天地了。“定单”,这个炼金术士协会发明的东西,现在像雪片一样飞到位于德里亚城外的炼金协会的总部了。德里亚城最大的佣兵团“疾风之锤”,甚至派人住进了协会旁边的旅馆,抬着成箱的金币等着提货。

    以至于在比赛进入第三天时,魔法装备咨询处虽然依然还有十个人,可是真正的炼金术士只剩下鱼臧龙和另两个会员,还有七位则是临时雇用的魔法学院的学生。至于其他的会员,现在全部都回到了总部,开始为那些订单奋斗去了。

    此时,鱼臧龙正躺在自制的躺椅上,翘着二郎腿哼着前世的小调,悠然自得。现在炼金术士协会可是财大气粗,卖军火卖得会员们脖子都粗了,更何况这个拥有十多个专利的委员长。他现在正捉摸着是不是开一家银行,来放高利贷。

    正做着白日梦,忽听背后传来一声欢呼般叫声:“小鱼!”把他吓得从椅子上摔下来。

    “你们两个小声点。”不用抬头,鱼臧龙也知道是阿市和阿国,这声音他太熟悉了。

    “你们两个在这干什么?”鱼臧龙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道。

    “我们是来比赛的,你忘了吗?”两个丫头异常委屈,她们这段日子只在晚上睡觉时才看到匆匆回来的鱼臧龙,早上起来时,这个家伙已经出门去了。

    “比赛?”鱼臧龙脑子有些发蒙。

    “是的,这是勇敢者的盛会。你这种胆小鬼不知道也不奇怪。”一个美妙的声音远远传来。

    此时鱼臧龙那两个听到挑衅的会员愤然起身,准备不客气时,却被对方一眼给定在原地,看得鱼臧龙直翻白眼:“白痴,不就是个漂亮妞吗?没见过吗?”

    “是啊,只有那些无耻的人才会想出这种东西来。”另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象起,内拉德一脸轻视地和安妮塔一起从左侧通道中走了出来,在她们身后是略有所思的阿洛特。

    “是吗?那么我们拭目以待吧,希望你们别输得太惨。”鱼臧龙转过身来,同样冷嘲热讽。

    说着拉过阿市和阿国道:“不用担心,要是有危险,就往我这边跑,我会保护你们的。”说罢,还郑重其事地让一个雇员去找了杆长矛放在一边,激动得两个丫头直点头,而安妮塔和内拉德则恨得牙痒痒。

    这时,对面地通到中,同样的5人小队也走出了通道。他们的出现,立刻吸引了所有的人目光。这5个人中两个剑士身作全身铁甲,一手是大型盾牌,一手是十字剑,分明就是两个重装步兵。另外两个魔法师也是耀眼,仅仅是魔杖上的硕大宝石就知道价值不菲。

    更重要的是,这4人身上的装备都发出微微的魔法光芒。有识货的家伙已经惊呼出来,因为除了武器,那居然是四套神圣属性的魔法装备。这意味着,这支队伍里多了一个牧师。

    而在这支队伍的最后面,一个全身作灰色武士服,蒙头盖脸的小个子更是神秘。一身式样怪异,看上去给人很轻便感觉的铁甲,脚上鞋子似乎没有鞋底,背上背着的武器通体黑色,相比普通长剑显得细了些,却有足够两手持握的长柄。

    “奇怪的东西,怎么看上去象忍者?”鱼臧龙摸着下巴,他目光有若实质,投去时,正对上那个小个子的眼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