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余老爷子只能在药铺这边吃饭,已经早早打过招呼了。

    余程光今天要回村拖货,再到林家来做客,上回他没有在这边吃饭,这次儿子一直拉着他,他就答应了。

    因为要回家拖货,他就把镇上的货拿了一些过来给林家。

    当他们两辆马车一辆驴车热热闹闹出镇时,林家这边也是热火朝天。

    今天沐休,村学里也是不上课的,一大早林小宝就跑去三房找了林小山一起,先把林阳送了过来,他们也就不走了。

    林金宝知道今天二房有客,还都是林小福的表弟们和杨家这边,就准备了几名瓜糖、山楂糕,让林小宝带了过来。

    林有发不请自来,带着小弟说是来帮忙,大侄子牵着他儿子喜滋滋地跟在后面。

    林郎中倒是把田芳派了过来,让她到厨房里帮着些。

    一大群小孩子在院子里叽叽喳喳如一群刚放出笼的小鸡,瓜糖就先吃上了。

    赵子诚走进厨房便道“今儿家里几桌怕是摆不下,干脆再借些八仙桌摆在外面村道上吧。”

    怕脏了家里的地儿不好摆桌,家里小孩子又多,杀猪都拖到杨家院子里去忙了,需要烧开水、拿大盆的都有杨三奶奶和两个媳妇在帮忙。

    几口大锅架在村道上,到是周大爷领着儿子在帮忙。

    附近人家都这么热心,就算是惦着吃,也无可厚非了,这不是做买卖,本来就是吃啊,又不是正经宴客,也不怪别人往这边凑了。

    图个热闹罢了,再说下月初他们就要走了,这也是今天护卫们一大早就进镇买那么多东西的原因。

    也就是做了这样二手安排的。

    不当一回事地去接客人,就不怕得罪了客人,自己凑过来的,吃多吃少、吃得好不好,图个高兴,也就不存在要特意招待谁了。

    就连村长都跟着过来看了一眼,只说要帮忙喊一声,然后去茶坊忙了。

    村塾里赵子富他们这一批同窗,也有不少人过来打过照面,见赵子富他们还没回,便又离开了。

    “那就摆吧,只摆桌,再到村里借些大碗,咱们家不出碗筷,让大家自己端碗过来得了。”

    林小福想了想,若是自家再碗筷,还得安排人洗,太累了。

    “临时凑的也比当做摆宴好,我再去找两人帮忙,把猪肠洗出来。”林余氏刚送回一篮子青菜,听见赵子诚和林小福的商量,也连忙道。

    “娘,把大肠猪肚都灌上糯米煮起来,再看鸡够不够,不够就用家鸡凑上,也不知大哥拖烤炉到了没有。”

    林小福答应了又叮嘱着。

    她和赵子诚一大早就忙着把所有兔肉整理出来,也没往谁家送,全部攒在大盆里呢。

    山鸡不炖汤,打算全部烤了,家里只有一只烤炉,一会儿还要架上铁板烤肉呢。

    “媳妇儿,鸡还是炖汤吧,有烤肉就不烤鸡了。”赵子诚却道。

    本来加桌只是二手准备,因而他们事先也没想到真的要用到这安置的,吃法也只能调整了。

    怎么方便怎么来。

    再说山鸡没有家鸡肥,但肉质鲜美,炖汤极好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田园娇宠:毒医娘子山里汉》,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