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狂禅 > 第99章 路小梦的故事
    就在这时,路小梦对瞿冰如喊道:“冰儿快走。”说完两手一挥,带起一股大力,把萧灵儿和瞿冰如身体卷得飞起来,不偏不倚刚好落在月雷驹背上。

    “你们快走。”路小梦说话间出手击倒围上来的几名汉子。

    “想走,没那么容易。”欧阳庆大喝一声,身子一纵,一掌快速的拍向萧灵儿和瞿冰如。

    萧灵儿一看不好,这老怪物的“梵炎掌”很是毒辣,不能硬拼,只能先走为上。他双脚一夹马,月雷驹撒开四蹄跑起来,可没想到欧阳庆速度很快,任月雷驹神速,后臀还是被欧阳庆的掌风给击中。

    月雷驹嘶鸣一声,闪电般冲进了前面的浓雾里。

    原来这霓霞谷,乃是一个平日里都笼罩着大雾的峡谷,这里除了有大雾,还有瘴气,凡是进来这里的人,遇见了瘴气,轻者大病,重者丢了性命,加上霓霞谷地势的险峻,走在大雾里不容易看见这些深不见底的沟壑,一个不慎掉下去就粉身碎骨,因此鲜有人来这里。

    断魂崖就在前面不远的山脚,是一个横断山脉,宽约八丈,两面是刀削一般光滑的石壁,下面是云雾缭绕深不见底的深渊。在断魂崖右面是一大片的竹林,这个竹林生长的奇怪,雾气笼罩时是一个看似普通的竹林,可是人走进去却如进了一个蛇的王国,各种各样的毒蛇在竹林之中穿梭着,一些爬在竹子上,一些游戈在地面,多得让人无法落脚。当雾气散去后,这些蛇全都不见了,但是人走进去,又像进入了一个迷宫,任你左右穿行也无法走出去。可偏偏这里就是霓霞谷的入口。

    路小梦叫他们从“断魂崖”跳过去是有原因的,此时谷里雾气正浓,入口处的竹林里,已经是蛇的天下。

    月雷驹被欧阳庆打了一掌,吃痛后狂奔,竟收不住脚,眼睛又被雾气笼罩看不清楚,等跑到“断魂崖”边上,不仅萧灵儿大吃一惊,神骏大月雷驹也吓的够呛,但已经收不住脚,它嘶鸣一声,尽力在崖边用力一跳,向朦胧的对面山崖跳去。

    萧灵儿只听见耳边呼呼风响,不能睁眼,瞿冰如更是吓得双手紧紧抱住的腰,一动不动。

    随着眼前一花,到了对面山崖,可是距离太宽了,又没有起跳的准备,月雷驹用尽了全力的这一跳,只能让前脚搭上对面的崖壁,后腿却没跟上。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月雷驹突然调转头,一口咬住萧灵儿的手臂,用力一甩,把他和瞿冰如甩向了空中,萧灵儿抓住瞿冰如,借着月雷驹这一甩的力量,跳上了山崖。可是月雷驹却无法攀援而上,它悲切的嘶鸣一声,掉入了下面的万丈深渊。

    看见月雷驹掉入山崖,瞿冰如心如刀绞,不顾一切的冲向悬崖边,可云雾缭绕的山崖里,哪还有月雷驹的身影。

    瞿冰如大哭起来:“月雷驹,好马儿……你,你怎么救掉下去了……”

    她边器边喊,抓住萧灵儿衣服道:“萧哥哥你,我知道你有办法的,快……快下去把月雷驹救上来,快呀!快呀!”

    萧灵儿外抓住她的手:“冰儿,你听我说,下面是深不见底的峡谷,月雷驹它……它已经死了。”

    “你骗人,我的月雷驹不会死,我要下去救它。”瞿冰如大哭着,想要爬下去,可这刀削般的石壁,又怎能下得去,萧灵儿连忙拉住她说:“冰儿,下不去了,不要做傻事。”

    瞿冰如心里痛苦万分,月雷驹陪着她一起长大,又陪着她经历了生死,后面又跟着萧灵儿上战场,杀金兵、闯敌阵,临危关头还不忘救主人,是一匹难得的神驹,想到它葬生崖底,瞿冰如心痛不已,一阵眩晕倒了下去。

    “冰儿。”萧灵儿大喊一声,忙扶起她靠在一块石头上,他知道瞿冰如是急火攻心晕过去了,放下心来,起身想去给她找点水,抬眼望去,周围全是白茫茫一片,视线所见距离不过五丈,他不敢乱走,怕又出现像刚才一样的悬崖,如果不小心掉下去了可不是好玩,他坐下来,让瞿冰如靠在自已身上,看她如同睡去的样子,眼角还挂着泪水,顿时心痛不已。

    月雷驹对冰手无比重要,因为这是他爹爹留下唯一陪伴她的东西,现在一下就没了,她心里痛苦,萧灵儿也很难过,想想月雷驹陪伴自已的日子,和金兵对阵时能出其不意的取胜,月雷驹有一半的功劳。就在刚才千钧一发之际,它还不忘先把自已和冰儿甩上山崖,这是什么马能做到的。

    如果不是欧阳庆打它一掌,月雷驹也不会受惊,更不会掉下去,萧灵儿手握得紧紧的,“欧阳庆,你等着,我会为它报仇的。”

    路小梦,对,还有她,这个武功高强的奇怪女人,竟然会在危机关头叫自已和冰儿先走,她难道是一个好人?可是怎么一看见自已却这么凶,萧灵儿想不明白路小梦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而且竟然还成了冰儿的师父。

    不知这个女人面对欧阳庆等人可有胜算,如果不是前面的山谷阻挡,萧灵儿都想去帮她了。

    “嗯……”

    怀里的瞿冰如哼了一声醒了过来,她睁眼的第一句话就问萧灵儿:“月雷驹是不是死了。”

    看见萧灵儿点点头,她眼泪又流了下来,呆呆的看着白雾缭绕的山崖,半响才道:“对不起,是我不好,害了你,好马儿……”

    “冰儿,不要难过了,身体要紧。”

    瞿冰如一下推开萧灵儿的手:“我不要你关心,你怎么不关心一下我的月雷驹,让它掉落山崖。”

    “我……”萧灵儿不知道说什么。

    “师父说的没错,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人,你不知道它是我唯一的亲人了吗?”

    看着瞿冰如楚楚可怜的样子,萧灵儿拉着他的手道:“冰儿,都是我不好。”

    瞿冰如突然一下站起来:“师父,师父还在那边,我要去找她。”她跑到山崖边上,看着陡峭的石壁,想着刚才月雷驹掉下的情景,又哭了起来。

    萧灵儿扶住他的肩道:“冰儿,相信我,你师父叫我们先走,她一定会有办法脱身的,我们现在不是难过的时侯,要先想办法离开这里,再找那些人算账,好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