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聆依象征性的抬头跟着众人一起“看”了过去。

    “海外方国兰凌使臣百里云逸,见过天陨皇帝陛下,愿皇帝陛下安康顺遂,天陨皇朝国泰民安。”

    这位自称“兰凌”使臣的神仙,的的确确就是夜聆依曾与之有过不愉快的第一面的百里云奕。

    当皇帝的喜怒不形于色是基本素质,武续光大气的一挥手:“百里使君多礼,快请上座!”

    能称上座的地方,自不能是夜聆依的地方,那就只能是夜聆依的对面了。

    堂堂神奕王朝的君王屈尊在天陨皇宫的大殿中坐下来,于是这场宴会,可甚是值钱了。天陨一界三位帝王,附带一个半独立的南疆王,注定是要载入史册的。

    百里云奕当先抬头半点不突兀的笑了下给夜聆依,而后施礼对上首,顶着他一张浊世佳公子的脸,开始里唾沫横飞的夸张个人秀。

    “皇帝陛下,我族奉我君之命出海寻访,几代人多年努力,到云逸才得渡无尽、入天陨,能见天颜,实是幸甚!”

    “百里使君客气,贵国国君远瞩高瞻,派卿出访他国,朕之先祖到朕,皆不知海外另有强国,着实不如啊!”

    “皇帝陛下切莫如此言想,兰凌不过远海岛国,蛮夷不化之地,能见大文明,见大圣人,是百里之幸,兰凌之幸!”

    ……

    那厢百里云奕侃侃而谈,慷慨陈词,几句话里博得龙心大悦。

    这厢,逍遥王府并不坐在一起的二位主人家,却是齐齐生了疑惑。

    他二人倒是都没有太在意百里云奕的“兰凌”这么个明里自谦、暗里贬损夭玥的幼稚行径,二人都想不通的是:

    百里云奕这么做,他脑抽了吗?

    一则,天陨根本不知海外事,对百里云奕口中所述的“小方国”自然升不起敌意,他本完全没必要隐瞒身份。而他人样子又不差,又是八面玲珑的妙人儿,只说那万千阁中的少女呢,将来天陨界少不了一统的时候,届时兰凌夭玥的纠葛一出,他这完全是在免费给夭玥树声威。

    二则,便是他想假借兰凌、实借夭玥的名头做点儿什么,这是谁的地盘?当她二人是死的?

    ……

    武续光还是有作为天陨皇帝的自觉的,虽说差不多的在百里云奕的叨叨里信了兰凌就是个鄙浅之国,出百里云奕一个即倾全国之力了。但他还爱没忘自己办这场宴会的初目的:下马威。

    无他,另一种风貌的百里云奕照样“了不起”,“危险”的感觉藏在他让平常人直觉温暖的标准笑容里,抹不掉。

    “百里使君,妙语连珠,才辩无双,闻卿言谈,朕受益颇丰啊!”

    “皇帝陛下谬赞,百里惶恐。”谦虚是个好品质。

    “使君哪里话,当得,绝对当得!见使君如此风采,朕倒突然有个不情之请。”

    “皇帝陛下请讲。”今天就是专程来卖乖的百里云奕很是上道。

    “使君请看朕这大殿之中,皇族亲贵、朝堂股肱,皆是我国人上之人,卿可有兴择一与之一论?”话题来了。

    “能得皇帝陛下青睐,能有此良机,荣幸之至。”说元升帝此举正中百里云奕下怀,也是不错的。

    照理,这原应是刚脱离“禁足”的武云承的主场,相信他也该早就打点好了。

    然而——

    百里云奕往他这个方向……略偏的地方扫了一眼,见夜聆依没什么抬眼的意思,便不做停留,即时将视线转向了盯住夜聆依的凤惜缘,点了燕寄瑶。

    “诚如皇帝陛下所言,殿中诸位想也皆是大德大能者,百里惶恐,为保薄面,只好行不君子之举,请这位王妃稍作指教,切盼王妃人美心慈,手下留情。”

    事情开始有趣多了。

    夜聆依打眼“看”过去,“瞧”见那慌忙撤了视线的人,终究是“不敢”赌那三天未见的气了。

    这倒是意外之喜。

    于是夜聆依半低着头给了殿中所有看她的人一个神仙式微笑,表示,她只想安静看戏。、

    “使君误会了,我与王爷……”袅娜站起的女主角亦甚是给力,一样含羞带怯的欲言又止,没哪里说错,又可意味深幽。

    大气不拘的百里使君洒脱一拱手,道:“百里失语,唐突贵人了。便厚颜以一句祝福作赔罪,祝二位贵人早结连理,早成鹣鲽。”

    燕寄瑶恰到好处的羞赧一笑,这令女儿家害臊的话题就这么过去了,远远看戏的绝医大人头上一顶除两当事人之外的所有人都看得见的绿帽子,就这么带上去了。

    只是,部分人精们要多一层疑惑了,这位素来是捉摸不透的,怎么好像挺高兴的?

    夜聆依当然得高兴,现时候牵扯着凤惜缘的燕寄瑶作的越厉害,过些时候,她家那个就必须得更加没脾气,乐意之至。

    百里云奕轻咳一声,召回了众人跑偏的注意力,他稍提了提可能是要僵了的嘴角,道:“百里受贵君之邀,斗胆敢问贵人,对许多女子夺人夫之习,何以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