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你真是个天才 > 第10章 啪叽
    这一天,白骁一大早就离开了新湖酒楼,一路向城南而去。

    虽说退房时间是在第二天的下午——昨晚他实际上占用的是清月的时间——而以他所付的房费,多离开一秒钟都意味着巨大的损失。但白骁还是走的义无反顾。

    两个原因,其一,酒楼的饭菜他实在是吃不习惯。新湖的厨师非常喜欢在有限的几道菜肴中寄托无穷无尽的创意,几乎每一道菜的每一口都能让食客品尝到几种乃至十几种截然不同又完美搭配的美妙风味。

    然而这份匠心和灵气,在雪山猎人看来却完全是南方人的小家子。在部落中,只有年长体衰,食量下降的老人才会去追求食物的精美,年轻的猎人都是以食量为傲,吃得多永远比吃得好更值得夸耀,而白骁作为首领之子,天才猎手,食量自然毋庸置疑,也一贯吃得豪气冲天,新湖酒楼那十几盘精致小菜,在他看来更像是给垂死老人的临终关怀。

    对于这个问题,酒楼给出的解决方案就是推荐他去城南的平民饭庄,那里的服务对象多是体力劳动者,食物自然是味重而量大,最适合白骁这种山里来的野人。

    其二,清月备考冲刺期暂住的断数实验室就在南城。

    很多人都不理解,赫赫有名的天启大宗师,为何要将自己最重要的魔道实验室设置在平民聚集的红山城南,而非魔道士聚居的城东和城北。朱俊燊本人也从未对此做出解释,以至于江湖谣言辈出,有人说大宗师平民出身,所以对平民区情有独钟,也有人说南城人命贱,帮派林立鱼龙混杂,所以大宗师一直都在此做着残酷的人体试验,但这丝毫不妨碍南城的平民将那半球形的建筑当作一座重要的偶像图腾,每时每刻都会有心怀虔诚的平民前往祈愿,期冀自己的子女能够得到魔道之祖的庇佑,获得魔道之力,从此一步登天。而到了红山学院的考试期,实验室外更是人山人海,挤得水泄不通。

    白骁一路向南,再次感慨了南方的人口众多,而与此同时,紧跟在白骁身后不远,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也在跃跃欲试。

    ——

    “他居然真的出来了!?”来自南城蛇帮的壮硕汉子,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个兽皮野人,然后用更加崇敬的目光看向身旁的首领蛇爷。

    蛇爷冷笑道:“他当然会来,都追着清月从雪山一路走到红山城了,岂有不继续尾随的道理?只要在大宗师的实验室外等着,就肯定能等到他,只不过我也没料到他居然来得这么快……小青,准备好了没有?”

    身旁,一位身材纤细的少女,有些紧张地点了点头。

    蛇爷又说道:“不必紧张,这里是南城,是我们的地盘。”

    小青又点点头,却依然抖得停不下来。

    首领说得没错,这的确没什么可紧张的,她要做的只是迎面走过去,和那个雪山野人擦肩而过,然后再趁势摔倒在地,引发骚乱……就这么简单。

    而这也的确是她的拿手绝活,身为蛇帮仅次于首领的高级干部“信子”,她是极少数不靠姿色而占据高位的女人。自幼出身戏团的小青,以最残酷的方式磨练了筋骨,所以看似纤细娇小,却有着匪夷所思的身体柔韧性和掌控力,这份得天独厚的资质让她既能精于暗杀,也能精于碰瓷。

    只要一次微不足道的擦肩而过,少女就能立刻模拟出重伤的姿态倒地不起,她甚至还能控制关节自由脱臼。而她虽然是帮派出身,却有着帮派分子中极其罕见的清纯气质,所以一旦引起骚乱,也很容易博得观众的支持。在此之前,她已经成功碰瓷过多位富贵人家,轻而易举就赚到了其他人难以企及的财富。

    如今要对付一个本就口碑扑街的雪山野人,岂不是手到擒来?

    偏偏越是等那野人走得近了,小青越是身体抖个不停,几乎迈不动脚步,仿佛身体的本能在抗拒命令。

    蛇爷眉头皱了起来:“怎么回事?”

    “对,对不起蛇爷,我也不知道,但我……”小青几乎要哭出来。

    蛇爷摇摇头:“算了,我亲自上吧。”

    说完,蛇爷挺直了脊梁,掀开斗篷露出那略显稚嫩的真面容,霎时间,一个阴沟老鼠般的阴暗角色就充满了阳光,直面相对的蛇帮帮众简直感到一阵窒息,这张脸,实在是让人绝难以将其和下九流的帮派人士联想起来。

    在南城,碰瓷的精髓并不是恬不知耻或者死缠烂打,而是博取观众的同情,只要周围的看客们觉得你有理,你便有了理。而看客们的评判标准,最朴素的一条就是看脸。

    长得好看,精神气质上佳的人,天然就容易引起看客的同情。反过来,一个形貌猥琐,衣衫脏烂的泼皮跑去碰瓷,再当街打滚,只会被倒了胃口的看客们冲上来猛踩。而这也是小青先前的碰瓷能无往不利的原因,人们只要看到那张梨花带雨的俏丽脸蛋,就仿佛看到了世间的真理和正义。

    而蛇帮的领袖,在掀开斗篷后,赫然也有着真理和正义的外表。他看上去约莫十六七岁,正处在少年和青年的分界线上,身材中等略显瘦弱,书卷气十足,五官清秀。虽是男子,却有些我见犹怜的柔美气质,与那心狠手辣诡计多端的蛇爷,简直是光与暗的两个极端!

    文秀的年轻人迎面走向白骁,手中则翻着一本《魔道导论》细细品读,时而皱眉沉思,时而口中念念有词。

    在红山城,这样的年轻人如今是最常见不过,在考试期涌入城中的几万名考生,大部分都是这般作态!

    “厉害!”

    小青在不远处看着,目光不由一凛。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小青身为碰瓷界的专家,一眼就看出自家老大也绝对是此道好手,这完美无瑕的扮装姑且不论,单从他的走位就能窥见其功力之深厚。

    他和白骁虽然相向而行,平行距离却留了一个人的间隔,看起来毫不相关。但继续走下去,白骁会在五步之后,为了避让路边的摊贩向内跨步,恰好在这个时候,蛇爷只要稍稍向前赶上半步,就会迎面相撞。

    不多时,两人相遇。

    砰!好一声闷响。

    下一刻,手捧书卷,一副考生模样的蛇爷一声惨叫,如同被顽童大力推倒的雪人,崩塌般的倒了下去。

    不远处围观的小青简直目瞪口呆。

    这演技,简直华丽到炫目了!虽然那一声惨叫表现得看似浮夸,但配合碰撞者的巨大体格差,以及蛇爷表现出的书生气质,这浮夸的表演却又恰到好处!只会让看客们第一时间涌起对蛇爷的巨大同情,以及对野人的反感和鄙夷!比起真实感,在这个场合下,显然戏剧感的重要性更胜一筹!

    “想不到老大还有这么一手绝活……”小青由衷地赞叹起来,直到身旁的壮汉拍了拍她的肩膀。

    “现在该咱们上了啊。”

    “嗯……”小青回过神来,快步走上前去,准备扮演受害者家属的角色,向雪山野人索要天价赔偿。

    身边壮汉当先一步冲了过去,拦在白骁面前,疾声厉色道:“站住,撞伤了人还想走!?”

    白骁当即停住脚步,看了眼面前这满脸凶相,敌意满满的南方壮汉,又看了看那刚刚一头撞来,然后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书生……只感觉这两人很有点像是雪山上那些周期性群体自杀的旅鼠。

    这也不稀奇。

    这南方人口众多,又有发达的生殖繁衍文化,所以照常理说,其人口必然会呈现爆炸式增长,而南方大陆的资源再怎么丰饶也不可能承载无限的人口,所以就必然存在着削减人口的方法。

    现在看来,这方法似乎就是集体自杀咯?南方大陆流行自杀文化,这倒是能解释得通,但……白骁倒不关心南方人的死活,他们全死干净也无所谓,但清月到了南方,可别学了这种歪风邪气才好。

    另一边,小青也连忙趁此机会抱住了蛇爷,脸上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开始扮演考生亲友的角色。

    至于蛇爷本人,则轻轻咳嗽了一声,嘴角喷出一点血沫,呼吸急促却微弱,声音也细不可闻,宛如奄奄一息的垂死重伤患。

    小青心里简直佩服地五体投地了,这老大也太多才多艺了吧!平时人们只知道这一代蛇爷年纪轻轻就心狠手辣,诡计多端,但他具体如何厉害,却少有人亲历过,如今也算是让人大开眼界了!就连碰瓷,都碰得这么华丽,这么逼真!以至于小青这个碰瓷专家都大为感动。

    直到她伸手在蛇爷肩膀上轻轻按了一下,提示他可以叫的再惨烈一点的时候,才发现蛇爷的骨头……好像是真的断了。

    小青整颗心都颤抖了一下,老大,你这演戏也演得太拼了吧!?就连我这自幼在戏团易筋锻骨的,也只敢玩玩脱臼,你居然不惜自断琵琶骨?问题是你演得这么浮夸,已经超出了观众的接受范围了啊!

    好在身为专业人士,少女的应变急智也堪称过人,眼泪立刻就流了下来:“哥,早跟你说受了伤就不要出门散步,你偏不听,这下伤势加重,你要怎么应考啊……”

    少女哭声一起,配上那清纯动人的脸蛋,立刻引起了围观群众的极大同情,再反衬一下白骁那兽皮与古铜皮肤的异族造型,这份同情就又染上了同仇敌忾的色彩。

    无数道充满敌意的目光,霎时间集中到白骁身上。

    高大的蛇帮汉子得到少女的提示,也顿感恍然,咬牙切齿道:“我兄弟为了备考,这几年在家里呕心沥血,现在伤成这样,你今天不赔个十万八万,休想离开!”

    小青在旁边听得简直气血上脑!

    你这猪头是特么仇家派来拆台的吧!?我辛辛苦苦挤眼泪摆身段,打造的大好局面,让你一句话就给沦为了碰瓷诈骗现场!

    眼看周围群众已经有人开始心生狐疑,小青当机立断,用力抱住蛇爷,放声哭道:“大哥,咱们不要他的钱!二哥在家中苦读,不是为了赚多少钱,而是为了实现父亲留下的魔道梦想!他自知天赋欠佳,一直比别人努力十倍百倍,这番心血用多少钱都弥补不来啊!”

    蛇爷被少女用力一抱,当场就吐出黑血,双眼翻白。小青只感慨首领演技惊人,感染力超强,一边将他抱得更紧,哭得更狠。

    这一番哭诉,再次逆转了舆论,红山南城的居民大多心思纯朴,最容易被这种奋斗励志的故事所感动,虽然那个高高壮壮的汉子表现可疑,但那个姑娘却太令人怜惜了。

    “太可恨了,居然仗着自己身强力壮,就毁人前程!”

    “抓住这个野人!”

    “我们红山人决不允许有人当街恃强凌弱!”

    眼看周围的看客们就要群起而攻,白骁也浑然不以为意,因为雪山上的白毛旅鼠们自杀的时候也一向成群结队,没什么稀奇……但他现在赶时间,却没工夫和这些旅鼠纠缠。

    回忆着白无涯在临行前的教导,白骁于是说道:“不如我赔你些钱吧。”

    白骁这番话简直让蛇帮的壮汉心花怒放,但小青却咬着牙说道:“我说了我们不要钱!”

    话音未落,就见白骁已经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枚湛蓝的方形玉石。

    小青定睛一看,险些气息走岔打出嗝来。

    这不是海璟玉么!?只出现在海洋深处的珍贵矿石,三十年前在白夜城的一场拍卖会上,一块完美的玉石被东篱城的富豪拍出了一套海景房的天价,所以才有海璟玉之称……眼前这枚玉石品相称不上完美,切割的方式简单粗暴,但瑕不掩瑜,依然是至少价值大几万银元的宝物。

    郑家少爷的阔绰订金,也不过是两三万银元的玉石罢了。

    但想起首领蛇爷说过的话,小青立刻提醒自己,这次任务不单单是钱的问题,如果能得到大人物的青睐,那就能从此脱离泥淖一飞冲天!过上真正干净的上等人的生活,而那是单凭几万银元换不到的!

    “少在我们面前炫耀你的臭钱!我们家从爷爷那一代开始就在追求一个梦想……为此散尽家财也在所不惜,你现在居然妄图用金钱玷污我们的梦想!”

    白骁听这南方少女说得真诚,便又拿出一枚黄色的玉石放到她面前。

    小青感觉自己简直要窒息了,纤细白嫩的手臂不由更加用力勒住了蛇爷的胸口。

    “我,我二哥若是成功进入红山学院,哪怕是次一级的学院,成为优秀的魔道士,这区区玉石,根本不放在眼里!”

    白骁也不多话,在她面前摆下了一颗红色的心形玉石。

    按照白无涯所说,如果在南方大陆遇到了不知该如何处理的问题,那就直接撒钱,如果没有用,那就撒更多的钱。

    这一次,小青完全说不出话,只下意识将手臂勒得越来越紧,以至于她甚至感受不到首领的心跳。

    看着眼前的三色玉石,小青脑海中杂念丛生,什么大人物,什么一飞冲天……都不如这三块价值连城的玉石更为光辉夺目!而就在此时,白骁又默默放下了一块金条。

    仿佛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小青只觉得什么郑家、戚家都如过眼云烟。

    “蛇爷,咱们是不是该考虑一下……蛇爷?蛇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