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你真是个天才 > 第65章 我不太习惯单抽
    圣殿的大门,仿佛是隔开阴阳两界的一条线,从门外看去,里面漆黑而深邃,但越过大门的那一刻,眼前就豁然开朗,宛如置身于灿烂的阳光下。

    脚下的地面是光洁耀眼的玉石,头顶是琉璃似的穹顶。

    身边是莫名其妙跟过来的原诗。

    “仪式还可以有人跟着?”白骁好奇地问。

    “规定不可以的那个人,学术理论远不如我。”原诗理所当然地答道,“何况你的情况特殊,针对一般人的规矩用不到你身上。”

    白骁点点头,他的情况的确特别,早在仪式之前,强效魔能沐浴不生效的时候,原诗就提醒过他,要做好心理准备,之后会有很大的麻烦。

    “不用想太多,记住那三个问题的答案,到时候听我指示就对了。”

    “好。”

    白骁没有废话,对于原诗,他还是有着近乎绝对的信任,她说什么,自己做什么就是了。何况白骁也清楚,原诗跟着他走入圣殿,也绝不像她说得那么简单。

    否则前面4个学生,为什么她没有跟进来?之前148个学生,也都没有导师跟在身旁?

    这份人情姑且记下,回去以后用龙之泪回报就是了。

    片刻后,白骁来到圣殿正中,却发现四周空无一物。

    “母巢呢?”

    原诗笑道:“我们就在母巢内部啊。”

    下一刻,无数条无形的触手从天花板垂落,纷纷纠缠上来,白骁下意识想要反抗,却被原诗厉声警告:“别动,不要刺激她!”

    白骁于是强忍着体内那强烈的战意,任由触手碰触到了他的皮肤。

    脖颈、脸颊、手背……触感微凉,并无不适,但这些微的触感,却在瞬间就点燃了他体内的气血。让他整个人都沸腾起来,恨不得立刻放声怒吼,杀个尸山血海!

    然而白骁却用巍峨似圣山一般的意志力,将这股冲动牢牢束缚住了。

    在仪式前,原诗就提醒过他,今天最大的麻烦不在于母巢,而在于他自己!

    而雪山猎人解决任何麻烦,首要的素质都是绝对的冷静!

    与此同时,白骁脑海中也响起了原诗的声音。

    “不要把自己当成雪山猎人,你现在是学院的学生,是魔道士,尝试着解除你的猎人本能,回忆那三个问题的答案!”

    白骁愣了一下。

    解除本能,这说的倒是容易,但本能若是那么容易解除,世上就没有春宵苦短这四个字了……

    但白骁还是尝试着放下。

    这种放下,不是简单的放空心神,因为那等于是任由本能占据身躯。而是强行利用理性,如同刮骨疗毒一般,将体内的一切本能痕迹都强行压抑下去。

    过程非常艰难。

    以白骁现在的身体状况,单单是要强迫自己压抑气血,就已经很困难,更遑论还要分出心神去逐一清除本能,将自己视为魔道士。

    好在,类似的训练,他早在雪山上就已经经历过很多次。

    白无涯在训练他成为年轻一代最优秀的猎人时,曾经说过,最好的猎人,一定是能将本能运用自如的猎人。而运用自如,自然也包括放下。

    片刻后,白骁只感到体内那翻滚的气血逐渐冷却下来,四肢的肌肉也不再紧绷,那一触即发的大战氛围终于是解除了。

    与此同时,白骁脑海中也不由浮现出了原诗之前的三个问题。

    我是什么人,我想成为什么人,我梦寐以求的力量是什么。

    这三个问题,是原诗设计来,让学生们能更加清晰地认知自我,锁定目标的,她特意给学生们留了一天的时间苦思冥想这么简单的三个问题,其实重要的并不是问题的答案,而是让学生花费大量的时间去梳理自我,以进入一种冥冥不可言喻的心理状态。

    在这样的状态下,移植魔种的结果会远远超乎预期!

    所以原诗当时甚至都没有询问大家的答案。

    白骁也庆幸她没有问,因为在彻夜的沉思后,白骁其实已经意识到,他的答案……是委实有些难以启齿的。

    那还是他刚记事不久时的事情了。

    还记得那也是一个封山季,白无涯背着年幼的白骁深入圣山。

    理所当然,那是违背禁忌的行为,但以白无涯的性子,所谓禁忌,大概就是专门让人打破,并带来快感的东西吧。

    白骁还记得,自己趴在白无涯的背上,耳边是呼啸如鬼神之鸣的风雪,眼前所见是一片白芒。四周有无数刀片般锋利的冰渣雪片……但这一切却都被白无涯以血肉之躯挡了下来。

    他持着一根雪白的骨矛,在圣山上畅行无阻,沿着陡峭的山岩,近乎无视重力的直线前进。

    过程很漫长,又似乎很短暂,此时想来,很多细节已经模糊不清。

    但白骁却依然清晰地记得,当白无涯背着他走通了风雪,眼前的一切都豁然开朗!

    天空呈现出前所未有的湛蓝,宛如一整块笼罩世界的剔透宝石,不含一丝一毫的瑕疵。因为所有的尘埃,都被风雪席卷裹挟着,甩在父子身后了。

    而在部落中看去,直抵天际,高不可攀的圣山,也正被白无涯踩在脚下。

    他在封山季,风雪最为猛烈之时,背着白骁攀到了圣山之巅!

    “孩子,这就是我见到的风景,很精彩吧?”

    白骁迄今都记得,白无涯在说话时的万丈豪情。

    是啊,的确是无比精彩的风景,仰头望去,那湛蓝洗练的天空,仿佛整个世界除我以外别无他物。而低下头,呼啸的风雪云层,以及背后遮掩住的大千世界,却又让人清晰地意识到,这个世界是多么的广阔。而如此广阔的世界,却没有任何一人,一物,能比自己处的更高。

    这就是白无涯所见的风景。

    也是白骁铭记一生的回忆。

    他并不是那种天生拥有绝对记忆的奇才,很多幼年时候的事情都已经忘却。但是,那湛蓝的天空,以及父亲在身前的豪言壮语,却铭记至今。

    或许,那就是自己真正想要的一切。

    下一刻,当白骁脑海中再次浮现出那片湛蓝时,四周的无形触手,也悄然将一颗种子植入到了白骁的体内。

    触感非常清晰,却又难以言喻,白骁能清晰地感受到有一颗种子进入身体中,却不是通过任何已知的感官。

    视觉味觉听觉嗅觉触觉乃至于直觉……超脱于这些感知之上,仿佛觉醒了一个新的感知器官,然后这个器官告诉他,有一颗种子已经植根到了他的体内……

    “记住这种感觉,这就是魔道士觉醒魔识的那一瞬间。”原诗的声音再次响起,“然后,认真看看你的魔种吧。”

    白骁尝试着调用起了这份刚刚觉醒的所谓魔识。

    有些生涩,就如同一辈子的盲人忽然获得魔眼,大脑还不擅长处理全新的信息流。

    在魔识中,白骁可以清楚地看一颗小小的圆球,微微闪烁着蓝色的光,但光芒如豆,摇摇欲坠。

    “这就是魔种?”

    “准确地说是垂死的魔种。”原诗说道,“恭喜你刷新了红山学院建院1800年来魔种移植仪式的最低分,按照朱俊燊的评分标准,你这颗应该算是3分杂种。”

    听到这个结果,白骁甚至有些失望:“居然不是0分啊。”

    入学测试的时候,他可是刷出了隐藏分0分呢!

    原诗淡然的语气顿时不再:“你还骄傲了!?没有我帮你洗练心神,你这禁魔体的确就是0分水准啊!再好的魔种被你这血脉洗练一遍也成废种了!不对,没有我,你在和母巢连接的那一刻就要爆炸了!”

    “那现在该怎么办?”

    “很简单,继续移植。”原诗解释道,“魔种移植的结果是有随机性的,尤其是红山学院的原始母巢,什么魔种都有可能诞生出来。虽然以你的禁魔体质,大部分魔种在移植过程中都会沦为残种。但是依然有很小的概率,母巢能生产出哪怕禁魔体也封禁不住的抗性魔种。”

    “很小的概率?”

    原诗说道:“是啊,原先我也不敢肯定这个概率是不是存在,但刚刚既然你的魔种只是残种而非死种,那就意味着这个微小的概率,的确存在!而再小的概率,在足够大的样本面前都将成为必然!”

    顿了顿,原诗又说道:“不过你刚刚应该也感觉到了,每一次移植,母巢在送给你魔种的时候,也会剥夺一部分生命力作为代价。我知道你身强力壮,但也要量力而行。”

    白骁点点头:“明白了,那就先来10发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