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你真是个天才 > 第190章 葬礼(3/3)
    几乎在蠕虫彻底粉碎的瞬间,白骁就仿佛听到了整个沼泽地都发出一声哀鸣。

    这种感觉玄之又玄,令白骁也有些恍惚而难以判断。

    他在黑沼泽连续暴食一周,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几乎全都被他精心烹饪后吞入腹中,不知不觉,与这片沼泽也有了一丝联系。

    砂兽的死亡,让整片沼泽都陷入哀伤,似乎沼泽有什么重要的东西随着那砂兽一道衰亡。

    不过白骁没来得及理会脑海中的哀鸣,就立刻来到高岩身边。

    这位将军已经闭上了眼睛,宛如石雕一般一动不动了。

    白骁沉默良久,实在不知该说些什么。

    搭档追猎的一周多时间,高岩大部分时候是沉默寡言的,越是深入核心,他的话也就越少,大部分时候都是紧缩在安全的角落啃食干粮,积蓄力量。

    两人的沟通不算多,也算不上特别愉快,每次白骁开口,高岩都仿佛是要上演一出活人暴毙的戏码,但是……白骁并不讨厌他。

    甚至很欣赏这个时常暴跳如雷的中年将军,和他一起合作的这段时间,还是蛮愉快的。

    而且没有他的帮助,单凭自己一个人,也的确很难将这头异变的砂兽彻底按死在黑沼泽里。

    可惜合作却已经到此为止了。

    白骁凝神沉思了片刻,从地上拾起那团如同凝胶一般的军魂残骸,重新摆在高岩面前,然后伸手在地上一擦,便在指尖点燃了一团火焰。

    白骁记得很清楚,在葫芦原官道上,高岩曾经说过将军百战死,如今他也算得偿夙愿吧,那就……

    “你就那么想我死?”

    石雕忽然开口,惊得白骁都是手头一颤,然后连忙把引燃的黑甲罩袍给扑灭了火。

    “你这都没死!?”

    白骁是真的惊讶了,在他的感知中,高岩已经失去了几乎全部的生命体征,心跳停顿,体温下降,魔器也在迅速衰败……就算以尸体的标准衡量,这也是一具正在腐朽的尸体。

    结果他居然还活着?!

    高岩的确还活着,却和死亡已经很难划清界限,他紧闭着双眼,从中流淌出的紫黑色血液业已干涸。

    他的声音则嘶哑干裂:“那畜生,死了吗?”

    白骁看也不看那已经被挤成浆糊的蠕虫,说道:“你给了它绝对致命的一击。”

    “有找到兽王的线索吗?”

    白骁皱了皱鼻子,沉吟了一下,说道:“找到了。”

    “我,并没有拖累大局,对吧?”

    白骁真诚地说道:“你是至关重要的一环。”

    “这样啊……谢谢你了。”

    白骁说道:“不客气。”

    带着沉重的心情,白骁结束了对话,右手再次点起火焰……

    却听高岩又说:“你就没考虑过抢救一下?”

    白骁更是惊讶:“这还有救?!”

    高岩却发出一声嗤笑,伴随笑声,他的整张面孔都忽然落下了一层飞灰。

    “当然没救了,我只是还想着,或许临死前能让你小子热泪盈眶,哭着跪在我面前说你不能死。”

    白骁想了想:“那你实在不该赶你那两个近侍回去。”

    “是啊,我现在倒有些怀念那两个啰里啰嗦的小子了,不过,能和你一起追猎异兽,再葬身于此,我已经很满足了。多谢。然后,兽王就交给你了。”

    “放心吧。”

    “嗯。”

    说完最后一个音节,高岩那千疮百孔的身躯忽然就化作一团飞沙,伴随沼泽地中的微风四散开来。

    白骁手中的火焰却没有用武之地了。

    地上,还残留着一团紫色的凝胶状物,那是高岩的魔器军魂。

    白骁知道,这其实是他刻意留给自己的遗物。

    魔道士死的时候,一般而言身上的一切都会随着生命的逝去而消亡,尤其是魔器更是难以保留。高岩身患绝症,靠着生化域大师的凝胶才维持着肉身不腐坏,魔器自然也是千疮百孔。

    但这团军魂却被他以自然凝胶固定住,留了下来。

    白骁可以将其化为己用,如同那些虎视眈眈的恶兽一般——他的确有这个能力,这团破损的魔器可以化作猎魔人的精纯养料,吸收效率只会比任何异兽都高!

    他也可以将其送回虞山军,换取那些热血军人的无尽谢意。

    但是白骁看着那些逐渐远去的灰烬,却还是再次点燃了手上的火焰。

    高岩留下的军魂,迅速点燃,化作一条紫色的火柱。

    片刻后,火柱的颜色退散——那些紫色,是自然凝胶被沼泽之毒感染后留下的遗毒,对于沼泽美食家而言,这些感染之毒已经不值一提。

    烧尽毒素后,余下的则是将军一生的真正精髓,火柱中,开始不断折射出各种各样的野兽身影,以及形貌凶恶的暴徒……

    这些都是死在高岩手上,而后被军魂吸纳过去的亡魂,如今在火焰之中一道归于消亡。

    白骁站在火柱前,却忽然感到一丝恍惚,仿佛高岩的生平回忆也随之流入脑海。

    他清楚地看到了高岩是如何以平民之身,挣扎于边郡的各个战场。

    和平是帝国的主流,但边郡土地上的骚乱从来不曾断绝。

    忽而觉醒的异兽,为非作歹的魔道暴徒,甚至还有独立势力盘踞……帝国的和平,靠的是军人的不屑努力。

    高岩将军正是为了边郡和平而奋斗了几十年。

    虽然大部分战斗都只留下了只鳞片爪的残影。而年轻时的高岩,作战技艺也算不上高明,但白骁却从中看到了一个凡人的挣扎,以及几十年作战积累下的灵感。

    ——

    与此同时,迷离域中,上万名观众也看到了白骁所见的画面。

    独立城、万象城……几个繁华而喧嚣的城市中,不断响起观众们的抽泣声。

    看过之前的美食节目,没有人会对那个经常出现在画面边缘的中年人感到陌生。

    虽然大部分人并不知道他是虞山军的将军,却知道他是白骁非常看重的搭档。

    还知道他从来不吃白骁烹饪出的美食,整天只是啃咬干粮。

    还知道他伴随直播的火热而越发沉默寡言,甚至很多时候会刻意从白骁的直播画面中闪开。

    有很多人调侃他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相貌丑陋所以不伤害观众审美。

    也有人调侃说他就像是白骁的储备粮。

    但是,亲眼见证了那一场生死恶斗,见证了这位步入人生暮年的将军战死沙场,人们却不由感到深深的哀伤。

    来自边郡的人们更是哭个不停。

    很多年轻的边郡魔道士,甚至是在高岩将军的守护传说下成长起来的。

    如今,传说终于落幕了。

    并不算光鲜,也不算庄重,却恰到好处。

    高岩生前并不是真正重视繁文缛节的人,他争强好胜,有些口是心非,但围绕在他身边的人总是能笑容满面……所以,以这种自然而然的方式离去,的确也让高岩心满意足。

    很快,火焰熄灭,高岩留在世上的唯一遗物就此烟消云散。

    白骁轻轻出了口气,伸手在胸前握拳,这是雪山的礼节,是对可敬的猎人的逝去所作的悼念。

    之后,他便重新回到那异化砂兽的残骸前,准备再做一番调查。

    之前他和高岩说找到了兽王的线索,虽然不是谎言,但也不完全准确。

    在砂兽的庞大身躯沙化消散,凝聚为蠕虫以后,他才勉强捕捉到了一丝一样的气息。

    明显和先前那腐烂的猎豹有所区别,位阶上更高,更纯粹,但很难说是来自野兽的气息。

    比起野兽,更像是人……但是,哪怕在雪山猎场,也只有极其罕见的异兽才会觉醒灵智,拥有与人类相近的气息。

    难道南方大陆也变得那么险恶了?这边郡的兽潮居然是由那么危险的兽王所统领的?

    然而,就在白骁心存疑惑,打算认真探索一番蠕虫遗骸的时候,忽然,黑袍的内袋中,传来两道灼热的感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