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道临异世 > 第一二八章 符石与艾克
    根据苏泽等人和联盟签订的协议,在任职期间,必须尽力履行主管机构所赋予他们的职责,不得渎职。相应地,联盟按月发放薪酬。具体标准为诵律者每月20块三级魔法石或100块三级斗晶,值律者50块三级魔法石或300块三级斗晶,持戒官200块三级魔法石或600块三级斗晶。城以上机构按月发放,镇级机构及偏远城、市则按季度发放。

    雷特镇属于考文季边陲,一年发放四次。现在是十一月末,刚好是第三发放薪酬的时间,苏泽等人虽然刚入职,但是按规定却踩着最后的节点领取了60块三级魔法石和300块三级斗晶,平白占了联盟的便宜,白得三个月的薪酬。

    几人倒是窃喜,而苏泽倒是更眼馋那300块斗晶,却因顾忌梅的话没有事先备注斗者身份,只得作为魔法师领取60块魔法石,颇为肉疼。

    这日领薪之后,除了苏泽要轮值,雷之外的所有人都回到了自己房间修炼。算上赶路的十来天,已经有两周时间了没使用斗晶和魔法石辅助修炼的众人自然急着回去奢侈一把。

    见雷站在阳台看朝阳,眺望远方神不思属。他好奇的走过去问道:“队长今天怎么有心情看日出?难得出薪,不想提提速吗?他们可都回去了!”

    雷身上有一种游离颓丧的气质,很淡,旁人偶尔才能够感觉出来。比如说这个时候,他慵懒的倚着阳台,淡然一笑,没有正面回答苏泽的问话,反而自顾自道:“很多时候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并非仅仅是几块、几十块、几百块魔法石能够填补的,有时候你再怎么努力也跟不上她的脚步,因为人家光是起点的位置或许就是你这一辈子能够到达的顶峰了!那么,这么点时间的努力有什么用呢?”

    苏泽从中听出了雷的消极态度,虽然不明白对方经历了什么样的过往,亦不好开口询问,却道:“修行是个人的事,哪里和其他人有关了呢?况且上天不会辜负你的汗水与付出,无论天赋多么不堪造就,只要刻苦修行,终有一日能够有回报;即使是最终仍是一无所有,但是只要我们追逐过不就无悔一生了吗?

    古往今来修炼魔法和斗气的人不知凡几,但是登临绝顶,成就不朽的又有几人?我们所追逐的,不过是这个过程罢了,结果是无法预料!队长何必悲观呢?”

    他本意说天道酬勤、道法不绝,只是撒克逊语里没有这词,因而改口。

    雷闻言看向苏泽,觑了半晌,忽而意味不明的笑道:“呵呵,虽然你我年龄相差无几,但是有些事你始终是没有经历过,所以不懂得;总有一天你遇到一些事之后自然会懂的。”

    话毕,他忽然转了个话题道:“对了,等会你值班的时候或许会有子爵府的人来宴请我们,这个你们自己商量去不去赴宴,不用管我!”

    主位面没有官府不得与世族勾连的禁忌么?苏泽想了想,疑问道:“没关系的吗?”

    雷点头道:“嗯,宴会没什么特别的,子爵府的一个传统而已,每逢季度末就会有一次,去不去看你的心情。”

    苏泽哦了一声,表示自己明白了,道:“既然这样,那我去问问其他人的意思!”。苏泽本意不想去浪费时间,若是大家都不愿意去,那自然可以推掉;但是如果都赞同的话,就只好一同前往了。

    “不用问西蒙了,这家伙就没去过!”队长雷笑道。

    苏泽先是一怔,后来想起这几周他除了轮值之外基本没有看到过西蒙,便想起对方修炼狂魔的属性来,顿时心生敬佩,同样笑着点了点头。

    末了,他想起前几日自己四人在小镇边缘遇到的路匪,他问道:“队长,前几日我们来的时候遇到一股不弱的强盗,你清楚他们的来历么?为什么没人围剿他们呢,这样放置不管对地区治安不也是一种危险吗?”

    考文季的乱局,是指联盟对考文季掌控力低下,却不代表王国对考文季安全政务无能为力。这些盗匪的存在,难道不是对官方的挑衅和打脸吗?毕竟是由斗者和普通人混合的强盗队伍,无论是都超凡者和普通人都是一种威胁。即使帕姬所说的是实情,贵族们也不可能蠢到去打脸王室,自寻死路!

    雷脸上露出怒色,无奈道:“我何尝不知道!只是他们有三名中阶斗灵,再加上六名高阶的大斗师,在夜里来去如风,光凭我和西蒙也处理不了。再加上这群强盗并不怎么过分,平日并不侵犯雷特镇,只是在几个镇子的边缘地带行凶,所以子爵的卫队也不肯出手,以至于他们坐大!”

    “至于他们的来历,我不清楚,只知道他们在我和西蒙接任之前就已经流窜在周边几个镇子了,专门打劫过往商队和小型猎团。不过我们镇因为没什么产业,商路也不发达,所以并不经常来我们这边。你们昨天的事应该只是偶然!”

    还有同伙么?苏泽想起昨晚只出现的两名斗灵和四名大斗师,暗暗心惊这群强盗的势力之大,若是昨晚不是还有自己这名魔法师,依照他们的凶狠程度,恐怕四人很难全身而退。

    “帕姬说他们或许是某位贵族的卫队,你说可能吗?”苏泽想起昨晚的讨论,他倒是有点相信帕姬的说法,毕竟自有斗者沦为强盗的可能性很低。

    “或许吧,不过至少不是周边贵族干的!”雷没有否认这种可能性,只是说明雷特镇周围的情况。

    他顿了顿,轻捏拳头缓声道:“不过不管怎么样,现在分队有你们加入,我们倒是可以找机会把他们灭了,好好整肃一下周边的治安。”

    如果是这样,现在岂不是最佳机会?苏泽想起昨天的战况,对雷建议道:“如果想对他们动手的话就要快了,昨晚我们杀掉三名大斗师,现在是他们最虚弱的时候了。”

    雷闻言眼神一亮,惊讶道:“真的吗?看不出来啊!埋骨之地的黑暗系魔法师果然名不虚传。”

    苏泽谦虚的笑道:“如果有三名斗灵在前面牵制住所有的情况下我还不能做点事的话,恐怕我也不配被称为魔法师!事实上伊恩他们才是那场战斗的主力。”

    “无论如何,四名斗灵加上两名四魔法师,现在即使是他们全盛时期也有把握一战了,更何况他们已经折损了爪牙!嗯……这几天我先去打探一下他们的踪迹,时机成熟就动手。”

    雷闻言颇为兴奋,抿着嘴想了一阵然后道,定下了未来有一段日子里雷特镇裁判所第五分队的主要任务。

    苏泽闻言心道看来雷也没有把自己当做一个四级魔法师啊啊,不禁暗笑。

    “好,那我先去问问其他人今天宴会的事。”苏泽道。朝卧室方向走去,雷则从三楼阳台上一跃而下,不见了踪迹。

    问了一圈,果然没人对这种宴会感兴趣,苏泽也乐的空出时间修炼,遂决定等会直接回绝。

    巡视的小镇的任务没有时间限制,只要在白日里完成就可以了。因此苏泽趁着清晨出去,先由分队驻地东面开始,循着北方绕雷特镇一圈。

    通往外面城镇的泥路东西向横贯小镇,正好由一座石桥连接。子爵府在镇子东北高地圈了老大一块地围起来,隐没在林间的庄园端庄典雅,静谧雅致。

    苏泽远远经过子爵府,听见里面有人纵马疾驰,又有两道年轻的声音相互争胜,颇为有趣。

    隔着稀疏散落的低矮树冠听了一阵,忽然发觉这声音有些熟悉,他心中隐隐有所猜测。正要进去印证心中所想,不料一杆玄色长枪被青色斗气裹挟从远处呼啸而来,直直插在苏泽身前。

    “私人庄园,未经邀请不得进入!”一道冷冷的警告声从不远处传来,苏泽回头一看,一名英气勃发的骑士纵马而来,脸上满是警惕!

    “别误会,我是裁判所的人!”苏泽举起双手,示意自己并无恶意!

    那骑士下马拔出长枪,打量他一阵,皱眉道:“这里不是你巡查的范围,请你立即离开!”

    说完盯着他不动,显然是想监督他离开。

    苏泽看了一眼庄园,他笑着问道:“里面骑马的人是子爵的子嗣符石·雷特吗?”

    那骑士闻言倒有些迟疑了,眼前这人怎么会认识自家少主!他试探的问道:“你认识符石少爷?”

    苏泽嗯了一声,道:“能请你去通报一声吗?说是约克郡的苏泽上门拜访!”

    骑士闻言明白对方可能是子爵府的客人,又是裁判所的人,因此立刻收起警惕回道:“既然你认识少爷,不如直接去马场找他们吧!”

    苏泽点点头,跟着骑士由正门进入雷特庄园。

    一路上随处可见围着城堡巡视的斗者,监控死角极少。他暗叹斗王果然家大业大,舍得花费这么一大笔斗晶供养十三人的卫队。

    马场在庄园东北,是一片向阳的山坡,野草青青,数十匹良驹在其间随意啃食草皮,好不悠闲。

    隔得老远,正在赛马的两人发现苏泽两人,于是打马靠近。隔得近了,符石和另外一名少年看清苏泽的样子,忽然激动的跳下马来大叫:“啊,是阿泽哥!”

    符石虽然激动却还端着架子,另一名少年也什么也不管,直直跳到苏泽身上叫道:“阿泽哥,好久不见,我想死你啦!”

    抱了一会儿,苏泽将他放下来,宠溺的笑道:“是啊,近十年没见了吧,艾克!”另一名少年却是简妮特的弟弟艾克·迪瓦斯,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看向符石,走过去伸手轻轻揉了揉他蓬松的金色碎发,笑道:“巴尔少爷,好久不见了!”

    符石·雷特是巴尔·雷特的独子,是故也叫小巴尔,不过这是极为亲近的人才能叫的。早年子爵一家因为符石母亲出身莱城的缘故定居在那里,苏业一家也因此在子爵府上工作,他与符石两人自小熟稔。且因少时武力超群,时常带着二小在街区“行侠仗义”之故颇受两人崇敬。

    符石没有生气,他反而开心道:“嗯,是的!阿泽哥!”

    那骑士见状心中暗暗吃惊,这么多年以来,除了子爵和眼前的艾克,自家少爷可还没有对任何人表现出这种程度善意和亲近。这人是谁,少爷居然能够被他像小孩子一样揉了揉去。据说裁判所新来了四名成员,却不知是哪一位!

    心里又盘算着等会儿应当告诉法恩管家今晚的晚宴需的用些心思,免得失礼平白惹自家小主人生气。

    “对了,你们怎么都成为斗者了?”隔得老远苏泽都能察觉他们身上的斗气波动,虽然有秘法掩盖,但是境界上的巨大差距是任何秘法都无法抹平的。

    “嗯,巴尔你居然还是二级魔法师?怎么没在埋骨之地看到你?”苏泽盯着符石看了一会儿,忽然惊讶道。

    “哼,那是因为符石和我都还记得当初说好的以后要修炼斗气,成为斗者之后闯荡天下!只是没想到阿泽哥却‘叛变’了,去做什么魔法师!”在所以和符石亲近的人之中,唯有艾克自发的叫符石的正名,只因他认为一名伟大的游侠不应该叫巴尔!这也太没有威势了!

    他不屑的看着苏泽,鄙视道。

    (你这家伙,欠收拾么?)

    苏泽摸了摸鼻翼,无话可说。

    倒是符石回应道:“我和艾克是在皇家军事学院遇到的,他是在你们搬去洛城之后主动报名加入军事学院,本来学院并不收超龄斗者,但是后来发现他天赋好的过分就被破例收下了。至于我么,是父亲托关系让我进去的!”

    说完颇为激动,有如等待老师称赞的学生。

    “是啊是啊,符石连去埋骨之地的资格都放弃了,转而去了军事学院,多值得赞扬啊!”艾克瞥了一眼苏泽,继续挖苦苏泽道,“他可是和姐姐一样的天赋呢,阿泽哥你看看你,啧啧,有的人啊!”

    他摇了摇头,颇为恨铁不成钢。符石见状脸上一丝古怪笑意闪过,不自觉往后挪了几步,看得一旁的骑士疑惑不已:自家少爷为什么要后退,会发生什么事吗?

    果然,符石刚刚后退了一步,却见苏泽轻巧的一步上前一个过肩摔将艾克狠狠摔在地上,纵然是艾克已经是六星斗师的修为也毫无反抗之力,只听咚的一声,原本站立着喋喋不休的艾克叉大双腿趴在地上,姿势极为不雅。

    艾克承认苏泽从前自然是武力过人,但是自己经过这么多年修炼,苏泽又成了魔法师,功力自然会退步不少,当即大叫道:“好啊,阿泽哥,我要把你当年你打我的都还回来!等会儿可不要求饶。”

    苏泽闻言不住好笑,心道这么多年脾气还没变么,随口答道:“好,等会儿谁也别求饶。”,末了,他又看向符石,知道两者向来同进同退,于是轻笑道:“巴尔少爷,要不要一起来!”

    “符石,不要怕他,我们可是两个斗师啊!有我姐姐在,阿泽哥不会拿魔法对付我们的。不趁这个机会好好打他一顿以后可就没戏了!”艾克当即爬起来怂恿道。

    艾克倒是看得明白,自恃有护身符。符石闻言眼神先是一亮,随后看了看苏泽,想来是往日的阴影太重,最终还是咬牙拒绝了这个诱人的提议。

    “哼,胆小鬼!”艾克骂了一句,随即看向苏泽,眼神中斗志昂扬。

    苏泽不愿意太欺负他,于是勾起手指笑道:“来吧,既然你只有一个人,那我就让你一只手好了!”

    说完当即将惯用右手后背,只留下左手。

    艾克脸一红,显然是被苏泽气到了。他大喝一声,身上浮现淡淡的青光,双手如穿花蝴蝶般舞动,迅捷的冲了过来:“游风印!”

    一路上风势强劲,压力迫人,显然这斗技的等级较高,威力不俗!

    “六星斗师、风系斗气!不错!”

    赞叹了一句,苏泽无视艾克眼花缭乱的招式,无数掌印拍在苏泽胸口连他的法力护盾都未撼动!艾克出完招,一时间力道续接不上,却见苏泽随意直直一掌印到他的胸膛,破开他斗气,一个回旋踢将其踢飞趴到地上,再次啃了一口青草,嘴里满是冰凉的涩味。

    这至少是斗灵修为啊!符石在一旁看得心惊肉跳,心道还好自己明智,否者就要像这个蠢货一样再次被爆锤了!他想起往日受艾克怂恿挑衅苏泽然后被暴打的经历,连连暗道交友不慎!

    符石在一旁暗暗猜测苏泽是不是有了斗灵修为,艾克的斗师修为哪里够看,却不知便是低级一点的斗灵都不是苏泽的一合之敌。

    这边符石见苏泽还要上去补上两脚,当即重重咳嗽了一声,示意艾克投降认输。当初每次两人挨不住痛的时候往往往地上一躺不动弹之后苏泽便会停手了,现在只要艾克撤去斗气苏泽自然会停手。

    艾克闻言虽是不甘,却也知道眼前的阿泽哥还是当年的阿泽哥,心想这仇或许这辈子都报不了了,当即将斗气一收,生无可恋的挺在地上。

    苏泽见状大笑,问道:“怎么,迪瓦斯骑士大人,不来了么?”

    符石闻言同样忍不住哈哈大笑,也不顾艾克在一旁恶狠狠的瞪着他了!

    。唐三中文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