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巫妖之城 > 第二百九十一章 后羿力量
    我一愣,似乎脑袋一瞬间昏沉沉的一下。心中不禁惊讶,心说不会吧,命运竟然会和我开这样的玩笑嘛?难道玄土并没有认错人,而那个生苦所谓的爱人,真的就是我吗?

    玄土似乎也饶有兴致的看着我的脸,但是我们俩就这样对视了一会之后,竟然也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那些应该出现的在眼前飞快划过的所谓的前世的记忆,似乎也并不存在。

    我笑了笑,一时竟然有一种说不上来的释怀、还是失落。

    我自嘲的笑了笑,以驱赶这种让人略有些尴尬的想法。然后佯装镇静的看着玄土。“看来你真的是认错人了,你以为的那个人并不是我。”

    玄土似乎也略略的有点失望,他叹了口气,似乎也并不相信自己会这样轻易的认错人。

    “不过,我还是很感激你帮我医治好了我的朋友。等他醒来,我们就会离开这里了。”我站起身来,已经准备离开。

    那玄土就突然之间笑了起来,似乎顿悟了什么似的。他摇了摇头,也并没有答话,只是目送着我离开。

    我回到木屋,很觉得这一切有些奇怪,似乎刚刚一闪而过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但是我却无法抓住那样事情的重点。我叹了口气,此刻天也已经亮了。

    生苦他们还没有起来,我就先决定去看看革少云。刚刚走到革少云的房间门口,就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了轻咳的声音,我一喜,直接推开了房门。

    革少云已经坐在了椅子上自己倒水喝,见到我进来想要起身,但是他刚刚苏醒,身体机能还未能恢复完全,所以站起来的动作就略显的吃力。我连忙上前扶着他,让他重新坐下。

    “大姐头…”他的手中还拿着杯子,我笑了笑,将杯子举到他的嘴边,“刚醒来,别说话,喝了水再睡一下吧。”

    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些亮晶晶的东西,然后很有些哽咽,“让大姐头费心了。我…我真没用!”

    我看着他似乎是要哭的样子,不禁有些慌乱起来。因为他曾经是富二代的关系,平时养尊处优、骄纵跋扈其实都是常规操作。所以我才会为了磨灭他的锐气而一直有意无意的打压他、欺负他。但是,却是没有见过他在我的面前哭过。

    我干笑了两声,然后说道,“你也别太激动,我这次若不是你来救,可能也就当场去世了。你可是我心中的英雄呢!你一个大英雄,在我一个小女子面前流眼泪,是不是太破灭形象了?”

    他听得我这么说,连忙抬起了头,很是不确定的看着我。我就笑了笑,点了点头,“我说这话可是真心的。大英雄!好了,喝完这个快去睡了!世界还等着你去拯救呢!”

    从革少云的房间出来,我不由的舒了一口气,因为刚刚与他独处的时候已经探知到他体内那所谓的真魂觉醒后,与之间截然不同的灵力波动。他现在的身体还很虚弱,所以自己体内发生的变化自己仍旧不自知。我笑了笑,一抬头,就正看到生苦与左良、嘹唳他们三人正站在我的面前看着我。

    “他怎么样?”嘹唳问道。

    我笑了笑,说道,“刚刚已经醒了,喝了水,现下又睡了。我猜测等待他下次苏醒过来的时候,就会发觉自己与以前的不同了!”

    “是那个后羿力量的解封么?”左良有些没有听明白我话里的意思。

    我就点了点头,“你们给他做点好吃的吧!他凡体虚弱。补好了,我们明日就可以启程回去了!”

    生苦见他们二人去厨房忙活的时候,就很有深意的看着我,我被他看得略略有些发毛,就戒备的问道,“干嘛啊,你有事就直说,你这样我有点毛毛的。”

    生苦就凑了过来,然后说道,“玄土,和你说过了?那个问题?”

    我点了点头,“对了,你不说这件事情我差点忘记了。他应该是认错人了吧!他说的那个女人其实就是之前带你来这求医的女子,对不对?”

    生苦的表情一时间竟然很复杂,他似乎是犹豫了一下,但是仍旧点了点头。“的确。但是那时候我已经是在昏迷的状态,意识不清,我只有在那暂时的清醒时分,才会有一点点的断断续续的记忆。”

    我点了点头,“这些都不重要,有一个问题,我希望你可以如实的回答回答我知道!”

    生苦见我一下子严肃起来,身体略略的颤抖了一下,“什么问题?”

    “你的那个相爱的女子,是不是一个先知?”

    生苦就突然睁大的双眼,很是诧异的看着我,“你怎么知道?是玄土告诉你的?”

    我就摇了摇头,“是我从他的话中猜到的。那么这就很有些奇怪了,你的爱人先知,带你来到这里求医。可能因为什么原因,她突然预知到自己的未来可能会发生一些事情。我们先暂且不去猜想这些究竟是些什么事情。但是这件事情一定是非常棘手的。甚至是关于这女子的性命的。

    而且,这个变故一定是说来就来的,极其快速的,甚至没有让这个女子有更多的时间来把这样重要的事情委托给你知道。所以,她在不得已的状况下,只要把这件事情转告给了魔医玄土。当然,告诉玄土的原因,也是因为这个女人预见到了自己在若干年后,还会有着回还谷的一次旅程。

    也许,那个女人曾经与魔医约定好的日期已经临近了。或者说,那女子也只是预知到了一个大致的日期。妖兽的寿命都很长,所以,这个误差可能是几天、几年、甚至百年。

    所以,魔医才会认定在是个时间段出现的我就是那个女子,甚至,当初与那女子共同前来的你,也正好是与我同行的。”

    我看着生苦的脸,“可能你日思夜想的那个人,真的就要出现了!”

    可是生苦却没有我想象中的那样激动,他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然后就转身说道,“你分析的很全面,但是那个人却不是我,那个女子也不是我的爱人。我们的确来过这回还谷,却没有那么多精彩的故事。”

    我看着他离去的背景,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只是直觉告诉我,他是在说谎而已。

    当日下午,革少云就活蹦乱跳的从他的房间冲出来。他的房间刚刚传出来一阵巨大的轰鸣的声音,按照我的猜测,一定是因为他的真魂觉醒,他并不知道。不小心释放了过多的灵力而毁掉了那张桌子。

    革少云激动的看着自己的双手,然后又激动的看了看我。“大姐头,这是什么情况?这是什么情况?”

    我与其他几人与他略略的站开了一部分的距离。因为谁都不想在这个时候被他的灵力误伤。“这只是你体内的真魂力量被释放了而已,你不要激动。要慢慢熟悉它的属性,才能更好的支配他。”

    “真魂力量?”革少云应该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语,所以很是纳闷。

    我一时语塞,不知道应该怎样和他解释这个词语的含义,后来终于绞尽脑汁的想到了一个词语,“就是你被打通了任督二脉,这回懂了么?”

    革少云就激动的笑了起来,“这么说,我是开挂了?”

    我干笑着点了点头,心说苍天啊,你终于懂了!

    然后就见到革少云似乎是想要兴奋的跺脚,我想阻止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只见革少云突然整个高高的跃起,然后在天空中翻了一个跟斗,接着又稳稳的落了下来。他保持着一个半蹲着的姿势,然后缓缓的站起了身。“我、好帅!”

    第二天清早,我们就去与魔医玄土告了别,期间,他仍旧不死心似的仔细的看着我的脸。我略略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可是当我们走出回还谷的一瞬间,我不经意的又向身后看了一眼,却突然就看到那一袭红衣的幻沙就远远的站在玄土的身后。

    不知道为何,我的心中突然“咯噔”了一声,似乎这样的画面在我的认知中是一个极其不应该出现的场景。但是也只是一瞥,那玄土与幻沙的身影都被树林遮住。我们从那虚幻的彩虹桥上跳了下来,却没想到迎面就是那山底的收费站。

    那个中年女人已经在那里上班了,见到我们几个人出来,脸色很有些异样。甚至都当我们路过她的时候她还刻意的躲闪了一下。

    “那个大姐,不好意思啊,我们租的那个轿子被忘在了山上,那个押金我们不要了,麻烦你们自己去拿一下吧!”生苦对她说道。

    岂料那个女人突然之间大叫了一声,然后就风也似的逃走了。我们几个人面面相觑。

    革少云不知道是在怎么回事,就很奇怪的问我们。嘹唳就一把拉过他的脖子,一边说道,“你想想啊,几个消失在大山深处旅游区的年轻人,来的时候其中一个还生死不明。突然在三日后重新出现了!你不害怕么?”

    革少云就睁大的嘴巴,并且回头看了看身后的群山,“这里竟然是个旅游景点?!”

    几个人不再理会身后那些对我们指手画脚的工作人员,只在在停车场开走了我们的租来的车。

    “大姐头,我们下一步做什么?”革少云明显很兴奋的样子。

    我在副驾驶上看着窗外飞快倒退的景色,淡淡的说道,“杀九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