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从末世开始灵气复苏 > 350、取而代之
    “于是我才想让你协助出个主意啊,让全部人都不会悲伤……”

    “出个头!没主意!”

    回到客堂,雷电芽衣仍旧面带浅笑地等着,举动都最守礼,除了可能身子不太好显得有些精力不足以外,无论从什么地方都挑不出弊端。

    如果琪亚娜是男性,可能雷电芽衣是男性,那麽自己就更不必担忧了,但现在如此子也不差……琪亚娜已经有了最好的身边的人,并且听她讲述自己经历的时候可以觉得出来,除了雷电芽衣,她有别的密切的人。

    自己不是她世界里唯的支柱了……嗯,发展了,也让人加倍安心了啊。

    “嗯?没酒了?”边闲谈着,边喝着酒,也可于是心情好了,人不知,鬼不觉就喝光了这间房子里的存货,孔真·卡斯兰娜皱眉晃了晃手里的空瓶子,站站起来,“我出去买点酒,你们在这里等下……繁难芽衣你协助多做几个下酒菜了。”

    琪亚娜赶快站起来:“老爸我陪你去吧……”

    “你多陪下自己的小女身边的人,可能小男身边的人?”孔真·卡斯兰娜谐谑了句,“你难道以为我还会有不辞而别吗?好歹也长大了,离不开父亲可不会。”

    琪亚娜撇撇嘴:“鬼才离不开你!”

    “对了,琪亚娜,我回归的时候,想看到桌子上有份土司披萨,还没忘掉该如何做吧?”

    “当然没忘掉啦!必定比你的手艺好!”

    自己唯拿手能吃的东西,便是这个混蛋老爹交给自己的……

    房门开启封闭的声音中,琪亚娜拉着孔真·卡斯兰娜离开,就显得有些昏昏沉沉的雷电芽衣转进厨房。

    等以后就把老爹带回圣芙蕾雅学园,瞥见老身边的人,大姨妈预计会很高兴吧。

    谙练地做着土司披萨,琪亚娜心情兴奋地哼着乱糟糟的小调。

    如果从未见过的妈妈能活过来就更好了,惋惜孔真已经和大姨妈说过没方法……让老爸找个春好似也没问题?

    “真是漂亮的海……”

    温暖宜人的阳光,清静无波的海面,普普通通的画面,但当投入某些情绪去注视的时候,那深邃的大海带着无与伦比的迷惑力,紧紧抓着人投去的目光……

    世界历来如此,只将景物与运气,映射于人眼眸。

    “就像希尔的眼睛样。”

    留着两个小钻头发型的布洛妮娅站在海岸上,手里抱着只吼姆玩偶,她用银灰色的眼珠注视着清静的海水,但海水并不清静,边沿不断来回升降,时而淹没她的鞋子,时而退后留下沙地上的印记。

    无法观测,无法理解,无法涉及,身处个世界却活在两个地方,这便是自己和希尔。

    “唔……布洛妮娅有些等不足了啊。”

    布洛妮娅手抱着吼姆玩偶,另只手轻轻放在心口处,曾经那场试验带来的沉重后遗症,早已被修复了,无论是腿部被崩坏能腐蚀的损伤,或是大脑情感的损伤,虽然已经习惯了面无表情,依靠芯片计较信息的方法,但心中跳动的东西,她并不排挤,反而有些享受这种觉得。

    芯片与明智在汇报自己,等,等,有些事情要逐步来,不会急于时。

    情绪却在汇报自己,快点动作起来啊,喜悦,就能见到连续在落寞中等着自己的人,就可以见到希尔,还带着些许遗憾与烦躁的情绪。

    为什么不来呢?这是布洛妮娅最留心的事情,对布洛妮娅来说是最紧张的事情……

    炸弹什么的伤不了他,果然应该经历别的方法表白自己的不满吗?例如把芥末辣椒醋塞进个地雷里之类的……

    发着呆,光阴在滴滴答答地流逝,直到她等的东西终于到来。

    “布洛妮娅,最近这段光阴你在做什么?”

    柔顺中略带严肃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布洛妮娅抱着吼姆玩偶转过身,背对大海,面朝惟有个人的海岸:“可可利亚妈妈,很久不见。”

    “很久不见,布洛妮娅。”

    可可利亚皱着眉头,看着连续断了接洽又突然给自己发了动静的布洛妮娅,尤其是以前那条动静:“你要脱离逆熵是什么用途?有进入圣芙蕾雅学园以后,你就很少接洽我了吧?”

    “可可利亚妈妈,你还记得这里吗?”布洛妮娅没有回复,只是面无表情地问,“这个地方……”

    “你还在想希尔吗?”

    可可利亚抱动手,她当然晓得这里是什么地方,几年提升行崩坏强人体试验的时候,希尔在人体试验中被外来方法激活了圣痕,然后转导致了量子态的存在方法。

    她看着自己觉得有些认不出来的布洛妮娅:“希尔进入了量子态,现有手艺是没方法将希尔带出来的,布洛妮娅你不必发急,总归有天咱们能相出方法……但在此以前,你回答下以前的传讯是什么用途比较好吧?“

    “可可利亚妈妈,不要试图传令搅扰布洛妮娅的神经中枢了。”布洛妮娅银灰色的眼眸中掠过些许数据流,她面无表情地说,“崩坏,交给咱们办理,可可利亚妈妈,你退休吧。”

    可可利亚眯起眼珠:“你要倒戈我?”

    “无论可可利亚妈妈你毕竟是为了什么目的或是什么长处,布洛妮娅总归是由于可可利亚妈妈遇到的希尔,在孤儿院的时候,碰见希尔,那是我觉得很康乐的时间……但切都回不去了,可可利亚妈妈,崩坏交给咱们办理,你不必在费心这方面的事情了。”

    “看来你果然是长大了啊,居然干脆肃清了控制法式。”可可利亚皱着眉头,随后眉头微微松开,“布洛妮娅,我最后再问你次,你真的有望倒戈我吗?”

    “语言与意志是疲乏的,唯有以力陪衬。”

    折射着阳光的白色外壳,犹如玩偶却配以巨大的体型,带着沉重的气焰,左臂的骑枪缓缓滚动着,右臂镶嵌巨大盾牌的手臂拦在布洛妮娅眼前,两只电子眼亮起红光,好像手持剑,手持盾,守护着公主的骑士。

    布洛妮娅漂浮起来,落入重装小兔怀中,她怀里抱着吼姆玩偶,犹如个无邪烂漫的小女孩,但却以明智而清晰的话语述说着淡漠的内容:“可可利亚妈妈,把你带来的东西切展示出来吧……重装小兔会击败全部东西,证实布洛妮娅的意志。”

    解不开的恩仇情仇,道不明的是非对错,理不清的大义私情……

    唯有坚持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并做好负担结果的憬悟。

    “布洛妮娅,不会部下留情。”

    “那我也不会。”

    光芒在海岸上显露出来,尊尊有大量特别合金生产的机甲从光芒之中闪现,那是需要花消大量资源和手艺,经历崩坏能转变性子能力生产出的合金,许多物资都难以承载崩坏能的功力。

    容易来说,很值钱,更别提此中少许型号比较高级的机甲了。

    大量机甲聚积在海岸上,后方是长途炮击与射击的御雷机甲,前方是组成铁壁的泰坦机甲,有个个犹如脸盆大小,可以放出电流并且可以举行自爆的蜘蛛机甲。

    有个……

    “切,便是这种小丫环吗?可可利亚卿未免太小题大做了吧?”

    穿戴身毫无品味可言的深蓝色大衣,深蓝色头发竖起犹如刺猬样大的青年:“戋戋个丫环电影,用得着这么多机甲,乃至还让我请自出马?”

    “虽然是个小丫环,但总觉得有少许很深的秘密。”可可利亚微微后退半步,表情有些严肃,即使由于爱因斯坦那些人倏地切离开,让她可以插手带出逆熵中近乎成武装势力,接到布洛妮娅通讯的时候,她毫不迟疑就把自己能动用的功力切带来了,“盟主,请务必把稳。”

    布洛妮娅主动距离的接洽,以前就无法再读取布洛妮娅数据库的结果,再加上适才布洛妮娅乃至主动销毁了后门法式的莫名功力……

    “哈!个小丫环电影而已!”

    青年……可能说瓦尔特的又个复制人,仍旧是最狂妄而嚣张的性格。

    “盟主……”

    “安心吧安心吧,会给你趁手的对象留条小命的。”青年打断可可利亚的话,“小丫环电影,劝你或是老老实实尊从比较好,要否则被打得血肉模糊……”

    “可可利亚妈妈,你的功力展示完了吗?”

    布洛妮娅的声音清静地传来,重装小兔面临着海岸上挨挨挤挤的机甲军团,好像伶仃无援,独对千军的战士,只差个冲锋进去再也不回归的结局。

    “小丫环!!”

    青年眉头跳动着,声音中带着冷意和被惹恼的杀气:“你也太傍若无人……”

    “那就该布洛妮娅展示功力了……”

    布洛妮娅只手抱着吼姆玩偶,另只手抬起来,对着海岸上挨挨挤挤的机甲,手掌缓缓捏紧:“重装小兔——次元展开——炮击绸缪。”

    “空间模块启动……”

    重装小兔发出了声音,在搭载了ai以后,它就像领有了灵魂,也可以机器而淡漠,但对布洛妮娅来说,是可以让她放心的声音。

    “开仗!”

    发觉到某种凶险,可可利亚应机立断地计划让长途机甲炮火轰击,但她刚刚吼出这个号令,便发觉到周切变得诡异起来,犹如大海倏地涨潮,让眼中的切蒙上了层歪曲的光影,视觉已经无法处理这种歪曲环境的映射,但可可利亚仍旧能思索,瞥见那些机甲的动作好像堕入了近乎窒碍的状态。

    包含她自己,身子清楚与大脑相传的指令之间发现了紧张的拦阻。

    咔咔咔咔咔咔——!

    阵金属冲突声中,重装小兔左臂和右臂的布局展开,重组,几乎是眨眼之间就导致了尽是黑暗炮管的重型炮台,本以为是骑士即将以当千演出英豪绝唱的末路史诗,歌唱勇气与捐躯的悲情脚本。

    然后骑士取出了加特林。

    爆炸,炮火,最绚烂的艺术,瞬息之间就将风和日丽的海岸带到了炮火轰鸣的当代化战场,重装小兔猖獗地发射着般般的攻打,启动着个个布洛妮娅搭载的武器模块,同时精准地锁定个个指标。

    只是轮的炮火,便干脆将机甲军团击溃了成,那些踏实巩固的金属带来的防备力,在重装小兔的火力眼前同纸张普通。

    大局限的空间监禁已经消失,但结果已经完全发扬出来了,在布洛妮娅争先脱手之下,机甲军团完全被打懵了,短短几秒以内就近乎完全丢失了有生功力……

    可可利亚妈妈,放弃吧,崩坏交给咱们来就好了,无论你带着什么样的想法,我都不有望你用任何原因去凶险任何人……就让我自以为是地让你到此为止吧。

    布洛妮娅目光微微动,看着道从炮火烟尘中冲来的身影,那就是以前笨伯琪亚娜和瓦尔特·杨提过的东西吗?用逆熵盟主的基因培养出来的复制人。

    “开什么玩笑!!”

    对方很愤怒地直冲而来,手掌中表现出个个崩坏能凝集的黑暗圆球。

    易怒易暴躁,狂妄而嚣张,好像没有明智普通……

    “扑灭。”

    重装小兔双臂动,炮管眨眼间再次举行了变化,转变了却构,变得细微。

    挨挨挤挤的紫色光芒从发射口迸射而出,突如其来的光芒将复制人淹没了,只在沙岸上留下个个边沿结晶化的孔洞。

    希尔,姐姐来接你了……

    可可利亚离开了,由杏·玛尔带着的回收队列将几乎完全报废的机甲队列有被打成筛子的号复制人瓦尔特(简称瓦特)的尸体带走,离开以前她颇为烦琐地看了眼面无表情的布洛妮娅,但是段光阴而已,对方的变化着实是大得可骇。

    功力不会办理全部问题,但许多问题都能用力量办理。

    接下来总算可以做正事儿了。

    布洛妮娅落在沙岸上,缓缓张开双手做出个拥抱的姿势,重装小兔漂浮在她身后,跟着她的动作张开双臂。

    新输入和安装的模块,必定有效吧……

    调查模块,开启。

    眼中的世界开始变化,不断朝着加倍细微的地步解析,清楚……

    眼眸所调查的阳光铺满的阳光海岸,突然之间变得狼藉起来,慎密的物资布局中,加倍细微处的空缺清晰可见,完整的画面,在眼眸中是零零星散的碎片,碎片不断崩解为加倍微细的碎片,彩美丽的世界逐渐变得单挑起来,跟着调查不断深入细致,最终……化为片看起来什么也不存在,纯白得透辟,透辟得淡漠的世界。

    什么也没有,触摸不到着实,惟有白得暗澹的寂寥。

    紫色头发披散在肩膀上,乖巧可爱的妹妹头下,是双蔚蓝色的眼珠,此中带着些许惊诧和些许喜悦,几乎是刹时便冲去了略显稚嫩的嘴脸上,与里头不符合合的孤寂凄凉。

    布洛妮娅看着面前纯白的世界,以及发现在纯白昼下中,穿戴身容易连衣裙,几年光阴完全没有变化的那个人,她轻轻动了动嘴角,平淡的眼珠中升沉着沉重的波澜。

    “我做到了,希尔……”

    “布洛妮娅姐姐!!”

    回应她的是声好像从开始就计划到现在的喊声,少女奔跑而来,重重撞入她的怀中,两人拥抱着,阔别许久,好像又从未分袂。

    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既然抱住了,那就要将切完成!

    不想让她继续呆在这个空无物的世界。

    不想让她再次觉得到落寞。

    希尔,我的妹妹……

    “重装小兔——观测收束。”

    布洛妮娅忍耐住激动的心情,抱住对方的双手落在她的双肩之上,然后微微踮起脚尖,轻轻吻在了对方的双唇上,嘴唇相互触碰着……

    “希尔,我来找你了……”

    “布洛妮娅姐姐,回去吧,这里不是你该呆着的地方,你会死的……这个,是我从‘箱子’里找到的,我不在的时候,它会代替我守护着你,就像你连续守护着我样……”

    “希尔,希尔……唔……”

    “嘿嘿,这或是咱们个吻呢,商定好了,布洛妮娅姐姐,当你找到我的时候,再还给我吧。”

    现在,便是商定杀青之日。

    目光紧紧地注视着希尔蔚蓝色的眼眸,布洛妮娅眨了眨眼睛,觉得有些潮湿的印记从眼角落下。重装小兔张开的双臂合拢,将互相拥抱着的两人,无形的功力朝着希尔收束……不被观测到就不会存在,同个世界的两个世界,现在缔结起来相互之间的接洽。

    观测局限开始收束,集中在希尔身上,以无比精密的观测能力到达的纯白昼下逐渐歪曲,表现出块块色斑,色斑再由于观测的精度降落而变得精细。

    阳光海岸,布洛妮娅站在原地,好像历来没有离开过这里,惟有拥抱着的,比她略微高那麽点点的少女,证实这切并非虚妄。

    完这个商定的吻。

    布洛妮娅目光清静地看着面前的少女,脱离世界以后,对方身上的装束发生了的变化,紫色长袜包裹着苗条的双腿,身上穿戴犹如入席宴会的紫色礼装,但更为惹人醒目的,或是对方背地背着的那把,比少女身高还高的巨大镰刀,好像神话故事中死神收割灵魂的镰刃。

    “布洛妮娅姐姐……”少女用力眨了眨眼睛,用力儿将眼泪憋回去,面庞上逐渐表现出大大的微笑,但眼角却不断有泪珠滑落,看起来颇为风趣,“我回归啦!”

    “迎接回归,希尔。”

    ……

    ……

    圣芙蕾雅学园中,德丽莎等人等着逆熵人员到来,然后乘坐休伯利安号开拔,欧洲郊野某栋房子里,雷电芽衣和琪亚娜在厨房中忙在世,等孔真·卡斯兰娜买酒回归,刚刚找回希尔的布洛妮娅,与希尔点点说着自己所经历的事情……

    “偶尔个人或是挺不错的啊。”

    天际上,孔真揉揉脖子,半点不留心高低摆布面方传来的窥视感……这里已经距离定命总部不远了,不得不说定命的手艺远远胜过那些阔别崩坏的普通人社会很高的层次,此中大部分手艺皆来自于崩坏能这特别成分的扰动,也来自于上个文化印记的发现。

    定命的总部位于欧洲,但现实上是位于高空之上,虽然体型最巨大,但由于位置过高,反而很难被普通人调查到,更别说定命种种当先于文化的手艺了。

    同理,光明正大,不带半点掩蔽闯入定命总部监督局限内,还主动散发出气息的孔真,在监控中着实是最显眼,就犹如某个律者上门找茬来了,并且从监控画面上来看,对方散发出的崩坏能强度,已经超过了发现在西伯利亚的律者。

    办公室内,奥托清静地看着监控画面中漂浮在天际上,做着新鲜动作,好像是在发挥什么术数的青年,终于来了吗……但为什么不是卡莲?而是这个孔真?

    但他在做什么?为什么没过来?请愿吗?或是说那动作是寓意着什么征象展示的典礼?

    奥托揉了揉眉心,办公室大门翻开,个人影走了进入:“主教大人,该若哪里理入侵的律者?”

    “他可不是什么律者……但可以必定是绝非普通的物种。”奥托双手交叉,指互扣,“我挺猎奇他在做什么……把监督器投进点,看看能不会听到他的声音。”

    孔真看了眼个漂浮着的监督器所行无忌地凑近过来,他不为所动地继续举止身子:“节,扩胸运动,……”

    “……”奥托抬起双手撑着下巴,面无表情地说,“定命总部全部战力出动,定命机甲出动,指标入侵者。”

    “主教大人,是否需要号令别的支部调拨增援?”

    “不必了,如果不出问题的话,那没多少用途……”

    奥托微微眯起眼珠,就让我看看,你这个“变数”,究竟能达到什么地步吧,孔真。

    做完节播送体操,孔真缓缓出了口气,看着远处白云中表现出的艘艘飞舰,露出个微笑:“计划运动完成!”

    “已经凑近指标,锁定指标计划举行联合炮击,各单元留意,举行联合炮击……”

    艘飞船以内,表情严肃的女武神看着显示屏,正要发号布令先给不是律者也是差不离生物的东西来轮炮轰:“计划……嗯?!!”

    显示屏上锁定的指标突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整台风般的吼叫席卷着,让云层被掀起巨大的云浪,突然之间露出清撤碧蓝的天色。

    阵迟来的空爆声连缀不断在面方响起,经历艘艘战舰的外壳传入此中。。

    飞来的战舰抵抗着吼叫的音爆狂风,这些战舰问题不大,但面临的地势却很紧张……

    后方传来巨大的爆炸轰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