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小说网 > 穿越历史 > 厨娘当道:将军,请接招! > 第三十七章 香囊
    一麻癞子呵出一口浓痰,道:“言老板,没想到你不仅菜做的好吃,还是个骚娘们啊!”

    这句话引起了众人的哄笑,王语嫣更是笑的花枝乱颤。

    言芜双冷冷的勾起嘴角,最近真是过于太平了,她都忘了还有只蛀虫在暗中等着捉她把柄。

    “张铁牛,别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言芜双丝毫没有为自己辩解的意思,跟这群人解释,无异于是越描越黑。

    人群中有个独身几十年没人要的悍妇,年轻貌美的言芜双让她嫉妒不已,“你吃着碗里瞧着锅里,我一定要把这件事告诉战大将军,看你怎么被他扫地出门!”

    “诶诶诶,我听说一件事,”旁边的长舌老妇捅了捅悍妇,“这女人早就住进了征北大将军府!”

    “对对对,我也听说了!”

    “我邻居就是大将军府的小厮,我问过他,确有其事!都叫准夫人了呢!”

    “瞧瞧,多会收买人心!”

    “这么迫不及待的爬上床?是怕没人要吧?!”

    “这以后肚子里坏了种,谁知道是哪个野男人的?”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把污蔑别人当作一件痛快至极的事情。

    言芜双手臂高抬,一巴掌扇到悍妇的脸上,打的当场鸦雀无声。

    “总比你一辈子孤独到死没人要的好!”

    言芜双最会戳人伤疤,这种时候,你只能比无赖更无赖,不要试图和她讲道理。

    悍妇的眼眶里泪水打转,尖叫着要扑打上去,沈渐游赶紧挡在言芜双身前,却一句话也没说。

    言芜双这才反应过来,自从刚才王语嫣领了一大群人过来,沈渐游便安静了许多。

    “你害怕了吗?”

    她抬头看向沈渐游,今日的阳光有些刺眼,她有些看不到沈渐游的表情,除了那张紧抿的嘴角。

    “没有,我护你离开。”

    “那为什么不为自己辩解呢?”言芜双轻声问道。

    沈渐游似乎有些避讳的看向王语嫣,道“皇上大寿时她也在场,她见过我。”

    只这一句,言芜双便全明白了,原来是怕引火烧身啊。

    她能理解,却也有些突然。

    “你走吧,这里交给我。”

    王语嫣早就看到了沈渐游,却没有戳穿他的身份,想来还顾忌恩国公府,轻易不想招惹,可如果把她逼急了,难保她会不会把沈渐游的身份也供出来。

    沈渐游犹犹豫豫的模样,道“我不能走,我要留在这里和你一起面对!”

    “你不怕这件事被你父亲知道?偷溜出府?与我私会?还被人当场堵住,你父亲怕是会因为丢脸而狠狠惩罚你吧?”

    沈渐游梗着脖子,道:“我不怕,罚就罚,又不是没罚过!”

    只是他飘忽的眼神已经出卖了她不坚定的内心。

    王语嫣见二人聊得火热,完全没把他们放在眼里的样子,心中一时气愤,张口便道:“大家可知道言芜双私会的谁?他可是......”

    啪!

    “闭嘴!”

    一巴掌重重的落在王语嫣脸上,沈渐游急的脸红脖子粗,言芜双心中顿时了然,幸好没将自己托付给他,女人啊,还是钱最靠得住。

    “你居然敢打我!你……”

    王语嫣气恼过头,扬手上前便要打回去,小兰立刻拦住了她家主子发狂的身影。

    “小姐!他可是国公府的!”小兰低声说道。

    王语嫣这才猛的清醒,眼眶里泪水打转,只能忍气吞声。

    “这位公子不必朝我发怒动粗,假使今日你的身份暴露,也全怪言芜双不自重!”王语嫣道。

    言芜双冷笑,拨开沈渐游。

    “王语嫣,你还真是煞费苦心,今日就算我失策了,不过你以为这样能撼动什么?”言芜双深知,名声这种东西会影响很多,但也不是无计可施。

    王语嫣娇滴滴的捂着脸,好不可怜,道:“我哪里想撼动什么,只是你的行为实在令人不齿,今日我只是带大家伙来看看,这种心肠的女人能做出什么好菜,大家以后还敢去你的酒楼吃饭吗?”

    众人神态各异,可眼神里都带上质疑的光芒,不消说,这里一散场,满京城必定添油加醋传的沸沸扬扬。

    “好热闹啊!”

    一道沉稳的男声突然从人群后传来,众人自觉让出一条道路。

    战戈带着生人勿进的墨商,一步一步坚定的朝言芜双走来。

    “芜双,你和这么多人在这里做什么?”战戈装作全然不知,只是路过这里的样子。

    王语嫣激动不已,赶紧向战戈告状,“战大将军,你还不知道吧,你的准夫人私通男人!被我们当场抓住!”

    “私通?”

    战戈眼神似乎有些受伤的看向言芜双和沈渐游。

    “若她不喜欢我,我又有什么办法。”

    这句话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战戈又道惊人语,“芜双,若你需要我的成全便和我说,我这就让皇上退了我们的婚事,你不要逃避自己的心意,不管你怎么做,我都会理解你。”

    好一个痴情大将军,饶是言芜双也忍不住扯了扯嘴角。

    不做演员真是可惜了。

    不拿奥斯卡小金人真是对不起你这高超的演技!

    这一幕王语嫣怎么都没料想到,战戈明明是个武夫,怎么可能说出这么深情的话!

    “战大将军,你可想好了!言芜双今日之举可是在打你的脸!”

    战戈眼皮轻抬,动作好似王语嫣在他眼里不过羽毛一样轻,“这是我们的家事,我未娶她未嫁,你们又在这里高潮什么?”

    这句话说得让众人羞臊不已,谁也没想到战戈一大将军,用词竟然这么毒辣又......又毫无顾忌。

    言芜双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终于笑了。”

    战戈沐浴阳光,眼神也被染的温暖许多,“你笑起来最好看,以后不要为了不相干的人丧着脸。”

    语气温柔的简直要滴出水,沈渐游都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战戈像极了话本里的痴情将军!

    言芜双顺杆爬,立刻挽住战戈的手臂,装成祸国妖妃的模样,“将军,我有些不舒服,我们回去吧。”

    战戈的眼睛里简直温柔的要滴出水来,王语嫣气的牙痒痒,恨不得咬碎那口银牙。

    “走啦,人家脚好酸!”言芜双娇滴滴的语气听得让人骨头都酥了三分。

    二人挽着手,在羡煞旁人的目光中离开。

    沈渐游想拦,可刚抬起胳膊,却发现自己找不到任何理由,且再也没了资格。

    周围看热闹的人纷纷散去,王语嫣这次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征北大将军府,连日来的乌云似乎终于散去,让人得以喘息。

    二人一离开东湖便松开手臂,一路无言。

    战戈是在等言芜双先开口,这次他算是帮了言芜双一个大忙,这女人总归得有点良心吧。

    “今日之事,多谢你。”战戈刚坐下喝了口茶,言芜双便说出这句道谢的话。

    “只是一句谢谢啊?”战戈脸上好像很不满足的样子。

    他接着道,“刚才为了帮你解围,我豁出征北大将军的脸面不要,结果只得来一句谢谢?这种赔本的买卖我还从未做过!”

    不用他说,言芜双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又不是什么很亲近的人,别人帮了她,她怎么也得有点表示。

    战戈见她表情动摇,再接再厉道:“今天之后,我这大将军的名声必定会受影响,在军中的威名也会受动摇,唉,也罢,我自认倒霉。”

    他起身作势要离开。

    “我答应你!”

    言芜双忽然没头没脑的说出这么一句话,不过战戈却听懂了。

    “答应我什么?”战戈起了逗弄她的心思,装作不明白的样子。

    言芜双咬咬牙,恨不得咬死这头腹黑狼,明明全都明白,却还非要她说出来!

    “我答应和你成亲!”

    战戈满意的勾起嘴角,道:“这可是你自愿的,不是我逼你的,你可想好?”

    “废话真多!”言芜双裙摆飞扬转身离开。

    既然决意要嫁,那就要嫁的风风光光!

    成亲很快提上日程,言芜双原本以为会很忙,没想到战戈一人包办,并没有让她插手,言芜双乐得轻松。

    有这会儿时间,她不如去看看城外的灾民。

    皇上已经决定采取休养生息的政策,减少灾民赋税,给他们在城外安家落户,三年之后再迁回原来的籍地。

    只是在皇上开始动作之前,言芜双已经筹措好银两,准备大展身手了,皇上的圣旨迟早会来,可灾民却等不及。

    战戈派了一队得力士兵给她,负责帮忙给灾民搭建房屋。

    言芜双担心灾民养成好吃懒做的性格,在建设家园时,让灾民也最大限度的参与其中。

    言芜双有时间也会去帮忙,不过她并没有点破自己的身份,反而换上粗布麻衫,与他们一起劳动。

    她实在不愿意百姓把她当活菩萨一样供着,那些感恩戴德的话她听不惯。

    “大娘,您这是在干什么?”

    言芜双正在花田里栽种花苗,忽然看见旁边有个老大娘在绣荷包,旁边还有许多筐干花。

    老大娘停下针线,笑眯眯的看着言芜双,“做些花囊拿去卖呀,这些花囊在我们那边很受欢迎,也不知道京城的贵小姐们会不会喜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