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小说网 > 穿越历史 > 厨娘当道:将军,请接招! > 第七十五章 矛盾渐消
    旁边的二皇子水都喝不下去 ,这般正大光明的挑衅,除非他是瞎了:“郡主,不知贵府可否增加一副碗筷?”

    言芜双给十皇子整理衣服的手都顿住了,带着几分不敢相信问着二皇子。

    “殿下的意思,是要去将军府用膳吗?”

    “自然,久闻郡主厨艺优秀,这好不容易有机会尝一尝,本王怎么会放过呢?”

    二皇子的态度太过爽朗,就是言芜双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扫了一眼战戈,也就随意的应了。

    “当然不介意,不知道殿下喜欢吃什么,下午我好准备。”

    二皇子眉眼带上几分醉人的温柔:“只要是你做的,我都喜欢。”

    正当战戈脸色越发难看的时候,二皇子紧接着又补了一句话:“只不过是因为我不挑食,所以都可以,看战将军这般紧张的态度,似乎对我很是介意呀。”

    战戈脸色发黑,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几个字:“当然不介意,殿下想必看错了。”

    “那就好,为了不错过用膳的时间,本王就去将军府休息一会儿,想必,郡主也不会介意吧?”

    这笑的舒服的态度,言芜双心底真的介意,也不会说出来,犯不着在这种小事上把二皇子惹毛了,谁也不知道这个变态到底忌讳的是什么。

    “当然不,既然如此,殿下请吧,战戈,你把霖儿抱着。”

    这一对诡异的组合在沿路人惊讶的视线中,到了将军府,言芜双发誓,的的确确在管家的脸上看到了崩溃,但是管家心理素质的确强悍,瞬间就调整了过来。

    要不是言芜双一直看着,还以为刚才的不过是自己的错觉呢。

    “见过两位殿下,将军,夫人。”

    “无事,战叔,你让人给厨房备好食材,下午我要下厨。”言芜双吩咐之后,几人一起去了旁边的院子,这里都是客房。

    将已经熟睡的十皇子放在床上,言芜双正准备去给十皇子拖鞋,双双就在将军凌厉的视线中赶紧上前了:“夫人也去休息吧,下午还要下厨,这身裙子也不合适。”

    “也是,战戈,你将殿下送到旁边客房去,双双,你就在这里守着十皇子,我先回房了。”

    “是,夫人。”

    言芜双小睡了一会,就去厨房忙活了,让厨娘帮忙准备,总算是在晚膳之前将东西准备好了。

    今天天气极好,晚膳用的又比较早,此刻太阳还没有完全落下,整个天空,绚烂的难以用笔墨形容。

    于是决定将晚膳的地方放在了湖中亭,这个战戈特地给言芜双准备的地方。

    让人去叫其他人过去,言芜双就让小厮上菜了,她自己则是回房去换一身衣服,一身油烟味,免得失礼。

    战戈带着二皇子和十皇子从客房过去,刚好从长廊上可以看到两边花园的盛况,充满女儿家的甜美,一点都不符合将军府严谨的氛围。

    宫里御花园自然不可能是这样的,十皇子格外新奇的看着,圆滚滚的眼睛带着掩饰不住的喜悦。

    “战将军,你这是给姐姐准备的吗?好漂亮。”

    撇了一眼二皇子,战戈对难得识趣的十皇子语气温和了一些:“正是给芜双准备的,她喜欢凤凰宫的温馨,为了给她一个惊喜,我可是让人准备了很久。”

    “战将军可真是有心,只是这府中风格难免冲突太大。”这话说的酸的,就是二皇子自己都觉得有些不恰当,但是心情掩饰不了,语气难免有些阴阳怪气。

    战戈轻轻一笑,仿佛是百炼钢化作绕指柔:“没办法,谁让芜双就喜欢这样的呢,让二皇子见笑了。”

    二皇子冷笑一声,脸上没有半点笑意,空气中仿佛带上了尴尬,十皇子年纪小,看不懂大人之间的纠葛,偶尔冲过来问战戈花园中的事务,也算是调节了气氛。

    等到了湖中亭时,小厮正在上菜,言芜双穿着一身白裙走了过来,纯白的颜色,没有半点其他颜色的装饰,言芜双却是硬生生的压制住了,简单的发髻,露出清丽的容颜,让人耳目一新。

    “快坐下吧,要是凉了,菜的口味难免差了,这么久了,你们也该饿了。”

    招呼着几人坐了下来,言芜双左边是战戈,右边则是十皇子,二皇子和她对面,脸色带着几分不悦,言芜双当做是没有看到,先给十皇子夹菜,安抚孩子的心。

    “你呢,不能光吃肉,还要尝点其他的,肉菜搭配,才算是最好的。”

    “殿下,您也赶紧用膳吧,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随便做了一些,如果不符合你的胃口,还请见谅。”

    二皇子先是夹了一块红烧肉,在战戈阴沉的视线下满足的吃下:“嗯,不错,肥而不腻,比起宫里王御厨所做的,口感更好。”

    “殿下说笑了,王御厨的厨艺想必已经登峰造极,我的还需要历练。战戈,你也赶紧吃吧。”

    在诡异的氛围内,进行了这顿晚膳,等到送走了两位皇子,言芜双这才轻松下来。

    是夜,沐浴之后,言芜双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里面走了出来,一身白色里衣的战戈正在灯下看书。

    “你洗过了?”

    放下手中的书,战戈看向面前的灯下美人:“嗯,刚在隔壁洗过了。”

    “这么晚了,你不睡还在看书?”将湿了的毛巾换了一条,言芜双继续擦着头发,没有吹风机,果然是麻烦,只能这样擦到差不多干。

    战戈沉默了一会,起身坐在了言芜双对面,在言芜双清澈的眼眸的注视下有些忐忑的说道。

    “对不起,之前的事情是我不对,我给你道歉。”

    “你如果要说,我和二皇子曾经的事情,那还真是对不起,我病过一场,很多事情都忘了,所以,我也不知道以前到底是什么事情。”

    将手中的毛巾放下,言芜双心情也变得低落下来,叹了口气,看着战戈的容颜,心里突然生出一种难以言说的情绪。

    “战戈,我说的话,你可能认为是狡辩,但是这的确是真的。我们既然成婚,圣上在,我们就不可能和离。”

    不知为何,说到这里,言芜双觉得周身有点冷,但是还是继续说了下去:“如果你有这个想法,要么,等到新帝上位,要么,先纳为妾室,以后再扶正,都可以。”

    言芜双低着头,看着自己纤细的双手,也就错过了战戈瞬间阴沉下来的表情,及搭在腿上攥紧的拳头。

    “不行。”

    突如其来斩钉截铁的两个字,让言芜双惊讶的看了过去,映入眼帘的战戈面上带着的情绪让她顿时紧张起来。

    这要是有了争执,她还真的不是战戈的对手。

    “那个,战戈,你先冷静,有什么事情都好商量,我也就是先说说而已。别激动,别激动。”

    言芜双赶紧伸出双手,轻轻顺着战戈的背,让他的心情缓缓。

    平静了一会儿,战戈拉着言芜双的手,将她拉到面前坐下,确保言芜双就在自己视线中,这才送来了她的手。

    “芜双,之前的事情,过去也就过去了,这几天是我混账,一直想着那些莫须有的事情。”

    被战戈突如其来的道歉惊住,言芜双只觉得这套路不太对呀,按道理,难道不应该是战戈愤怒之下,对她做出这样那样的事情吗?

    不过,这种神转折也可以,战戈果然是做将军的,没有让情绪控制自己的行为,这是好事。

    “我也没怪你,主要是我们结婚也就这么几个月,有不理解的地方很正常,只是下次若是遇到了,还是要好好说话。”

    做将军的娶媳妇都很不容易,言芜双嫁给战戈,其实也挺好的,虽然没有浓厚的感情基础,但是这是可以培养的。

    若是这样下去,没有战戈的白月光或者心中血出现,言芜双觉得,一辈子也是可以的。

    不想再说之前的事情,言芜双换了一个话题:“最近京城中看着平静,我怎么觉得有问题?你最近一直在巡防营呆着,是不是也和这件事情有关系?”

    说起政事,战戈就平静多了,眉眼也带了郑重,虽说女子妇人之仁,见识少事情多,但是战戈确实不这么认为的。

    “对,圣上也觉查到了,估计太子的那件事情就是引子,这京城平静了这么久,终于是开始涌动了,我估计时间也错不了多少,你最近一定要注意安全,减少出行。”

    “这么严重?”言芜双惊讶的看向战戈,圣上正直壮年,按道理,在皇位上二十年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怎么突然间……

    战戈严肃的点点头,反问向言芜双:“你不觉得,二皇子如今,太过高调了吗?”

    “有倒是有,其他皇子似乎没有什么太过的行为,圣上将太子的诸事交给了二皇子,其实也能够说明问题……”

    言芜双琢磨着最近发生的事情,眉眼沉着,散发着与平时截然不同的美丽,战戈虽心中有事,但是现在还没有发生,再多的担心却是无用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