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来自民国的楚先生 > 第1章 守陵人
    在我们老村,流传着一个邪门的诅咒。

    每隔个三五年的七月半就有人要死去,五十年来没有人能逃得掉这个诅咒。

    久而久之,村里流传下来一个习俗,每年七月半将村民聚集在一起,举行祭祀仪式,希望可以让死去的冤魂得以安息。

    仪式一共举行三天,村里的阳冥司作法开坛,可却依旧无法阻止。

    村民们十分害怕,八七年的时候,村子大迁徙搬离了老村,渴望逃离这个诅咒。

    老村便只剩下了我和奶奶相依为命,住在破旧的宗祠大院里。

    宅子后方依傍着老林子被开发成了园陵,我和奶奶便成了这里的守陵人。

    因守陵人的身份,很多家长不愿村里的小孩在学校和我玩儿,说怕染了邪煞。

    小时候,我并不懂他们所说的邪煞指的是什么,后来逐渐长大,才发现我与他们确实有些不一样。

    那种阴森之气,只有长时间与死人处在一起,才会有的,活人身上不带这种死气。

    初中毕业那年,我十四岁,因家里贫寒,奶奶也无能力再供我上学。

    奶奶做了一辈子的守陵人,现在她老了,我便替了她这份差事。

    守陵人的工资微薄,刚好够我和奶奶的日常开销。

    十四岁的女孩子,做这份差事让所有人不能理解。

    他们问我会不会害怕,会不会遇到什么脏东西?

    甚至还有好心人想带我去大城市的工厂打工,说我年纪轻轻就干这个活,浪费生命。

    我只是笑笑,沉默的走开了。

    人对于自己熟悉的环境,并不会感到害怕。自我懂事起,就在这片园陵里玩耍,陪着这些长眠的死人慢慢长大。

    至于脏东西,确切的说我并没有正面遇到过。

    只是一天午睡过了头,听到奶奶在外头叫我吃饭,我想应她,可发现身体根本动弹不得。

    十分焦急之下,我拼命的挣扎想要起来,但身体动弹不得。

    正无计可施时,突然听到了由远而近的脚步声,缓缓朝房间走了过来。

    心中惊喜,以为是奶奶叫我半天没有动静,所以来房间叫我。

    我睡觉有一个习惯,会将门严实关上,才有安全感。

    我能看得到周围的东西,能听到周围的声音,唯有身体动不了。

    迷糊间,看到一个人影推开门走了进来。

    却是一个穿着大红色旗袍的女人,很瘦很高挑,留着一头过膝的长黑发,我无法看清她的脸,模糊一片。

    她就这样站在床头盯了我许久……

    直到她突然伸出惨白的手轻轻落在了我的脖子上,以为她是想掐我,却不想那只手顺着我的胸口滑下。

    随后我喘了口气,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满头冷汗,朝四周看了看,空荡荡的房间只有自己的喘息声。

    然而,门是开的……

    头外灌进一股冷风,吹得我打了个冷颤,赶紧穿了鞋跑出了房间。

    此时,奶奶已经将饭菜摆上了桌。

    我下意识问了句:“奶奶,你刚才是不是进我房间了?”

    奶奶讶然:“没有啊,我叫你吃饭,叫了好几声,你都没应我。”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鬼压床,他们说这是梦魇,所看到的听到的并不是真的。

    但我觉得,我所梦到的那些,并非全是梦魇,比如,那一扇打开的门……

    我不知道她是谁,为什么要来找我,也没看清楚她长什么样子?

    可就是觉得,我与她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连系,哪怕时光久远,也无法切断的纠缠。

    她没再入梦,时间长了,我便把她忘了一干二净。

    白天园陵有亲属扫墓,我带带路,帮他们清理一下杂草,他们会给点小费。

    到了下午四点之后,几乎就不会再有什么人来了。

    我会找个地儿,合下眼睛,悠闲的看看蓝天,听听风声,然后不知不觉的睡过去。

    “丫头,丫头,你醒醒。”

    迷糊中我听到一个老阿婆叫我,揉了揉眼皮子醒了过来。

    站在我面前的老人家,穿得十分破旧,都是文革时穿的旧衣裳,还打了补丁。

    拄着简陋的拐杖,额头上包着一块青色的旧巾子。

    “阿婆,你有事吗?”我问她。

    阿婆苦恼的长叹了口气:“丫头,帮帮阿婆,我家屋顶长了一颗树,树根都扎进了我的骨头缝里,可疼了,你能不能替阿婆把那颗树给拔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