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来自民国的楚先生 > 第5章 中邪
    天灰蒙蒙亮,隐约听到奶奶在叫我的声音,很是急切。

    挣扎着张开了眼,我发现自己躺在小道一旁的草丛里,头十分的沉。

    “丫头!灵笙丫头!”

    “奶奶……”

    我摇晃着身子站了起来,往前走去,远远的瞧见奶奶拄着拐杖蹒跚着脚步朝我这边走了过来。

    怕她摔着,我加快了步子,上前扶过了她。

    “奶奶,你怎么来了?”

    奶奶紧张的检查了下我周身,见我安然无恙,这才舒了口气。

    拉着我一脸凝重道:“丫头,出事儿了!今儿个早上,发现小溪水下流躺了几具尸体,只有一个人活着,但是疯疯颠颠的了。”

    我下意识便想到了那几个盗墓贼:“快,奶奶……快带我去瞧瞧!”

    “诶!”

    待我和奶奶赶到的时候,周围已经被村民堵得水泄不通了。

    我强行挤进了人群里,当看到溪水躺着的尸体时,吓得踉跄了两步,确定了这几个死者是昨天傍晚的盗墓贼。

    他们眼珠突出,瞳孔涣散,十指竟然九十度向后曲起。

    身上并没有任何血迹,但死前表情极为凄惨,将脸部恐怖的曲张拉开到极至,让人不由得背脊发寒。

    “他来了!他来了!啊——!”

    突然一道歇斯底里的惨叫刺穿我的耳膜,大伙儿如同惊弓之鸟往溪水上流看去。

    原本缩在石头后的人跳了起来,我定睛一看,竟然是大黄牙!

    “哈哈哈哈……你们都得死,都得应诅咒死!一个都别想逃!呵呵呵呵……”

    谁也没敢上前,村干部带着几个壮汉,手里拿了麻绳,想着到了万不得己就把他给绑起来。

    冷笑罢,大黄牙抱着头痛苦的哀嚎起来,瞪大着眼睛布满了血丝,定定的盯着我,缓缓抬起了右手食指,指向了我。

    “她是魔鬼!她是罪恶的根源!!要杀了她,要杀,要杀……”

    我头皮一阵发麻,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没一会儿,大黄牙浑身一阵巨烈的抽搐,双眼翻白竟不见一点黑瞳,双眼流出两道血水,他的嘴张到了极至,双手掐着自己的喉管,似乎极为痛苦。

    没一会儿,就倒地不动了,喉咙里传来‘咕噜咕噜’的翻搅声,一条全身火红的怪蛇从他嘴里钻出,快速游进了溪水。

    尖叫此起彼伏,我抱着头不敢再看他死前的惨状,眼泪无意识的流了一脸。

    随后村民们看我的眼神,带着怪异,仿佛本该属于黑暗的东西,突然一下子被粗暴的拉到了阳光底下,无所遁形。

    奶奶将我严实护到身后,怒斥了声:“一个疯子的话,你们也能信?!”

    后来警察来了,盘问了我一些事情,我不知该如何回答,楚少爷曾经帮过我,如果让大家都知道了墓穴的事情,只怕今后都不得安宁。

    我只是摇着头说不知道,见实在问不出什么来,警察也就作罢。

    回去之后,我高烧不退,迷迷糊糊的在床上躺了好几天。

    清醒来后,捂了一身的汗水,喉咙很干涩,试图动了动身子,只觉手掌心沉甸甸的。

    转头一看,顿觉浑身一凉,鸡皮疙瘩全冒了出来。

    那枚鸡蛋大的翡翠石,当给大黄牙的,不知什么时候,回到了我的手里。

    我抱着自己,无助的环伺着四周,总觉得好像在黑暗中,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

    突然听到外头传来一阵脚步声,我如惊弓之鸟,颤抖了下身子,只见奶奶蹒跚着步子走了进来,这才放松。

    她拿了些吃的,探了下我的额头,叹道:“总算是退烧了,喝点粥。”

    “奶奶……”我难受的喝了口粥,眼睛涩涩的,艰难的问她:“村民们有没有为难你?”

    奶奶冷哼了声:“我几十岁的人了,生在这村,死在这村,他们还能怎么造次?”

    喝完粥,奶奶拿着碗就出去了,什么也没问我。

    病养得差不多,我想下床走动走动,听到了院子里头,奶奶和人家争执不下的声音。

    “张家奶奶,不是咱们有意要为难,再过五天就七月半了,还得有人要死。你应该替村民着想啊!”

    “你给我滚!只要有我在,你们就别想动我家灵笙!说我孙女是邪物,我看你们才一个个中了邪!一个疯子的话,值得你们信吗?!”

    “这信不信是一回事儿,哪怕只有一半的希望,我们都想偿试。别看这人疯了,可他为什么说这种疯话?还专门针对你家灵笙呢?”

    “我不跟你说,你们再不走,我老婆子就拿拐杖抽你们了!”

    ……

    奶奶不跟我说这些,我也假装不知道,免得提起来闹心。

    病好了以后,还如往常般去了园陵,因为快七月半了,很多亡者的亲人前来拜祭,忙碌起来。

    这两天都忙到傍晚才清静,我倚着园陵前的大石碑,看着夕阳将半边天染成橘红,洒下光影斑驳。

    眯了下眼,醒来时发现跟前站了两男人。

    这两个人一看便知是外地的,衣着不凡。那种由内而外的尊贵气质,到底与我们天壤之别。

    其中一个男的留着长发,我一直觉得男人留长发,不伦不类的。

    可眼前这男人,发质很好,穿着宽松的米白色棉麻裳,腰间坠着一个小巧的铃铛。

    晚间的风拂过,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衣袂与长发扬起,谪仙般的风姿让天地间尽失了颜色。

    拂去君身三重雪,天下谁人配白衣?大概便是这般美好的景象吧。

    另一个男人,大约三十岁左右,并没这么惹眼,简单的白衬杉休闲西裤,浓密的黑发往脑后梳着。

    五官刚毅明朗,像是老电影里走出来的男主角,那种底蕴早已沉淀在他的骨子里。

    长发男人走开了,里手拿着罗盘,在四周看了看。

    而他,正盯着我,就这样盯着,仿佛认识,却一句话也没说。

    “你,你们是做什么的?”难道又是盗墓贼吗?可是他们看着又不像。

    男人笑了笑,似乎一眼看穿了我的心思,说:“我们不是盗墓的。”

    听到答案,我暗暗舒了口气,可又听到他话锋一转:“不过,我们确实是为了一处灵墓而来。你知道在哪儿么?”

    “不,不知道。”我心虚的收回了视线,还说不是盗墓贼!

    男人轻叹了口气:“你不说也没关系,我们会找到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