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来自民国的楚先生 > 第33章 虐情
    “啊??”

    怪不得白忆情会这么激动,他们越吵越凶,女孩突然激动的吼了句:“你们男的没一个好东西,席锋是因为报应死了,我看下一个就轮到你!”

    “嘿,你一小姑娘嘴怎么这么毒?咒我娶不到媳妇儿不说,还要咒我去死?”

    ……

    “别吵了!!”我拉过了那女孩,疑惑的问:“你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女孩狠狠冲白忆情翻了个白眼。

    “你说席锋是因为报应?”

    女孩冷哼了声,将我的手甩开,愤愤道:“怎么就不是因为报应?不要因为你们是席锋的朋友,就半句不好的话也听不得!事实就是事实,还不让人说啦?”

    “我去!谁告诉你那姓席的是咱们朋友?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

    白忆情吼了声,女孩怔愣住,才反应过来:“你们不是席锋的朋友吗?”

    我抿唇,看了白忆情一眼,摇了摇头:“不是,只是因为有一些事情,过来看看。你……你也认识席锋?”

    “我才不认识他,我只是替小姪姐姐抱不平!”

    这会子,白忆情也安静了下来,女孩又说:“他们的事情,在这个世上没有第二个人比我更了解了……”

    女孩仔细讲起了那些过往,安姪与乔沁沁从小就认识,他们的父亲也是发小,后来一起做生意,乔父的生意越做越大,买了新别墅离开了贫民区。

    安父心里有些不平衡,再加上乔父经常刺激他,安父开始赌博酗酒,本来日子还算过得去,之后家底就全败光了。

    而安姪与乔沁沁的友谊也不再像小时候那样,单纯友好。安姪有些自卑,乔沁沁与她父亲性子一样,好强又不懂得收敛,经常当着所有人的面,弄得安姪下不了台。

    安姪没什么朋友,虽然有时候心里很不痛快,但是一直把乔沁沁当成自己最好的朋友。

    安母一直觉得乔家的人自私而且不顾旧情,就不让安姪再与乔沁沁往来,安姪不听,安母就无端的打骂安姪。

    因为长辈有生意上的往来,所以乔沁沁认识了席锋,乔沁沁很喜欢席锋,把席锋当成了炫耀的资本。

    身边的朋友听烦了,乔沁沁就和安姪说,席锋有多优秀,有多帅气,有多上进,还说他们两家长辈有意要凑合他们在一起。

    安姪说了很多祝福的话,但心里同时又产生了嫉妒还有寂寞。

    乔沁沁的张扬任性还有那一份大胆与洒脱,是安姪一直可望而不可及的,为了维护这段友谊,她在她的身边小心翼翼,像个仆人。

    直到有一天,乔沁沁将席锋带到了安姪的面前,确实如乔沁沁所说的,席锋优秀而帅气,她明知道不可以,却悄悄种下了爱慕的种子。

    乔沁沁十七岁的生日,邀请了席锋与安姪,还有许多和她关系很好的朋友。

    安姪一直对乔沁沁很包容,以至于乔沁沁以自我为中心,从来不顾及安姪的心情,并在她十七岁的生日晚宴上,羞辱了安姪。

    席锋当时出面帮安姪解了围,才阻止了一场闹剧的发生,可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安姪与席锋的关系变得十分微妙。

    乔沁沁看出了安姪那份心思,便恨在了心上,觉得安姪太自不量力,要让她意识到自己卑贱,配不上席锋。

    可乔沁沁越是这样,席锋对她越是反感,和安姪也走得越是亲近起来。

    安姪十七岁生日那天,父亲酗酒打她和母亲,她逃了出来去见了席锋。

    是席锋陪她一起过的生日,并送她一只戒指。虽然席锋没有直接说喜欢,但安姪觉得席锋是喜欢她的。

    直到安姪鼓起了勇气,决定向席锋表白爱慕,席锋却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般,恶劣的将安姪写给他的情书,当着所有人的面念出来,狠狠羞辱了她,并拒绝了她。

    从此,安姪成了所有人的笑柄,她甚至有过轻生的念头。

    只有席锋唯一留给她的戒指,证明曾经的一切,并不是她一个人丧心病狂的痴妄。

    后来乔沁沁将戒指抢走了,告诉了她真相,席锋从一开始就没有喜欢过她,因为得知她自不量力的喜欢自己,席锋才决定好好的给她颜色瞧瞧。

    这才与乔沁沁联手,戏弄了她一番。

    高考的前一天晚上,安姪失踪了,没有人见过她,也再没有回来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