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来自民国的楚先生 > 第37章 回首不见
    次日吃早饭的时候,我只觉得无比的尴尬,埋着头也不敢看沈先生一眼。

    想到昨天和奶奶的话全被他们给听了去,我连撞墙的心都有了。

    冬天的小村子银妆素裹,楚南棠回来之后就去了灵墓,根本就没有机会回来找我说话。

    奶奶与沈先生他们围着火堆烤火,似乎有聊不完的话题。

    我呆得有些无聊,独自一人去了院子里堆雪人,许久没有堆雪人玩了,小时候和小虎子他们一道儿,经常打雪杖堆雪人。

    这几天雪太大了,村里的小路都被雪给掩盖。只能等融化了些,才能出门去找小虎子他们。

    “手都冻红了,还是快进屋吧。”

    不知何时,沈先生走到了我的身后,我转身冲他笑了笑:“沈先生。”

    “灵笙,你是在意……我的年纪?”沈先生突然提了句。

    我窘迫的盯着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没,没有的事啊!”不管心里怎么想,绝对不能说实话:“沈先生看上去挺年轻的。”

    沈先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嗯,奶奶也说过同样的话。”

    “呃……”我暗自吸了口气:“那个,对不起沈先生,我就随口一说的,你不要放心上。”

    沈先生终于笑了,揉了揉我的头发:“是我该道歉,不该偷听你和奶奶说悄悄话。”

    我咬了咬唇,一脸无奈:“我们算是扯平了嘛,能不能别再提这件事情了,太让人难为情。”

    “哈哈哈哈……好,再也不提了。”

    见他如此爽朗明了的态度,我也不能小心眼的放在心底,于是这件事情就翻篇过去了。

    楚南棠三天没出现了,我不能上山,但他应该能下山的呀!他为什么不来找我呢?

    外头北风呼呼的吹着,我看了眼熟睡的奶奶。心里像是有只猫爪子找着痒痒,我想见他!很想很想见他!

    悄悄摸下床,找到了手电筒,我想着不管山上的雪有多深,试试能不能爬上山去。

    这明明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但此时心底只剩下想见楚南棠的心思。

    谁知。门才刚推开,身后传来一道严厉的声音:“灵笙,这么晚了,你去哪儿?”

    “沈,沈先生。”我将手电筒藏到了身后,咽了咽口水:“我,我睡不着,想出去走走。”

    沈秋水暗自叹了口气,走上前道:“外边雪太深了,天又这么晚,你去哪儿走?出了事情怎么办?”

    说着他将手里的大衣给我裹在身上,大衣有淡淡的香水味儿,闻着让人觉得舒服。

    “睡不着,过来聊聊天?”沈先生拿过铁钳,拨动了一下还未灭的炭火,他又添了好些炭,火盆一下子暖了起来。

    我紧了紧裹着的大衣走了过去,在他身边坐下。

    昏暗的灯光下,那盆碳火明灭不定的照映着沈秋水英俊的脸庞,第一次觉得,原来他长得也是这样好看的一个人。

    原来我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认认真真的看过他么?

    可能以前太过自卑了,不太敢多看他一眼。

    他忽然抬头,迎上了我的视线。对我很温柔的笑了:“我脸上有东西?不然你怎么这样盯着我看?”

    我慌忙垂下了头,也觉得这样盯着一个人看着实太失礼了。

    一阵沉默之后,他突然握过了我的手,我挣扎了两下,没有挣开,只是一脸不知所措的看着他。

    “沈先生?”

    “灵笙。你相不相信人有前世今生?”

    以前不相信,但是遇到这么多奇怪的事物之后,不得不相信了。

    “嗯,相信的。”

    沈秋手一脸严肃凑上前道:“你想不想知道,我和你的前世今生?”

    我的心脏漏掉了一拍,下意识的甩开了他的手:“沈先生。你……你在胡说什么?”

    “你现在不能接受我,也没有关系,我可以等。”他很是伤感的收回视线:“灵笙,不管多久,我都会等你。等你长大,等你懂事。等你……重新再爱上我的那一天。”

    “沈,沈先生,你今天很奇怪,突然说这么多……奇怪的话。”

    他无奈一笑:“很奇怪么?或许吧,我本来以为自己够冷静,够沉着了,毕竟过了这么多年……要是这些话让你觉得很不舒服,你就把它忘了,嗯?”

    后来,去找楚南棠的想法生生给打消了,我们在村子里一直呆到了春雪融化,万物苏醒。

    我以找小虎子为借口,离开了家,直奔向陵墓。

    山上的路又湿又滑的,摔了好几跤,手掌心都擦破了皮,才来到了陵墓前。

    “南棠!楚南棠!!”

    小石门应声打开,我一头钻进了墓穴里,以前还有一丝害怕,但是现在却一点儿也不害怕了。

    可能是与楚南棠熟悉之后,少了许多的顾忌。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一旦选择相信一个人时,就会放松很多警惕,变得不知分寸,最后失去自我。

    我在小石室里等了一会儿,以前觉得这里的青瓷很美,现下终于能有机会再仔细瞧瞧。

    突然有人从身后蒙住了我的双眼,我高兴的转过了身去,不顾一切的抱住了眼前这人。

    “南棠!”

    “嗯。”他只是轻应了声。

    “南棠,南棠。南棠……”我一遍遍低呐着他的名字,唯有这样,似乎才能表达我对他的想念与喜爱之情。

    他低低的笑了声,很是悦耳:“你今天是怎么了?”

    “我很想你!”我有些不服气的说:“本来想早早的来找你,可是山上雪太深了,我上不来,你看到我不高兴么?”

    “呃……”他的眸光闪了闪,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说:“我回来后,一直在沉睡中。”

    我心里有些淡淡的失落,也说不上来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就是很糟糕。让人心情很不愉悦。

    那时候,我隐隐意识到,或许,他没有像我喜欢他这样,喜欢着我。

    “我只是过来看看你,再过两天可能就要离开了。我先回去了……”

    原来的热情。像是被一盆冷水从头上浇下来,清醒了许多。也许我这样突然来找他,打扰到了他休息,确实会有些不太受欢迎。

    “等等!”他猛然拉过我的手,注意到我心的擦伤,这才有了丝动容,问:“你怎么受伤了?”

    “没什么,我经常这样,只是一点点擦伤。”

    “将伤口洗一下。”他牵着我的手往陵墓里面走去。

    没走多久,我听到了流水的声音,楚南棠带我又穿过了对面的一道拱门,只见有一道很长很长石板楼梯,盘旋而下。

    他牵着我小心翼翼的沿着楼梯走下去,眼前的世界霍然开朗,这里是一处险峻的峡谷,这种地方,若不是挖地道,根本无人能到达。

    抬头看去,两岸对峙的峡谷形成一线天。

    峡谷之下都是地下水在流动,可说是水源极为充沛。崖壁不断有清泠泠的山水倾泄而出,在崖壁上形成半透明的白瀑,十分壮观美丽。

    潭水清晰见底,很多漂亮的小石头,散发着彩色的光芒。竟然还有鱼在水里游来游去。

    蹲在潭边看了许久,好奇的撸起了袖子在边潭边捡了块石头上来,定睛一看,这哪里是什么石头?!这分明是价值连城的宝石!

    “南棠,这里好多宝石啊!”这样的宝石散布在潭水之中,简直让人目瞪口呆。

    这里到处布满了阵法还有符咒,我也不知这样的宝石放在水潭里起着什么作用,想了想又将宝石给放了回去。

    水潭的正中央修着一个亭子,亭子的走廊是一个阴阳八卦阵的形状。

    走向亭子的石板刚好被潭水没过,为免打湿了鞋子,楚南棠在我跟前蹲了下来:“上来,我背你过去。”

    “嗯!”他背着我走没水的石板来到了亭子里。

    按理说这里会比一般地儿清冷,可是我却并未感到冷意。

    亭子的正中间,是水最深的地方,不过因为水很清澈,所以往下看时,依旧能看清楚潭底的东西。

    我好奇的趴在亭子边缘往潭底下看,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光影的关系,暗流下似乎有流光在澎湃流动。

    然而手上的疼痛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我举起手看了看,一点伤痕都没有!

    “南棠,我的伤……好了?”

    他失笑:“这里灵气很充沛,能快速修复元气还有伤口。”

    我不由得疑惑问了句:“你就不怕平时有人走到这里偷走你的东西吗?”

    “至今除了你,没有活人能来到这里。”

    我猛的打了个冷颤,想到那些因盗墓而死状凄惨的人。回头看时,一路走来的楼梯,竟然消失不见了。

    楚南棠又道:“这里机关重重,像一座若大的迷宫,如果没有熟记地图,是不可能安然无恙的进来的。”

    我不由得感叹道:“看来我是幸运的。居然能看到这里的风景,真的很漂亮!”

    “有机会,我再带你到墓中别的地方看看,这里只是很小的一个角落。”

    抬头看那一线天,似乎光线阴沉了许多,我才想起出来也有些时候了,太久不见人奶奶他们会担心。

    “我得回去了。”

    “好,我送你下山吧。”

    下山的时候,竟然已经是傍晚时分,山路还是这么滑,如果不是楚南棠一路扶着我,估计又得摔跤。

    他轻叹了口气:“你手上的伤就是这么来的?”

    “呵呵……山路太滑了。”

    “你做什么急着上山来?反正过两日我也随你一道离开的。”

    听罢。我心中一阵欢喜,用力点了点头,离别来得太快,我与他在山脚下告别,他站在寒风里,目送着我离开。

    等我走了很远。再回头时,他的身影就不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