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来自民国的楚先生 > 第51章 深情告白
    楚南棠看着他摇了摇头,轻叹了口气:“我把灵笙交给你看着,可是一点也不省心呐。”

    白忆情脸一红:“祖师爷爷,我也就三脚猫的功夫,您教给灵笙的法术,都未必不比我好啊。”

    “从今开始,你就跟着我学吧。”

    白忆情惊喜的瞪大了眼睛,正准备行拜师之礼,楚南棠扶过他的手:“别拜,你也算是我无名道派的后生晚辈,我不收徒,但可以教你一些防身的法术。”

    “为什么不收徒啊?”

    “麻烦。”楚南棠无情的说了句:“以后我不在的时候,由你保护好灵笙。”

    白忆情用力的拍了下胸膛:“祖师爷爷放心吧,我一定拼了命的,也会保护好祖师奶奶的。”

    我狠拧了下白忆情的胳膊,脸上烧得厉害:“死小白,真想把你的嘴给缝起来!”

    白忆情疼得整张脸都扭曲了,连连求饶:“再也不敢了,祖师奶奶饶命啊!”

    楚南棠站在一旁,笑出声来:“别闹了,现下要紧的,便是将那些尸体找人处理了。”

    之后我们报了警。消防队员将那三十一具尸体给拉了上来,经过当年此地失踪人口核对调查,确认了身份之后,便一一通知了家属来认领。

    结果那些家属都联系不上了,大都过得不好,要不就已经重新组建了新的家庭,开始了新的生活,这三十一具尸体无人认领。

    当地政府组织了一下,将这三十一具尸体埋葬在这块空地上,建了墓碑。

    原来当年工厂熔炉爆炸,老板怕追究其责,谎报了死伤人数,给死者家属一大笔钱安抚后,将尸体藏在了废弃的下水道里,一藏便是整整七年。

    至于为何因为熔炉爆炸,说是修检员贪污,将维护费中饱私囊,导至熔炉长年失检失修,才发生了人为事故爆炸。

    工厂爆炸之后,老板也带着家属去了国外,再也没有回来。

    看着他们将这三十一具尸体安葬后,楚南棠替他们诵经超渡,本以为事情便已经安息。

    正准备离开时,已是傍晚,那收破烂的老大爷又出现了。在那儿烧着什么,嘴里呢呐低语的念着:“回来了,小诚回来了啊,好,好啊,让那些害死你的畜生都遭到报应。”

    只觉一阵阴风吹过,我猛的打了一个寒颤,总觉得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远处走来一个戴着墨镜穿着黄色薄长风衣的女人,身后还跟着一个像模像样的术士先生。

    看到我们,那漂亮的女人走上前问了一下情况:“请问,那边突然多出来的那些新坟是怎么回事?”

    白忆情挤开了我,一脸热情打量着眼前的美人说:“美女,话说你又是来做什么的?”

    “你不用管这么多。”

    “那你也不用问这么多。”白忆情冲她挤了挤眉,长叹了口气:“灵笙,咱们走吧。”

    “等等。”那美人叫住了我们:“我刚从美国那边回来,对这里不太熟悉,能不能带我去附近走走?”

    “你是在跟我说话吗?”白忆情调侃的问了句。

    我暗暗翻了个白眼,这白忆情真是个花心大萝卜!那美人放低了高冷的姿态:“当然是你,如果满意,会有报酬给你的。”

    白忆情并不缺钱。但他性子贱,立时表现时一脸很感兴趣的模样:“真的吗?那太好了!能不能顺便告诉我你的名字?”

    “我叫李玫,英文名……”

    “呵,中文名就行了,英文我不懂。我叫白忆情,你看着好像比我大,但是我也不介意你叫我一声‘情哥哥’。”

    楚南棠负手听着,突然笑了一声,我压低的声音问他:“你笑什么呀?”

    他说:“小白也就这点出息。”

    话音刚落,白忆情冲我们挥了挥手:“祖师爷爷,灵笙。你们先回去吧,我晚点会自个儿回来的。”

    李玫下意识回头朝我们这边看了过来,疑惑的问了句:“我只看到一个人……”

    “还有一个是鬼,你信不信?”

    “我看你这人,满口胡言乱语。”

    ……

    楚南棠走了两步突然顿住了步子,我抬头问他:“南棠,怎么了?”

    “看来事情还没有结束。”

    “怎么说?”

    “我刚才忽然感应到一阵强大的怨念从李玫身上传来。”

    我回头看了眼白忆情他们消失的方向:“小白会有危险?”

    “跟上去。”

    我们追了一段距离,发现那术士倒在地上,而白忆情与李玫已经不见了身影。

    楚南棠拿出一只纸鹤,对着那纸鹤吹了口气,那纸鹤飞拍着翅膀向前飞去,我们紧跟在纸鹤后面,辗转来到了一处十分偏僻的小山丘。

    只见白忆情正昏迷不醒的躺在地上,那女人埋着头露出青色獠牙,张口就去咬白忆情的脖子。

    楚南棠画出一道符来,将李玫击退了数步,此时李玫早已不是那时光鲜亮丽的模样。

    青白的皮肤青筋暴出,眼睛的颜色像是死去已久快腐烂的泛着白。

    她拧了拧耷拉着的头,将视线定格在我身上,楚南棠上前一步将我护到了身后。

    “灵笙,你先躲起来,等我收拾了她。”

    “咯咯咯……”李玫的声音竟是个陌生的男声,透着十足的狠戾:“臭法师!”

    这种情况我还是第一次遇到,与以往碰到的怨灵不一样。

    楚南棠连连画出几道符,将他困在了阵法中,一掌将附在这女人身上的怨灵给打了出来。

    看上去是一个很年轻的男人,额头正中央有一个圆形的血口子,像是枪口伤。

    然而躺在地上的那个女人,身体竟然快速在腐烂,看那模样,明明像是已死去多日的。

    尸体就躺在白忆情不远处,他幽幽的转醒了过来,睁开眼便看到眼前这腐尸,叫得倒抽了口气,连滚带爬的退后了数步之远。

    待看清楚眼前的情形时,打了一个冷颤藏到了我这边。

    “看你下次看见个漂亮女人还随便乱勾搭!”

    “还别说,下次真不敢了。”白忆情又打了一个冷颤:“这女的死了有些时候了啊。”

    “小白,这是怎么回事?”

    “这种叫借尸还魂,用了障眼法迷惑了所有人的眼睛,这鬼的法术不能小觑!”

    楚南棠正与那鬼斗得凶残时,突然那疯子踉踉跄跄的朝这边走了过来。

    “小诚,小诚啊……你回来了?小诚,爸爸给你做了饭,等你回来。”

    听到老疯子的叫唤。那鬼脸上的表情有片刻的悲伤。

    老疯子将那一堆乱草扒开,只见一盏坟骇然出现在眼前,已经很久没有人来扫墓了,坟堆破败不堪。

    老疯子趴在坟堆上细细抽泣:“小诚,你说今天回来,怎么还不见你回来?你总是这么说,总是这么忙,回来了也不与我说说话。”

    那鬼颓然跪倒在地:“法师,让我和父亲见最后一面吧,见完这最后一面,我会去该去的地方。”

    楚南棠长叹了口气。撤掉了阵法道:“你只有十分钟的时间,十分钟以后,速速离去。世间万物,皆有因果循环,你扰乱人间秩序,最终苦的是自己。”

    他忌出沥魂,在沥魂珠的洗礼下,他的面目不再可怖,竟恢复了活人时的模样。

    他伸出双手,惊喜的看着如同新生的灵魂,泪如雨下。或许连自己都忘了,曾经活着时的模样。

    “多谢法师!”他朝楚南棠拜了三拜,起身走到了老疯子的身后,轻唤了声:“爸,我回来了。”

    老疯子身子一震,不敢相信的缓缓回过了头来,神智清醒了些。

    “小诚?小诚啊……你,你真的回来了?回来了,回来了,回来了……”老疯子声音暗哑,哽咽出声。

    “爸!”父子俩相拥失声恸哭。

    老疯子一脸慈爱的唠叨着。还像生前那样:“爸爸知道你工作忙,可是忙也要回家呀!我做好了饭,等到都凉了,你也不回来吃。”

    “对不起……对不起!”

    “算了,不怪你。爸爸知道,你不想让那些人瞧不起你,所以你拼命的学习工作。不要怕,爸爸给你攒了钱,攒了给你讨媳妇的钱,你回家陪我吃个饭。”

    “爸,你老了,不要再去捡垃圾,卖不得什么钱。攒着的钱,你自个儿留着花。”

    “诶~不行不行,那个钱不能动,要给你讨媳妇儿的。”

    ……

    “爸,已经太晚了,太晚了……你先回家去吃饭。”

    “你又要加班呀?都多久没回家了?”

    “嗯,要,要加班,你不要等我回家,早些睡吧。”

    “那好吧,回家要做饭了,回家做饭了……”疯老头起身蹒跚着步子慢慢的离开了坟地。

    小诚看着父亲的背影重重的嗑了几个头:“儿子不孝,今生养育之恩,来生当牛做马报答!”

    小诚的身影慢慢在空气消失,似乎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了。

    后来了解到,那李玫竟是原工厂老板的女儿,当年工厂老板带着一家人逃到了美国,近几年一直不顺利。

    儿子出车祸死了没多久,女儿在一次出游被发现淹死在河里,之后尸体消失不见,很难想像。一具早已腐烂的尸体,竟然飘洋过海回到了家乡。

    而那郑诚,是疯老头唯一的儿子,疯老头以前并不疯,他老婆难产死了,就留了这么个儿子,他早起贪黑的一个人又是当爹又是当妈,将儿子抚养长大。

    供他上了一流的大学,毕业后被李老板高薪聘请了,事发后,为了逃避责任,李老板欺骗了郑诚,让他担下罪责,承诺他会想办法将他保释出去,并利用他对李玫的情意,引诱他把女儿嫁给他,还承诺送他去国外深造,让他和父亲都过上好日子。

    郑诚相信了,只要承担下这罪责,风雨后便是晴天,能娶到心爱的女人,还能出国深造,那是他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

    可谁知,李老板食言了,带着妻小丢下了郑诚去了国外,之后郑诚被判了死刑,含冤而死,郑老头跑了所有的关系,谁也没有理他,写状书,告法院,拦官车,找媒体……从此以后就疯疯颠颠了,总想着儿子会回来。

    我和白忆情后来去了郑诚墓地,给他扫了下墓,烧了些纸钱,楚南棠替他诵了经。

    “这俗世有两大无可奈何,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

    白忆情长叹了口气,蹲下身一边烧着纸钱道:“是啊,经过这件事,让我深深明白了一件事,珍惜你身边所拥有的人,别等到想要对他(她)好时。却已经物是人非了。永远有做不完的工作,永远有忙不完的事情,没了工作还可以再找,搞砸了事情还可以重新再弄,可是亲人、爱人、朋友,却是不能够替代的。”

    我失笑,泛起了一丝苦涩:“小白,这可真不像你会说的话。”

    “只是感慨,感慨……”

    “那你以后也别这么三心二意,艾紫挺好的。”

    白忆情讪讪的笑了笑,抹了把额际的冷汗。

    处理完这些事情,暑假过去了三分之一。匆匆买了火车票,与楚南棠一起回了家乡。

    那是这些年来,第一次独身回去,没有与沈秋水他们一道。

    火车上,我与他十指紧扣,对未来满是憧憬与希望。

    “夫人傻笑什么?”他凑到我耳畔问。

    “高兴。”我顿了顿,又说:“和你在一起。”

    楚南棠失笑,低语:“我也是,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就不会想其它的。”

    我仰头抿唇假装一脸严肃:“想什么其它的?”

    楚南棠眸光深沉的看着我:“那些不重要,灵笙。以后……我们好好在一起。”

    我长叹了口气:“可是我会老,你永远都不会老,等我老了,你还是这般模样,该怎么办呢?”

    “一张皮相而己,不需要计较。”

    我张了张嘴,不想惹他难过,笑着抱过了他的手臂:“那你不能嫌弃我。”

    “怎么会呢?我怕我自己配不上你。是认真的。”说罢,他眸光深远的看向车窗外,那一闪即逝的风景。

    辗转换车,来到了小镇。去村里只有一趟公交车,时间刚巧,五点之前回了家。

    奶奶正要回屋做饭,远远的看到我回来,激动得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揉了揉眼睛,嘀咕着:“哎哟,我这老眼昏花,又出现错觉了?”

    “奶奶!不是错觉,是我回来了。”

    直到我握住她的手,感觉到真实,奶奶才相信我是真的回来了。

    “灵笙?!灵笙你回来了。”奶奶抱着我,还像小时候那样拍着我的后背:“回来就好,奶奶正要做饭呢。”

    “我帮奶奶一起做饭。”

    “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奶奶朝我身后张望着,看不到楚南棠:“沈先生和顾先生这次怎么没有与你一道回来?”

    “他们……他们工作太忙了,所以就我一个人回来,奶奶,别想那么多了,快进屋吧。”

    晚上,陪奶奶做好了晚饭,感觉很亲切,就像回到了从前,没想到时间一眨眼就过了去了。

    “下次要记得带顾先生与沈先生一道回来,奶奶腌制了好些菜呢。”

    我无奈的看着奶奶不停忙碌的背影,心中无比惆怅,人和人之间的感情真是脆弱。

    “奶奶,我接你一起去城里生活,好不好?”

    奶奶在厨房里洗碗,满不在意的说:“我一辈子呆在老村子里,都习惯了,去那里生活,整个人都会不自在。”

    “可是你一个人在这里,我不放心。以后上大学,也不能经常回来看您。”

    奶奶笑了笑:“年轻人就该有年轻人的生活,奶奶老了,守在这里能安安静静的渡过余生,就很知足了,而且你不在的时候啊,邻里乡村也时来看我,这不,你走之前,小虎子他娘也才刚来瞧过,送了些新鲜菜过来呢。”

    “奶奶……”

    “不要再说了。”奶奶从厨房里走出来,拉过了我的手:“有句话说,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你觉得对奶奶好的,奶奶未必觉得好。对奶奶来说,能够永远的留在这里,落叶归根,才是此生最好的归宿了。”

    奶奶的态度无比坚决,我十分无耐,没有再劝说下去。

    吃完饭,祖孙俩和以前一样,没事儿时搬了小板凳儿。坐在院子里乘着凉,聊着闲话。

    “有没有中意的对象?”奶奶似乎很热衷于这件事儿。

    我悄悄瞥了眼站在院子大树下的楚南棠,脸颊只觉微烫,抿唇想了想说:“奶奶,这种事情还早。”

    “不早了,村里的女孩儿都找对象了,你咋还不找呢?”

    我失笑:“外边都没这么早的,比村里结婚要晚很多。”

    奶奶若有所思的想了想:“这样啊,那入乡随俗。”

    聊了会子,奶奶又想到了沈秋水:“我瞅着沈先生对你很好,人又长得俊。你考虑一下沈先生?”

    “奶奶,你糊涂了?沈先生都比我大上这么多,哪能啊?”

    “沈先生看着挺年轻的,上次来比三年多前,好像年轻多了。”

    奶奶不说我还没有注意过,确实,初见沈秋水他说三十岁,这三年多来,他就一直这个模样,好像还越活越年轻了。

    “奶奶,你就不要担心我的终身大事了,有了好的对象,一定会带来给奶奶看的。”

    “好好好……你可要抓紧啰!”

    ……

    奶奶睡得早,待她睡下后我悄悄从床上爬起,与楚南棠一同漫步在乡间的小河畔。

    夏夜的星空将这夜色点亮,天上的银河仿佛掉到了人间,我捡起石块,抛弃小河里,水影荡漾开来。

    楚南棠突然问了句:“你为什么不喜欢沈秋水?”

    我一脸疑惑:“我为什么要喜欢沈秋水呢?”

    楚南棠沉默了一会儿说:“他外表英俊,多金,对你还很好,奶奶对他倒是十分中意。”

    “哦~楚先生。你吃醋了?”

    楚南棠轻咳了声:“有点儿酸。”

    我笑了出来,他坦白的时候,竟觉得有些可爱。

    “南棠,因为我喜欢上了你啊,所以就不会喜欢沈秋水。”

    他从身后将我拥住:“如果我没有出现在你的面前,你总有一天,会喜欢上沈秋水。”

    这个问题我没有想过,哪有这么多如果,或许,可能……当你用这个词的时候,其实早已与你所想的背道而驰了。

    “你后悔了吗?”

    “怎么会呢?”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我是怕你后悔。”

    “南棠,你总是说怕我后悔,其实你不用考虑这个问题,我只是想知道,你心底究竟害怕的是什么?”

    他苦涩的笑了笑:“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因为认真了,所以害怕。因为放进了心里,所以变得不洒脱。”

    “南棠,你的告白,有点特别。”

    “是吗?”他想了想问:“那你觉得应该是怎样的?”

    “应该坦坦荡荡的。比如说……我爱你。”

    他竟有些羞涩,但并没有转移视线:“说来有些惭愧,我以前只是悄悄的喜欢过一个人,却从来没有开口说过。”

    “为什么不开口说呢?你不说,她永远都不会知道的。”

    他一脸凝重,无奈一笑:“没能说出口,也没来得及说出口……但是这次不一样,灵笙,我也爱你。”

    心脏在那一瞬跳动得有些无法自控,我暗自深吸了几口气,凝视着他移不开视线。

    “楚先生,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嗯?”

    “你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楚南棠表情僵了僵,随后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心里就已经满满都是你了。”

    我靠近了他的怀里,紧拥过了他:“说来也惭愧,第一眼看到你时,我可能就喜欢上你了。”

    楚南棠失笑:“那时候应该只是单纯的喜欢,并非男女之间的爱情。”

    “不是的,那种悸动,只是在看到你的时候才会有。但是当时并不太明白,为什么第一眼的时候,会那样喜欢一个人?会想要永远看着那个人?会想一直一直就这样跟在他的身边。直到现在我才明白,那就是爱情。”

    “夫人。”

    “嗯?”

    楚南棠笑问,眼神却无比的认真:“我想吻你,可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