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来自民国的楚先生 > 第56章 迷失自我
    傅井哲满是无奈的看着楚南棠:“能……难维持多久?”

    “半个月的时间,所以尽可能的在半个月把该还清的都还清。”

    傅井哲还想说什么,楚南棠带着我已经离开了傅家。前后细想了想,我说道:“看傅井哲的样子,并不像是在说谎,而且他也确实深受其扰,既然知道我们能帮他,没有必要有所隐瞒。”

    楚南棠负手,眉头微蹙,若有所思道:“很多事情不能只看表像,有时候你的眼睛与耳朵,也会受到蒙蔽。”

    我点了点头,真相总有一天会大白于众。

    回去的时候,觉得整个人异常疲惫,还未到吃晚饭的时间,我说合衣躺一会儿,楚南棠道:“夫人睡吧,到晚饭时我再叫你。”

    我拉着他的手,他回头看着我,笑问:“怎么了?”

    我只是想就这样看着他入眠,可是又不太好意思说出来,他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重新坐回了床沿,反扣过我的手:“我守着夫人。”

    也不知道究竟睡了多久。突然听到有人在叫我。

    “容婼,容婼……”

    容婼?明明不是我的名字啊!我挣扎着张开了眼,却见那人一身旧统军装走到了我的床前。

    “你……沈秋水,你怎么穿成这样?”

    沈秋水看着有点儿不一样了,冲我笑了笑:“我要回部队了,可能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再见面,你好好保重自己。”

    我的心里生出许多不舍,拉过了他:“你就这样眼睁睁看着我,嫁给别人吗?”

    “怎么会呢?我会回来娶你的。”

    “还需要等多久?”

    “两年吧!再给我两年的时间……”

    不要走!不要走!不要走……我挣扎着从梦中惊醒,才惊觉泪水湿了枕边,梦里的一切太真实,真实到我分不清楚是否曾经发生。

    我怎么会梦到沈秋水?明明我爱的人是楚南棠,在梦里那样的依恋,与深沉的爱意,太深刻,竟让我一时分辨不了。

    “夫人,夫人?”

    直到耳畔传来熟悉而温柔的叫唤,我才渐渐收回心神,眼前的那张脸越来越清晰。

    无言的寂寞渲染了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我哽咽着紧紧抱着他:“南棠,南棠……我做噩梦了。”

    “别怕,有我在。”他轻拍着我的后背,低声询问:“梦到什么了?把你吓成这样。”

    “梦,梦到自己变成了别人……我变成了容婼,容婼是谁?南棠,容婼是谁?”

    他的身子明显一僵,缓缓放开了我,眸光从所未有的寒冷:“除了你自己变成容婼,你还梦到谁了?”

    我咽下喉间的苦涩,泪水悄悄涌上眼眶:“梦到,梦到沈秋水,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明明不喜欢沈秋水,我只喜欢你。”

    “你想知道容婼是谁?”他神情冷峻的看着我,让我的心脏紧揪在一起。

    我张了张嘴,明明知道问了或者会万劫不复,可是有些事情我想知道真相。也许知道了才会放下释然。

    “容婼,是谁?”

    楚南棠狠吸了口气,声色略显暗哑:“江容婼,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

    “怎么会……怎么会?”那一刻只觉浑身如坠冰窟,身体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着。

    他突然笑了笑:“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从未爱过容婼,想来……我只爱过你,张灵笙,只真正爱过你一个人。”

    我拼命的咬着唇,哽咽出声:“你说过人有前世今生,如果我是容婼呢?我不想变成她,我不想……”

    楚南棠抬手揉了揉我的头发:“你不是,你是张灵笙。”

    “我是……张灵笙?”

    “当然,你是张灵笙,此生与楚南棠相爱,与容婼无关。”

    他擦干了我的泪水,低声的安慰渐渐让我放松了下来:“别多想,起来吃晚饭。”

    我以为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在命运的长河之中,根本微不足道,可没想到在后来的日子里,我想起了太多,不关于此生的记忆。

    极度残酷,又极度现实的梦境里,我的心里装的再也不是楚南棠。

    我不知道,这究竟是谁开的一场玩笑,错位的爱情,或者错位人生,陷入无比痛苦的纠结与痴缠里。

    一天晚上,我梦到了嫤之,该说嫤之并不是嫤之,我也不知道她在梦里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你以为楚南棠会原谅你?他恨你!恨不得你痛不欲生!!”

    “嫤之,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呵呵呵……是你杀了他,你背叛了他,又亲手杀了他!!”

    心脏如同被撕裂了般,疼到窒息,我极力否认:“我没有杀他!我没有!!”

    我恸哭着嘶喊着,希望从这场绝望的梦境里醒来。

    “夫人,夫人醒过来!夫人?”

    “南棠……”我挣扎着缓缓睁开了眼睛,暗夜中,那人一脸关切的看着我,替我擦掉了脸上的泪水。

    我如同惊弓之鸟般,挥开了他的手,躲到了床角。

    他眸光沉了沉,良久长叹了口气:“你好像又做噩梦了。”

    我将双手掩住面颊,却止不住眼泪滚落:“我不想做这些梦了,再也不想了!”

    突然他牵过了我的手,我疑惑的抬眸看向他,他解下了手腕上的沥魂珠,缠在了我的左手腕上。

    “戴上它,能静心宁魂,驱逐邪戾之气,或许能免你不被噩梦侵袭。”

    静默了许久,他起身下了床,我心中不安的爬到床边拉住了他的衣袖:“南棠,你去哪里?”

    “夫人安心睡觉罢。”

    “南棠,你……你是怎么死的?”

    他不在意道:“生老病死,人间常态,芸芸众生,谁也逃不掉的命定,不值一提。”

    “是被我害死的吗?”我轻声问道。

    他没有回答,只是问道:“你是谁?”

    “我……我是谁?”江容婼,还是张灵笙?

    他拉开了我的手:“等你清楚明白你自己是谁时,再来找我。”

    “南棠!!”他消失在我的眼前,不留一丝余地,走得毫不留恋。

    从那天之后,他消失一个礼拜,我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我究竟是谁?

    白忆情吃饭时唠叨道:“祖师爷爷这段时间怎么不见影儿?”

    我默默的吃着饭,脑子里一片空白。白忆情突然惊诧了叫了声:“你不是不爱吃芹菜吗?”

    我看着夹进碗里的芹菜,想了想说:“突然觉得也没有那么难吃。”

    “呃……”白忆情狐疑的盯着我。想了想说:“灵笙,我怎么觉得,你像是变了一个人?”

    心脏骤然收紧,碗掉落在桌上:“变了一个人?像,像谁?”

    “我怎么知道?”白忆情扯着嘴角笑了笑:“我就随便说的,你别胡思乱想,你还是你。人的习惯喜好,总会变的嘛,哪有一成不变的?”

    我确实有些不一样了,就算白忆情不提,也能感觉得到。

    变得爱买新衣服,喜欢化妆打扮自己。朋友变得多了,有了虚荣心,也很快有了一小帮众。

    “灵笙,你这件衣服哪里买的呀?真好看。”总是跟在我屁股后面的小跟班,满是讨好的问。

    我轻轻瞥了她一眼,冷笑了声:“夏奈尔限量新款,你买不起。”

    “呵呵……灵笙,以前可真没看出来,你竟然这么豪啊。”

    我整理了背包:“你看不出来的,还多着。”

    ……

    “灵笙,教室外有人找你。”

    我背过背包,看了眼腕表。挑眉:“时间还早,陪她玩玩。”

    走出教室,只见安琪拦过了我的去路。

    “张灵笙,我还你是一点也没听明白我说的话!不但不懂得收敛,还越来越嚣张起来!”

    我打量着安琪,一丝也不肯退让:“从今天开始,你校花的头衔可以摘下来了。”

    “我看你是欠收拾!”她推了我一把,也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接下来陷入了一场混战,会被辅导员请到了教务处。

    教导主任让安琪先走了,语重心长的对我说:“张同学,你怎么回事?以前你品学兼优老师们都看好你。你瞧瞧你现在的模样,你是不是应该反省自己……”

    “我能先走吗?检讨我会写。”

    “你!”

    没等教导主任说完,我大步离开了办公室。回去的路上,拼命的在想着,我以前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可是怎么有点儿想不起来了?

    手腕上缠着的血珠,散发出一道寒光,我盯着手腕上的珠子许久,觉得刺目,拿下丢进了背后里。

    走到院子,突然听到一阵琴声,空灵悠然,犹如天籁。我竟不敢打扰,放轻了脚步,走到了那人身后。

    琴声戛然而止,那人依旧背着我坐着,没有回头,断了琴音又续上。晚风扬起院中败落的黄叶,抚过他的月牙白的长衫,隐隐勾勒出衣底下的谪仙风骨。

    突然想起,好久好没有看到他了,似乎遗忘的爱恋与思念渐渐回笼,溢满了心口。

    “南棠。”

    他像是没有听到,直到一曲完毕,轻轻压下琴弦,回头看了我一眼,笑问:“何事?”

    “很久没看到你了,你去哪儿了?”

    他想了想:“我丢了一个重要的人,于是到处寻找着她,可也许……再也找不回来了。”

    “重要的人?”我抿了抿唇,走上前拉过了他的衣袖:“你最重要的人,不是我么?”

    他怔忡的盯着我,问道:“你是谁?”

    我嗫嚅了下唇,轻声道:“我是灵笙啊。”

    “我认得你。”

    我笑着上前想抱一抱他,却被他避开,沉声道:“你是容婼。”

    笑容僵在脸上。带了些恨意:“你当初也没有把我当成是张灵笙啊,你要找的不正是江容婼么?”

    见他不语,我嘲讽的笑了笑:“容婼杀了你,为了报复,你接近张灵笙,你只是为了报复,又算得上什么真情?”

    “你已经分不清楚自己是谁了么?”

    “那不重要了,你不是说过吗?只有活着才最重要,而你,已经死了。”

    楚南棠紧抿着唇,一瞬不瞬的盯着我,不,或者说,盯着江容婼。

    他不在意的笑了笑:“没错,当初接近你,确实是因为你的容貌与容婼一模一样,我也确实想过将你从沈秋水那里抢过来,让你爱上我。可我千算百算,算不透自己的心。”

    “容婼就是灵笙,灵笙就是容婼,你即然能接受张灵笙,又为什么不能接受容婼?如同我能接受你一样。”

    “那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了?

    “容婼是容婼,灵笙是灵笙,我只爱过灵笙一人。”

    我深吸了口气。心脏的一角,犹如千万根针扎了上来:“你真是固执得很不讨人喜欢,如果张灵笙永远都消失了呢?”

    “那我也会消失。”

    “你要去哪里?”

    “我说过,等她不需要我的那一天,我会离开,至于去哪里,这世间不需要有人知道。毕竟如你所说,楚南棠在百年前,已经死了。”

    我伸手想抓住他,却除了一道幻影,什么也没有抓住。

    “楚南棠!楚南棠!!”

    不见了,天地浩瀚。再也找不到他的身影。

    “张灵笙……你也不见了。”我呢喃低语着,无比落寞:“楚南棠也跟着消失,像一场不真实的梦。”

    为何张灵笙会突然变成容诺,没有人去深究这个问题,毕竟彼此都认定,容诺就是张灵笙的前世,她们是一个人。

    只是前世的一些记忆与人格,不知何种契机而觉醒。

    睡到半夜,突然觉得空气中渗透着一股寒意,打了个冷颤醒了过来。

    四周静谧无声,月光幽幽的从窗台照了进来,我疲惫的眨了下眼,窗前多了一个人影。

    是个披散着长发的女人,散发着恶臭的血从她的双腿间不断滴落,一双眼只剩下眼白,死死的盯着我。

    人在极度恐怖时,身体僵直,连叫都叫不出声来,只是瞪大着眼睛,看她缓慢的走了过来。

    她爬上了床,腥臭的血不断的浸染了被单,近在咫尺,歪着头打量了我许久。

    天光破晓,她快速的离开了房间,消失在窗台下。我的身体似乎能动了,从床上跳起,将房间所有的灯都打开。

    床单和地板并没有污血,是干净的。

    此时才惊觉,冷汗浸透了后背,似是想到了什么,我从包里翻了许久,将那串沥魂珠找了出来,重新缠到了手腕。

    颤抖着的身体才渐渐恢复了平静,此时天也渐渐亮了。

    准备早饭时,看到了窗台下掉落的粉色的花瓣,我疑惑的上前拾起,递到鼻尖嗅了嗅,是蔷薇花。

    见我精神不太好,白忆情下意识问道:“你昨天没有睡好么?”

    “嗯。”我轻应了声,只觉得精神很疲惫。

    “你最近,怪怪的,人看着精神也不是很好,发生什么事了?”白忆情试探性问道。

    “没什么,最近确实有些累,我需要好好休息。”

    去学校的路上,发现一量黑色的福特车一直跟在我的身后,我放缓了脚步,那车开了上来。

    车窗降下,副驾驶座里的那人,顿时让我有一瞬不知所措。

    “沈秋水?”

    他冲我笑了笑:“好久不见了灵笙,你又长大了许多。”

    这次再见到沈秋水,感觉有些奇妙,从心底并不排斥他,或许是因为那些苏醒的过往。

    “你怎么会来这里?”

    “你应该知道我究竟是为了什么。”他顿了顿,长叹了口气:“你还记得我与你说过的话么?”

    “时间太久了,不太记得。”

    “我曾说过,不管你去哪里,我都会把你找回来,我们注定要纠缠此生。”

    我纠结的摇了摇头,紧揪着头发,脑海里浮现出许多似乎遗忘了许久的画面,那是和楚南棠一起的。

    “不,不对,我喜欢的人是南棠!是南棠!!”

    “容婼,你还没睡清醒么?”

    我猛然抬头看向沈秋水:“别过来,我不是容婼,我是张灵笙,我是张灵笙……”

    “看来,你记忆还有些混乱。”沈秋水下车笔直朝我走了过来,我竟是不能挪动步子,只能一瞬不瞬的盯着他,一步步靠近。

    高大身影笼罩下一片阴影,无比的压抑窒息。

    “跟我回去,嗯?”他伸手温柔的轻抚过我的头发,好像以前的沈秋水又回来了。

    我张了张嘴,声音沙哑:“不,我要留下来,留在楚南棠身边。”

    “你很快就不是那个你,张灵笙会从这个世界消失,你会变成江容婼!”

    心脏如同千万根针扎了进来,疼到窒息,我摇了摇头:“我,是,张灵笙。”

    沈秋水长叹了口气:“傻瓜。这个世界上本就没有张灵笙。你是江容婼,江容婼恨楚南棠,楚南棠也恨江容婼,当你变成容婼时,你只是他的仇人!”

    “不是,不是。我不知道……”我几近崩溃的怒喊了声:“我不知道!别跟着我,滚开!!”

    不知从何时开始,活着如同行尸走肉,失魂落魄。我完全分不清楚自己究竟是谁?为什么活着?似乎什么都还存在脑海里,可认真的想,却又什么都想不起来。

    “灵笙,张灵笙!回神!!”

    是在叫我么?我缓缓回过头。盯着眼前的男生许久,才想起:“你,是傅井哲。”

    傅井哲眨了眨眼睛:“是我,你怎么了?刚才我都叫了这么多遍,都没回神。”

    “你找我,有事?”

    “你忘了,还得帮我驱鬼呢?你男朋友,那个叫啥……他人呢?”他朝我四周看了看。

    “男朋友?”我蹙起眉,认真的想了许久:“哪个男朋友?”

    “我……”傅井哲目瞪口呆的盯着我,伸手探了探我的额头:“没发烧啊!就是那个穿白色长衫,帅得一塌糊涂的。他不是你男朋友吗?”

    “穿白色长衫,楚南棠,他叫,楚南棠。”提到这个名字时,我的手双手在颤抖,心也跟着紧揪着生疼起来。

    “半个月过去了,她已经回来了!她昨晚又来找我。”

    我猛然想起一些事情,看到他肩膀上,掉落的花瓣,伸手拿下:“粉红色的蔷薇花,她昨晚也过来找我了。”

    “找你?”傅井哲一脸不解:“她怎么会来找你?这件事情与你没有任何关系。”

    松开手,粉红色的花瓣翩然落地:“因爱生恨,因爱生妒。”

    傅井哲垂头看着地上的粉色花瓣,陷入了沉思中,好半晌,才道:“在黎衫家的院子里,种了许多粉红色的蔷薇花,以前到了花期,她就会剪下一捧花送给我插瓶,很漂亮。不知道还有没有在开。”

    “去看看。”

    傅井哲点了点头,与我一道去了曾经黎衫的家里。听邻居说,黎家人已经搬走去了别的城市,每年秋天会回来看一次,又匆匆离开。

    外边的铁门上了锁,那曾经满院的蔷薇花都枯萎了,还剩下那一株。零星盛开了几朵,显得孤寂而凋零。

    傅井哲在墙周围转了转,找到了一处修得矮点的墙,掂上几块砖头就能爬进去。

    “我先进去看看。”

    “嗯。”

    傅井哲进去了好一阵,找了一个人字梯递了出来,我爬着人字梯越过了墙。

    傅井哲趴在墙头将人字梯给拿了过去,免得过往的邻居过去还以为是小偷进来。

    人虽才搬走两年,但是没有人住的房子,又曾经冤死过人,总觉得阴气森森。

    “我记得,以前黎衫喜欢把钥匙藏在那个储物柜里,我去找找。”他跑到杂货间搁置的储物柜里翻找了一会儿,将钥匙拿了出来。

    打开了门,我们走进了屋子,到处遮着白色的防尘布,冷冷清清。

    “黎衫的房间在楼上,你要不要一起上来?”

    我想了想轻应了声,跟着傅井哲上了楼去。二楼有三室一厅,黎衫的房间在最里边,此时天已经暗了下来。

    “傅井哲,要快一点,在天黑之前,必须离开。”

    “哦,好。”

    我们去黎衫的房间里找了找。希望能找到当年关于那件事情的蛛丝马迹。

    傅井哲突然叫了我一声,从床下翻出一个破旧的纸盒子。纸盒子堆放了许多零零碎碎的东西。

    比如磁带,照片,还有一个小巧的日记本。

    傅井哲拿起日记本,翻开了第一页,突然一阵阴风吹过,砰的一声巨响,我和傅井哲吓得弹跳而起,黑夜与白天一瞬之间,已经不知不觉的天色全暗了下来。

    傅井哲拿出电筒照了照,找了一下开门,可以开了好几下,都没有反应。

    “灵笙,我出去看看,刚才好像是关门的声音。”

    “一起吧。”这个房间很是渗人,两个人一起,还能有个伴。

    与傅井哲一道走出房间,果然楼道里的门锁上了,他上前拧了拧门柄,竟无一丝反应。

    “糟糕!被反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