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来自民国的楚先生 > 第58章 四月鬼胎
    那李俊听罢,整张脸变得惨白,眼神一个劲儿的闪躲,扯着嘴角对傅井哲笑了笑:“跟……跟我有什么关系?”

    傅井哲不动声色继续套着李俊的话:“阿俊,我真的没跟你开玩笑,她每天都来找我,难道你就没有感觉到吗?”

    李俊腾身而起,愤愤道:“行了井哲,你今天老说这些做什么?”

    傅井哲长叹了口气:“我只是担心你,不过其实也不用怕,不做亏心,不怕鬼敲门。”

    李俊颤抖着手拿过桌上的酒杯,抖得厉害,都洒了出来。

    他仰头一饮而尽,深吸了口气:“你真的看到她了?”

    傅井哲点了点头:“看到好几次了,阿俊,你要是做了什么,现在就说出来,我认识一个道士,他能驱鬼除妖,肯定能帮你啊!”

    “井哲……”李俊态度软了下来,一脸愧疚之色:“咱们是好兄弟吧?”

    “嗯。是啊,咱们都认识十几年了,当年是最好的兄弟。”

    “我不管做了什么事你都不怪责怪我?”

    傅井哲冲他笑了笑:“怎么会呢?有句话不是说,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

    “可是我怕说出来你会恨我。”李俊搓着手,沉默了许久,或许是压抑在心底太长时间,还是决定说出来。

    当年李俊其实也暗中向黎衫告白过,但是被拒绝了。李俊很不甘心,又得知傅井哲与黎衫分手的消息,于是借由傅井哲的名议,写了一张纸条儿,约她晚上在河堤见面。

    黎衫果然来了,李俊悄悄藏在暗处,在背后蒙住了黎衫的眼睛,将她带到了河边的渔船里,实施了不轨,黎衫以为是傅井哲并没有抵抗。

    天还未亮李俊便惊慌失措的逃离了,留下了黎衫一个人。后来黎衫怀孕了,大家一直在猜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

    但是黎衫死也不肯说,于是同学们背后都议论她,是个不检点又放荡的女人。

    没想到黎衫竟然如此想不开。选择了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李俊痛苦的抱着头:“我真的没想到,事情会变成那个地步,井哲,你说我该怎么办?我当时要是说出去,估计会被我爸打死的。而且,我的前途也毁了。”

    傅井哲双手紧握成拳,狠狠的将李俊甩在地上,一顿拳手脚踢。

    “你个混蛋!!你怎么不去死啊!!”

    “MD,你疯了?竟然敢打我。”李俊翻身爬起,与傅井哲扭打成一团,很快见了血。

    我上前将他们俩个拉开,李俊喘着气儿:“你丫今天就是来套我的话的吧?我告诉你,即便她的鬼魂来找我,我也不怕,让她来找!”

    说着狠狠甩上包间的门走了出去,傅井哲喘着气儿,脸上都破了好几处皮,一脸的血,看着怵目惊心。

    “你们现在知道事情的真相了?本来这一切都只是猜测,没想到竟然是真的。”他擦了擦脸上的血,满是疲惫之态:“我去洗手间洗个脸。”

    “嗯,我们去外面等你。”

    我和楚南棠一道离开了包间,在KTV门口等人时,突然前面一阵喧哗声,好多人闻迅跑过去看。

    “听说刚才有人被渣土车给轧死了。”

    “是真的,就在前面的路口,头都给轧成了豆腐渣。”

    ……

    楚南棠蹙眉,沉声道:“上前看看。”

    “嗯。”

    我们一道跟着人群赶了过去,挤进人群一看,只见地上躺着一具已经气息无存的尸体,而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李俊。

    我倒抽了口气,抬眸时。对面街边有个穿着高中制服的女孩,正冲我们这边在招手,而她身边还站着一个无头男人,十分可怖。

    直到傅井哲赶了过来,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切,还有些无法接受:“怎么会?”

    我提醒了句:“对面的人,你能看见吗?”

    他下意识抬头看去,身子微怔了下,抬手朝那女孩同样挥了挥手,那女孩带着那无头男人消失了空气之中。

    傅井哲额间浮现出一道黑气,也跟着渐渐消失。

    他下意识摸了下额间,疑惑的看向楚南棠:“刚才,我觉得有什么东西脱离了身体。”

    楚南棠道:“是灵魂羁绊,她已经与你解除了契约,以后不会再来缠着你。”

    傅井哲有些难过:“约定好了的,我没想到她会听到。”

    “你即非种下因,果不在你身上,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楚南棠闭目诵经送了他们最后一程。

    “谢谢你们,麻烦了你们这长时间,我真是过意不去。如果以后有需得到我的地方,就尽管说。”

    楚南棠径自向前走去:“那就以后再说罢。”

    突然,我仿佛听到不远有一道声音在叫我,熟悉又陌生。

    “容婼,过来这里,容婼……”

    我下意识抬头看向前面的男人,他叫……

    他顿步子回头看了过来:“何事?”

    “我听到有人在叫我,我们在此分道扬镳,再见。”

    我与他挥了挥手,总感到有些舍不得,频频回头张望,他站在原地目送着我离开。

    我遁着声音走到一处荒野处,四周看了看,只见沈秋水与一个长发男人走了过来。

    “秋水……”

    “容婼,你来了。”沈秋水复杂的眼神看了我许久:“能看到你回来,我替你高兴。”

    “秋水,你还会离开我吗?”

    沈秋水沉默了许久,只是说道:“容婼,你应该有一个新的开始,等完成最后的仪式,你们都能回来了。”

    “我们?”

    “还有禅心。”

    听到这个名字,我抱着头只觉痛苦无比:“禅心,禅心……为什么你还要让她回来?!她杀了我!她拿走了我的一切!!”

    突然我听到了铃铛声,三声铃铛响勾魂引魄。我已失去了自己了意识,仿佛整个人身处在一个混沌的世界,四周都是无边无际的漆黑,我环抱着自己飘浮在空中。

    ‘让他在这个世界上消失,灰飞烟灭!’

    谁在说话?我的身体好在移动,自己却感觉不到,疑?有人在说话。

    “灵笙,灵笙?醒醒,醒过来!”

    我睁开了眼睛,看到了眼前一脸焦急之色的男人,他是谁?叫什么名字?我竟一丝一毫也想不起来。

    他舒了口气:“我会让这一切尽快结束。我不会再让你如此痛苦……”

    ‘将诅咒的印记烙在他的心口,一切痛苦都将结束,迎来新生。’脑海里的声音再次响起。

    身体不受控制,手中闪过一道暗黑之气,趁他不备之时,我将手心的印记朝他的心脏击去。

    听到一阵痛苦的呻吟之后,所有的意识都从身体里抽离,陷入了漫长的沉睡之中。

    等我再次醒过来时,也不知过了多久。睡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房间很熟悉,转头看向窗外。满园盛开的夏花。

    竟是夏天又到了……

    “南棠……南棠!”我猛的从床上坐起身,朝四周看了看,这里竟然是……沈家别墅!

    下意识抬起左手,刻印在掌心字没有一点痕迹了。不对,这不是我的手!

    我找了找房间,希望能找到一面镜子,但似乎是有意的,一面玻璃渣子都没有。

    愤愤的冲出房间,在走廊里碰到了沈秋水,我上前揪过他的领子,情绪十分激动。

    “我怎么会在你这里?”

    “禅心。别这么粗鲁,我记得你以前从不这样。”

    “什么禅心?你们疯了?!尽说些我听不明白的东西,我要走了,我要去找南棠!”

    沈秋水猛的将我拽了回来:“仪式已经结束,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楚南棠,他早就死了近百年!一个死人而己,然而你还活着,我们都还活着!”

    “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我疯了般挣扎着将沈秋水推开,瞪大着眼睛恨恨的盯着他:“楚南棠如果死了,张灵笙也将不存在。”

    “张灵笙?呵……哈哈哈哈……这世间本来就没有什么张灵笙,你是禅心!”

    我推开沈秋水,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在大厅装饰镜面上看到了我现在的模样。

    这张脸,明明就是嫤之的!

    “不,不……我怎么会变成嫤之的模样?不会的!”

    我要去找楚南棠!想到此,往外跑去,身后一声令下:“拦住她!!”

    从外面冲进来两个身高体壮的男人拦住了我的去路,沈秋水大步朝我走了过来。

    “禅心,我刚才说的话,难道还不够明白?”

    “沈秋水,你到底想做什么?”我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人:“你对我和嫤之做了什么?你把嫤之弄到什么地方去了?你说啊!!”

    沈秋水眸光沉了沉:“你为什么一点也不体谅我的心?为了等待这一天,我花了很长的时间做准备,禅心,你本来就该是这个样子,嫤之的存在,就是为了你的重生。”

    “我不是这个样子!我不是!!”

    沈秋水冷笑:“难道你真想变成容婼的样子?”

    “容婼?”我猛然抬头看向沈秋水:“那个穿旗袍的红衣女人,她是容婼?那我是谁?”

    “你是禅心!”沈秋水一字一顿道。

    我摇了摇头:“我不是!我不是!我谁也不是!!”

    楚南棠说过,容婼也好,张灵笙也好,我只做我自己便好。

    我冲沈秋水笑了笑:“你以为换了魂,换了一副躯壳。过去的一切的就都会回来了?她们都死了,活着的人,是我。我是张灵笙!”

    “没关系,我会让你把过去的一切都想起来,你就不会想要变成容婼的模样。”

    他们把我囚禁在这间别墅里,踏不出这个院子。

    我不愿意见沈秋水,但是他契而不舍的总是过来与我聊天,说起过去的事情,我转过身就当作没有听见。

    “禅心,别这样,你以前也曾经对我笑得很亲切。也过得很幸福,为什么现在都不一样了?”

    我想了想,转过了身。他终是露出了笑容:“你肯理我了?”

    “我只是想问你,当初说好回来娶容婼,你怎么没有兑现承诺?”

    沈秋水凝眉:“我确实和容婼在一起过,但有许多迫不得己,后来分开了,她嫁给了楚家少爷,不也挺好?”

    “挺好的?那你知不知道,她给你生过一个孩子,但好像死了。”

    沈秋水似乎很反感再提起那段过往:“够了,我们不要提这些!”

    我冷笑了声:“沈秋水,我和你只能提这些,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我爱的人只有楚南棠。不管你想做什么?你左右不了我的人生,我决定的事情,还有我的心!”

    沈秋水狠抽了口气:“楚南棠那病秧子有什么好?能比得上我?!禅心,你为什么就不肯看我一眼?”

    “他再不好,在我的心里,都是最珍贵的。你再好,又与我何干?”

    沈秋水轻颤着声音,似乎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你这么爱他。可是他从来都没有爱过你,他哪怕爱你一丝一毫,在我宣布要娶你的时候,他却无动于衷。足矣证明,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才是对你最好的人。”

    “我完全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在说你们的过去吗?和我有关系?对不起,我不记得了。”

    “你……”

    “对了,你叫我禅心,我一点都不习惯,我叫张灵笙,禅心听着让我的心情变得很糟糕。”

    说着,我拉过被子蒙过了头不再理会他。

    好半晌,听到他离开的脚步声,以及关门的声音,我才从被子里探出脑袋冗长的舒了口气。

    我爬起床,走到窗前往外看了看,有好几个保镖在巡逻,看来想要出去很困难。

    睡到半夜的时候,我感应到强烈的呼唤,还有哭泣声。

    我从梦中惊醒,细细听这个声音,竟是嫤之的。楚南棠说,如果两个人的灵魂羁绊很深的话,即便相隔很远,但能与他有同样的心理感应。

    “嫤之!是你吗嫤之?你还在这个屋子里?”

    我翻出了一支手电筒,穿上拖鞋悄悄离开了房间,只要不离开这间别墅,应该就没有问题。

    仅凭着心灵上的感应,我转转悠悠的来到了别墅旁边的杂物间里。

    杂物间没有吊顶,屋顶上留了三个玻璃天窗。月光泄下,照在杂物间的地板上。

    突然悲伤的哭泣声从耳畔传来,我蹲下声,将耳朵贴在了地面。闭上眼集中了所有的精神。

    “嫤之,是你吗?你在地下面?”

    “救我,救救我,我不想呆这儿了,我好害怕,好害怕……”

    ……

    我摸索着地板上的三块砖面,隙缝很大,说明这砖面是经常搬动的,我试图用力将这砖面撬开,但使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动分毫。

    “难道有什么机关?”

    我起身走到了右边墙面的置物柜前。或许机关就在这里面,如果运气好的话,应该能够找到。

    正准备要将这置物柜搬开时,‘砰’的一声巨响,门被人用力推开。

    沈秋水带着人鱼贯而入,阴冷的双眸,让我后背渗出一层冷汗。

    “禅心,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做什么?”

    “睡不着,出来走走。”

    他一步步逼近,我连连后退。直到后背抵在冰冷的墙面,退无可退,只是瞪大着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他。

    “沈秋水,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把嫤之怎么了?”

    沈秋水冷笑了声:“离了身体的魂,当然是死了。”

    “你!”

    “禅心,我对你的耐性是有限的,我希望你能乖乖的听话,不要再惹恼我。现在,给我回房间睡觉。”

    胳膊拧不过大腿。我收回了视线,不情愿的大步离开了仓库,听到他命令道:“将这里封锁起来,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踏入这里半步。”

    次日,沈秋水出门了,匆匆忙忙的,也不知道去做什么了。

    然而顾希我竟然没有陪同,我想了想,上前拦下了顾希我。

    “我们谈谈!”

    顾希我冷冽的双眸轻轻掠过我的脸:“我还有事。”

    “顾希我!”我拼命的拽住他,毕竟我觉得,他和沈秋水还是不一样的,或许还有一丝仁慈之心。

    “救救嫤之吧,我知道其实你是喜欢嫤之的对不对?难道你就眼睁睁的看着她,变成孤魂野鬼?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

    顾希我眸光沉了沉,缓缓抽回了手:“我不会让嫤之消失,不管她是以何种形态存在。”

    我冷笑了声:“就是她变成鬼,你们人鬼殊途?你也不在意?”

    “又有何关系?”

    “她会恨你!”

    “爱也好,恨也好,我不在意。”他的麻木与冷酷,让我觉得很可怕。

    “你以她下了蛊,现在又夺走了她的命。你以为她还会想留在你的身边?顾希我,你真的知道活着的意义吗?假如你失去了最爱的人,她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你所做的这一切,又有什么能让你欢喜的?”

    他不动声色,漠然道:“与其担心这个,不如担心你自己吧。”

    “我要去见楚南棠,你能不能帮帮我?”

    “不能。”

    “我求你!”

    顾希我怔忡的盯着我许久,眸光似乎温柔的些许:“求我也没用,他已经灰飞烟灭了。”

    我踉跄了两步:“不可能!你骗我!!”

    “他中了古老的禁咒,这种禁咒三日之内。神魂俱灭,再无轮回。”

    “你骗我!”我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来得太过突然,一点儿准备都没有:“你肯定在骗我,你们都不是他的对手,怎么可能对他下禁咒。”

    顾希我低垂下双眸,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引魂铃能控人心智,是你亲手将禁咒种下,他没有任何防备。”

    “我不相信!”在没有亲眼看到这一切之前,我绝不相信!!

    “你信也好。不信也好,事实就是这样。”

    在极度的悲伤与绝望之后,我却无比淡定而从容,楚南棠在,我在。楚南棠亡,我亡。

    “张灵笙呢?我之前的那具身体,去哪里了?”

    顾希我张了张嘴,道:“还给了她原来的主人。”

    “是谁?”

    “江容婼。”

    我沉默了好一会儿,理清了一些东西:“江容婼?在古镇里,你们亲自将她从枯井中带回来。所以我才会夜夜做噩梦,因为她就在别墅里,与我同在,纠缠不休。”

    我又道:“之前我神智恍惚,是因为你们布好的仪式,开始举行?”

    顾希我轻应了声:“是换魂仪式,事实上也是一种危险极大的古老邪术。我和沈先生,准备了足足二十年。”

    “正如你们所说,我又怎么会变成江容婼的模样?”

    顾希我想了想道:“我们在枯井的巨石上,发现了一些禁术符咒,是禅心亲手用血混合朱沙刻上去的。禅心杀了江容婼,将她的魂封印在了枯井中,拿了她生辰八字,入了黄泉,过了奈何桥,来生成了她的模样。”

    听起来简直不可思议,我实在不解:“我为什么要变成江容婼的模样?我疯了吗?!”

    “答案,只有禅心自己知道。而然你已经不记得前生的一切。”

    我暗暗抽了口气:“我要见江容婼一面。”

    “这个我做不了主,沈先生估计也不会让你见她。”

    “为什么?!”

    顾希我转身走了两步,长叹了口气:“因为那个身体,已经怀了四个月的鬼胎,沈先生会想办法,让那个鬼胎彻底的消失。”

    “你愿意和我说这么多,也不怕沈先生责骂你?”我试探性的问了句。

    “便也只是责骂,他不会杀了我。”

    “其实你是恨他的?对么?”我冷笑了声,走上前道:“你恨他,是因为嫤之的关系?他让你痛苦,你也让他痛苦?顾希我,是不是这样?”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你为什么要这么听沈秋水的话?只要你肯与我合作,我们就能让嫤之回来的啊!!”

    顾希我眸中闪过一丝动容,却又坚决的拒绝了:“有些事情,我做不了决定。每个人生下来,都有属于他的使命,痛苦也好,悲伤也好,只能咬紧牙关,这样走下去。”

    “顾希我!如果……南棠真的不在了,我唯一活着的希望,只有那个孩子。我已经没有办法了!”

    我在他面前跪了下来,泪如雨下。顾希我别开了脸,沉默的甩开了我,大步流星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