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来自民国的楚先生 > 第60章 小儿楚凡
    我仔细端祥着他手臂上的黑色的禁咒烙痕,脑海里快速闪过一些片段,只觉得那并非是巧合。

    “南棠,顾希我的邪术上的符文,与这禁咒是一样的,又与这青铜古盒子有关,会不会预示着什么呢?难道这一切都只是巧合吗?”

    楚南棠一脸凝重:“很多事情,看似巧合,实则有一定的必然性。有前因,才会有后果。”

    “既然这个青铜古盒可以抑制你身上的禁咒,那就由你保管吧。”

    他郑重的点了点头:“嗯。虽说是可以抑制,其实也只是缓减了禁咒夺命的时辰,两股力量抗衡,禁咒终究会噬心焚魄。”

    我不敢想像三年之后,如果依旧无法解开禁咒,会怎样。但我也绝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就这样在我的眼前消失。

    与楚南棠说了一宿的话,将近日里发生的所有事情都一一说了个遍。

    他道:“其实在你总是梦到江容婼的那一段时间开始,我就已经怀疑是顾希我与沈秋水在布坛做法。”

    “好在有惊无险,我终究还是平安回到了你的身边。”

    他笑了笑:“爱情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精神力达到一定的承度,可以改变一些你想改变的东西。”

    “南棠……”我往他怀里靠了靠:“总觉得沈秋水有某种目的,一直在筹谋。他和顾希我或许在某些事情上达到了同一个目标,所以才能互利。”

    他蹙眉深吸了口气:“我倒是觉得,顾希我授命于一个神秘的组织,潜伏在沈秋水的身边,利用他达到某种目的。”

    “你的意思是?其实沈秋水只是颗棋子?”

    “或许,沈秋水与顾希我,都只是颗棋子。”

    我细细想了许久,也想不明白:“可是他们为什么要听命于背后的势力?明明他们已经很强大了。”

    “人心是永远也猜不透的,权势很容易让一个人迷失了自我。今天得到这个,明天又想要那个,今天站在这里,明天还想要站得更高。有些爬到一定的高度,就会堪破,有些只有爬到顶端,或许才会透彻明白,但等他明白过来时,脚下堆积的早已是白骨森森。”

    “那你呢?”我不由得想要知道,楚南棠的内心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世界。

    他笑了笑:“我本就是懒散惯了的人,世人都道我前生命好,生在了富贵之家。我外公是富可敌国的商贾,我父亲也算是官场如鱼得水,门庭若市。所以我对功名利碌没有太多的追求,大清灭亡后。父亲和母亲族系都迁移到南方,当时戏言,在这动荡的乱世,唯有楚小公子,是享尽极致富贵之人。”

    他的语句里,带了一丝不易查觉的戏觑与嘲弄。

    “那你自己觉得呢?”

    他长叹了口气,一脸惆怅:“命要是真的好,就不会这样早早就死了,让白发人送黑发人。一个人命好不好,不看开始,要看结果。功名利碌,过眼云烟,哪及得老时爱人相伴,子孙满堂,欢声笑语?”

    “说得也是,看来钱这种东西,只要够花就好了。”

    他看着我带着一丝浅笑,倾身浅吻了吻唇:“为了能让夫人和孩子过上好日子,当然是钱越多越好。”

    “可是你不是说……”

    “出发点不一样,我追求的是家人一世衣食无忧。”

    虽然他语气听着散漫不经意,但却让我感到了一丝紧迫感。

    “南棠,你不用太紧张了,我也会养家的。”

    他侧身,四目相对,认真而执拗:“夫人让我养着就好,这样会让我很有成就感。还望夫人成全。”

    我不由笑了出来:“嗯,成全。”

    在墓室里居住了一个多月,与世隔绝日子惬意安然,最重要的是有相爱的人相伴。

    孩子五个月大的时候,我不由得好奇问他:“南棠,为什么我们的孩子会与常人的不一样呢?我是说……他好像自我保护意识很强。”

    “夫人是指他与身俱来的力量?”

    我用力点了点头,楚南棠解释道:“鬼胎本身的灵气就比凡胎要多,何况……是我们的孩子,墓里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灵气,他会很喜欢的。”

    “他生下来是……是人还是鬼?”

    他也一脸好奇的,轻抚上隆起的小腹,说道:“夫人把他生下来,也许就有答案了。依我之见,在母体之中造就血肉之躯,生下来应该与一般孩子无二,只是他拥有普通人没有的能力。”

    “那是好,还是不好?”

    “大概好也不好,凡人要修为很长时间,才能拥有的能量。他从娘胎里就带了出来。但是小家伙要是调皮,会惹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我想了想说:“把他与身俱来的能力,封住可行吗?”

    “可以一试。”

    为了尽快解决嫤之的问题,我和楚南棠商量先折回去。

    漫长的火车旅程,但却一点儿也不觉得疲惫,有窗外的风景,还有身边相伴的人。

    辗转回到大宅子里,发现大门外挂了一只风铃,楚南棠似乎看出了端倪,嘴角勾起一抹浅笑,一个挥手,那风铃无风乱颤,声音变得刺耳起来。

    白忆情拿着桃木剑从屋里跳出,怒吼了声:“青天白日,什么妖魔鬼怪。报上名来!!看小爷……噫?”

    “小白,你傻不傻啊?”看他那模样,我不由得笑了出来。

    白忆情一把丢掉手中的桃木剑,冲上前来,给了楚南棠一个大大的拥抱:“祖师爷爷,您可总算是回来了,我还以为你再也不会回来了。”

    “小白,看来你是真的很记挂我。”

    “是啊是啊,法术才学了一半,不能半途而废,我是个有始有终的人。”

    进了屋后,小白本想对于这个突然多出来的孩子八卦一下的,但是紧要先解决嫤之的问题。

    我怕她关在磁场海绵里,会受到一定的影响,楚南棠拿着海绵道:“普通的鬼是怕强烈的阳光的,待傍晚之后再说。”

    等到太阳下山之后,楚南棠将海绵里的灵魄放了出来,嫤之此时还无意何意识,只是缩在墙角里一动不动。

    “这是怎么回事?”

    楚南棠细细端详了会儿,沉声道:“魂魄还处于游离的状态,会慢慢恢复神智,不过想要保灵体长存,必须要让她有自身的修为。”

    说罢,他将海绵递给了我:“或许要将她带回墓中一趟。”

    白忆情一脸羡慕:“祖师爷爷,什么时候也带我回墓中一趟?”

    楚南棠冷峻笑了下:“等你死了以后。”

    白忆情抽了抽嘴角,一脸怀疑:“好歹相处这么久,也是有感情了,祖师爷爷,你这样盼我死,忒不地道了。”

    楚南棠拍了拍白忆情的肩膀:“这个家你随便住,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只要偶尔帮家里打扫打扫,看好家就行了。”

    “偶尔……打扫,打扫?”白忆情懵了一脸:“这宅子这么大……”

    “我们就先走了,小白,你能看好家的,对吧?”说罢楚南棠满是关爱看着白忆情。

    白忆情欲哭无泪:“恭送,祖师爷爷。”

    我担心的看了白忆情一眼,满是委屈,又不忍的安慰了句:“辛苦你了小白,我们会很快回来的。要是你觉得打扫太累的话,就不用麻烦了。”

    “还是祖师奶奶疼我多一点。”白忆情装模作样的摸了两把泪。

    我带着楚南棠回到了奶奶家,楚南棠第一次在奶奶面前现身,我有点儿紧张,奶奶起先好像并没有怀疑楚南棠的身份。

    见到我带个男人回来,即没有太忧心,也没有太惊喜。

    我陪着奶奶去厨房烧火做饭,悄悄观察着奶奶的神情,问道:“奶奶,南棠是一个很好的人。”

    奶奶突然问了句:“你喜欢他?”

    我轻应了声:“喜欢。”

    奶奶长叹了口气:“你要是喜欢,奶奶也不拦着你,反正我这都是半生入土的人了。”

    “可是奶奶似乎并不太中意南棠,是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吗?”

    奶奶突然走到了灶下,将我赶出了厨房:“烟太多了,去外头坐着。”

    “奶奶?”我抿了抿唇,搬了椅子坐到了院子里。撑着脸颊,想得入神。

    突然身后传来一道清澈低沉的声音:“想什么?”

    我回头瞧去,只见楚南棠走了过来。我冲他摇了摇头,但哪里能瞒得过他?

    “是因为奶奶讳莫如深的态度?让你心里有了顾忌?”

    我张了张嘴,半晌才道:“奶奶第一次这样。平常我做什么她都很支持我。”

    “老人家见识总是比年轻人看得透彻,不管她做何表态,都只是因为关心你。”

    “可是……”

    “你担心我会与奶奶发生分歧?这个你完全勿需担心,她所想的事情,我也不是不能够理解。”

    听他的解释,我猛然意识过来:“你是说,奶奶其实已经看破了,你是……”

    楚南棠轻叹了口气:“我想是不能瞒得住奶奶的眼睛,灵笙……其实我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不是害了你。”

    我心头一窒:“都到了现在,你为什么还这么说?我并不在意那些,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就好。”

    他苦涩笑了笑,沉默不再说话。

    奶奶做了很丰富的晚饭,吃饭前竟对楚南棠说道:“楚小公子勿怪,都是些乡野粗茶淡饭。”

    我瞪大了眼睛。盯着奶奶,不知她何时早就识破了楚南棠的身份。

    楚南棠也不动声色点头至意:“怎会?是我叨扰了。”

    “奶奶……”

    “吃饭吧,食不言,寝不语。”

    还未问出口的话,硬生生咽进了肚里,与楚南棠交换了个眼神,我埋头吃饭。

    待吃完晚饭,我去涮碗了,奶奶叫楚南棠进了屋内,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我担忧的悄悄上前,第一次干起了偷听这事儿。

    屋内隐约传来奶奶严肃的声音:“灵笙是我唯一的孙女,楚小公子身份尊荣,不知为何要纠缠我的孙女?”

    楚南棠坚定道:“不是纠缠,或许是注定,我也不知道会对灵笙产生爱慕之情。”

    奶奶冷笑了声:“爱慕?您是何身份?灵笙又是何身份?抛开这些不论。您……过逝近百载,也不在阳间了,人鬼殊途,你们这样又有什么好的结果呢?”

    楚南棠有些无奈:“或许你的担忧是对的,我们同样关心着灵笙,所以我绝不会伤害她。”

    奶奶语气软了些许:“您说不伤害她,可是您和灵笙这样在一起,就是一种伤害。”

    我没忍住,情绪激动的冲进了房间:“奶奶,南棠没有伤害我,我和他在一起很幸福,很高兴。而且我们很快会有一个孩子,是人是鬼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灵笙!”奶奶从未像现在这样生气:“奶奶只希望你这辈子,能平平安安的。一辈子太长了,你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奶奶,我明白,也知道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就算有一天不得善终,我也不会后悔今天所做的决定。”

    “你……”奶奶看上去很伤心难过,我心中十分内疚,竟然就这样伤了我最亲的人。

    “灵笙,你先出去,我还有几句话与奶奶谈。”楚南棠一脸严肃道。

    我不安的看着奶奶,又看了看楚南棠,埋头不安的走了出去。在院子里等了又等,频频回头,总算看到楚南棠从屋里头出来。

    我快步迎了上去:“你和奶奶都说了什么?”

    “自然是求奶奶成全。”

    “还有呢?”

    “还能有什么?”

    我狐疑的盯着他:“骗人,一定还有什么。”

    他刮了下我的鼻子:“别想太多,天色晚了,早些休息吧。你现在可是要做娘亲的人了。”

    说来,自这之后,奶奶很欣喜接受了楚南棠,不管我怎么问,他们都不肯说出具体原因。

    久而久之,我便也不问了。

    在乡下的生活确实自在又惬意,但是我未婚先孕的消息不径而走。好在乡民们似乎对我很包容,至少当着面没有出言嘲弄或者冷言冷语,在这封闭的家乡已经十分难得了。

    林婶他们还时不时的送一些养胎的补品过来,从他们关爱的眼神,似乎不难看他们对有钱负心汉抛弃的我,感到深深的同情。

    我看了眼身后忙着孩子出生的楚南棠,不由得失笑,虽然不能向他们好好介绍这个未来的孩子父亲,有些遗憾,但是很感激他们对我的照顾。

    转眼间到了来年的二月中旬,眼看孩子还有半个月就要出生,心里除了忐忑,还有无尽的期待,我和楚南棠的孩子。

    可就在二月末时,有人闯进了灵墓之中。

    楚南棠沉声道:“夫人在家里等我,我去去就回来。”

    我担忧的看着他:“你要小心。”

    他笑了笑,摸着我的肚子,一脸温柔:“会的,我一定陪着你,看着孩子平安出世。”

    “南棠……”

    不知为何,看着他离开,我有一种强烈的不安感,一而再,再而三闯墓的人。除了沈秋水和顾希我,应该再无别人。

    他们对伏羲之盘,不会这样轻易的放弃。然而那东西我也就见过一次,那还是四年前,看到楚南棠手里把玩的那个圆盘,但当时并不知道那是什么。

    等到深夜,他还没有回来,只听到远山一阵地动山摇,我吓得从床上翻身而起,透过窗外,看着灵墓的方向,久久失了神。

    灵墓很复杂,他们应该不会那么容易的闯进去。我不断的安慰着自己,可是越想越是心情烦闷,穿上了衣服走出了房间。正看到奶奶也起床了。

    “奶奶……”

    “是不是出事了?”

    “我得回灵墓看看,也不知道究竟怎么样了,我很担心。”

    奶奶沉吟了许久:“我知道我拦不住你,再危险你也会去,但是你要好好保重自己。”

    瞬间我眼眶酸涩,点了点头:“奶奶,孙女不孝,一直让您这样担心。”

    “傻孩子,说这些做什么?我们今生能做祖孙,已是上辈子修来的缘分,你去吧。”

    “奶奶,我会回来。”

    好在肚子里的孩子很坚强,而且他也有灵力可以自保,我费力的爬上山,倒是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觉得很累。

    灵墓的入口有好几个,楚南棠告诉了我灵墓简单的布局,和几处入口和机关,我找到与主墓最近的那条通道。

    然而这里面机关重重,我依旧不能大意,大约走了几百米远,只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地下都在晃动,我扶着石壁才免强稳住了身子。

    刚才那一下,好像是什么东西往下沉去,听着胆颤心惊。

    他们第三次再探灵墓,并且挑在这个时间,必定是有万全的准备。

    突然灵墓开始摇晃得更加厉害起来,不断有碎石从头顶滚落,我依着石壁。惊慌不知所措,也不敢再往前行。

    突然有人将我往后一拉,跌进一个结实的胸膛,所站之地掉落下一块大石头。

    我仰头看去,激动道:“南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很快就能闯进主墓里,我们赶紧回了墓室里,在这里塌掉之前。”

    我没有时间多问,被他牵着快速向前走去,穿过重重密室与小门,来到了主墓室。

    楚南棠按了下床头的圆形玉石,那棺椁竟然转了九十度,只觉整个墓室开始往地下沉去。

    “南棠,墓室是在沉入地底之下吗?”

    “嗯,沉入底下他们暂时不会寻过来。”楚南棠担忧的看着我:“夫人还好吗?”

    “我没事,就是担心你,这样赶了过来,或许我给你添麻烦了。”

    楚南棠暗暗叹了口气:“你赶过来反倒让我有些安心,他们寻不到主墓,还会去找你的。”

    “是沈秋水和顾希我?”

    “不是他们还能有谁?”楚南棠眸光骤然一冷。

    “是为了伏羲之盘而来的?”

    楚南棠讶然的看着我,随后又道:“你是从他们那儿听来的?”

    “嗯,那个传说是真的吗?”

    楚南棠沉默了一会儿道:“其实我也不清楚,因为没有人启动过伏羲之盘的能量。”

    墓室似乎还在往下沉,过了好一会儿,才停了下来:“我们这是在哪儿了?”

    楚南棠道:“地下第十层。”

    我猛然抬头看向他:“地下十层?那应该很深了。”

    “嗯,活人一般是到不了的。”说罢棺椁九十度旋转,回到了原位,地室的墓门打开,竟是架空的十字形天桥,往下看时,无底是无底深渊。

    离开主墓时,楚南棠拿过了伏羲之盘,牵过我的手道:“夫人,我们先离开这里。”

    “嗯。”我轻应了声,只管跟着楚南棠走。

    天桥很宽,倒也不怕掉下去,只是有些渗人,我咽了咽口水,突然楚南棠顿住了脚步,待我抬头看时,只见对面天桥上,沈秋水与顾希我竟随后到达。

    “没想到我们会这么快追上来吧?”沈秋水笑了两声。

    楚南棠不在意的笑了笑:“确实有些意外,你们会这么快追上来。”

    “楚南棠,你生前跟我争,死后还是跟我争。为何不认命?”

    楚南棠冷笑:“认什么命?”

    “认什么命?”沈秋水挑眉,长叹了口气:“你争不过我的,难道在世时,给你的警告还不够么?”

    “我真是很好奇啊沈秋水,像你这种逆天而为的,会有什么下场?”

    沈秋水仰天狂笑:“我好端端的借命活了一百多年,老天又能奈我何呢?倒是你啊楚公子,既然命已如此,为什么就不肯老老实实的投胎重新做人?”

    “该重新做人的是你,沈秋水,你残害这么多人,来借命延续自己长生不老,可知这种邪术一旦反噬,将会无比痛苦而死?”

    沈秋水深吸了口气,朝楚南棠伸出了手:“我不想与你啰嗦,想活命的话,将伏羲之盘交出来!”

    楚南棠看了看手里的伏羲之盘,笑道:“它就在我的手里,有本事,你来拿。”

    “南棠……”

    他缓缓往后退去,低声道:“你先回墓里。”

    “不行!”

    他将伏羲之盘交到了我的手中:“听话,先折身回主墓之中。”

    我紧握着手中的伏羲之盘,轻应了声,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没有后顾之忧。

    转身跑回主墓之中后,墓室的门被关上,我喘着气儿,走了两步,只觉得小腹传来一阵巨痛。

    心中不由一震,难不成孩子在这个时候急着要出来了?

    我轻抚着小腹,紧蹙着眉头道:“小家伙,你可真是会挑时候,外头正斗得火热,你也想来凑个热闹?”

    深吸了几口气,艰难的迈着步子走到了床前,倒在了床上,只觉疼痛更加巨烈难忍。

    也不知道外边究竟怎么样了?正在此时,外边传来一阵巨响,整间墓室竟颤了两颤,有碎石滚落。

    我心头一凉,难道这里都要塌了吗?

    我从爬上爬起,强忍着巨烈的疼痛,想要出去看看。突然地面晃得厉害,一个趔趄竟一头栽倒在地。

    本来还能忍一忍的,可能是这一摔,动了胎气,孩子在里面挣扎得更加厉害,似乎迫不及待的要出来。

    没一会儿羊水已经破了,已经使不出什么气力,只是觉得地面一直在晃。

    突然主墓开了一道小门,楚南棠匆匆从外回来,见我倒地不起,冲上前来将我扶起:“夫人?”

    我疼得拼命的抓住他的手:“孩子,要……要生了。”

    “这里已经不能呆了。我带夫人去安全的地方。”他将我抱起,快步走进了小门。

    我看着他,只觉得他似乎已经很疲惫了。可我却无法帮上一点儿忙,还给他尽添了乱。

    “南棠,墓室是不是要塌了?”

    他没有回答我,只是以最快的速度穿过了一道道暗门和密室,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来到一处封闭的石室之中。

    “夫人,是不是疼得厉害?”

    “我……我能坚持住。”

    他祭出沥魂珠,沥魂珠散发着柔和的光,飘浮在小腹之上,竟一下子减轻了大半的疼痛。并传来一阵阵暖意。

    “南棠,你不要再浪费精力了。”

    “没关系,夫人不用担心,他们暂时还不会找到这里。只是时间不多了。墓室继续在下沉坍塌。”

    我心中升起一丝感伤:“我们还能活着离开吗?”

    他对我笑了笑:“当然,夫人会长命百岁,好好的活下去。”

    我伸出手,他覆上,十指相扣,紧密无间。

    “你会陪着我的,是吗?”

    他低头吻了吻我的眉心:“当然,我答应过夫人。会一直陪着你。”

    听到这句话,我提着的心放了下来:“你要陪着我……陪我,一起看着我们的孩子,出世,长大成人,陪着我老去。”

    漫长难熬的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当听到孩子的哭声时,我已经用尽了所有的气力。

    楚南棠抱起孩子,眼中闪过一丝讶然之色,我强撑着最后一丝意识,问他:“南棠,让我看看我们的孩子。”

    过了好一会儿,他将孩子送到了我的怀中,额间竟有一个火轮的红色胎记。

    “是个男孩。”

    “这是……”我轻抚过孩子额间的印记。听老一辈说,婴儿出生所带出来的胎记,是前世的印记。

    “且让我为孩子卜上一卦。”楚南棠给孩子排了生辰八字,为他卜了一卦。

    却见他眉眼间神情凝重,排了三次,才罢了手。

    “南棠,怎么了?”

    他暗暗抽了口气,欲言又止的看着我:“很奇怪,算不出孩子的卦象。”

    “怎么会算不出来?”

    “在六道之中,三界之外。看来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也罢。夫人,我们为他取个名字。”

    说罢,再次看向孩子时,额间的火轮印记渐渐消失。除了刚出生时哇哇大哭,其余的时间,他很安静。

    只是蜷缩在我怀里,安全入睡。

    我想了许久,终究还是问他:“也不知道取什么比较好,那就随你取吧。”

    楚南棠沉吟半晌,才道:“楚凡吧。”

    “楚凡?”

    “平平凡凡,渡过一生,才是最大的幸福。”楚南棠画了一张符咒,贴向他的眉心,那符咒化成一道暗红色瞬间消失:“我封印了他的灵力,让他只做一个普通人。”

    “嗯,楚凡挺好的……”眼皮很沉,我拼命的挣扎着,但还是沉沉的进入了漫长的沉睡。

    我听到一阵急匆声,慌乱中睁开了眼睛,只见楚南棠将沥魂珠缠上了我的手腕:“夫人,你必须带着孩子离开,沿着那道暗道一直走下去,可以到山脚下。”

    “那你呢?”

    “我不会有事……”他无奈道:“只是现在我灵力消耗太多,不宜再恶斗下去。你们都是凡身肉体,等墓室完全塌陷,你们会死。”

    “你……”

    他冷笑了声:“即然他们敢来,那就要有付出性命的代价。”

    这分明是想与他们同归于尽,我摇了摇头:“我们不要再跟他们斗下去,一起从暗道离开!”

    “他们不会罢休的,如果……他们没死,想要伏羲之盘,你给他们就是,因为从来没有人可以启动伏羲之盘的力量。”

    “不,不要……我只要你陪我一起离开!”

    他无奈的长叹了口气:“傻瓜,这是我的葬身之所,魂栖在此,又能去哪里?”

    “你骗我!你只是想骗我离开,对不对?!”我拼命的拽着他的手,不放他走。

    “怎么会呢?”他真诚的双眸,像是夜空璀璨的星辰,一瞬不瞬的看着我:“我以前骗过你,但以后绝不骗你。我会回来,陪我们的孩子慢慢长大成人,会陪你一起老去,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真的吗?”

    “相信我,可是你和小凡留下来,肯定是必死无疑。已经没有太多时间了,夫人,珍重。”

    墓室晃动更加厉害,我咬了咬牙,拼命的忍住眼里的泪水,抱起孩子艰难的向暗道走去,就在暗道封上的那一瞬间,我回头看去,墓室已经坍塌,而沈秋水与顾希我最终还是寻到了这里。

    我收回视线,告诉自己,不要回头,只要咬紧牙关向前走。

    走出暗道,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在山脚,回头看去时,那高耸的崖岸竟然在一瞬间沉了下去。

    “南棠!!”顾不上身体的虚弱与疲惫。我重新返回了山顶,小石潭里的水形成一个漩涡,眨眼间便干涸了。

    也许不会再有灵墓,那百年前的传说,随着它一并葬于地底之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