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来自民国的楚先生 > 第62章 你先跪吧
    我几乎是下意识的抱起孩子跳下了床,打开门,只见白忆情一脸惊慌道:“她不见了,我刚才感觉到了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引导,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便起来去看了看她,估计才离开没有多远。”

    “你是说,她自己走出了屋子,被神秘的力量给操控了?”

    白忆情脸色苍白:“只怕凶多吉少。”

    “那现下怎么办?有没有办法快速的找到女孩的下落?”

    “可能试试,但是我学艺不精,也不知道究竟能不能追踪得到。”说罢,他念了咒语,突然出现一只纸鹤,纸鹤在半空中盘旋了一会儿,飞出了屋子。

    我心中一喜:“小白,没想到你学得不错。”

    “我一人去追,你带着小祖宗在家里,若是有消息,我会回来告诉你的。”

    眼看此时也是半夜两点半了,我看了看怀里又沉沉睡过去的阿凡,点了点头:“好,若是遇到什么危险,不要硬拼。”

    他朝我点了点头,朝纸鹤追了上去。

    我迷迷糊糊的睡到了天亮,小家伙竟也不知何时醒了过来,睁着圆滚滚的大眼,打量着我。

    我倾身上前吻了吻孩子:“小阿凡,早上好。”

    孩子蹬着小肥腿,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但看他精神头很足的模样。

    “妈妈起床去做早饭,不过先把你给喂饱吧。”

    小孩子吃饱后,将他放在床上,也不吵不闹的。这孩子有时候觉得跟一般孩子很不一样,似乎能感应到常人无法感应的东西。

    而且自出生到现在,他几乎很少哭,若不是封掉了他与生俱来的能力,不知道会是怎样?

    “宝宝乖乖的,妈妈等下再来抱你。”

    换上衣服走出了房间,从昨晚到现在白忆情没有回来,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忐忑不安的做好早饭。才回房间抱了小阿凡出来,只见白忆情匆匆从外面走入。

    “怎么样了?”我急急的上前询问。

    白忆情一脸凝重,摇了摇头:“没找到,而且据我所了解的情况,昨晚又失踪了一女孩,前前后后一共失踪十三个女孩,恐怕已经晚了。”

    “小白,你为什么……对这件事情这么上心?”

    白忆情猛然看向我,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十年前,我也像现在这样。能感应得到那股强大的能量的招唤。十年前我失去了意识,等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了,后来我才知道,那片小区的居民,被一场奇异的火,全给烧死了。”

    “你……”我哑声了许久,才道:“所以你觉得这件事情跟你也有关系?”

    白忆情烦闷的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我猛然想起,在三年前的一件事儿。

    “小白,你还记不记得。参加完省文化节的演出,在更衣室里换衣服时,你捡到了一个古铜色的小盒子。那个盒子里潜藏着巨大的能量,至今无人打开,但是当你拿着那个盒子时,我知道里面的能量正在慢慢的苏醒。”

    白忆情一屁股跌坐在沙发上:“那我……究竟是?”

    “我不知道,但我想这其中应该有种必然的联系。而且我后来又发现,顾希我邪咒的符文,与盒子上的古老文字,有异曲同共之妙。”

    楚南棠说过。这一切并非偶尔,而是存在着必然的联系。

    “先别想那么多了,吃早饭吧。”我拍了下他的肩膀:“什么事情等吃饱后再想。”

    白忆情神色复杂的抬眸看着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开始有些害怕,怕得到自己不想看到的答案。”

    “小白,这世间很多事情,或许都与自己的想法背道而驰,但害怕一点儿用都没有,来临的时候,就只能咬紧牙关去面对。因为你不去面对,或许它永远都不会过去。”

    白忆情失笑:“我发现你好像变了很多。”

    “懂得了一些,失去了一些,坚强了一些……”最主要的是,他现在不在我的身边,所以我得替他照顾好自己。

    吃完早餐,小白去了学校,我独自在家里带着小阿凡,脑子里却不断的在回想这些年所发生的一件一件事儿。

    从沈秋水拿走伏羲之盘,到现在十三个少女失踪,这其中的时间很巧合。

    还有通往虚无空间的密室,那里墙上挂着的刑具,现在细细想来,竟然刚好十三具。

    高高的法坛之上,有强大的能量凝聚,或许他们便是靠这个得到灵力去做一些常人无法做到的事情。

    比如……长生不死。

    我猛然从沙发上起身,大动作把小家伙吓了一大跳。回头看了眼孩子,将他抱回了房间。

    找到电话给白忆情打了过去,好在他此时没有在上课。

    “小白,我问你一个问题。”

    “啊?什么问题?”

    “如果能回到过去,改变过去的一切,那么会怎样?”

    白忆情想了想说:“如果是回到过去,改变已定的乾坤,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个世界将重新洗牌,产生蝴蝶效应。”

    “我们会消失吗?”

    “这就不清楚了,反正大都会发生改变,有些人会在未来消失,有些人的命运会截然不同。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暗暗抽了口气:“小白,我现在没有机会与你解释清楚,但有件事情我必须要去确认。你上完课早点回来。我在家里等你。”

    没等他再啰嗦问下去,我回头看了眼正好奇盯着我的孩子。

    走上前吻了吻他的眉心:“宝宝,妈妈得出去一趟,但一定会回来的,你要在家里乖乖的等妈妈回来。”

    小家伙似乎知道我要丢下他离开,从来都不哭的突然哇哇大哭起来。

    伸长着小手让我抱他,我不忍的看着孩子,轻抚着他的胸口,他渐渐安静了下来,只是睁大着眼睛。似乎害怕我就此这样消失掉。

    我轻叹了口气,点了下他的小鼻子:“宝宝快睡……”

    待孩子睡下之后没多久,白忆情回来了,急急问道:“电话里听得不太清楚,你说你要去做什么?”

    “我得回一趟A市。”

    “我陪你一起去。”

    “有点远,孩子没人照顾。”

    白忆情紧锁着眉头道:“可你一个人跑这么远,又能对沈秋水他们怎么样?”

    “原来你已经猜到了……”

    白忆情点了下头:“当你在电话里说要去确认一些事情时,我就猜到整个事件与沈秋水他们脱不了干系。”

    “我真的只是去确认,难道你还以为我跟他们面对面的打起来?”

    “带我去!”白忆情道:“你引开他们的注意力,我趁机去查探。”

    “等等。”我带住了白忆情:“密道的机关与入口我画给你。”

    我找来纸笔。将入口与机关画下来,白忆情看了眼后将图纸揉成团丢进了垃圾桶里。

    没有多做商量,我们匆匆离开了B市,回到了那个充满回忆却又无限罪恶的城市。

    至少确定了一个推测,那就是到了B市以后,能量的波动前所未有的强大。

    我和白忆情住了一个晚上,他当晚一个人坐在那里也不知道在研究什么,哄了小宝宝过去时,只见他在画符。

    “这是什么符?”

    白忆情说道:“隐身符,不过很复杂。不知道能不能在天亮之前赶得过来,而且……”

    他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笑道:“我学艺不精,要是画了大半夜,这符压根没效果,得有多伤人心?”

    “你上次不是也说纸鹤怕没用么?结果不还是挺好的?对自己自信点儿。”

    白忆情长叹了口气:“说起上次那纸鹤,用到一半突然在半空就自焚了。”

    我呆滞了两秒:“所以……这个隐身术你敢用?”

    “关键时刻,不行也得试试啊。”他拿起符咒吹了吹:“你先睡去睡觉吧,我这边一时半会儿还弄不完。

    “嗯,那我先去睡觉了。”

    次日,我去拜访了沈家,见到了卫伯。

    卫伯脸上闪过一丝讶然之色,随后还如往日般和蔼:“原来是灵笙小姐回来了,真是难得难得,我这就去通知沈先生。”

    “好的。”

    没一会儿,卫伯匆匆又出来了:“沈先生请灵笙小姐进去。”

    “谢谢卫伯。”走进别墅,似乎过往的一切还历历在目,但我知道那些过去的,不会再回来了。

    此时沈秋水与顾希我正在用早饭,见我到来。沈秋水很是平静道:“一起坐下来用早饭?”

    “不用了,我吃了过来的。”

    沈秋水打量着我,随后又收回了视线:“你来这里,不会只是坐坐这么简单吧?”

    顾希我放下餐具,沉声道:“你不该来这里。”

    “希我,别这么说,既然来了,就是贵客,何况还是灵笙?”沈秋水自若的吃着早饭,长叹了口气:“时间做得真是快,也最是无情,一旦流逝就再也回不来了。”

    没想到他也会发出这样的感叹:“我以为时间对你没有任何意义。”

    沈秋水笑笑:“怎么会没有意义?毕竟我也只是一个凡人,也会怀念过去美好的一切。”

    “那就继续怀念好了,不用总是想着回到过去,沈先生,我觉得这个世界自有他生存的法则,你不该去将它破坏。”

    沈秋水没有回答,吃饭后擦了擦桌,坐到了我的对面。

    “你来见我,不管是因为什么,见到你我都很高兴。”他表情真挚,让人很容易会信以为真。

    “谢谢。”我谈漠的道了声谢,如果他不是害死嫤之的原凶,我或许对他还有会一点儿仁慈。

    他无奈的看着我:“你非得用这样冷漠的语气和我说话?灵笙,我对你怎样你应该很清楚的啊!”

    “沈先生,你伤了两个对我最重要的人。”

    “呵呵……”他冷笑了声:“我呢?在你眼里,心里,我就那么不堪?连嫤之都比不上?!我对你,究竟做错了什么?让你这样恨我,这样避我如蛇蝎。”

    事实上,如果不谈及其它的,沈秋水确实一直对很好,如果没有换魂的事情,我依旧会对他心里存在许多感激之情。

    可仅仅也只是感激之情,并没有其它的了。

    “沈先生,别再自欺欺人了,你对我好,只是想了弥补你曾经的遗憾,这种好是自私的,浮于表面得不到人心。”

    “说得楚南棠好像有多么伟大纯洁,难道他当初接近你时,目的单纯吗?”

    视线落定在似乎隐隐感到不安的孩子身上,我沉声道:“虽然一开始,我们之间有许多误会与隔阂,但是相处久了,就越是能看出南棠与你的本质。沈秋水,你认为爱是什么?是掠夺是囚禁吗?至少南棠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那是他软弱无能。”沈秋水不在意的笑了笑,抽了支烟。

    “真正的软弱无能,是永远也不敢面对自己所犯下的过错,然而你其实心里清楚。那个人内心的强大,是你所望尘莫及的。”

    这句话似乎刺激到了他,他将烟掐熄,恨恨的盯着我:“他只不过是个落魄的小少爷,软弱没有了依靠,我是谁?对他望尘莫及??笑话!笑话!!!”

    “张灵笙,你走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趁沈秋水失控之前,顾希我腾身而起,急着赶人。

    不知道小白平安的从密室里出来了没有,那个密室虽然不至于很复杂。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简直如同一座永远都走不出去的迷宫。

    “不准走!”沈秋水低低的冷笑了几声:“既然你和那小子有胆回来,我自然得好好欢迎!”

    “你……”

    沈秋水架着长腿,重新点了一支烟:“灵笙,是不是我太宠你了?虽然与你有十年之约,可我对那小子没什么约定,正好能量还欠缺了些,拿他补替一下也好,虽然还是处子精元最纯净。”

    顾希我撇开了脸去,沈秋水一声令下闯进来了两个保镖,将我带到了密室之中。

    只见白忆情被锁链捆绑着吊在法坛的中央,而四壁囚禁着十三名少女,也已经气息恹恹,诡异至极。

    “她们都死了?”

    “还没这么容易死,直到精元吸尽之后,才会慢慢挣扎着死去。”沈秋水冷血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走上前掐过白忆情的下巴,白忆情悠悠的转醒了过来。

    当看清楚眼前的这一切时,叫出声来:“灵笙!放开我……MD,你这个大变态,竟然杀了这么多人!你会遭报应的。”

    沈秋水浓眉紧蹙,似乎很厌烦听到他的吵闹声,曲膝往他的小腹上重重击去。

    白忆情闷哼了声,吐出一口酸水,疼得整张俊脸扭曲说不出一句话来。

    “小白!沈秋水,你害了这么多人还不够吗?放了小白!!”

    沈秋水不为所动:“很快,他就不会再有气力叫出声了。”

    后背的冷汗不由得瘆透了衣裳,我轻颤着声音:“你究竟想做什么?为了什么而杀了这么多人,值得吗?!”

    “很多事情,做了以后,就再也回不了头了。”沈秋水面不改色:“灵笙,你知道,我并不想伤害你。”

    “你一直说着不想伤害我,可是却一直在做着伤害我的事情。”

    沈秋水轻叹了口气:“究竟要怎么做,你才会对我正眼相看?”

    “你放了小白,放了这些人!”

    他轻笑了声:“你总是让我做一些我根本做不到的事情,让我很为难呢。”

    “那你所谓的爱是什么?就是伤害吗?像你这种草芥人命的,懂得什么是爱情吗?”

    “或许吧……或许我并不懂,什么是爱情。我只是不想伤害你。灵笙……”

    “别过来!!”我抱着孩子踉跄的退后了数步,看了眼被铁链锁住的白忆情:“沈秋水,你就是个披着人皮的恶魔!”

    “是啊,我是恶魔,在你眼里我无恶无作,我草芥人命,哪里比得上楚南棠清高无暇,尊贵无双?”

    他邪佞的笑了笑,拿出了手中的短匕首:“我会给你的朋友放血,等他的血融到了阵法之中,便会增强阵法的能量,到那时,或许伏羲之盘就能打开。”

    “你为了什么?逆转乾坤是要遭天谴的!”

    “天谴?呵哈哈哈哈……”他仰天大笑了起来:“那又何妨?就让雷来劈我,雨来淋我,让我永不超生!可惜啊,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说着,他斜了顾希我一眼:“去祭出伏羲之盘,正好,今天人差不多都到齐了,灵笙,我会让你明白。人,定胜天。我要做的事情,谁也阻不了我!”

    “是,沈先生。”顾希我回头看了我一眼,转身走出了密室。

    沈秋水用匕首割开了小白手腕上的脉博,鲜红的血沿着手臂蜿蜒而下,白忆情之前已在阵法之中吸走了一部分精元,此时整个人早已昏迷不醒。

    鲜红的血淌进了阵法之中,所过之处如同燃起赤烈的炎火,法坛上的能量更加强烈刺目起来。

    “沈秋水,你疯了?!”

    沈秋水丢掉手中的匕首,舔过染血的手指。邪佞一笑:“你知道楚南棠最失败的在什么地方么?就是他太妇人之仁,刚断不断,可惜他荣华富贵却没命享。我小的时候,最羡慕两个人,你知道是谁吗?”

    见我紧抿着唇没有说话,他继续道:“一个是统领南洋军阀的总督军,后来,我杀了他,顶替了他的位置。另一个,是积万千宠爱于一生的楚小公子。”

    “也是你……指使容婼杀了他!”

    “即生秋水。何生南棠?我自然容不下他,谁叫他总是与我为敌?对于眼中钉,心尖刺,是绝不会手下留情的。”

    没多久,顾希我将伏羲之盘取了过来,他默念着咒语,伏羲之盘似乎也感受到了强大的能量,慢慢从顾希我手中浮起,在上空快速的旋转,散发着刺目的光。

    沈秋水惊叹:“似乎有点儿效果了!只要能量够强大,伏羲之盘就能开启!”

    怀里的孩子突然变得极度不安,放声哭了出来。他们现在的的注意力全都在伏羲之盘上。

    白忆情的血要再这么放下去,只怕真的会流尽送命。

    我轻轻瞥过丢在地上的匕首,移步走了过去,拾起地上的匕首以迅雷之速搁在了沈秋水的脖子上。

    “放了小白!!”

    沈秋水冷笑了声:“你竟然威胁我?”

    “是你逼我的。”

    “想杀了我?”沈秋水语气中带着一丝淡淡的忧伤:“那就动手,看能不能杀死我。”

    “我不想杀人,我只要你放了白忆情!!放了这些无辜的女孩!!”

    他长叹了口气:“傻孩子。”

    语毕他伸手握过了我握匕首的手,扣过了我的手腕,直到将我手里的匕首给夺了过去。

    他如同表演般,用刀划过了自己的手腕,皮肉被割开很快渗出血来,但不过短短几秒,血口子无药愈合如初。

    “看,你伤不了我。”

    突然,白忆情低低笑了出来:“呵呵呵……”

    沈秋水与顾希我同时回头看他,白忆情缓缓抬起了头,眸光一片血红,语调慵懒而傲漫:“好热闹啊!”

    说着扭了扭脖子,叹息了声:“吾有多久没出来了?希我,我的小徒孙……”

    顾希我身子一颤。惊恐的瞪大了双眸盯着眼前这人:“你……你是……”

    “怎么回事?能量……在逆回!”沈秋水看了眼渐渐弱小的能量光球,一脸不可思议。

    白忆情手腕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他怒吼了一声,捆绑在他身上的铁锁,瞬间震碎掉落。

    他托起手,触到眼前的能量光球,沈秋水大惊,上前想要阻拦他,却被一道强大的力量震开吐出一口血来。

    “伏羲之盘?”白忆情歪着头打量着眼前的圆盘:“能回到过去?呵呵呵哈哈哈哈哈……那就带吾回到吾的王国!!”

    他开始用催动伏羲之盘,转头看了怔忡在一旁的顾希我,冷声道:“吾之徒孙,还不跪下?”

    顾希我如触电般猛然抬头打量着眼前这人,眼中的惊恐之色在逐渐扩散。

    突然一道红色的符咒自密道门外飞了进来,那身影犹如光电的速度,瞬间出现在白忆情跟前,而手中的伏咒已封在了他的额头上。

    楚南棠低笑了声:“要跪,你先跪。”

    那一瞬,有什么东西从白忆情身体里抽离,身体颓然倒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