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来自民国的楚先生 > 第63章 回到民国
    我以为自己还在梦中,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南棠……”

    “楚南棠!你为什么还不消失?!!去死啊!!!”沈秋水旋转着手中的魔方,纤长的手快速而灵活运转。

    “南棠!!”我想要冲上前护在他面前,不想每一次,每一次,都是他挡在我的面前。

    “别过来,拿伏羲之盘!”楚南棠废力的吼了声,魔方释放的能量,让他变得虚弱,无法施展出法术。

    他扶着白忆情,祭出沥魂珠,抵挡着顾希我与沈秋水的攻击。

    我抱着孩子,伸手拿过悬浮于半光球之上的伏羲之盘,似乎还有强大的能量在运转,竟拿在手中巨烈的颤动着。

    突然沈秋水竟退开了,而他手里竟不知何时多了一把黑色的玄刀,直直刺向楚南棠的心脏。

    “不要!!”

    我冲上前去时,剑已经破了阵,沥魂被斩断,一百零八颗血色的珠子从空中坠下,弹跳着四散了开来。

    顾希我退后,回头看了眼我手中的伏羲之盘,我抱着哭得厉害的孩子,下意识退后了数步。

    “顾希我,难道你还想一错再错吗?”

    黑色的长剑燃起红色的炎火,将楚南棠的灵魄焚成了一缕青烟,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在空中慢慢消失,再也找不到他的身影。

    “呵呵呵……斩魂刀,斩厉魂,我不信这次你还不死透透!”

    就在绝望之际,耳畔传来一道若有似无的声音,连自己都分不清楚,究竟是真实还是绝望之中的幻听。

    “夫人放心,凤凰浴火,涅磐重生,我在未来等你。”

    ……

    “南棠!南棠……”一颗珠子慢慢滚落到眼前,我伸手捡过珠子,紧握在掌心里,泪水不知不觉的涌上了眼眶。

    沈秋水提着刀一步步朝我走了过来:“伏羲之盘,交出来。”

    孩子哭闹得更加厉害,我将孩子紧了紧,不舍的将他放到了地上,又将伏羲之盘放到了他的胸口。

    我将珠子捧在心口,仿如撕心裂肺,哽咽着:“沈秋水,你把南棠还给我!”

    沈秋水看着我,沉声道:“从此这世上再也没有南棠。只有我沈秋水。灵笙,你别伤心了,今后我会对你好,我会让你幸福。”

    我狠命的握着手中的珠子,缓缓起身,一步步朝沈秋水走去。

    “灵笙?”顾希我不安的看着我,也不知道我要做什么。

    沈秋水勾起嘴角浅笑,朝我张开了双臂。

    我伸出手,抱过他的左手臂,迎着他的笑,张嘴狠狠咬住了他,我恨他!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他吃痛闷哼了声,却只是任我这样咬着,冷汗涔涔而下。

    “你恨我?”

    何止是恨你!你害死了我最爱的人,我真想把你千刀万剐!!

    我尝到了嘴里腥咸的味道,这才肯将他放开,我绝不会跟他走,更不会喜欢他!

    他们无非是想用这邪阵启动命盘,我不会让他们得逞!

    “灵笙,你恨我也好,总有一天你会知道,谁才是最爱你的人。”

    我冷笑,退后数步。突然沈秋水与顾希我大惊。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原本没有丝毫动静的伏羲之盘,浮在宝宝的上空拼命的转动,被封印的额间火轮印记再次出现。

    那上面的梵文竟然开始改变,下一秒我只觉一阵强大的力量倾注于我的身体里,最后的印象中,我只看到他们惊慌的神情,还有伏羲之盘发出的强烈的光,刺目得再也看不清什么。

    之后,眼前的一切被漫长的黑暗所吞噬,我感觉不到悲伤,欢乐。思念……仿如死去,不复存在。

    我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当睁开眼看到那一望无际水洗的碧空时,久久才回过了神来,整个人感到十分疲惫饥饿。

    挣扎着坐起身,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这……荒野一望无际,秋风萧瑟,我猛然打了个冷颤,不敢相信的将手举到了自己的眼前。

    这……这根本不是我的身体,这双手顶多不过是个十几岁小姑娘的。

    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敲了敲头,努力想把之前的一切想起来。

    我拿到了伏羲之盘,正准备与沈秋水拼个你死我活,却在这里伏羲之盘在孩子的怀里,就这么被启动了……

    难道?我猛然瞪大了眼睛,良久。不敢相信的低语:“我回到了过去?”

    此时,也不知道心里是高兴多一些,还是惶恐多一些。高兴的是,在这里我可以再看到禇沛!惶恐的是……就算回到过去,我又能改变什么?

    楚南棠说过,即便伏羲之盘启动,回到过去,也不可以随便改命,否则天下将会大乱,甚至我们未来的那个世界就会消失,重新洗牌。

    “南棠……”凭着这股子意念,我从地上爬了起来,天地之大,我却不知道该往哪里找他。

    突然,我看到不远处还躺着一个小女孩。

    疑惑的走上前,她似乎是昏死了过去,面黄肌瘦的,是饿的么?

    我推了推她总觉得似曾相识,看了许久,才惊觉嫤之小时候大约也是长这个样子。

    “醒醒,嫤之,你醒醒。”

    ‘轰隆隆’——!

    天公不作美,突然电闪雷鸣,看样子即将下雨了。

    我背起嫤之,蹒跚着脚步艰难的向前走去,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只是凭着直觉,沿着小路一直走一直走……

    终于看到了人群,都是些流离失所避难的人们,他们在议论着,洋鬼子们都把武汉占领了大清朝已亡啰!而祸不单行瘟疫已经死了两千多人了。

    ……

    大清亡了?武昌起义那一年,1911年,大清朝正式灭亡。1912年元年,大民国成立。

    我竟回到了这个时间,那……我又是谁?江容婼?还是禅心?又或者是别人?

    也容不得想我想太多,只能随着人群逃亡。泥泞的山路很不好走,战乱四起,动荡不安的人们,早已变得麻木不仁,没有人会对我伸出援助之手。

    我饿极了,背上的人似乎越来越重。我想丢下她独自离开,因为我不能死在这里,我要去找禇沛!

    雨越下越大,我背着嫤之撑着最后的一丝气力。随着流民来到了附近能避雨的土地庙,土地庙地儿太小,容不下太多人。

    而背上的人儿正在发着高烧,我正要进去时,被里面的人给推了出来,一个趔趄摔在泥泞的地面上。

    “去去去,哪有地儿,就死哪儿去!这里容不下你们了。”

    我抱着嫤之无助的躺在大雨之中,哽咽着:“嫤之,嫤之你醒醒!”

    她悠悠的在我怀里醒了过来,嘴里呢呐着:“姐姐,我好饿。默香好饿好难受……姐姐,默香是不是要死了?”

    原来,她不叫嫤之,叫默香。原来这便是我与嫤之的渊源,这一世我们真的是姐妹。

    “默香,坚持住,姐姐带你去找医生!”

    默香摇了摇头,拉过我的衣袖:“不要……不要去……爹娘不在了,默香好想爹和娘,姐姐,默香要死了,这个留给你。”

    她坚难的从小香包里拿出一颗桂花糖。早已变质了。郑重的递到了我的手中。

    “默香藏了很久很久,可是舍不得吃,姐姐你吃吧,默香要去找爹娘了。”

    泪水一颗颗与雨水砸落,我无助的抱着他嚎啕大哭:“默香,别死……求你了……”

    为什么?面对自己最亲的人,总是那样无助而彷徨,我竟然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突然雨停了,我下意识抬头看去,不知何时多了一把油纸伞,一个穿着干净中衫的中年男人笑得慈蔼:“小姑娘,我们少爷请你去马车里一同避一下雨。”

    我如同在大海里漂着的浮木,终于看到了一线希望,男人替我一手抱起了默香,一手撑着伞向不远处的马车走去。

    谁知走到半途,突然听到有人吆喝了声:“快出来看呐!那里有一量豪华的马车!里面肯定有食物和银子!!”

    这么一叫唤,那些流民鱼贯涌了出来,奋不顾身的朝马车扑了过来。

    我惊慌叫道:“他们都过来了!怎么办?”

    “快,快上马车!”男人催促了声,他先将默香放进马车里,一双修长且白皙的手从车帘里探出来,接过了默香。

    又伸出手递到了我跟前,我迟疑的片刻,将手递了出去。好暖!如玉般的温润。

    里面那人用力一拉,我一头闯进了马车,怔愣在当场。

    这人……

    我瞪大着眼睛,不敢相信!虽然这一切已经发生在眼前,但当看到少年时的楚南棠,依旧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发生了!

    “南棠……”

    少年清澈如湖泊的双眸看向了我,略显疑惑,随后又垂下双眸,长睫在眼睑下留下两排温柔的剪影。

    他什么也没问,摸了下默香的衣裳:“都湿透了,我这里有些干衣服,但不合身,先穿着罢。”

    他怎么还能这么冷静?我急急道:“那些流民……”

    话还未说完,只听到一阵马蹄声飞奔而来,响起一道枪声。

    我的心脏吓得一紧,下意识撩起车窗向外看去,只见几个穿着短衫的家丁手里拿着枪怒喝道:“谁敢再往前一步,我们就开枪杀了他!”

    楚南棠将干衣服递给了我,撩开车帘跳下了马车。

    隐约听到他说道:“沈叔,吓吓他们就行了,再拿些干粮给他们打发了吧。”

    “少爷,我们的干粮也不多了。再说往前面走,就到了租界,那里我们得谨謓行事,银元不一定管用。”

    “先处理眼前的要紧,走一步算一步吧!”

    “好吧,听您的。”

    待我们换好衣裳,楚南棠拿了些吃的进了马车,身后跟着一个戴着圆镜的老花眼镜,提着一个檀木医药箱里来。

    长途跋涉,他们必定是会带医生的。

    “史先生,请您看看,这丫头是患了什么恶疾。”

    “楚少爷请稍等,待我看看先。”

    那史先生闻切之后,脸色大惊,又翻了翻默香的眼皮子,踉跄退到了马车门口。

    “怎的?”

    “是瘟疫啊!楚少爷,这……万万不可将她们留下,您也赶紧下马车,以防感染了。”

    我猛然抬头看向楚南棠,他一脸为难的低下了头想了想道:“瘟疫死了多少人?”

    “上头统计说是两千多人,事实上只怕不止这个数。”

    他暗自叹了口气,没再看我们一眼,转身下了马车。

    雨不知何时停了,我抱着默香,绝望的看着傍晚灰暗的天,难道让我回到过去,只是一次又一次的体验这种绝望么?

    我以为很快会被赶下马车,但结果并没有,我抱着默香坐在马车里,随行了一段路,在一片林子里歇下了脚。

    大夫给开了一些抗生素,但这根本无济于事,中途默香醒了一次,烧得迷迷糊糊的。

    “姐姐,我们在哪里?”

    “别怕,我们被好心人收留了,不会有事的,姐姐会保护你。”

    默香灰败的双眸闪过一丝琉璃的光彩。话语中带着无尽的希望:“真的吗?”

    “真的,真的……”酸涩的泪水涌上眼眶,只能将怀里的人儿抱得更紧了些。

    哄她入睡后,我径自从马车下来,四周很安静,不远处升起了火堆。

    走了没几步,听到有人在细碎低语,正商量着什么。

    “少爷刚才说,让这俩丫头继续跟着咱们,送她们最后一程,再找个好点的地儿给埋了。”

    “真是想不明白这小少爷,明知是瘟疫还带着她们。就不怕感染了?”

    “所以沈护院说了,今夜就将她们悄悄处理,明儿个少爷问起来,就说她们俩自个儿走了。”

    ……

    我捂住唇,踉跄退后了两步,地上的枯枝发出细弱的声响,但足已引起他们的注意。

    往我这边看过来,家丁叫了声:“抓住她!”

    我爬起来就往马车那边跑去,但这身子骨还没跑多远就甚感疲惫,很快追上了我,将我按压在地上:“别出声,不然现在就杀了你!”

    “放开我!”

    “对不住了小丫头,谁叫你得了瘟疫,我们也只是为了活命。小少爷对你一片好心,你想害了他不成?”

    我心口一窒:“你放开我,我会带着默香自己离开,不会惊动你们少爷的。”

    “呵,我们才不信你这些话!”

    “别跟她废话,绑了丢山谷里便是。”

    “也是!”

    那几人竟真的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绳子,将我的嘴堵住,又从马车里将默香拖了出来。

    走到了附近的山谷边,将我们推了下去。

    掉下去的时候,只觉身下是软的,并未感到有多疼痛,我将嘴里的布条儿用舌头给推了出来,舌都麻了。

    “默香……默香!!”

    就着幽冷的月光,我看到满地荒野全都是死人!一阵阵恶臭涌进鼻尖,干呕吐出来的全都是胆汁。

    那些尸体都高度腐烂了,一不小心踩到死人手脚,血肉半腐粘稠在鞋底,随后好像连袜子都被浸湿了。

    如同醒不过来的噩梦一般,连尖叫的力气都没有。

    我茫然无助的看着眼前这一切,在死人堆里开始翻找默香。

    “默香!默香,默香……”我哽咽着找了许久,才将她给翻了出来。

    此时默香已经气息恹恹了,我将默香背起,可气力早已枯竭,只是半拖着她,一步一步在死人堆里艰难的行走着。

    可是也不知道怎么的,却根本就走不到尽头。

    “老天爷,救我!!”

    我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只是无助的嘶喊出声,没有人会来,没有人会管我们的死活!

    “南棠,南棠!!为什么……”

    突然我看到远处有火光在靠近,是人吗?是谁?来救我们的吗?

    我没有多想,仅剩最后的求生意识,只是让我背着默香奋力的向前走去。

    “救命啊!救命啊!!!”

    蝼蚁尚且偷生,我要活下去,我也不相信,运命让我回到过去,只是为了让我尝试这单一的痛苦。

    “她们在那里!快!快去将她们带回去。”

    听声音像是那位沈护院的,我们又被带了回去,一身脏乱散发着难闻的腐臭味儿,谁也不想靠近。

    直到楚南棠出现,上前探了探默香的鼻息,一脸无奈的对我说道:“也许……她救不活了,你要放弃吗?”

    我坚定的摇了摇头:“不,不!”

    我紧抱着默香:“她是我唯一的亲人,没有到最后,我绝不会放弃。”

    他凝视着我许久,失笑:“前面有条小溪,那里的水还算清澈,只是有些冰冷,你们先去那儿洗一洗。”

    “好。”再次看到他温暖的笑容,如同冬日温煦的暖阳,心底渐渐升起了一丝暖意。

    “你还能走么?”

    “我能。”

    “你很坚强。”他看了眼默香,将她打横抱在了怀里,一点儿也不嫌弃她身上的脏臭。

    “楚少爷,不行啊!您会……”

    楚南棠没有理会他们,径自带我去了小溪边。

    “需要我帮忙吗?”他想了想还是问道,眼眸清澈毫无一丝杂念。

    “麻烦……您了。”

    他帮我和默香擦干净身体,取来了新的衣裳换上。

    “南……楚少爷。”我抿了抿唇,气息未定:“大恩大德不言谢,你送我和默香到这儿就行了,瘟疫是会感染,您真的不怕么?”

    “天若亡我,大罗神仙也救不了我。命不该绝,瘟疫又有何俱?我一路走来,看到了很多分崩离析,生离死别,人情冷暖……有多么弥足珍贵。”

    是啊,那样的处境,该有多绝望?如果不是他再次带人将我们寻回去。

    简直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您这样,会不会很为难?”

    他想了想道:“虽然为难,但也值得一试,我将你们先安顿下来,等到我师父会合,看看他有没有办法治你们的瘟疫。”

    于是他带着我们又行了一段距离,再往北上,到处都是北伐军。时局动荡不安,为了不引起注意,楚南棠与他们分散了两队走。

    其实是为了更方便安顿我和默香,我们随着他来到一处老巷四合院前,敲了敲门。没一会儿,一位穿着破旧短衫的老大爷来开了门。

    见到是楚南棠,正要行礼,楚南棠慌忙拉住:“郑二爷,别忙,我这儿需要麻烦你一阵子。”

    “哎呀!楚少爷说什么麻不麻烦?有什么事儿,我郑老二义不容辞,快请进来。”

    进了破旧的四合院子,外边堆了很多木柴,看来是冬日准备取暖用的。

    楚南棠说:“只要偏间就好,暂时将我们隔离开来。”

    “这是……啥意思?”

    “这两个丫头感染了瘟疫,我将薰的艾草带来,让史先生做好防护……”

    其实我感觉得到,楚南棠说这些的时候,语气里也带了些担忧,还有歉意。

    倒是郑二爷,竟也不嫌弃,直摆了摆手,让楚南棠莫要再说下去,只道:“我郑老二的命都是楚少爷救的,这点小事,您看着办就行,我知道,您有分寸。”

    楚南棠暗暗舒了口气,浅笑:“在此谢过。”

    将我们安顿好后,史先生替默香和我扎针煎药,虽然起效不大,但也暂时保住了默香的性命。

    她尚有一息之存,而我日夜与默香相伴,虽然底子厚实些,到底不能幸免。

    没多久也一同高烧咳嗽,时而清醒,时而陷入昏迷。

    “先把药吃了,再坚持坚持,师父很快就来了。”他抱着我,细心的喂我药。

    我费力的抬着眸。一瞬不瞬的看着他,竟忘了收回视线。

    少年时候的他,可真青涩,精致无可挑剔的五官,会让人如同喝了醉,沉醉不知深处。

    他迎着我的视线,疑惑的问:“你为何这样看我?”

    我咽了咽喉间残余的苦涩药汁:“我……因为,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提到这个,他不免也好奇道:“那我们之前可能见过,不然你第一次看到我时,就叫出了我的名字,定然是认识的?”

    “嗯,我……我以前见过你,不小心听了名字去,就记下来了。”

    “你记性真好。”

    那一刻泪水涌上了眼眶:“是你,让人不能忘怀。”

    少年脸上竟浮现出一丝羞涩,轻轻放下了我:“你好好休息,至少现在烧渐渐降了下去,只要不放弃,就一定会有办法的。”

    “楚少爷,您还是少进来的为妙,要是传染了您,那怎么办?”

    “我体质奇异,不会被传染,放心罢。”

    也不知是安慰人,还是真的。随后他收拾了药碗转身离开了房间,我看了眼身边沉睡的默香,轻抚着她的头发,低语:“嫤之,我们不会死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