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来自民国的楚先生 > 第70章 我大师兄
    天光破晓时分,简直尸横遍野,我揉了揉眼睛从屋里走了出来,呆滞的看着眼前的景象。

    “这些怎么办才好?”

    楚南棠想了想对玄明道长道:“师父,将这些尸体火化了吧。”

    “嗯。”玄明道长点了点头,耽搁了一整天,烧完这些尸体已经太阳落山,这里不宜久留,也不知道今晚上会出现什么情况。

    正准备离开时,突然从草丛里传来一阵窸窣声,楚南棠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悄悄走上前拿过木枝将草丛拨开,竟是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

    只见他浑身发抖,脸上灰扑扑的看不出原来的模样,衣着褴褛,我们推测有可能是属于这里的村民,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楚南棠舒了口气,丢下了手中的木枝,走上前将他从草丛里拉了出来。

    “你藏在这里多久了?”

    他的警惕性很强,缩了缩脖子退后了两步,也没有说话。

    我突然想到来时还来了些孙嬷嬷做的小吃,拿了些过来给他,见他干瞪着眼盯着我手中的小吃,咽了咽口水,却没敢上前接。

    我将小吃塞到了他的手里:“吃吧,要是不够,我这里还有很多的。”

    他真是饿极了。将这些小吃拼命的往嘴里塞去。楚南棠顺了顺他的后背:“你慢点吃,没有人和你抢的。”

    见我们并没有伤害他的意思,他的警惕性放下了许多。

    “能不能告诉我,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问道。

    他吃完东西,声音嘶哑道:“发生了瘟疫,都死了,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玄明道长沉吟了会儿,道:“看来你也是命不该绝,倒随我一道走吧。”

    楚南棠讶然回头看了眼玄明道长,眸光沉了沉没有说话,随后点头道:“小兄弟,我师父人很好,你随我们一道上山,倒也不失为善果。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他嗫嚅了半晌,才道:“顾,顾希我。”

    我猛然回头看向他,手中剩下的小吃掉了一地。顾希我,他是顾希我?!

    楚南棠注意到我的反常,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啊?”我猛然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没……没什么。”

    楚南棠说,顾希我一身邪术,昨晚操控尸体的幕后之人,必定是他。

    只是玄明道长什么也未问,却说要将他一起带走,其实玄明道长心底肯定也有怀疑,大概有他自己的打算。

    我们行了半个月的路途,好在之后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山路很险峻,盘旋而上的山道,若是不一小心掉下去,那万丈深渊,云雾缭绕,只怕粉身碎骨。

    走了一天一夜的山路,终于来到了道观,只叹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哪里能寻得?

    道观想不到很大,也盖得十分精致典雅,山林中设有许多凉亭别院。

    观里有一个小道士守着,见玄明道长回来,过来拜了礼,又拿着扫帚去打扫院子了。

    三清殿内看得出来香火鼎盛,时常有人来祭拜。柱子上刻画了远古四大神兽图像,离三清殿不远有一处九层观星塔。

    炼丹房,戒台,还有四御殿,林林总总加起来,竟有四十几处殿堂。园林很有特点,殿宇恢宏,景色幽雅。

    待我参观完,已到了傍晚时分,楚南棠与我一道去了凉亭里歇脚,看着远处青山被云雾缭绕,仿佛身至天上。

    我长叹了口气:“道观这么大啊。”

    楚南棠失笑:“怎么,被吓到了?”

    我如实的点了点头:“你师父……应该很有钱吧?”

    楚南棠难得放声大笑起来:“大概……”

    突然楚南棠从袖子里拿出两个青色的果子:“给你,解渴。”

    我不客气的从他手里接过了果子,有一点点酸,但更多的是甘甜,确实很解渴。

    “这是什么果子呀?真好吃。”

    他说:“人生果。”

    “啊?”

    他笑而不语,看了眼天色道:“回去吧,大概吃饭的时间了。”

    道观有专门做斋菜的弟子,我平时肉本来就吃得不多,所以也没有习不习惯的。

    顾希我换了一身干净的道服,竟不想还挺适合的,他的气质与楚南棠其实有些相似。

    一股不识人间烟火的仙气儿。穿起这种青色宽松的道服,还真像个小仙童。

    经过顾希我的厢房时,看见他正在铺床,只是铺来铺去,还是一团乱。

    我轻叹了口气,走进了屋里,从他手中拿来床单:“我帮你吧。”

    他有些羞涩,轻应了声,退到了一旁,看着我很快将床铺好,眼里写满了钦佩。

    “谢,谢谢。”

    真不敢相信,他就是顾希我,这么小的个子,瘦瘦的脆弱得像只受惊的小兔子。

    我很难将他与百年后的顾希我联想在一起,究竟经历过什么会将一个人变成那样?

    总说,人是会变的,但我想人之初,性本善,谁也不是一生下来就邪恶的。

    “不用谢,你早点儿睡。”

    “嗯。”他低头轻应了声,我转身替他关上了门。

    走近楚南棠的厢房,隐约听到了琴声,难得听他抚琴,我放慢了步子,待走到门口时,没敢进去打扰。

    便在石阶上袭地而坐,捧着双颊,看树叶槎桠婆娑,聆一曲天籁,赏一轮明月,享一缕清风,若一生如此蹉跎而过,却也不错。

    ‘吱呀——’一声清响,木门被推开,曲子不知何时停了,而我还沉浸在刚才的美好里。

    他讶然:“我道你去了哪儿,正出来寻你,不想你坐在这儿发呆。”

    我回头看去,少年一袭青衫如仙风骨,明眸随着嘴角的笑意,弯成了月芽,说不出的舒服,俊雅。

    “南棠……”

    他也无甚多讲究,拖起下摆,袭地而坐,与我并肩仰头遥望那轮明月。

    许久都未觉得他是离我这么近的,我们坐在一起,看着一样的月亮,吹着同样的风,赏着同样的风景。

    “在想什么?”他突然转头好奇的问我:“难得看你一脸心事重重。”

    我想了想,说:“在想未来。”

    “未来?”他失笑:“我看你的面相。是极好的面相,虽然波折重重,但终能寻到良婿,共渡一生。”

    听罢,我笑了出来:“你这么肯定?”

    “肯定啊!”他伸手摸了摸我的头,一脸宠溺:“所以未来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不要放弃希望,好好活下去。”

    就知道他是在安慰我,有人说算命的话一半真一半假,而听的人却因为算命的话,不断的给自己心理暗示,人生的路慢慢的就会朝着心理暗示走下去。

    只可惜这一生的命,我已经堪破大半。即来之。则安之。能和他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美好的回忆。

    不管结局如何,遇上楚南棠这样的人儿,这辈子都值了。

    “南棠,我也知你的未来。”

    他狐疑的盯着我,面带微笑:“哦?说来听听。”

    “你会找到一个终生所爱的人,生一个可爱的儿子,幸福的过完此生。”

    他怔忡的盯着我许久,笑出声来:“终生所爱……师父说我这辈子与红尘俗无缘,又与父母亲友的缘分很浅薄。”

    “我信你,所以,你也信我,好不好?”

    他嘴角依旧噙着笑意。迎合的点了下头:“好,我信你。若是我有一个儿子,该叫什么?”

    “就叫楚凡啊。”

    “楚凡?”

    “一辈子,平平凡凡,就是最大的幸福与安乐,所以叫楚凡。”

    “这名字真不错,那我未来的孩儿,就取名就楚凡。”

    他与我相视一笑,回屋取了心字焚香,随后静默的,相依坐到了很晚。

    睡前他说了句:“下次我们去九重观星塔赏月,从那儿看会有不一样的感受。”

    于是我开始期待,下一次与他一同赏月的日子。

    在道观里的日子。清闲又惬意,玄明道长时常在炼丹房里炼药。

    我好奇的问楚南棠:“你师父真的能炼出仙丹吗?”

    他失笑:“谁知道呢?但一年半前救你命的丹药,便是师父炼出来的,可解百毒。”

    “那可真厉害!”

    他背了竹篓,叫了顾希我:“小兄弟,一起去山里采药去不去?”

    顾希我将将扫完院子,抬眸看了眼楚南棠,沉默了点了下头。

    三人一道去了后山采药,楚南棠认得许多草药,并很是有耐性的与我们说解着,这些草药的功效。

    “累了吗?前面有处瀑布,我带你们去玩玩。”

    听到有瀑布,正是消暑的好地儿,于是我与顾希我连连点了点头,不由得跟着楚南棠加快了步子。

    走了好一会儿,终于来到了瀑布前,飞流而下的瀑布,如同白银泄下千里,恢宏壮观。

    瀑布下形成了天然小石潭,我脱了鞋袜,迫不及待的走到了小石头边,掬了一捧清泉,递到唇边喝下,顿觉五脏六脾都舒爽了。

    喝完水,我们仨一同将双脚浸入了水潭里,踢着水玩儿。

    突然草丛里传来一阵窸窣声。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肯定是野兔子!”

    我和顾希我起了玩心,小心翼翼的上前拨开了草丛,那哪里是什么兔子?竟是一只前腿受伤的小白狐。

    “南棠,你快过来!有只小狐狸,它受伤了。”

    楚南棠立即起身走了过来:“我看看。”

    他上前瞧了瞧,小狐狸似乎没有力气了,一息恹恹的躺在那儿,唧唧的哼叫着。

    “估计是被毒蛇咬伤了,看来小狐狸刚大战了一场,九死一生啊。”

    说着从怀里拿出一瓶丹药,喂了小狐狸一颗,又给它的腿上敷了草药,抱起了小狐狸。

    “先带它回去,也不知能不能救活。”

    回去的时候晚了,树林被参天大树遮蔽,路看不太清楚,我走着走着竟踢到了藤缦扭到了脚。

    楚南棠与顾希我担心查看,我说还能走,勉强走了两步,扭到了脚高高肿起,已经走不动路了。

    楚南棠将小狐狸放进竹篓递给了顾希我:“小兄弟,你背着它。”

    “好。”顾希我接过竹篓背上。

    楚南棠背起了我,走过之处,惊到了栖在草丛里的莹火漫天,借着萤火我们回了道观,已经过了吃晚膳时间。

    玄明道长让弟子留了饭菜,顾希我给小白狐做了窝,它病恹恹的,我担心过不了今晚。

    楚南棠蹲下身摸了摸小狐狸的头:“挺住啊小狐狸。”

    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如果还能回去,还能回到我们的家,以后一定要养一只小狗,他肯定能照顾好它。

    到了第二日,我们再去看时,不想昨日病恹恹的小狐狸正打着哈欠,惬意的窝在窝里,似乎并不害怕我们。

    “南棠,它是不是活过来了?”我高兴的拽着他的衣袖仰头问他。

    “是啊,我就说嘛。它一定不会这么轻易的死掉的,不用担心。”他摸了摸我的头。

    也不知道这个习惯从何时起的,一高兴就摸我的头,感性时也摸我的头。

    身后传来一道清咳声,楚南棠回头叫了声:“师父,您出关了?”

    玄明道长负手走上前来,看了眼小白狐,又转头对顾希我道:“南棠,希我,你们跟我来。”

    我悄悄跟上,到了清风殿内,玄明道长问向顾希我:“你来道观也有好些时日了,觉得这里如何?”

    顾希我讶然抬头看向玄明道长。由衷道:“喜,喜欢这里。也喜欢大家。”

    “你愿不愿意永远留下来?”

    顾希我怔忡了许久,玄明道长又问道:“愿意永远留下来吗?”

    楚南棠看了眼顾希我,又看了眼玄明道长,顿时明了过来,高兴道:“希我,师父是想收你为徒,问你愿不愿意?”

    顾希我眼眶微红,浑身轻颤着,哽咽道:“我愿意,我……愿意永远留在这里,我喜欢这里。”

    “小师弟,还不拜见师父。”

    顾希我激动的跪了下来,嗑了三个响头,行了拜师礼。

    我羡慕的站在门外,长叹了口气。可能叹息声太大,被玄明道长听到。

    他抬眸看向我,笑了笑,朝我招了招手。

    我眨了眨眼睛,疑惑的走上前去。

    “你这孩子,天性纯良,唯有与南棠缘分深厚,实属难得。即是如此,你若是想入我门下,便也一道与希我行了这拜师礼,如何?”

    我惊喜的瞪大了眼睛。看向楚南棠,他抿唇冲我笑颜璀璨。

    “师父,可不可以……”我踌躇着看向顾希我。

    “可以什么?但说无妨。”

    “我要做二师姐,希我比我小,他做小师弟,可以吗?”

    玄明道长极为慈蔼,笑道:“希我先行的拜师礼,你问他,可不可以?”

    顾希我红了脸,沉默了点了下头,叫了声:“二师姐,大师兄。”

    楚南棠双手环胸,故作严肃:“哎呀。一下多了个师妹和小师弟,这下可好玩了。”

    玄明道长嘱咐道:“我不在的时候,你们要听大师兄的话,知道吗?”

    我与顾希我异口同声,答道:“知道了师父。”

    一开始,觉得挺好玩的,追在楚南棠身后,叫着:“大师兄,大师兄,大师兄!”

    “哎,这孩子魔障了。”楚南棠掏了掏耳朵,长叹了声。

    时光荏苒而过,在道观的时光是这一辈子最美好的回忆。小狐狸后来伤好了,却不愿意再离开,它好像知道救他的恩人,每次楚南棠打坐,它就躺在楚南棠脚边假寐。

    说到打坐,四更天就要起来,那时天还未亮。

    起初我和希我起不来,他一脸严肃的拿着戒尺抽屁股,赶着我们从床塌上起来去殿里打坐修行。

    我和希我打坐多半是假的,眯着眯着就睡着了,最后还得被楚南棠的戒尺抽醒。

    他那力道拿捏得特别好,我都怀疑他私下抽着自儿个练出来的轻重。

    后来,日复一复。也就习惯了四更天醒来,但也习惯楚南棠拿着戒尺将我们抽着坐床榻而起。

    受他的影响颇多,后来打坐也有了许多心得。

    起初为了让我们进入佳境,他时常给我们念着心法。

    夫道以无心为体,忘言为用,柔弱为本,清静为基,节饮食,绝思虑,静坐以调息,安寝以养气。

    心不驰则性定,形不劳则精全,神不扰则丹结,然后灭情于虚,宁神于极,不出户庭而妙道得矣。

    一次,我在半途悄悄睁开眼,竟看到一只蝶扑着翅膀落在了楚南棠的肩头,似乎很是安定。

    不想,顾希我也睁开了眼睛开了小差,讶然于眼前这一幕。

    我起了玩心,悄悄移上前,伸手去捉蝴蝶,才刚伸出手,那蝶儿就飞走了。

    因此惊扰了楚南棠打坐,他半眯着眸盯着我,距离很近,再往前一点,我的额头就要碰到他的唇。

    我吓得慌忙退后了两步:“大,大师兄,蝴蝶……飞走了。”

    “罚你,扫一个月的院子,希我,和你师姐一道扫。”

    我和希我一道扫着院子,看着一旁花圃里的蝴蝶,丢下扫帚上前,谁知才刚靠近,蝴蝶都飞走了。

    我长叹了口气:“为什么呢?”

    又闻了闻身上,按道理说,我比楚南棠香,蝴蝶为什么一见我就跑,却落到了他的肩膀上。

    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隐忍的笑声,才惊觉,我这样子也许很傻。

    “师……兄。”

    他负手面带微笑走上前,问道:“想知道为什么?”

    顾希我也围了上来连连点头:“师兄,为什么啊?”

    “心不定,气未宁,若是做到无我境界,心无一物,便无所惧。”说着,他伸出手,没一会儿,就有蝴蝶停在了他的指尖。

    更为神奇的是,蝴蝶会随着他的手飞动。

    我和顾希我只能瞪大着眼睛,一脸惊诧的看着,满是崇拜之情。

    “所以从明天起,你们要好好打坐,修身养性,以后也可以做到。”

    我和顾希我点头如捣蒜,暗暗发誓,从明日起,一定要认真对待枯燥又无味的打坐。

    剩下的两年时间,楚南棠时常和师父一起讨教观星术以及炼丹的心得。

    只有我和顾希我,可能在师父眼里,我俩就是两块朽木。不可雕也。

    说来也奇怪,虽说都入了门下,但是师父并不太管我们,只是让楚南棠教我们定性。

    所以便时常与顾希我厮混在一起,就跟脱了缰的马儿,道观附近的山林,都被我们踏遍了。

    我们时常去瀑布玩水,眼看到了十一月初,我对顾希我说道:“日后可能会来得少了,得等到来年开春时。”

    顾希我点了点头,少年清俊绝尘,早已不是初见时的模样。可依稀看出长大时的俊雅气质。

    他总是安静的跟在我的身后,我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比起楚南棠,他更愿意听我的话。

    这种感觉,就像一个年级差等生与优等生,我和顾希我是一条道上的,楚南棠的境界我们无法体会得到,总觉得随着时日增长,与他的隔阂也越深。

    “师姐,我牵着你。”

    “啊?”

    他突然伸手要牵我,见他胀红了脸说:“你总是不看路,每次回去总是摔跤,我牵着你走,就不会摔了。”

    我冲他笑了笑,没有拂了他的好意。任他牵着我,走向回去的路。

    顾希我抿了抿唇,欲言又止,见他如此,我不由问道:“你想说什么?”

    沉默了许久,他才说:“师父很偏心,只教大师兄本事,却从来不教我和你。”

    提到这个,我也无奈的叹了口气:“师父……肯定有他的用意,不是偏心,现在师兄不是在教我们定性吗?我们先打坐。”

    “都打坐大半年了,什么时候才可以学法术呢?”

    “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没关系,师兄会保护我们的。”

    顾希我沉默着没有再说话,回到道观时,天色已晚,正巧看到楚南棠正在院子里逗白狐。

    听到脚步声,他回头看了过来,张了张嘴,才道:“怎么才回来?快去用膳吧,热在锅里呢。”

    我松开了顾希我的手,跑上前想去抱小狐狸,谁知它竟躲到了楚南棠身后,不让我碰。

    我气呼呼的瞪着它:“厚,我当初也有救你的,你这只忘恩负恩的小狐狸!”

    “大师兄。”顾希我眸光微闪。叫他时没有看他,彼此擦肩而过。

    楚南棠回头目送着他背影离开,问我:“希我怎么了?”

    “啊?”我看了眼他的背影,笑道:“没什么,小孩子使性子嘛,会好的。”

    “还说别人,你不也是个小不点?”

    “我是小不点??”我冲到楚南棠面前,不服气的踮起脚尖,才到他下巴,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长得这么高了!

    他伸出手比了比,笑道:“小不点,你应该多吃点,才能长高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