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来自民国的楚先生 > 第71章 把你灌醉
    此时的楚南棠,已经有了我所熟悉的那人的模样,渐渐褪去少年的青涩,更加沉稳更内敛。

    “我去吃饭。”我脸颊微热,跑去了食堂。

    最近这几天顾希我总是不见人影,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楚南棠难得今天没有与师父讲道,只见独自一人坐在石阶上,逗着小狐狸,走了过来。

    “怎么今天只瞧见你?”

    小狐狸见着他,丢下我围到了他的脚边。我长叹了口气:“这只小狐狸是不是以貌取人?”

    楚南棠失笑抱起它:“会吗?那它应该很喜欢你才对。”

    “你就会拿我开心。”我气闷道。

    楚南棠坐到了我的身边,疑惑问:“怎么一脸病恹恹的模样?有心事?”

    “没有,只是有点儿无聊罢了。”

    楚南棠轻叹了口气:“看来是小师弟不在,你觉得寂寞了。”

    我瞥了他一眼:“最近希我总是独来独往,怪怪的。”

    提到这个,楚南棠才说:“上次回来,我不是问你?连你也不知道是为什么,那我更是不知情了。”

    “南棠,三年期限快到了,你真的会下山去吗?”我抬头看向他。

    他想了想,点头道:“会啊,但是你可以留在这里。”

    我眼眶微涩,暗自深吸了口气:“我是因为你才来到这里的。如果你走了,我留下来也没有任何意义。”

    一阵沉默之后,他说:“还有希我陪着你,你不会太孤单的。”

    我一时语塞,心里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憋了口气没处说。

    “南棠,你一点儿也感觉不到吗?”

    “嗯?”他一脸讶然的回头看我,满是疑惑。

    这让我没有勇气再深问下去,赶紧收回了视线,失笑摇了摇头:“没什么,今天可能真的是寂寞坏了,我去找小师弟。”

    “快吃饭了,别太晚回来。”他在身后叮嘱了句。

    我早已头也不回的跑远了,留在他的身边,让我感到有些窒息起来,我从来没想过,爱一个人会有如此强烈的占有欲望。

    我的感情或许在这一世里,永远也得不到任何的回应。

    他不是没有心,也不是没有情,只是他一心一意的想要发扬无名道的精神。

    他心里藏了很多事,但唯独没有什么儿女私情。

    顾希我就这样神神秘秘总是失踪了一个月,我便故意躲在角落里逮他,悄悄跟着他来到了后山的竹林里。

    因为这里听师父说过,在这片山中属于极阴之地,为了安全起见,让我们不要靠近这里。

    他来这儿做什么?我悄悄躲进草丛中,观查着他的一举一动。

    只见他拿出了几个小木偶,木偶上刻了一些看不懂的符文,但这种类似的符文并不陌生。

    只见他变化了几个手势,嘴里念着咒语,树叶无风而动。

    那种阴森之气越来越盛,背脊发凉,下一秒,我只觉得四周有什么东西正涌了过来。

    想逃,但因这种强大的压迫感,身体如同灌了铅般,动弹不得。

    没过多久,听到一阵如同野兽的嘶嚎声,这个声音并不陌生,让我想到了那夜在荒村里,遇到了丧尸。

    我猛然瞪大了眼睛,盯着顾希我,难道他……正在悄悄练习这些邪术?

    没一会儿,只见许多丧尸从四面八方的围了上来。

    顾希我摆布着手中的两个木偶娃娃,那些丧尸随他手里小木偶的动作,而受摆布。

    他不知道我藏在草丛里,那丧尸越来越近,我从草丛里跳出想逃,却不知一旁还埋伏了一只丧尸,扑上来咬了我手臂一口。

    听到不远处的动静,顾希我回过头看,到到我时大惊失色,利用法术将咬我的那只丧尸震开了很远。

    “师姐!!”他飞奔过来,查看我的伤势。

    被咬杀的地方竟呈现乌黑一片,他撕了块布条儿。将手臂绑住:“尸毒入体,必须先回去解毒!”

    “丧尸!过,过来了!!”

    顾希我看了眼四周,才惊觉刚才因为我顾及的我的伤情,使得现在已经彻底的失控。

    他想回去将丢在一旁的木偶娃娃拿回来,但是那些丧尸很快围上,将木偶娃娃踩在了泥地里。

    丧尸因此彻底失控,不断的有新的腐烂的尸体从地里爬出,并以非常人的速度朝这里逼近。

    看来这次纸是包不住火了,我和顾希我的法术不济,布下了阵法勉强护住了自己,隔绝了这些丧尸的靠近。

    “怎么……怎么越来越多了?怎么办?”我们背靠在一起,已经无处可逃了。

    顾希我擦了擦冷汗:“师姐,我……我闯祸了。”

    其实我倒是不担心现在这些丧尸会不会把我们给撕了,我倒是开始担心起顾希我,这次引起这么大的动静,师父和楚南棠不会不知道。

    我的阵法力量越来越小,已经无法再阻挡这么多的丧尸同时进攻,就在攻破最后的防线时,楚南棠率先赶了过来。

    祭出沥魂,画了几道符,加强了阵法的威力。

    “师兄!”顾希我提了口气,随后却又放了下来。

    “将他们弄回去!”楚南棠回头对顾希我喝了声:“你肯定有办法将他们送回去!”

    “有,有办法!”顾希我闭目吟诵着咒语,折了几根枝子,重新布阵。

    弄得满头大汗,那些丧尸终于开始慢慢撤退往回走,楚南棠不敢掉以轻心,继续加持着阵法。

    回头看了眼我的伤口,沉声道:“你的伤要尽快处理。”

    顾希我跑出阵法,拿回了那两个木偶娃娃,似乎有了木偶娃娃之后,他更加得心应手起来。

    不消一会儿,那些丧尸都被送了回去。

    楚南棠才收回了沥魂珠收了阵法,也没有管顾希我,只是拉过我快速的回了道观。

    他拿了颗药丸给我:“吃下去。”

    我听他的话吃了下去,他又拿了药和纱布给我包扎伤口,其实我感觉不到太多的疼痛。

    只是试探性的问他:“南棠,希我会不会有事啊?”

    他埋头看似认真的给我包扎伤口没有回答我的话,过了一阵子才道:“我也不知道,总之这次虽瞒不过师父的。”

    我抽了口凉气:“你想想办法,希我不是故意的,他没有恶意,就让他永远留在山里。别让他下山。”

    楚南棠讶然的抬头看向我:“你很关心他。”

    “我……”我抿唇轻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也算是相识一场,和他成天呆在一起,他是什么样的,我心里很清楚,只要好好引导他,他就不会再犯大错。”

    楚南棠轻应了声:“小师弟确实也不是大恶之人,只是走了邪道,其实……师父当年就怀疑是他操控着那些腐尸来攻击我们,所以才会提议让他跟我们上山来,修身养性。让他不要再碰这些邪门的东西。”

    “师父会如何做?”

    “他的邪术很不一样,师父说在远古时期,有一个神秘的种族,他们天生可以操控腐尸来战斗,帝王看中他们独特的力量,将他们的族长封为了大祭司。那是一种邪恶的力量,带着毁灭性。”

    我听罢,从椅子上腾身而起,什么也顾不上了,只道:“我现在,立刻让希我下山。”

    “不行!”楚南棠上前拦住了我:“你这么做跟背叛师门有什么两样?”

    “可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希我。陷入这种绝望的境地。”

    “师父宅心仁厚,你何时看过妄动杀念?顶多只是把师弟禁足而己。”

    我看着楚南棠,他极力想要说服我的模样,我没有再与他起争执。

    待到深夜,他们都睡下了。我将偷偷早已收拾好的包袱拿出来,去找顾希我。

    顾希我心中不安,还未睡下,见到外头的敲门声,前来开门:“师姐。”

    “希我,拿着。”我将包袱塞到他的手中,他猛然抬头看向我。

    “师姐?”

    “你快走吧。这里已经没有你的容身之所了,师父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顾希我紧拽着手里的包袱,低下了头来:“我不想离开师姐,师姐,你和我一起走吧!”

    他反扣过我的手:“我会照顾你,不会让人欺负你!”

    我摇了摇头:“我……我不能走。”

    “为什么?你非得留在这里?我以为,我以为……”

    他没有再说下去,我沉默的抽回了手:“南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我不会离开他。倒是你,要学会照顾好自己,包袱里有一些银钱,那是我所有的积蓄了,你拿着,能够撑一些日子。”

    他红了眼睛,眸光灼灼的盯着我:“师兄有那么重要?比我重要?”

    我暗自吸了口气:“那不一样,我把你当成了我的亲弟弟,和南棠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在你的心里,他一直都比我重要……”他失落一笑,撇开了脸不再看我。

    “希我,对不起。”

    我看了眼天色,上前赶忙推了推他:“趁现在天还未亮。你就别磨蹭了,或许这是你唯一逃离的机会。”

    他喉结滚动,埋头拔腿疯狂的向前跑去,跑着跑着又停了下来,回头看了我一眼:“师姐,我喜欢你。”

    对于他的感情,我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咬了咬唇什么也没说出口。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只把我当弟弟。不过这样也好,我愿意做你的弟弟,你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我会把你放在心里一辈子。”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黑夜之中,我长长的舒了口气,即是为他的离开,也是为他无法回应的感情。

    转身正准备回去时,看到月夜下那道修长挺拔的身影,我吓了一大跳,踉跄的退后了两步。

    “南,南棠?”

    他紧蹙着眉头,朝我走了过来:“你知不知道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

    “我……师兄,看在往日的情谊上,你就不要告诉师父,就当作不知道。好吗?”

    他抿着唇,从所未有的严肃,最终轻叹了口气:“你真以为他能逃得掉?今晚的事情,我就当没有看到,你回去睡吧。”

    “谢谢,师兄。”我没敢再看他的眼睛,害怕他责备的眼神。

    回去之后我很快睡了过去,可能神经崩得太紧,实在累极了。

    次日醒来的时候。听到外头传来一阵吵闹声,天光破晓时分,泛着蒙蒙的灰白,窗外火光一片。

    我从床上翻身而起,跑了出去,只见无名道的弟子正举着还未熄的火把,头上沾着露水,似乎才刚从外边回来。

    听到他们的议论声,我才知道顾希我被抓回来了,现在已经被锁在了九重观星塔内。

    “没想到平时看着这么文静的人儿,居然这么邪气。”

    “就是。听说是什么巫族之后,可以操控腐尸。”

    “传说不是说这族人都灭绝了吗?”

    “呵……说不定他是最后一个。”

    ……

    九重观星塔?我抬头看向道观高耸入云的九重高塔,站在原地久久没有离开。

    看来事已成了定局,找谁都没有用,也不知道能不能去看他。

    我去找楚南棠时,他正洗了脸,将巾子挂在了木质的盥洗架上。

    “南棠!”

    他抬眸看向我,面色凝重:“如果是他的事情,免谈。”

    “我只是想再看他一眼,说几句话,可以吗?”

    “你明知道,不可以。”

    “你生气了?”

    他蹙眉盯着我许久:“师父当初没有当场将他诛伏,是想给他一次机会。在山中静修两年多,他不但没有改进,反而偷偷修练邪术,若是修成,你可知这种邪术会带来怎样的毁灭性?”

    “我不知道!我也没想这些,我只知道,希我不会的!”

    “你又怎么肯定,他不会呢?”

    “我……我不跟你说了。”我气呼呼的跑了出去,来到了九重观星塔前。

    这里有弟子看守,见有人过来。还未上前就将人拦下:“禅心师叔,这里不能随便闯入,请回吧。”

    我提着手中的食盒,挤出一个笑来:“我是来送饭的。”

    “送饭?一直都有固定的人送饭,怎么突然换人?”

    “送饭的有点事情耽搁了,我……替代一下。”

    那人狐疑的盯着我,不肯放行,直到楚南棠说道:“阿大,让她进去。”

    “南棠师叔。”

    我回头看向他,他从我手中接过食盒,也未看我。只道:“走吧,时间不多。”

    “谢谢。”

    我随他一同进了塔内,想到了刚来这里时的情景,对他说:“还记得吗?你说过,要带我来观星塔看月亮,但是一直都没有机会。”

    他说:“我想你今晚可能也没有心情同我一起赏月。”

    “南棠,我……”

    他没有回头看我,只是步子加快了些许,九重塔爬起来有些费力,终于爬上了顶端,看到了被铁链子锁在塔里的人。

    “希我!”

    “师姐!师姐!!!”他拼命的挣扎着。但沉重的锁链根本无法挣脱。

    看到手腕上的皮都被磨掉,我上前制止了他:“别动了,你的手腕都流血了。”

    他发红的双眸看着我:“为什么他们要将我这样锁起来?我没有杀人!我没有犯错!为什么?!”

    “希我,你冷静点儿!我会找师父,让他放了你,你别怕。”

    “师姐,师姐救我……我不想……我不想被困在这里!”

    他细细哽咽着,无助极了。

    我将食盒递到他面前:“希我,你先吃点东西,希我……”

    他绝望的眼神看向我,盯着我手中的食盒良久。我将食盒打开,把吃的拿了出来。

    “这些都是你平常爱吃的,我特意为你准备的。”

    他食不下咽,抬头看向我:“师姐什么时候会再来看我?”

    “我……我很快就会再来看你,你要振作起来。”

    “师姐,我是不是再也出不去了?”

    “不会的,不会的……”这句话,我连自己都不相信。

    顾希我的视线越过我,落定在我身后一直保持沉默的楚南棠身上。

    “师兄,有些话,我想单独和你说。”

    我回头看了看楚南棠,又看了眼顾希我,站起身道:“你们聊吧,我出去等你们。”

    等了许久,也不知道他们聊了什么,直到楚南棠从里面走了出来。

    我下意识抬头看向他:“希我,和你聊了什么?”

    “进去和他道别,以后别再踏入这里。”

    他的冷漠与无情,有时候让我觉得很陌生。

    我轻应了声,走了塔内,顾希我的精神不是很好,孤独的倚着冰冷的墙,透过塔内的窗,看着外边的蓝天白云,飞鸟经过。

    “希我。”

    他缓缓回过头来,扯着一抹苍白的笑:“师姐,不……我已经……被逐出师门了,以后再也不能叫你师姐。”

    “那,就叫我的名字吧,希我。”

    “禅心……”顾希我带了些羞涩笑了笑:“你想不想知道,我刚才和楚南棠都说了些什么?”

    “说什么了?”

    他笑了笑:“我对他说,我喜欢师姐。”

    我心口一窒,他随后又道:“他没有反应,然后,我又说你喜欢的人是他。”

    我竟有些紧张的问:“他怎么说?”

    “楚南棠说,这辈子他不会爱上任何一个人。他会把你当成是他的妹妹般照顾。师姐,他根本就没有心,你这么喜欢他,不值得。”

    我失笑,心中虽然失落,但这答案却早已明了于心。

    “他不是没有心,他的心很静,远离了红尘俗事,不容易动心罢了。我有时间和他耗,总有一天,会让他喜欢我。”

    “你就这么喜欢他?”顾希我难以理解。

    “那你呢?为什么又不肯放下我?”见他答不出来,我伸手轻揉了下他的头发:“别想太多,相信我,我一定会把你从这里救出去。”

    出去的时候,楚南棠难见一副神情不宁的模样,似乎被什么所困扰。

    我想了想问他:“师兄,你在想什么?”

    他转头看向我,说:“在想,何为情爱?”

    我笑出声来:“想有什么用?如果用想就能明白什么是情爱,那这世界上就没有那么多为情所苦的人了。”

    他轻叹了口气:“说得也是。”

    “你想要吗?”

    他挑眉。疑惑:“想要什么?”

    “情爱,你想知道,是么?”

    “师父说,想堪破红尘,必先入红尘,我自然是想明白,这种感觉是什么样的,但凡事不可强求,或许我这辈子都不会遇到。”

    “师兄啊师兄,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做物极必反了。”

    他失笑。摸了摸我的头。我拿下他的手:“你这样摸我的头,感觉就像在摸小狐狸一般。”

    “怎么会?”他一脸讶然:“小白怎么能和你比?!”

    我正要欢喜时,却又听他说道:“小白的皮毛摸着舒服多了。”

    “楚南棠,你越来越不像话了!”

    我琢磨着,困住顾希我铁锁的钥匙在哪儿,只要能把它给偷来,就可以把顾希我放出去。

    所以暂时只能先稳住楚南棠,毕竟他跟师父向来一条心。

    说好很快就会再见面,可是一连过了两个月,就再也没有见过顾希我。

    不知道他一个人在塔内怎么样了?是不是很寂寞?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这种事情放到现代。也太不人性了。

    终于,我等到了机会,师父要闭关修练,道观里的事宜全权由楚南棠暂代打理。

    楚南棠定知道钥匙在哪儿,但他绝不会和我‘狼狈为奸’,我也不好意思再拖他下水,毕竟他是好学生,想一心向道。

    那晚,我从弟子那里拿了些米酒过来,想把他灌醉了,好套一套话。

    “南棠,你看这是什么?”

    他嗅了一下,凝眉:“米酒?”

    “猜对了。”我拿了两个小盏:“师兄,我们也是大人了,像大人一样来喝个痛快吧。”

    “我不能喝酒,你可以找别的小弟子陪你喝两杯。”

    “不行!”我拦在了他跟前:“我就想和你喝酒,你怎么能这么不领情?”

    他无奈道:“我酒量不行。”

    “我们量力而行,又不会强行灌你喝。小喝宜情嘛,师兄,师兄你最好了!”我缠着他不放,他拿我实在没办法。

    “好吧,就陪你喝。”

    一来二去。酒过三巡,我甩了甩昏沉沉的头,有了醉意。

    冲楚南棠傻笑了许久:“南棠,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南棠……咱们都有孩子了,你还这样冷漠对我,太过份了!”

    楚南棠失笑:“我什么时候和你有了孩子?看来,我没醉,你先醉了。”

    “我没醉,我没醉……”我连摆了摆手:“我,我是想把你灌醉了!”

    “把我灌醉?为何?”他半眯着眸严肃的盯着我。

    我现在脑子一片浆糊,早已想不起来,我找他喝酒的初衷,笑道:“当然是,把你灌醉了拖上床去,让你变成我的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