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来自民国的楚先生 > 第73章 唱小曲儿
    我未看他,只是微微笑道:“你去哪儿,我跟你去哪儿。”

    抬眸间,四目相对,他无奈一笑:“等伤养好,也是时候回家了。”

    “我给你上药。”扶他去了床上,这药竟有奇效,只过了一夜便消了红肿。

    查觉我的讶然,他道:“这药是师父派弟子送来的。”

    我长叹了口气:“师父这人,也是刀子嘴豆腐心。”

    “回去之后,便再也没有这般自在了。禅心……”他顿了顿,披上了衣服,转头看向我:“我并不希望你跟我离开,在道观里,就这样平平静静过一辈子挺好的。”

    我重复并无比坚定道:“你去哪,我跟你去哪里。天上人间,碧落黄泉。”

    他陷入了沉思,想罢,笑了笑:“好,我定会拼尽一切也护你周全。”

    又过了一整月,楚南棠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春雪初融的时节格外的冷,到处都是湿哒哒的,一到清晨便结了冰柱。

    我将屋檐上的冰柱取下来玩儿。楚南棠笑说我幼稚。

    我笑了笑说:“小时候和奶奶住在乡下,也像这样,屋檐结了冰柱,亮晶晶的很漂亮。”

    “还是第一次听你提起家人。”

    我失落的低下了头:“我爹娘死得早,是奶奶把我带大的,后来奶奶也不在了……不过还好,我遇到了你,就不会觉得孤独。”

    他神情有些许落寞,只是将我拥入怀中,什么也未说。

    离开的那天晴好,冰雪都融化了。师父送我们走到半山腰:“为师便送你们到此,下山后彼此多照应,禅心,好好照顾你师兄。”

    我愣了下,以为师父说错了,可回头一想,点了点头:“嗯,放心吧师父。”

    楚家的人已经在镇子上安排了住处,在客栈休息了一晚,有点认床,没有睡着。

    半夜悄悄爬起,想出去透透气,竟看到长廊里坐着一个身形修长的白色身影。

    定睛一看,正是楚南棠。

    我猫着腰,悄悄靠近,从身后捂住了他的眼睛,故意粗嘎着嗓音道:“猜猜我是谁?”

    他一点也不惊讶,拉下了我的双手,失笑:“我的师妹真是越发童趣了。”

    我长叹了口气:“见你太沉闷,我只是想逗你开心一下,你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你怎么也没睡?”

    “我……我认床,失眠了,出来透透气儿。”

    “夜很凉,你出来也不多披件衣衫。”说着折身走进了房间,拿了件狐毛大氅出来,给我披上。

    顿时暖和了不好,我搓了搓手:“明明开春了,可是晚上还这么冷。”

    “开春时节最是湿冷。”

    我将冰冷的双手钻进他的衣襟里,他被冰得吸了口气。

    “哇,师兄,好暖!”

    他一脸无奈的看着我,眸光却无比温柔:“禅心,日后你可有什么打算?”

    “啊?”我讶然的看向他,莫明的心情沉重了些:“没有打算,我只想跟着你,陪在你的身边。能过一天,是一天。”

    “就没有想做的事情?”

    我本来就不属于这个世界,虽然一直很努力的想要将自己融入这个世界,总觉得有一天是要离开的。

    我抿唇沉默了一会儿道:“活着本来就很累了,我已经不去想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罢了。”楚南棠长叹了口气:“你啊,看似好说话,其实比谁都倔犟,认定的事情,撞得鲜血淋漓也不肯回头。”

    我靠进他的怀中:“南棠,就让我这样一直呆在你的身边吧。”

    “嗯,反正我也赶不走,只能任你呆着了。”他抬头摸了摸我的头,若有所思道:“想师父,也想小白了。”

    我抓下了他的手:“别摸我的头。我就知道你是想摸小白了。”

    他失笑,手被我死死的抓着,最终变成十指紧扣。

    次日坐着若大的豪华马车,马车里铺着厚厚的软垫,很是舒适。

    一路有楚南棠陪着,看看车窗外的风景,也是十分惬意。

    楚南棠看了眼窗外,说道:“过了牛头山,再行三天路程,就能到家了。”

    我打了个哈欠,躺进了楚南棠的怀里。

    “困了?”他素净的手理了理我的头发,我将脸埋进了他的胸膛,心中却是不安极了。

    “真希望就这样一直一直走下去,这条路永远不要有终点……”

    他没有说话,轻拍着我的背,哄我入睡。

    我无意的问了句:“南棠,你会唱小曲儿吗?”

    他想了想,随便哼一小段儿京剧:“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论阴阳如反掌保定乾坤。先帝爷下南阳御驾三请,联东吴灭曹威鼎足三分。官封到武乡侯执掌帅印,东西征南北剿博古通今……闲无事在敌楼我亮一亮琴音……”

    听罢,我全然没了睡意猛的坐起,他突然停了下来看着我。

    我惊艳得都快语无伦次:“这个太醒神了!我……我是夸你,真的,唱得很好听,你还是个唱京剧的料啊!”

    他突然笑了出来:“听你这么一说,以后闲来无事,搭个高台,还能来一段儿。”

    我认真的说:“我可以给你打快板。”

    他问:“你会打吗?”

    “呃……我可以学啊!”

    “我教你。”

    我:“……”

    后来我才知道,楚南棠在音乐的造诣上出奇的高,各种乐器玩转在手。

    赶了三天路程,终于回到了南方小镇,一路走来,兵荒马乱,显得这小镇特别的安宁祥和。

    一下马车,孙嬷嬷将我迎了进去,高兴的喊道:“少爷回来了,少爷回来了!”

    楚夫人提着裙摆,越过了前院拱桥,眼中满是慈爱与关怀,握过楚南棠的手:“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娘。”

    “楚夫人。”我福了福身,她轻瞥了我一眼,没多作停留。

    我心中顿觉压抑,不管如何楚夫人是楚南棠的母亲,我自然也想讨她点欢心,但似乎并没那么容易。

    楚南棠回头道:“禅心,你随孙嬷嬷先回房间。”

    “好。”我咬了咬唇。跟在了孙嬷嬷身后。

    孙嬷嬷还是亲切的,拉着我的手笑道:“少爷写信回来,说你也一道入了师门,以后和少爷可是师兄妹了。”

    原来他写信回来,提了这些事情。也不知道还提了哪些?

    “长途拨涉的,定是累坏了吧,先睡一觉,等吃晚饭嬷嬷再来叫你。”

    “谢谢孙嬷嬷。”我将包袱放下,看了看四周:“嬷嬷,我之前的房间?”

    “这是夫人的意思,将你安排在这厢房里。”

    这个房间明显比之前宽敞明亮了许多,也许是出于礼数。毕竟碍着现在与楚南棠同门师兄妹的份上。

    “嬷嬷,还是让我回原来的房间住吧,我有点儿不习惯。”我心中有些许顾虑,无意成为他的师妹,也并不想因此而从楚家得到什么不同的待遇。

    “这是夫人安排的,你就放心歇下,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待日后再说?”

    我长叹了口气,轻应了声:“嗯,好吧。”

    楚南棠整个下午都在正屋里陪着父母,我急着见默香,也没心思休息。

    默香见到我时。高兴的扑了上来,她也长大了,看着似乎沉稳了些许。

    “姐姐,你再不回来,我都以为你不要我,跟楚少爷私奔了!”

    我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别胡说!让人听去不好,你这性子怎么还是一点儿也没变?”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嘛。”默香挽过我的手,走进了屋内。

    宅子里除了大丫鬟,其她的丫鬟睡的都是通铺,一个厢房睡好几个人。

    此时正是准备晚饭的时间,都出去忙了。我正疑惑着默香没去干活时。却听到她说:“楚夫人特允我今天不用干活,好好陪你。”

    “楚夫人?”她看我的眼神分明很冷淡,根本对我谈不上喜欢,是为了她儿子,才做这么多?

    “是啊,姐姐,道观好玩吗?”

    我挨着她坐了下来,说道:“还行吧,日子过得挺悠闲,回来的正是开春,要是初秋的话,我可以带好多果子给你吃。”

    “想想也是,那深山野林的,有什么好?楚少爷这人也真是奇怪。如果我这么命好,肯定挥霍家财,让自个儿过得舒舒服服。”

    看着默香我不由失笑“有钱人家的少爷,也没你想的那么好。”

    “那总比卖身当低等丫鬟要强多了吧?”

    我一时语塞:“这倒也是。”

    “姐姐,你到底……喜不喜欢楚少爷啊?”

    我暗暗深吸了口气,坦诚道:“嗯,我喜欢他。”

    默香凝眉道:“那你和他就不应该回来,你可知,楚少爷这次回来,就是要和江容婼成亲的!”

    我心口一窒,心乱如麻。他成亲的事情,对我只字未提过。

    见我沉默,默香一把将我拉起:“趁他也没有和江容婼成亲,今晚你带他赶紧走吧!”

    “默香!”我拉过了她,无奈道:“如果他不愿意跟我走,一厢情愿也没用的。”

    “什么??”默香瞪大着眼睛,一脸不敢相信:“三年!三年你还没拿下他?!”

    “怎么拿下?”

    “我……”默香无语的盯着我半晌:“你说你缺哪点儿?像我长得‘这么’貌美如花,你真有心思勾引他,他绝对不会推开你的!”

    我扶额:“默香,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女孩子家家的!”

    “楚少爷是木头,你也是木头!活该别的女人抢走!”默香替我又气又急,连连踱了踱脚。

    “是我的抢不走,不是我的硬抢也没用。”

    “姐姐,我跟你说话,会被气死的!”默香双手插腰:“喜欢,就要不择手段弄到手!合不合适,先弄到手再说!不然一切都是空谈,空谈!!”

    有时候我挺羡慕默香的,不会想得太多,想做什么就任性去做了。

    “好了,我知道了,我会努力争取,争取……把你早点嫁出去!”

    默香脸蛋儿一红:“我要嫁,就要嫁自己喜欢的人。”

    “那你喜欢什么样儿的?”

    “我……我,我是喜欢一个人,但是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

    “是谁?”

    “哎呀你别问了,他很快就回来了,到时候,我再告诉你。”

    与默香聊了一个下午,待到吃晚饭,孙嬷嬷来叫我。

    “禅心,夫人和老爷叫你一道过去用膳。”

    我懵了片刻:“叫我一起?”

    “是的,快去吧,大伙儿都入席了。”

    我转头看了眼默香,她推了推我:“那你快去吧,你要记得给我带好吃的回来。”

    我失笑:“好。有机会就给你带吃的回来。”

    随着孙嬷嬷来到了前厅,八仙桌上都定了,只余了一个位子。

    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对楚夫人与楚老爷福了福身:“老爷,夫人。”

    “你是南棠的师妹,也是一家人,别拘谨,坐吧。”楚老爷说这话的时候,看不出心思。

    我悄悄打量了楚南棠一眼,只见他身边坐着江容婼,我刚才坐在他们对面。

    确实是郎才女貌,让人羡慕。

    俩人之间似乎也算是相处融洽。三年不见,江容婼气质出众,越发美艳了。

    她很会打扮自己,能将本身的优势都展现出来。

    席间,只有楚父偶尔会与楚南棠闲聊两句,楚夫人是个很传统贤惠的女人。

    在他们这个时代,女子遵从三从四德,在席间的时候,楚夫人负责给楚老爷夹菜。

    夹进饭碗里的鱼肉,必定是将刺全剔掉的。

    我埋头假装认真吃饭,珍馐满桌,却如同嚼蜡。

    末了,楚老爷放下了筷子,看了眼楚夫人,楚夫人会意,丝绢擦了擦嘴角,笑道:“南棠,你与禅心这么投缘,禅心陪伴着你这些年,我们也很是放心,禅心这孩子乖巧可人,我和你爹商量了,就认禅心做个女儿,你以后有了个妹妹。也不孤单。”

    楚南棠下意识抬头看向我,四目相遇,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

    气氛有些凝重,沉默了好一会儿,楚南棠道:“这个你们得问禅心,她若愿意,我自是高兴的。”

    高兴?那一刻心脏紧揪在一起,阵阵发疼。我以为他至少是知道我的心意,明知道我对他的心思,为什么……

    楚夫人抬眸满是慈爱的眼神看着我:“禅心,你可愿意入我楚家。做我们女儿,承欢膝下?”

    我惊慌起身,咬了咬唇,艰难的开口道:“禅心不敢高攀,禅心自知出身卑贱命薄,无福消受夫人与老爷的恩宠。”

    楚夫人眸光沉了沉,笑容渐渐敛去,随后说道:“你再好好想想罢,你做我楚家女儿,是你情我愿的事,又不会强迫你,不必如此慌张。”

    饭局散了场。我匆匆离开了前厅,楚南棠竟是追了上来。

    “禅心!”

    我愤愤甩开了他的手,满是委屈:“楚南棠,你就那么想让我做你妹妹?”

    “你在气什么?”

    悄悄咽下喉间苦涩,颤声道:“我没气什么,也不值一提,反正在你眼里,都无所谓。”

    “你要是不愿意,爹娘不会勉强……”

    我深吸了口气,问他:“你何时成亲啊?”

    他沉默了一会儿道:“听父母之命。”

    我扯着嘴角失笑:“你真孝顺,你喜欢她吗?”

    “禅心,对我来说。喜不喜欢,娶什么样的女人,一点儿也不重要。”

    “是吗?”我对他期许了这么多年,换来了这样的答案,也对,他平日里也从未拿我当女人看待过。

    正要说些什么,只见江容婼风姿绰约,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你未婚妻来了,你们慢慢聊吧,我先走了。”

    此时此刻,看他们在一起,多一秒都是煎熬。锁上门,眼泪再也忍不住滚滚而落。

    哭了一整夜,醒来的时候,眼睛都是肿的。

    想到昨天的事情,顿时觉得生无可恋,如果楚南棠不是我所认识的楚南棠,一个不识情爱的楚南棠,我留下的意义又是什么?

    直到默香过来看我:“姐姐,你……你怎么了?”

    我翻了个身,背对着她:“没什么,我有些累了。”

    “昨晚的事,我听说了一点儿,老爷和夫人要收你做干女儿,你拒绝了。”

    我闭上眼,不愿再提起此事。

    见我不愿多说,默香知道我心情不好,便也没有再问下去,只是安静的陪着我。

    外头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我恹恹道:“默香,去看看是谁,就说我身体抱恙,还睡着。”

    “好。”默香起身去开了门,过了好一会儿,才跑回来低声道:“姐姐,夫人过来了。”

    我心头一紧,慌忙擦了擦布满泪痕的脸,匆匆理了下头发和衣裳,楚夫人已经款款走了进来。

    从床上爬起行了礼,楚夫人神色凝重,说道:“我要和禅心说会儿体己的话,你们都先出去。”

    默香下意识抬眸看了我一眼,满是担忧,默然的退了出去。

    此时屋内只留下我和楚夫人,死一般的沉寂,她冷冽的眸光将我上下打量,终率先打破了僵局。

    “禅心,我也是过来人了,你心里头在想些什么,我多少是能猜个七八分的。”

    话已说到这个份上,我也没有必要再兜着藏着。

    “来到楚少爷身边,我没有恶意,只是希望看他快乐。”

    “是吗?”楚夫人长叹了口气:“或许你一开始是这么想的,但是现在,不是求得更多了么?你不愿入楚家做我们的女儿,难道不是对南棠有非份之想?”

    “楚少爷人中龙凤,有非份之想实属正常。我与他朝夕相处,早已生出了感情,楚夫人,我没想太多。也不求太多,只要让我呆在他的身边。”

    “恐怕不止吧?”楚夫人优雅坐下,理了理手里的丝绢,默了会子才道:“感情这种东西,总是由不得心。你现在确实要得不多,也看得出来你不是贪图南棠什么。只是你看着他,娶妻生子,不知不觉就会要得多,入了魔,有了执念。”

    “楚夫人,请您直说吧,您想让我怎么做?”

    “南棠与容婼早已有婚约。你就不要再过来插一脚,扰乱了南棠的心。这样都皆大欢喜,容婼这孩子,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我疼她,也像疼自个儿的亲生女儿般,不忍她受半点儿委屈,她嫁南棠,我才放心。”

    “那南棠呢?他会开心吗?容婼会开心吗?”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古今都是如此。”

    我摇了摇头,泪水涌上眼眶:“不是这样的!南棠说过。他的父母很相爱,当初也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经历了很多苦难,才在一起。南棠也说过,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楚夫人无动于衷,轻叹了口气:“话是如此,但我也不会允许南棠娶你的。传出去,我们楚家岂不被人笑话?”

    “我不要什么名份,只要呆在他身边,这样也不行吗?”

    “禅心,我说过了,一个人一开始也没想到最后会要这么多,你只是想当然,可你有没有想过,以你的身份和南棠在一起,真的会快乐?”

    “身份有那么重要?彼此相爱,相濡以沫渡过此生,不也挺好的?”

    楚夫人似乎不想再谈下去,起身道:“该说的我也说了,我并不想与你为难,人生在世,就得有自知知明。不管从门第、教养、学识,你都比不上容婼。我从不认为两个身份相差悬殊的在一起,会有什么好结果。”

    是不是连呆在他身边的资格都将失去?如果是相爱,我们还可以争取。

    可他从未说过爱我,甚至一心一意要娶的是别人,我又算什么呢?

    冷静下来细想,楚夫人有些话,说得也不无道理。

    现在只是想着呆在他的身边,我都不敢想,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画面。

    眼睁睁看着他怀里抱着别的女人,如同凌迟般的酷刑。

    楚夫人走后没多久,默香拿了些吃的进来了,见我神魂落魄的模样,上前询问:“夫人都和你说什么了?怎么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泪水凝聚在眼眶,无声滴落,默香急了,上前抱过了我:“姐姐,你别哭啊!”

    她安静的陪在我身边,直到我的心情渐渐平静了下来。

    “默香,我想,还是离开吧。”因为看着他娶别的女人,我做不到。

    默香讶然的抬头看我:“离开?咱们能去哪儿呀?现在兵荒马乱的,在楚家……挺好的。”

    我拍了拍她的手背:“你若是觉得好,想留下来也没关系。”

    “我……我也没觉得特别好,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他还没回来,我想等秋水回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