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来自民国的楚先生 > 第85章 操之过急
    车子稳当的驶上了公路,车窗外的风景虽然陌生却有种归属感,让人觉得很安心。

    我从反光镜里打量着楚南棠,看来不在的这大半年的时间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不过凭借着楚南棠的聪明才智,没有什么困难可以难倒他的吧?

    发现我在打量着他,他不由得转头笑问:“在看什么?”

    我抿唇浅笑:“这次死里逃生,我没想到还能再回到你的身边,南棠……我觉得很幸运。”

    “夫人能回到我的身边,我也觉得是莫大的幸运。”

    彼此相视沉默了一会儿,他将副驾驶座放下:“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家,你先睡一下,到了我再叫你。”

    “嗯。”我安心的躺下,半眯着眼看着窗外一闪即逝的风景,打了一个哈欠,轻轻的睡了过去。

    直到车子在宅子前停下,他轻轻在我耳畔唤了几声,我悠悠转醒了过来。

    “夫人,到了。下车吧。”

    看着熟新的房子,莫明的一切亲切感,他替我解开了安全带,率先打开了车门。

    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小凡,他笑说:“我提行李进去,夫人先进去看小凡。”

    “我,我先进去了。”说着,提着长裙跑进了院子,只见一个陌生的中年女人正推着学步车,一岁多的孩子好奇的四处看着。

    小家伙长得白白净净,肉嘟嘟的十分可爱,我站在原地。幸福来得太突然,竟不敢上前,害怕这一切美好打破,又只是一场梦。

    直到小家伙看到了我,瞪着黑溜溜的大眼,好奇的偏着头打量了许久,迈着小短腿,朝我走了过来。

    保姆紧跟在孩子身后,看到我时,惊喜道:“您就是小凡的妈妈。楚太太吧?”

    我深吸了口气,伸手将孩子抱进了怀里,也许是血浓于水,孩子任我抱着,没有反抗。

    他只会发出一些简单的发音,看到楚南棠拉着行李进来,拍着小手一脸兴奋的叫着:“爸爸爸爸……”

    “小凡,我是妈妈,你还记得妈妈吗?”

    离开的时候他才几个月大,肯定不记得了。虽然心底有些许遗憾。但是这一切都还未晚。

    一同进了屋后,保姆将我的行李拿去房间整理了,楚南棠走到厨房里,煮了两杯咖啡。

    “尝尝,我刚学会煮咖啡,都是新鲜的咖啡豆现磨的。”

    我浅尝了口,很醇香,不由得赞叹道:“南棠,你怎么学什么都这么快?”

    “因为我想给你一个惊喜,等你醒来,就给你一个无所不能的老公。”

    小凡很快就和我熟络了起来,有了娘就可以不要爹了。

    “到底是他的母亲,血缘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楚南棠看着我和小凡,不由得感叹道:“特别是和小凡相处的这些日子,让我深有体会。”

    “这近一年的时间里,都发生了什么?”

    他浅尝了口咖啡,才道:“沈秋水和顾希我消失了,但我想他们元气大伤,也只是暂时的隐藏在黑暗里伺机而动。

    而我,从鬼还阳成人。用了一个月的时间适应新的环境和身份。办理新的身份证遇到了一些麻烦,不过这个世界钱真是个好东西,用它除了感情之外,什么都可以办到。

    我拿了些钱投资,很幸运的赚了很多钱,偶尔去公司总部开个会议,目前还是闲散人一个,想找份副业,充实一下生活。”

    我看着他,明明说着的是平凡人眼里遥不可及的生活,却被他说得风清云淡的。

    有些人,用尽了一生,也走到的一个高度。

    “你只用了八个月,完成了这些事情,听起来真像一个传说。”

    “其实不然。”他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很多事情你看似很简单,其实成功的背后都不是偶尔。或许是天时、地利、人合。而且我也不算是白手起家了。小时候,我经常跟着外公跑生意,那些生意经,百变不离其宗。好好分析学习,再瞄准机会下手。”

    我深吸了口气说:“看来,我也需要时间,好好认识新的你。”

    虽然只有八个月,可我回到过去的时间确确实实是整整八年。记忆似乎还停在遥远的时空里,一时拉不回来。

    我看了看四周,问他:“那小白呢?他怎么样?”

    “他暂时还不会有什么危险。”

    “什么意思?”

    楚南棠道:“夫人还记得初次去小白家里,我曾经说过的话么?”

    我努力的回想着,印象越来越深刻:“你说那房子很奇怪,好像从来都只有他一个生活。感应不到别人的气息。”

    楚南棠点了点头:“其实他撒了一个弥天大慌,可他把自己也骗了。”

    “什么……意思?”

    “他脑海里有一部分的记忆被封印了,并强行被人灌输了另一段并不属于他的记忆。目前,我不确定他究竟是什么人,但身份绝不简单。”

    “那他自己知道吗?”

    “他并不知道,他只是认为自己是白忆情。这种强行灌输记忆的手法,有点像现在的催眠,但又有些不一样。”

    我背脊冒出一层冷汗:“那,他来到我们身边,其实也不是一种巧合?”

    “肯定不是巧合,而是必然。先把他留下来,看看隐藏在暗中的那只黑手,究竟想做什么。”

    我抿了抿唇:“你把他留在身边。其实也是想调查他真正的身份?”

    楚南棠轻应了声:“一开始是这么打算的,可是相处久了,总会有些感情,其实我倒是希望,白忆情,永远都只是白忆情。”

    我长叹了口气,视线落定在他的左手臂上:“那禁咒呢?可有想到破解的办法。”

    他并没有任何隐瞒,解开了衬衣的袖子,挽了上去。只见黑色的符文图腾,像是有生命力般。从刚开始的那一点印记,逐渐蔓延而上。差不多占据了大半个手臂。

    “太快了,它生长的速度比我想像中要快。”

    楚南棠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没关系,我们还有时间。你先去洗个澡,以后的事情,我们再慢慢来。”

    “嗯。”

    此时保姆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太太,东西都收拾好了。”

    “辛苦你了,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我姓舒。”

    “那就叫你舒姨吧。”

    简单打过招呼,我拿衣服去浴室泡了个澡。一晃眼就到了下午。家里还是离去时的模样,没有什么变化。

    我坐在床沿摸了摸被单,过往如同云烟,不知不觉的就会散去。

    身后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我回头看去,只见楚南棠不紧不慢的走了进来。

    “在想什么?”

    我冲他笑了笑:“没想什么,家里真好。”

    他依着我坐到了床沿,伸手将我拥入怀中,吻了吻我的眉梢。

    “总觉得,你醒来之后心事重重的。有什么可以跟我说。”

    我伸手紧抱过他的腰身:“只是觉得这路走来,实在太不容易了。却不知道,我们美好的时光,又能有多久?”

    他失笑,轻抚着我的后背:“不要想这么多,至少我们现在还能拥有彼此。”

    “可我,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不要再分开了。”

    是啊,或许人经历过太多的事情,要么大彻大悟,要么想要得更多。

    为了和他在一起,这双手曾沾了鲜血。我曾经不想,这些事情做得究竟值不值得,可是现在,为了让曾经的悲伤与痛苦,变得值得,我不要再失去我最重要的人了。

    “怎么哭了?”他伸手拭过我的脸上的泪,才惊觉泪水已湿了脸颊。

    “南棠,我爱你,我很想你。”

    “夫人……我也爱你。我也同样很想你。”

    他猛的将我扑倒在身下,火热的吻夺去了我所有的理智,除了回应他的思念与爱意,其它的都已想不起来。

    他喘息声渐重,带着隐忍的颤抖,在耳畔轻声询问:“夫人,可以吗?”

    “嗯。”我咬着唇,将脸埋在了他的胸口。

    他浅笑着褪去彼此的衣裳,无尽缠绵缱绻,叹时光匆匆太短。

    晚间时。见到了阔别已久的白忆情,这傻子看到我时竟然给了眼眶。

    冲上前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我昨天还在想,你什么时候能醒过来,看到你真的太好了。”

    楚南棠半眯着眼,带着一丝杀气:“孙子,把你的手从我夫人身上挪开。”

    白忆情才惊觉,赶忙退后了一步,举起了双手:“祖师爷爷,我可是很纯洁的抱了一下。”

    “我本是想相信你,但看着你那张并不怎么纯洁的脸。我就放不下心来。”

    白忆情一脸欲哭无泪:“我哪里长得不纯洁了?”

    我不由得失笑,抱过刚睡醒的小凡:“先吃晚饭吧。”

    快吃完的时候,楚南棠说道:“我打算在网上招募一支考古队。”

    白忆情快速扒完碗里的饭,一脸兴趣的问:“是关于西域古国和禁咒的吗?”

    “嗯,这天下能力异士这么多,我将一段古国的文字放上去,有兴趣与研究的人,会慕名而来。”

    楚南棠说做就做,当晚拿过青铜古盒,临摹了一段古国文字。拍了几张照片,放到了网上。

    不过招募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楚南棠说三个月内,必须要把人凑齐。

    看着小凡睡着的模样,我竟舍不得离开,直到楚南棠走进了婴儿房。

    轻手轻脚的走到了我身边:“夫人,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

    我随他走出了婴儿房,问他:“南棠,小凡的身份会对他有什么隐影吗?”

    楚南棠说道:“即使有影响。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他现在还小,阎王之力还没有觉醒,暂时不会引来不轨的人。”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楚南棠似是想到了什么,笑问:“夫人,我可有和你说过?”

    “什么?”

    “我与你,即使是血肉之躯,但也早非凡体。”

    “什么意思?”

    “十八层地府,都有不同阎王执掌,你分娩那日。刚巧是十殿阎王十万年一次的转生,其实从那一刻开始,我与你早已是不死不老之身。”

    “那禁咒……”

    楚南棠轻叹了口气,抬手看了眼手臂上的黑色符咒:“我也不知道,其实我当时也想过,置之死地而后生,可却没想到,禁咒的记印会一同重生。即使身为阎王之父不老不死之命,是否也能抵挡住禁咒的侵蚀?只是禁咒的印记在不断的生长蔓延。”

    “一定会有办法解开禁咒的。”

    他吻了下我的唇:“去睡吧,我还有点事情要忙。等会儿再睡。”

    躺在床上。却怎么也找不到睡意,盯着房间的那扇门,想着不知什么时候他才忙完工作。

    我拿了本书躺在了床头看了起来,听到外头有脚步声,放下了手中的书。

    只见他走进房间,摘掉了眼镜,看到我还没睡,讶然问:“睡不着么?”

    “嗯,你不在身边,我睡不着。”

    他笑了笑。换下睡袍,躺下后将我拥入了怀中:“睡不着,可以先聊聊天。本来是想做点坏坏的事情,但是你的身体才刚好,不宜‘操’之过急。”

    我捶了下他的胸膛:“你又学坏了。”

    “夫人恕罪,小的知错。”

    他每次会先主动认错,所以我一直认为,我与他之间不会有任何争吵。

    “原谅你了。”

    “多谢夫人。”他拉过我的手,探进他的衣服里:“暖么?以后再冷些,我给夫人暖床。”

    “暖,南棠,你真好。”

    “你是我夫人,也是我活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牵绊与思恋,我若对你不好,还能对谁好?”

    沉默一会儿,依在他的怀里,幸福的冲击太过强烈,竟是毫无了睡意,想和他说的话太多太多了。

    “南棠。你怎么要戴眼镜了?”

    “谁知道……”他长叹了口气:“可能是以前看书看得太多了,所以你晚上还是少看点书,与我聊聊天。”

    看来,虽然重塑了肉身,也并不是可以把之前所有的缺陷都修复完好。

    “招募的事情顺利吗?”

    “倒是有许多感兴趣的找上来,而有一些是直接问可以拿多少钱,有什么好处可得。不过事情总是不能急于一时,欲速则不达。”

    “嗯,也是。”

    “夫人有什么打算?要不要继续完成未完成的学业?”

    不想他都替我想了这些,说不感动是假的。

    “我想,先完成未完成的学业,不过我想换一个专业。”

    “什么专业?”

    “考古。”

    他失笑:“难道,是因为我?”

    “嗯,就是因为你,我想或许也会有一定的帮助,或者认识许多有这方面研究的朋友。”

    “好,你决定的事情,我都支持,我会帮你重新安排一下,交给我吧。”

    大约过了半个月的时间,他果真帮我把一切都搞定了,去新的学校报到的第一天,有些紧张。

    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适应新的环境,总是频频回头看他还在不在。

    或许他知道我会紧长不安,站在教室外没有离开。只要我回头,他就在那里,让我觉得很安心。

    可谁知,他这一站,却引起了学校不小的骚动。

    考古系一班教室外站着一个美男,一传十十传百,抱着好奇心的姑娘们都跑来一睹美男的风采。

    回去的时候,坐在车里见我闷闷不乐,他轻咳了声:“那我明天是来还是不来呢?”

    “还是不要来了,招蜂引蝶的。”

    他长叹了口气,有点受伤:“我可以考虑戴个防尘面具。”

    被他这句话给逗笑了出来:“我也没有那么小器。”

    “不,我是怕夫人不高兴。让夫人不高兴的事情,就应该杜绝。不过看你笑了,我就放心了。”

    招募过了一个月,终于找到了两个还算符合要求的,楚南棠私下与他们见过面。并且买下了一处别墅,当作研究室。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楚南棠似乎将这一切都计划好了。

    直到有一天,他说找到了一个自己很感兴趣的工作,而且还能让我们在学校里时常相见。

    我好奇了好几天,直到听说音乐系来了个新的音乐老师,本来来了一个新的音乐老师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但是听说……长得非常俊美,所以同学都慕名跑去看。

    我顿时与他前几天说的找了一个新工作联系到了一起,整理好记录的笔记,跑去音乐系的教室外,仰长着脖子往里头张望着。

    隐约听到里面在拉二胡的声音,曲子是《一剪梅》,身边的同学很激动的讨论着。

    “这个新的音乐老师,不仅长得帅,而且我听说什么乐器都难不倒他!”

    “他拉二胡的样子也太帅了吧!”

    “那是你没看到他弹筝的样子,那才叫人间极品!”

    ……

    说着,女生们擦了把口水,个个看得如痴如醉的。

    哎,楚南棠啊楚南棠,真是妖孽,一个没看住,就出来兴风作浪,招蜂引蝶了。

    到吃午饭时间,手机收到了一条简讯。

    楚南棠:来我办公室吃午饭。

    我:好,你办公室在哪里?

    楚南棠:在办公楼三层第四间。

    来到他办公室时,只见他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张小桌子,上面早已摆好了几道菜肴。

    我关上门心里有些不安:“这样好像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食堂的饭菜听说简直就是魔鬼料理,为了让你好好吃饭,我会每天中午与你一起进餐。”

    我坐到了小餐桌前。吃了几口饭菜,想了想说:“我看到你在教室里拉二胡了。”

    “好听吗?”

    “女生的尖叫声太大,我听不到。”

    “呃……”楚南棠含笑道:“夫人吃醋了?”

    “我吃什么醋?”我假装埋头认真吃饭。

    “下次,我独自拉给你听,你想听什么都可以。”说着他扣过了我的手:“我只是希望,你能在我的视线里,你要是不喜欢,我可以辞掉这份音乐老师的工作。”

    我抿唇笑了出来:“我都说了,才没那么小器,其实可以在学校里看到你,我也感到很高兴。”

    “如果可以把小凡带来就好了。”

    我眨了眨眼睛:“你当学校是你的家啊?”

    他给我舀了一碗汤,提了句:“你们考古系的张教授,我打算找个时间与他好好聊聊。”

    “他?”想到张教授那张扑克牌脸,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据说是个很难搞的人,你确定吗?”

    楚南棠点了点头:“确定,我调查过这个人,不仅有理念,还有实战经验,曾经跟随国家考古队去过很多地方,最重要的是,他曾写过一篇关于西域古国的研究学术论文。又在那边生活过一段时间,找他加入是最适合不过的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找他去谈?”

    “明晚,打算约他出去好好谈一谈。今晚回去,把一些重要的资料再好好整理一番,想要让他加入,必须得让他对这些资料感兴趣。”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前后也差不多快三个月了,我还没有去过你的研究基地呢。”

    他失笑:“等张教授加入,我带你一起过去。”

    顿时心情有些沉重的放下了手里的碗筷:“南棠,能不能带我一起去?我虽然帮不上什么忙,但是……我怎么也放不下心你。”

    楚南棠没有回答,只是说道:“把这碗汤喝了,这些事情我们以后再论。”

    “嗯。”

    当晚回去,楚南棠为了整理资料,忙到了大半夜才睡下。

    我起了个大早,与舒姨一起准备了早餐。

    白忆情说道:“祖师爷爷,你天天送灵笙一起上学,也送我一程吧。”

    楚南棠嫌弃的瞥了他一眼:“你和灵笙能一样?他是我夫人,你是我孙子。”

    “噗!”我一口豆浆喷了出来,楚南棠顺着我的背:“豆浆烫了些,慢点喝,时间还早不会迟到的。”

    白忆情牙齿磨得咯咯直响:“你们这样简直是犯罪好吗?天天虐单身狗!良心不会痛吗?”

    楚南棠风清云淡的反问了句:“良心为什么会痛?”

    白忆情撇嘴,气冲冲的拿过了背包:“我要离家出走,我今晚就走!再也不受你们的刺激了。”

    “小白……”我还想说什么,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口。

    楚南棠慢条斯理的喝着豆浆,说了句:“现在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

    我忍不住替小白说了句公道话:“你平常也对他确实苛刻了些。”

    他顿了顿,可能是在反省了一会儿,才说:“夫人说的是,那我以后对他少一点苛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