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来自民国的楚先生 > 第86章 晚婚晚育
    当天晚上,他先送我回家了,独自去见了那张教授,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

    但楚南棠办事,只要他想就没有办不到的。

    那晚我无心睡眠,一直等到晚上十一点左右,楚南棠才开车回来。

    听到玄关开门的声音,我起身迎了上去,问他:“情况怎么样?”

    他冲我笑了笑,比了个一‘OK’的手势:“搞定。”

    “什么时候准备出发?”

    他说:“尽快吧,一切都准备就续,立马动身。”

    我将准备好的宵夜拿了出来,递到了他面前:“银耳汤,你喝了吧。”

    “谢谢夫人。”他接过汤,仰头喝了个干净。

    我搓着手。不安的看着他:“那个……南棠,你们还缺人吗?我可以跟去照顾你们的起居饮食啊!我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带上我,可以吗?”

    楚南棠没有立即回答,只是起身将我拥入了怀中。笑了笑:“其实从一开始,我就已经把你算在队伍里了。”

    我喜出望外,笑了出来:“嗯,你怎么不早一点跟我说?害我一直在瞎想着。”

    “给你一个惊喜,怎么样?有没有感到又惊又喜?”

    我拧过他的耳朵。疼得他眉头都拧在了一起:“夫人,我错了!”

    “你以后,不准再这样戏弄我了!你知不知道我担心得都要睡不着觉,害怕你把我一个人丢下。”

    “没下次了,夫人……快松手啊。”

    见他真的疼了,我才松开了手,耳朵被拧红了些。

    “夫人真是……”

    “嗯?”

    “没什么。”他走开了几步,又回头补了句:“夫人凶起来的时候,其实也很可爱。”

    “你是夸我,还是骂我?”

    “当然是夸你。我先去洗澡,你也赶紧的去睡吧。”

    “嗯。”目送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浴室,我长长的舒了口气,他能带我一起去,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可转念一想,似乎带我去也情有可原。那个打不开的古铜色的盒子,也许也是一个关键。

    躺在床上闭目假寐,直到感觉到楚南棠也上了床,我才翻身面对着他。

    他一脸讶然:“夫人怎么还没休息?”

    “南棠,你带我一起过去,是因为那个青铜古盒吗?我觉得它里面的东西跟你手臂上的禁咒,有一定的关系。”

    他暗暗抽了口气:“其实这只是一小部分的原因,另一部分……”

    他下一秒将我拥入怀中:“我是不放心将你一个丢在这里,至于小凡,我会请专人看着,他会很安全,不会让顾希我和沈秋水他们找上来。”

    “你说,沈秋水他们究竟去哪了?”

    “你还记得在那个密室里的阵法吗?”

    “记得,那个邪阵,以吸取少女精元来维持。”

    楚南棠轻应了声:“那个阵法。在一本道家古籍里曾有记载,叫长生阵,吸取处子精元维持,沈秋水与顾希我之所以能长生不老,靠的便是这个阵法。当日阵法因为强大的能量所破坏,他们估计正忙着重新布阵,找新的窝点,所以我推测,他们暂时还没有这个闲心出来找我们麻烦。”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道:“顾希我背后有一个神秘的组织,与西域古国有着关联,我以前无意的看到过他背后有一道印记,到前些日子才想起来,与青铜古盒。还有你手臂上的禁咒,符号很相似。”

    “嗯,他既然能对我下禁咒,而这禁咒来自于西域古国一个神秘的族人有关,就证明,其实顾希我应该知道些什么,但也仅仅只是知道一点,他也不过是背后那人的一颗棋子罢了。”

    见我沉思着,他笑得意味深长,突然将脸凑过来。给了一个绵长的深吻。

    “夫人要是现在还不困的话,我们可以做一些羞羞的事情。”

    我脸上一阵滚烫,其实身体有些疲惫了,但又舍不得将他推开。

    随着他的动作,反而不由自主的开始迎合着他。寂寞的夜色中,温室的旖旎无人窥见一丝一毫,他的热吻,将我所有的低喘,都化成无声的叹息。

    没想一开学又休了长假。幸好张教授什么也没说,给了楚南棠十足的面子,很爽快的批了下来。

    出发的日子很快订下,就在这个月的十号,前后只有三天时间做准备。

    第一次楚南棠带我去他的秘密基地时。震惊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那别墅站在外边看,就是普通的别墅无疑,可当走进里面时,通通都是经过楚南棠的设计,结合一系列魔鬼阵法加工过的。

    与之灵墓里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之处。

    楚南棠走在最前面:“不要跟丢了,如果跟丢了,而你不熟悉这里的阵法和机关,只怕会有些麻烦。”

    我吓得快步上前拉过了他的手,他失笑:“放心。有我在呢。”

    在经过重重机关与密道后,来到了一处大铁闸门前,那上面装了人脸识别锁,楚南棠走上前,经过识别后。铁闸门很快打开。

    我随着他进入了到了别墅最隐密的密室,也是他一直在讲的研究基地。

    里面早早到来的有三人,一个年轻男人,足足有一米九的高个,身材很棒。小麦色的皮肤,穿着一个灰色的背心,手里正把玩着双节棍。

    另一个,是个女的,那女的留着很长的头发,眼窝很深邃,五官十分精致,看着有点像混血儿。

    一脸专注的戴着橡胶手套,不断的翻看着那只青铜古盒。

    另一个人,就是我们张教授了。手里拿了一大沓资料,似乎在分析着什么。

    看到我带了新人,皆好奇的抬起眸朝我看了过来。

    那女人冲楚南棠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老大,你竟然带了一个女人过来,难道是新的队友。”

    楚南棠扶过我的双肩,往前推了推:“她叫张灵笙,是我老婆。”

    “噗!”女人一口咖啡全喷了出来,溅在了型男那张俊脸上。

    型男嫌恶的瞥了她一眼:“黎青染,你跟我是不是有仇啊??”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叫黎青染的姑娘连连道歉,扯着嘴角笑了笑:“我还以为你开笑的,原来你真的结婚了,这么年轻就结婚了,不科学啊。”

    楚南棠失笑:“我结婚,哪里不科学了?”

    “当然啊,就你这种闷骚的性子,怎么也得是晚婚晚育的那一类吧?”

    对于这个黎青染的直白,我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也突然就因此而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你们好,我叫张灵笙。”

    黎青染站起身与我握了握手:“我叫黎青染。”

    型男拳头轻捶了下自个儿的胸口:“我叫立晟。”

    张教授扶了扶眼镜瞧了我一眼:“我就不用介绍了吧?天天在学校里照面。”

    我脸上一热,摇了摇头:“不用了张教授。”

    “嗯。”张教授到底还是比较严肃:“你学习还算认真。比起现在那些只懂得应付老师的学生,还是要踏实得多。”

    楚南棠在我耳畔低语:“啊,被赞了。看来夫人在学校里的表现确实很不错。”

    我用手肘撞了他一下:“你就别取笑我了。对了,那小白……”

    “小白啊,正在请假啊。”

    “呃,他要是请不到假怎么办?”

    “那就只好旷课了。”楚南棠失笑:“开玩笑的,要是真的请不到假,还得我出马,帮他说几句好话,让学校放行。”

    说罢,楚南棠对黎青染吩咐道:“青染,给灵笙做一个人脸识别的系统。”

    “OK,大老板。”黎青染笑了笑,朝我招了下手:“灵笙,你过来这边。”

    “好的。”

    帮我做好人脸识别系统之后。黎青染伸了个懒腰,拿过桌上的青铜古盒,递到我的跟前:“我听大老板说,这个古盒是你的传家之宝?”

    “是啊,可是至今也没有人可以打开这个盒子。”

    黎青染轻应了声:“我来这里,其实是跟一个梦有关。”

    “嗯?能方便说说是什么梦吗?”

    “在梦里,一直在逃亡,在一个神秘的国度里,有许多人,在梦里认得他们,可以醒过来的时候,却总也记不清楚他们的脸。

    这些符文,我在梦里的一些法器上也看到过,后来我在网上看到招募,没有多想就过来了。我希望可以通过这次行动,破解这个梦背后的秘密。”

    两日后,总算看到了小白,自从那日他说要逃家出走,还真不是开玩笑,搬去了学校宿舍住了。

    一见到楚南棠,一改那日的别扭,差点没扑上来抱大腿了。

    “祖师爷爷!”

    “嗯?”楚南棠不动声色的盯着他。

    “呵呵……学校宿舍啊,环境真是太差了!”

    “是吗?当初可是你说要搬出去的,怎么,现在住不习惯又想搬回来?”

    白忆情扯着嘴角尴尬的笑了笑:“能搬回来吗?”

    楚南棠见他这般小心翼翼的询问,估计又自我反省了一下,这次竟然没有再为难他:“可以,你想搬回来就搬回来吧。”

    “祖师爷爷,您真是对我太好了。感动得都哭了。”

    楚南棠将他靠过来的头推了推:“别哭花了我的衬衣,你们认识一下,明天就要出发了,建立一下感情基础,以后好配合工作。”

    白忆情大步走上前:“我叫白忆情,你们也可以叫我小白。”

    黎青染埋头正在查找着数据,匆忙间抬头,两人猛的愣在那儿,笑容僵在脸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