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来自民国的楚先生 > 第87章 嗜血妖藤
    时间仿佛静止了般,我下意识问了句:“你们……认识吗?”

    黎青染猛的转头看向我:“不,应该不认识,但是,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

    白忆情拧眉,还是第一次看他这个模样,一脸凝重:“或许确实是在哪里见过,只是想不起来了?也许是前世呢?”

    说着,又露出一副嘻皮笑脸,走上前往长桌上一坐,撩了把额前的留海:“美女,贵信?”

    “鄙人姓黎,名青染。”黎青染撇了撇嘴,对于他这副油腔滑调的模样,第一面的好感统统埋葬在前一刻的时光里。

    “我叫白忆情,叫我小白吧。你有男朋友吗?”

    “没有。”

    “好巧,我也没有女朋友,你介意,我喜欢你吗?”

    楚南棠暗戳戳的拿过了一支飞标,朝白忆情射了过去,白忆情反应倒是极灵敏,侧身躲了开来。

    惊恐的盯着楚南棠;“祖师爷爷,你对我也太凶残了!”

    “凶残?叫你来是工作,不是泡妞的。”

    “为什么不可以工作与泡妞同时进行呢?”

    “呵呵……”楚南棠冷笑了声:“当然不行,泡妞也是需要时间、精力、、观察力、注意力以及体力,会影响工作进程,所以你最好管好自己的心,学会自律,不要给团队拖后腿,明白?”

    “Yessir!”白忆情肃然起敬,大伙儿冷冷瞥了他一眼,各自散了。

    “诶……不再熟络熟络一下?”白忆情站在原地呢喃了句。

    楚南棠双手环胸,开始质疑自己让白忆情加入进来。会不会是一个十分错误的决定。

    “以后有的是时间,好好的熟络熟络,先回去准备准备,明早七点半,准时在别墅前集合。”

    楚南棠说,我们离开之后,孩子也会送到别的地方,能够保证孩子的安全。

    我抱着小凡坐在沙发里逗弄着:“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要分离了,不知道这次的分离,是短暂还是漫长的。”

    孩子咿咿呀呀的。好像在对我说些什么,我忍不住吻了吻孩子可爱的脸蛋儿。

    “你也舍不得爸爸和妈妈吗?爸爸和妈妈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等做完这些事情,以后就好好的陪小凡,好不好?”

    “妈……妈妈……妈妈妈……”

    孩子第一次叫妈妈时的那种心情,激动得不知该如何形容,仿佛那一秒,所做的一切,或存在的一切,都变得有了价值。

    那一种无尚的荣耀。无关名利金钱,只是孩子与母亲之间的爱。

    楚南棠斟茶的手顿住,抬眸时,竟然红了眼眶,笑道:“竟然会叫妈妈了。来,爸爸抱!”

    他伸手从我怀里接过孩子,举了起来:“我的儿子,是最棒的!”

    看着他们父子俩,心里被填得满满的,此生得他们爷俩,再无他求。

    吃饭晚饭,我与他一同将孩子送去了新住所。

    那里的房子在一处新建的山庄里,的环境很幽静,种了许多植被,鸟语花香让人心旷神宜。

    “认识一下,他叫陆唯,以后就是我们的管家。”

    “你好,我是小凡的妈妈,张灵笙。”

    我看着陆唯,只觉得有些怪异,陆唯皮肤很苍白,冲我笑了笑。开门将我们迎了进去。

    只见里面有两个看护,没有多余的话,从我手中接走了孩子,此时客厅里只剩下三人。

    楚南棠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陆唯,你坐吧。”

    “是,楚先生。”

    陆唯这才坐了下来,面上没什么表情,我不由得问出了心底的疑问;“陆先生……你是半阴人?”

    陆唯猛然抬头看向我:“您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说:“与其说是看出来,不如说是天生的一种直觉。”

    那种死人身上的气息,我太熟悉了。

    楚南棠说道:“夫人好敏锐。”

    陆唯这才有了丝微笑:“我的命是楚先生救的,我无依无靠,又被女朋友骗光了所有的钱,还跟别的男人跑了,一时想不开,就自杀了,楚先生将我的魂招了回来,但从那之后,我能看到阴阳两界,成了半阴人。”

    “过往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陆唯,以后你好好的活着,会让你把曾经的屈辱洗刷干净!”

    陆唯眸光有了生气,透着决绝:“谢谢楚先生,我陆唯今生的命就是您的,只要您吩咐,一定万死不辞。”

    “别这么说,认识就是缘分,你是我的朋友。”

    陆唯掩不住的感动:“楚先生,您放心吧,小少爷放在这儿,我会保护好他。”

    “嗯,有你在,我放心。”

    回去的车上,我左思冥想,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儿:“那俩个看护,其实也不是人?!”

    楚南棠浅笑:“那俩个看护,是十殿阴司。”

    我猛然抬头看向楚南棠:“他们怎么找上来的?”

    “十殿阎王复生,他们本能感应得到,存活于阴阳两界,唯一的使命,就是保护好他们复生的主人。而且他们法力高强,会拼尽一切护小凡周全。”

    我舒了口气,也不由得佩服起眼前这个男人。

    “怎么了?这样看着我?”他冲我笑笑。

    我说:“看来,你早就把这一切都打算好了。都没给我机会去烦心。”

    “这是我的责任,不该让你烦心事情,自然不会让你烦心。夫人还怕没有烦心的事儿?”

    “你把什么都安排好了,想不到未来还有什么事情会让我烦心。”

    他笑出声来:“有的,夫人好好想想。”

    “嗯?’我认真的想了许久:“学业?”

    “不是,我相信以夫人的刻苦一定能取得不错的成绩顺利毕业。”

    我苦恼的蹙起了眉:“我想不出来了。”

    “好吧,给个提示,咱们已经有了小凡了。”

    “嗯。”想了想,下一秒只觉脸上一阵滚烫。

    他又继续说道:“我们再要一个孩子吧,以后家里可热闹了,男孩女孩都好。”

    我抿唇浅笑。轻应了声:“好,反正是你负责养家。”

    他腾出只手,与我十指紧扣。

    次日七点半,人都到齐了,楚南棠换了一台越野车,立晟也开了一量旱马过来。

    张教授背着背包上了我们的车,白忆情见黎清染上了立晟的车,也跟着黎清染屁股后上了车。

    这一路上还有很漫长的路途,不过有了白忆情这二货,看着他们抬扛也不会觉得无聊。

    看了眼电子导路仪,楚南棠道:“我们现在已经出了省了。一路向西。最多十天的行程,可以到达目的地。”

    我们赶到半途时,遇到了十一月初的狂风暴雨,立晟的车子陷入了很深的泥坑,几个人冒着雨下车推车,也无济于事。

    我撑着伞走到了楚南棠身边:“现在怎么办?”

    这一望无际的荒野,四下无人,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

    楚南棠蹲下身,看着深泥坑,沉声道:“这泥坑是有人故意挖的,车轮也扎破了。”

    “什么?”立晟一下情绪就激动了。上前来查看,车轮果然扁了下来,拧眉道:“谁TM这么缺德?!”

    白忆情幽怨了说了句:“我去,坑这么深,这得千斤顶啊!不然……也得找根木棍子,把这车轮给抬出来吧。诶我说,立晟老哥,你怎么开车的?”

    立晟瞪着白忆情一时语塞:“我怎么开车的?你这意思是我没开好?那你来吧!”

    “别吵了,这坑明显是陷阱,立晟没注意到情有可原。”楚南棠冷静的说道。

    “听到没有,还是老板有头脑。”立晟双手环胸瞥了白忆情一眼。

    楚南棠环顾了一下四周,道:“咱们分成三队,一队留在这里,把坑填一下,看车子能不能开出来,其他的两队看这四周有没有人家,找来帮个忙,现在是下午一点,四点在这里集合。把必要的东西都带上,以防万一。”

    “我留下来吧。”立晟说道:“让白忆情负责把坑填了。”

    “什么?我?!”白忆情瘪嘴:“为什么不是你填坑我来开车?”

    立晟冷笑了声:“车子是我的,性能我也最熟悉,你一边填坑。我试着能不能把车子开出来。”

    “那我和张教授一起行动,去那边看看。”黎清染提议。

    “嗯,我和灵笙往那边走,找到这附近的村民就立即返回来。”说着楚南棠从车里准备了些东西,放进背包,牵过我的手往一旁泥泞的小路走去。

    这里四面环山,只觉得十分阴僻,走了很远也没有看到人家。

    “南棠,我们还是回去吧,走了这么远都没有人,估计不会有人居住。”

    “不会。这里的路明显是经常有人走动的,你看,路两旁的草都生长得很好,若是没有人常走动,这条路早就被草都覆盖了。”

    “那就是说,只要沿着这条小路往前走,能找到村民?”

    “嗯。”楚南棠安慰道:“别怕,再走一段路看看,若是真的没有人,我们再原路返回去。”

    果然如他所说,又大概走了十几分钟。我们终于看到一个古老的村落。

    这里的村落与外界的有些不一样,竟然都是石头砌的房子。

    我不由得十分好奇:“这里……真是奇怪,而且这些石头房好像时间久远了。”

    楚南棠推测道:“没错,至少有一百多年的历史。”

    “怎么没有看到人?”我与他走在村子里铺成的石板路上,寂静得听不到一点儿声音。

    楚南棠一脸警惕道:“夫人,你有没有感觉到一股奇怪的异动?”

    我闭目集中精神,突然一股森冷之气,无孔不入的渗进了每一个脑细胞里,我猛的睁开眼,打了一个冷颤。

    “血,藤蔓。白骨……杀气!”我不由得紧了紧楚南棠的手:“南棠,我们得快速离开这里,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楚南棠拿出手机,往四周拍了几张照片。紧牵着我的手道:“这里确实很诡异,我们先离开再说。”

    “雨小点了。”我伸手接了接雨,与他快带走出了石板街。原路返回去。

    等我们回到停车地点时,谁知一个人都没有,立晟与白忆情也不见了。

    我与楚南棠相视了一眼,分头在这附近找了找,也没有发现他们俩的身影。

    “怎么回事?”我不由得开始心慌,可偏偏车子坏在这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然而,这一切也并非是什么巧合,只怕是人为的。

    楚南棠拿出手机,拨了白忆情的电话,又拨了立晟的电话,都无人接听。

    突然,我听到附近似乎有手机响,对楚南棠道:“南棠,立晟的电话,再打一次。”

    于是他又拨了一次立晟的手机号。我遁着声音寻去,竟在草丛里捡到了立晟的手机。

    “南棠,这是立晟的手机!”我拿着手机跑向了楚南棠。

    楚南棠接过手机,思索了好半晌,才沉声道:“出事了!他们先挖好了陷阱,然后再逐一的解决。糟了!张教授他们也有危险,走!”

    我们往张教授他们消失的方向一路寻了过去,走到了一片小树林里。

    树林里十分阴郁,眼看天渐渐的黑了,楚南棠从背包里拿出手电筒照路,并回头叮嘱了声:“夫人。小心脚下。”

    “嗯,你也……啊——!”话还未说完,有什么东西绊住了我的脚,我整个人往前摔去,楚南棠急急跑回来查看。

    “有没有伤着哪里?!”

    “没,没什么大事,只是手擦破了点皮。”我往脚下看去,只见几条藤蔓缠绕在一起,绊住了我的脚。

    楚南棠伸手将我脚踝上的藤蔓扯掉,又查看了我的脚:“疼吗?”

    “有一点点。”

    “看能不能站起来。”

    “嗯。”

    他扶着我缓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走了两步。还是有些疼。

    “夫人,我背你吧。”

    “可是……”我看了眼完全黑下来的天,没想到天黑得竟然这样快:“张教授还有清染怕有危险,你不要管我,先去找他们吧。”

    “我怕顾得上他们,回来又把你丢了。别拗了,快上来。”

    说着蹲到了我的面前,我有点儿难为情:“明明是不想给你拖后腿的。”

    “这算什么拖后腿?路还远着,谁都有遇到麻烦的时候,互相帮助本来就是团队精神。”

    我趴在他背后笑了出来:“好吧,你又成功的安慰了我。”

    他背着我在小树林里前行,叫着张教授他们,我心里十分担心,怕他们已经遇到了危险。

    “张教授!清染!张教授!!”

    ……

    楚南棠停住了步子,再这么找下去也不是办法。

    “对了,夫人有没有关于清染或者张教授的东西?”

    我想了想摇了摇头:“没有。”

    楚南棠似是想到什么,将我放下,从背包里找出一本手记,化出了纸鹤,烧了一张张教授亲笔写的笔记。

    那纸鹤在空中盘旋了一会儿,似乎能感应到张教授的气息了,向前飞去。

    楚南棠将我扶起。要背我,我说道:“不用了,我现在脚已经不疼了,我们还是快跟上去,看能不能找到张教授他们。”

    我们跟着纸鹤转悠了许久,竟然在一处满是荆棘的山坡下发现了浑身是血的张教授。

    “灵笙,你在上面呆着。”说着他从背包里拿出了索绳,绑在了树杆上试了试结实度,才快速滑下了山坡,查看张教授的伤情。

    “张教授!张教授你醒醒!”

    我焦急的在上面等着,天色太黑了,看得不是很真切:“南棠,张教授怎么样了?”

    “没事,已经转醒了。”他将张教授背在了身上,慢慢拉着绳索爬了上来。

    我将矿泉水递了上去,楚南棠喂他喝了几口,张教授这才缓过了劲儿来。

    “张教授,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张教授抬起手,满脸焦急之色:“有……有野人!有野人……把,把清染给抓走了!这些人手段十分残忍,这林子和周围……布满……布满了陷阱,那个泥坑……大概,大概就是他们挖的!快,快回去,小白和小立……”

    楚南棠闭目感知着四周流动的空气,过了一会儿,才道:“我还能感知到他们的气息,暂时没有危险,张教授你现在受了伤,我先把你送回去,再去找立晟他们。”

    “你是说小立和小白他们……”

    “不用担心,我会找到他们的。”

    楚南棠背起了张教授,我挽扶着张教授怕他摔下来,快要走出小树林里,突然脚踝上传来一阵钻心的刺痛感。

    我扶过一旁的树杆停了下来,楚南棠发现了我的异样,转身询问:“怎么了?”

    为了不让他担心,快点将张教授送回去,我摇了摇头:“没事,好像刚才抽筋了,我们快点回去。”

    回到车里时,楚南棠已经满头大汗,好不容易停了的雨,现在又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

    楚南棠找了伤药。先给张教授处理了一下伤口,好在都只是一些外伤,只是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也不知道有没有内伤。

    给张教授上完药,楚南棠关心的问我:“脚还疼吗?我看看。”

    “不疼了……”话还没说完,小腿又出现刚才那种钻心的刺痛感,冷汗瞬间从额头冒出。

    “你还说没事!”楚南棠焦急的伸手将我的腿抬起,打开了照明灯,只见他冷静的眸惊现出一丝恐慌之色。

    “南棠?怎么了?”

    他脸色有些苍白,满是严峻:“夫人……”

    我低头看去,在照明灯下,小腿的皮下组织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往血肉里扎根生长,并且在快速的蔓延。

    那一瞬只觉头皮发麻,咽了咽口水:“这是……这是什么?南棠,这是什么啊?把,把它弄出来!”

    我惊恐的不断的抓着皮肤,直到见了血,楚南棠一把扣过我的手:“夫人,冷静点!”

    他想了想,从包里翻了一会儿,拿出一把军刀,用打火机将军刀消了毒。

    “没有麻药,夫人,你忍着点儿。”

    我浑身颤抖着:“只要能把这东西弄出来,再疼我也会忍着!”

    他递了我一块手帕,我将手帕咬在了嘴里,他紧蹙着眉:“夫人,别看。”

    我撇开了脸,小腿处传来从所未有的疼痛,都能清晰的感应到锋利的刀利割开皮肉的感觉。

    我疼得浑身颤粟,小腿里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连根拨除,我没忍住低头看去。只见那染血的藤蔓极尽扭曲着,被楚南棠一点一点的从血肉里拉扯出来。

    害怕的泪水夺眶而出,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般漫长,那东西终于从血肉里连根拨除。

    那东西竟然还在楚南棠手心扭动,让我胃里泛起一阵恶心。

    楚南棠用打火机将那东西烧成了枯黑色,似乎才停止了扭动。

    随后,他拿出药替我快速包扎了伤口:“夫人,没事了,别怕。”

    “这是什么啊?”

    楚南棠抿唇沉默了许久,才道:“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奇怪的植物。”

    “张教授他没事吧?”

    “没事,只是精神高度紧张,放松之后就昏睡了过去。”楚南棠一脸愁云:“我们得尽找到小白他们,时间拖越久,对我们越是不利。”

    “那我们现在就去。”

    “夫人,你和张教授留在车里,我去。”

    “不行,不要把我一个人留在车里,我害怕。”我也怕他这一去会遇到什么危险,两个人的话至少还有一个照应。

    楚南棠没多想,点了点头,跳下车,找了几件衣服,寻了木棍,浇上了汽油,做成了两个火把。

    将一只火把递到了我的手中:“那藤蔓怕火,如果再遇到这种东西,就拿火烧它们。”

    “好。”

    离开的时候,楚南棠将车子四周检查了一翻,在四周洒了一些白色的粉沫。

    “那白色的粉沫是什么?”

    他说:“是一种杀毒虫的特制药,对植物也有伤害。”

    “可是如果那些野人再回来怎么办?”

    楚南棠沉默的从口袋里拿出一只小瓶子,打开了木塞。只见几只小鬼出现在了眼前。

    冤死的小孩,煞气最重,但似乎被楚南棠收拾得很是听话。

    “听着,保护好车内的人,做得好的话,我会考虑让你们得到往生投胎的机会。”

    之后又烧了立晟、小白、清染有关的物件,楚南棠放出三只纸鹤,我们跟着纸鹤手里举着火把往前寻去。

    我不由得好奇问他:“你怎么突然养小鬼了?”

    他失笑:“那些小鬼怨念极重,徘徊在人间不肯离去,是他们自己找到我的,他们无处可处,我就收留了他们,平常有一些凡人办不到的,他们可以办到。如果有往生的机会,我就超渡他们去投胎。”

    我点了点头:“这也算是功德无量吧!”

    “也未必是功德无量,不做不犯错,但只要做了一件事,肯定会有漏洞与犯错的时候,究竟是功是过,谁知道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