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来自民国的楚先生 > 第95章 棺木被盗
    这个结果无疑对我们来说如同一颗重磅炸弹,瞬间在脑海里炸了开来。

    凌思哲抿唇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等到开春的时候,也许黄泉花就会在他们的血肉里,继续生根发芽。”

    我手心里都是冷汗,浑身颤抖着:“我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再让我好好的想想。”楚南棠揉了揉眉心,转身大步离开了实验室。

    回去的路上,他一直沉默不语,我知道还在为刚才的事情忧心,而我心里也在害怕,那东西会不会等到开春之时,在我的身体里继续繁衍?

    我没有开口提出心里的忧虑,然而他还是说道:“夫人若觉得有异样,一定要及时告诉我。因为……虽然当时及时将你身体里的黄泉花藤给拔出来,但我还是怕……”

    我打断了他的话,挤出一个微笑来:“我应该没事,如果真要复发,也许像小白他们一样,早就复发了吧。”

    楚南棠凝重的叹了口气:“嗯,这花来自地狱黄泉彼岸,如果人间没有解决的办法,或许会在阴间?”

    他提到的这个,我也不是没有想过:“南棠。花不在我身体里复发,会不会跟小凡有着某种联系?”

    他眸光一下亮了起来:“夫人,你提醒了我。”

    回去时,陆唯与舒姨已经做好了晚餐,吃完晚饭,楚南棠正独自一个人抱着小凡在沙发里,若有所思的,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南棠,我给你放了水,你去泡个澡放松一下吧,最近你太累了。”

    他回神冲我笑了笑:“嗯,有劳了夫人。”

    从他怀里接过小凡,我戳了戳小凡的包子脸,惆怅的笑了笑:“小凡,你见过黄泉的彼岸花吗?那究竟是怎样的一种花呢?”

    小家伙往我怀里蹭了蹭,哪里知道我在说些什么,打了一个哈欠,看样子是要睡觉了。

    我拍着他的后背:“乖乖睡吧。”

    没一会儿,小家伙就睡着了。将小家伙放到了婴儿房,我坐在床上看了一会儿书,疑惑楚南棠在浴室里怎么还没有出来?

    于是起身上前敲了敲浴室的门:“南棠,南棠你洗好了吗?南棠!!”

    心急之下,我猛的推门而入,发现他整个人倒在了冰冷的地板上,我吓得心脏都要跳了出来,上前扶过了他。

    他一脸痛苦之色,双手紧握成拳,只见禁咒黑色印记,如同像有生命力般,迅速的爬上了他整条手臂,直逼心脏的位置。

    “怎么回事?为什么禁咒突然迅猛的生长?南棠,是不是很痛?怎么办……”

    如果不是痛到极致,他也不会拼命的咬着牙,双手紧握成拳,默默的独自一个人承受。

    好半晌,禁咒的反噬似乎慢慢停了下来,他苍白的脸依旧没有任何血色。

    灰白的唇嚅了嚅,总算还有力气开口说话,但是虚弱得几乎听不清楚。

    “让夫人担心了,我没事。”

    泪水一下子涌了上来,喉咙像是哽着一根刺发不出声来,豆大的泪水无声滚落,心疼的将怀里的这人紧了紧。

    “不要说话,我扶你去床上休息。”

    好不容易将他扶到床上,他疲惫的闭上了双眸,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打了水替他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轻抚着他苍白的面容,一直守到了深夜凌晨。

    他悠悠转醒了过来,扣过我的手,我动容的倾身上前,用额头轻轻抵着他的额头。

    “你那时候,把我吓坏了,南棠……我真的很害怕,你会离开我。”

    他虚弱的笑了笑,抬头轻抚着我的头发:“对不起。让夫人担心了。我现在已经没事,真的。”

    “我才不信,你现在还这么虚弱,不要骗我。”

    他轻叹了口气:“没有骗你,刚才遭到反噬确实痛不欲生,但过后,力气也渐渐回来了,已经感觉不到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现在太晚了,你的样子好憔悴,别跟我犟,躺上来睡觉吧,我没事了。”

    见他脸色渐渐红润,想着或许是真的没事了,提着的心才渐渐的放了下来。

    也为了能让他放心,我爬上了床,伸手紧紧的抱住了他。

    “南棠,为什么我们经历了这么多,还要承受更多的磨难和考验呢?像平凡的人,就不会经历这些痛苦和磨难,我只是想和你白头偕老,可是却这么难。”

    他失笑,一手轻轻揽着我的肩膀:“你啊,小脑袋里怎么想这么多,太悲观了。或许只是老天爷给我们的考验呢?欲戴皇冠必承其重,我们也没有做什么泯灭良心的事情,老天爷会格外开恩的。”

    我深吸了口气:“你为什么从来都不问我,关于一些与江容婼有关的事情?”

    或许在他心里,早就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所以才选择从来不过问。

    “我说过,那不重要,如果一个人总是活过去,幸福也会渐行渐远,我只知道,现在能拥有你和小凡,就是我莫大的幸福,与过去无关。”

    我鼻头一阵酸涩:“会不会是因为我当时强行改命,老天爷对我的惩罚?可是为什么要惩罚你?那是我犯下的错,跟你没有关系!”

    他长叹了口气,揉了揉我的头发:“胡说什么呢?灵笙,你没有做错什么。”

    “可是我杀江容婼!”我猛的从他怀里坐起身来,泪水模糊了双眼。

    “灵笙!!”他眉头紧蹙,沉默了许久:“你只是想和我在一起而己,那有什么错?”

    “江容婼也只是想和沈秋水在一起,所以犯下了那些错。我和江容婼。又有什么两样?南棠……你对我太偏坦了。”

    他无奈一笑:“偏坦又如何?因为你是我爱的人,你是我的夫人,就算错了又如何?灵笙……只要够强大,我们就能主宰自己的命运。我后来才知道,世间对错根本说不清楚的,事有两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无奈,你觉得错的事情,在另一个人眼里,他有允份的理由必须这么做,你根本不用感到自责。

    就算你不杀她。她也会杀了你,何况是她不义在先,你也是被逼无奈,过去的对错,现在对我们来说,根本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要咬着牙挺过接下来的一切难关。”

    看着他揭力的想洗刷我心里的罪恶与沉重,突然觉得自己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悲伤绝望?

    明明现在比我更受煎熬更绝望的应该是楚南棠,我抬手擦干了眼里的泪水,抿了抿唇深吸了口气说:“嗯,我知道了。我一定不拖你的后腿。”

    “你能想明白就好,现在都凌晨两点了。”他伸手将我拽进了怀里:“给我乖乖睡觉,明天太阳会照常升起,我们要做的事情,也不会因为今晚的悲伤和疼痛而停止,睡吧。”

    他的话像是催眠曲,我靠在他的怀里,沉沉的疲惫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摸了摸身边的床位,看样子起床没多久。

    我赶紧换好了衣服。走出了院子,见他正带着小凡在院子里散步。

    小凡现在走路已经走得很好了,迈着小短腿,穿着小熊背带裤,笑得天真无邪的模样,真是可爱得把心都融化了。

    楚南棠将他抱起,指了指我的方向,小家伙看到了我,高兴的拍了拍手,哈喇子流了一下巴,走到我跟前时。挥舞着小手让我抱他。

    “他起得可真是早,听陆唯说,小家伙五点多就开始闹了。”

    我失笑:“越来越淘气了。”

    “其实现在还早,怎么不多睡一会儿?”他与我一同走进了屋内。

    此时舒姨已经开始在厨房里准备早饭了。

    “醒来就睡不着了,你今天觉得怎么样?”

    他不在意的笑了笑:“已经没事了,对了……现在可能已经顾不上学校那边的情况,所以我已经把老师的职务给辞了,以后不能陪夫人在学校吃饭了,你要好好吃饭。”

    我脸上一热:“你不用老是把我当成小孩子照顾,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嗯,我知道,只要夫人不觉得我啰嗦起来像个七八十岁的老头就好。”

    我失笑:“就算你真的变成了七八十岁的老头,我也不会嫌弃你的。”

    他一个高兴,在我唇上轻轻吻了下,小家伙瞪大了眼睛,好奇的盯着他。

    于是,他又在小家伙脸上亲了亲,小家伙咯咯的笑着往我怀里躲了躲,以为爸爸在和他做游戏。

    吃完早饭出门,和平时一样,与小凡挥手说再见,他开车送我去学校。

    我脑海里不断的在回想昨天晚上的事情,不由得好奇问他:“南棠,禁咒突然迅猛的侵蚀,你觉得很奇怪吗?”

    楚南棠眸光沉了沉,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之前我说过,青铜古盒里神秘的能量,可以遏制禁咒的侵蚀。

    从青铜古盒丢了之后,禁咒开始迅猛反蚀,是因为那股遏制禁咒的力量被解封或者释放了。也就是说,一直无法打开的青铜古盒,或许被他们以某种逆反的方式,被打开了。”

    我猛然瞪大了眼睛,心里慢慢开始蔓延起无尽的恐慌。

    “我们研究了这么久,却也无法将青铜古盒打开,不知道他们究竟用了什么方法,而青铜古盒里,究竟藏着怎样的秘密?”

    “不管是怎样的秘密,现在沈秋水他们已经得知先机,不知道他们还会采取怎样的行动,不过我们也不用怕,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敌在暗我在明。我还怕他们藏在暗处不动声色呢!只有他们开始动作。我才能推测得出,这背后的阴谋,与他们要走的下一步棋。”

    谁知,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很是平静,沈秋水他们也并未采取任何行动。

    他们不可能只夺走了古盒就满足了吧?或许,只是时机未成熟?

    然而,让我们更加担忧的,是天气渐渐回暖,潜伏在小白他们身体里的妖藤会开始复发繁衍。

    楚南棠与凌思哲私下里交谈了很久,楚南棠道:“黄泉花的秘密暂时我们无从得知。时间太短暂了,地狱阴司之花,必定不是现在我们凡人所能解决的问题,所以只能另想偏方。”

    凌思哲低垂着眉眼,沉思了一会儿,才说:“我一直有个想法,也没敢提过,不知道……”

    我和楚南棠相视了眼,我点了点头,楚南棠说道:“你说来听听?”

    “我在五年前,就在研究一种新型的药物。这种药是能够让人停止生命机能,但却能保证身体的细胞存活,进入长眠的状态。也就是说,如果这种药效真的能成功,他们身体里的黄泉花与生命机能会停止运作,进入睡眠状态。”

    楚南棠冗长的叹息了声:“这未尝不可!如果真的成功了,我就有足够的时间,破解黄泉花之谜,等到那个时候,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只是……”凌思哲十指紧扣:“我至今,尚未研制出解药。如果真的注射进去,我可以保证,他们不会死,会安然的长眠。”

    “一切濒临绝望中的生机与突破,都伴随着莫大的风险。”楚南棠无奈道。

    凌思哲点了点头:“但我要说的是,研制出解药,对我来说,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在两年之内,我可以办到。只是……把命交到我的手中,他们会不会答应?楚先生。你又能否信得过我?”

    楚南棠笑了笑:“我相信你,但是我想决定这件事的权利,可以交到他们自己的手中。”

    当天下午,楚南棠将所有队员都招集了过来,将这个决定说了说。

    所有人皆是一脸凝重,陷入了漫长的沉思。

    直到张教授说道:“这个风险会有多大?又能否真的可行呢?”

    凌思哲耐性的解释道:“当然,风险肯定是有的,大家不要误会,我并没有把你们当成小白鼠,而是当成了我的朋友,只要你们肯相信我。至少两年,最多三年之内,等楚先生找到黄泉花破解之谜,我随时都能将解药奉上。”

    立晟举手,第二个发言:“我愿意尝试,与其成为花肥,不知所措的在无尽的恐惧中等死,还不如拼这一线生机,什么时候给我药?”

    对于他的爽快,以及无条件的信任,凌思哲眼眶竟有些泛红。

    些许激动的说:“立哥。你能相信我,真的谢谢你。放心吧,你把命交到我和楚先生手里,我们会负责到底。”

    白忆情拍案道:“我同意!但我有一个要求。”

    楚南棠浅笑:“你说。”

    白忆情嘿嘿笑了两声:“把我和清染妹子放在一起。”

    “滚!”黎清染一支飞标朝他射了过去。

    随后一脸坦荡道:“我相信老板的为人,不会拿我们的命开玩笑,所以我也愿意尝试。”

    “既然大家全票通过,具体时间,我会和思哲再好好商量,今天大家先回去好好准备一下,在三天之内将之后的交接工作,和具体事宜。好好分配安排一下,散会了。”

    待大家都离开后,楚南棠将张教授叫到了一旁。

    “张教授,有一件事情必须要和你说。”

    张教授下意识问道:“是不是青铜古盒有下落了?”

    “不,刚好相反,是青铜古盒,我怀疑已经被人开启。”

    张教授一脸震惊之色:“被开启?啊,对了!我这几天发现了一本西域文限中的记载,有关于这个盒子的零星记录,传说,是婼羌国巫族的大祭司亲手打造,小小的盒子里,机关重重,并且封印着大祭司强大的力量!而这力量,是复兴婼羌国的关键所在。当然,这只是一个传说,不过一切传说都有其根源所在,我还得再进一步研究。”

    “张教授,如果有关于婼羌国国君的记载,请您勿必第一时间告知。”

    “好!我会全力以赴的。”

    待张教授走后,我不由问他:“为什么不是大祭司,而是婼羌国的国君的资料记载?”

    楚南棠想了想道:“一部分是推测,另一部分是直觉。与其从婼羌国那位大祭司着手查寻,不如从婼羌国国君身上查找源头。”

    “张教授刚才说,盒子里封印着大祭司的能量,并且是由他亲手打造,他能打造这个盒子,谁也无法将它开启,那会不会是这位大祭司亲手开启的?”

    “若是真的,他活的时间可就了不得了,不过凡事皆有可能,既然是能控制腐尸与灵魄的巫族,大祭司活了一千年,反倒觉得顺理成章了。”

    如同是真的,那么沈秋水他们,是不是已经和这位大祭司有了某种关联,或者说,这位大祭司现在与他们已同气连枝了。

    但这都是我们的猜测,没有见到之前,都无法做出更进一步的推测与判断。

    三日之后,凌思哲一一为他们注射了药物,待他们进入长眠之后,楚南棠将他们放进了密室的玻璃棺之中。

    密室里设下了许多机关,只有楚南棠与凌思哲可以自由进出。连我都不可以进去。

    这段时间,龙见月总是说头疼,便一直锁在房间里,吃得也极少。

    大约过了半个月的时间,他傍晚走到了院子里,我正和楚南棠从外面回来,看到了正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的龙见月。

    让人震惊的是,只消半个月的时间,他那头早已剪短的头发,奇迹般的已拖到了地上,暗紫色的眸颜色愈加浅淡。在幽幽的月光之下,散发着诡异的锋芒。

    楚南棠拉住了我,随后缓缓走到了龙见月跟前。

    似乎终于意识到有人站到了他的面前,他才缓缓抬头看向了楚南棠。

    “你的头发,怎么一夜之间,就这么长了?”

    他站起身,伸手握过楚南棠的手臂,又看了眼夜空的月亮:“等八月十五,月满之时,方可破解你身上的禁咒。”

    话音刚落,他环顾了四周。脚底出现金色奇怪的符咒图形,渐渐扩散整个院子。

    那一瞬,我们明显感觉到地在脚在脚下摇晃。

    “刚才怎么回事?”我急急的问道。

    “有人在四周布下巫术,不知道想做什么,你们无法查觉,但是我能感应得到。”

    “就在刚才?”楚南棠疑惑。

    “不,巫术力量很薄弱,应该有半年之久,看来你们被人盯上了。”

    他神情淡漠,语气没有一丝起伏说起这些。

    楚南棠盯着他:“你是不是想起什么来了?”

    他将右手托到半空,手心里金色的六芒星浮现:“力量。在苏醒了,但是被封印太久,一时间还无法全部记忆起。”

    “你是谁?能想起来么?”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在梦里,有一个声音总在回荡,叫着一个名字,龙见月。”

    “所以,你确定自己是龙见月?”

    他没有回答,只道:“总有一天,我会知道自己究竟是谁。”

    入夜之后,我端了杯参茶拿给了楚南棠。

    “多谢夫人。”

    “不用老是跟我这么客气,我能为你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不,你已经为我做了很多。”他紧握住我的手:“看来,连老天爷都在帮我们。”

    心情顿时也雀跃不已:“是啊,他总算是想起,可以破解禁咒的办法了。对了,他刚才说我们宅子四周被布下了巫术,能使用巫术之力的,只有一个人。”

    “夫人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是顾希我。”

    “我真是很好奇,顾希我背后的那人,究竟是谁?”

    “或许,正是我身边的某一个人,也不一定。”

    这句话,让我心脏一紧,他说的不无可能,只是一想到曾经身边最信任的人,也许是埋伏在身边的敌人,不由得一阵阵寒心。

    “如果真有这个人,会是谁呢?”

    楚南棠沉默的喝了口杯里的参茶:“且静观其变,如果真有这么一个人,他很快就会按奈不住,急着要出手了。”

    三天后的清晨,我们接到了凌思哲焦急打来的电话。

    电话里没有细说,只是让我们尽快赶到研究基地,一看便能明白。

    连早饭都没有来得及吃,待我们赶过去的时候,凌思哲已经在外面等了。

    “楚先生,您总算是来了。”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凌思哲深吸了口气,才道:“密室被人闯入,偷走了两具玻璃棺。”

    我与楚南棠交换了一个眼神,楚南棠紧追着问道:“哪两具玻璃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