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来自民国的楚先生 > 第97章 彻底解脱
    女孩一脸为难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眼门外:“我不能说,要是被沈先生知道我多嘴,可能连命也会没了的。”

    看她真的很害怕的样子,我没有再为难她:“算了,你走吧。”

    待她关上门走后,我上前推了推门,应声开了,我在门锁里夹了一个纸片,做了一个手脚,所以门并没有真的被锁上。

    此时四周没有人,我深吸了口气,以最快的速度跑出了屋子。

    这里真是一个奇怪的地方,不管我怎么跑,四周什么都没有,只有无边无际的黑。

    我回头看了眼,那房子在黑雾缭绕里,模糊不清了。

    不能回头,一定要拼尽全力试一试。

    可直到我精疲力尽,也没有发现出口。直到迷雾中,好像有一道高大的身影站在不远处,似乎在等着我。

    我想了想。不紧不慢的朝他走了过去。

    当迷雾散开,我看清楚了眼前这人的模样。

    “你是逃不出这儿的。”

    “沈秋水,你放我走!”

    “那可不行,上面的人想拿你做一个交易,我也是没有办法。”

    他邪性的笑着,一步步朝我逼近:“灵笙,你乖乖的,不要随意乱跑,否则我也救不了你。”

    我还想多问些什么,他将我带了回去。

    这间屋子很大,也不知道还住着哪些人,直到有一天,江容婼出现在我的面前。

    不知何时站在了我的床头,我从睡梦中刚刚清醒,恍惚间,还以为是嫤之,于是轻轻叫了声:“嫤之……”

    江容婼冷笑了声,我才清醒过来,猛的从床上坐起,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江容婼。”

    “见到我,你好像很惊讶。”

    我并不想与这个女人有太多的纠结,过去的那些恩怨,谁对谁错都不重要了,我只想离开这里,回到楚南棠的身边。

    “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你们也真是阴魂不散,我想逃离得远远的,可你们偏偏不肯放过我。”

    江容婼走到窗前的椅子上坐下,眼中透着淡淡的忧郁之色。

    她似乎变了很多,经过百多年的洗礼,整个人褪去了少女时的青涩,显得沉稳而内敛。

    “其实,我有些累了。”

    我动了动眼皮,没有看她,也没有说话。

    她又说道:“守在一个心永远都不在你那的人身上,像是一种慢性折磨,不管你做什么,对他说什么,他都视而不见。”

    “所以呢?”

    “所以,我想放弃了。”

    我有点明白她现在的心情,但是对于江容婼,我生不出太多的同情心。或许我与她天生就不对盘吧。

    “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我帮不了你。”

    “你是帮不了我,可是我能帮你。”江容婼冷笑了声,盯着我许久:“怎么?你信不过我么?”

    “你叫我怎么相信你?”

    “你现在也没有别的选择,你要知道,你被抓到这儿来,也不会是别人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的份儿。”

    看来她似乎知道很多,她呆在沈秋水身边这么久,应该发现了很多秘密。而沈秋水大约不会对她有太多的防备,毕竟从来江容婼与楚南棠就不是一块儿的。

    “沈秋水把我抓回来,大概不是应该太想我了吧?”我想多套点她的话,所以便引着她继续说下去。

    其实江容婼的防备心很强,她眼中精明之色,竟让我心口一紧。躲了开来。

    “我知道你在套我的话,你认为我会对你说吗?”

    “说不说那是你的自由,就算你不说,我还能把刀架在你的脖子上?”

    江容婼长叹了口气:“其实我来找你,便是有些事情要找你说的。”

    “什么?”

    “沈秋水野心很大,他要的远远不是眼前这些,而且据我所知,他背后有一个神秘的人,在操控着一切,我只是不想让他越陷越深,现在也只有你们能帮他。”

    看着她,现在已经没有恨了,毕竟那是上辈子的事情,离我太遥远。

    “想必你已经知道我们现在的情况,处处被动。”

    “沈秋水把你抓过来,是想得到一件东西。”

    “什么东西?”我实在想不出来,我们这里还有什么东西是他值得费尽心机去拿的:“青铜古盒已经被他拿走了。”

    “不是因为那个盒子,那个盒里子,封印了婼羌大祭司的力量,还有一个预言。在盒子打开的时候,我想那位大祭司的力量与记忆也在慢慢的复苏中。”

    我猛然瞪大了眼睛看着她:“是跟里面的预言有关系?”

    “没错。”江容婼蹙了蹙眉:“那个预言,与婼羌古国的地下死士有关,说只要找到炎魄之心,就能解除封印,唤醒地下的死士。”

    “他们想干什么?”

    “恢复帝制。”

    我仿如听到了一个神话,笑了笑:“他们疯了吗?!”

    “他们早就疯了,不过当你了解他们所做的准备之后,你还能笑得出来吗?一个活了一千多年,和一百多年的老妖,他们的势力,早已经遍布,一声令下,整个世界将动荡不安。”

    我紧握的双拳在颤抖,轻轻问了句:“南棠……你有没有消息?”

    她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那天晚上,我听沈秋水和顾希我在谈话,提到了当晚袭击楚南棠的经过。楚南棠现在被禁咒困扰,法力大不如从前,如果当晚不是龙见月赶到,也许他就真的没命了。”

    听到这里,我不由得舒了口气:“你刚才提到了炎魄之心,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江容婼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就连他们也不知道,不过我听顾希我说。只要将龙见月找回来,让他恢复记忆,他们就能知道炎魄之心的秘密。”

    炎魄之心……究竟是什么?我曾经在梦里竟梦到过两次,那人提起,唤醒炎魄之心。

    “你为什么要帮我?”

    “之前不是说了吗?”

    我沉默了一会儿:“你要与我合作?为了保护沈秋水?”

    江容婼深吸了口气,眼中泛起了泪光:“你不会不懂,当你爱一个人的时候,什么也不会求,只求他能平平安安,秋水他……我想看他好好的活着,而不是做什么上上之人。”

    “我没想到。你会因为爱一个人,改变这么多。更没有想到,你会为了沈秋水,而跟我站在了同一战线。”

    江容婼嘲讽的笑了笑:“你想不到的事情还多着!”

    “嗯,我拭目以待。”

    她的改变,也不由得让我反思,南棠曾说过的一些话。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对与错,也没有绝对的好与坏。

    大约过了一个月,突然沈秋水带了几个人进来,命令道:“将她带走。”

    我拼命的挣扎着:“你要带我去哪里?!放开我!!”

    “走就是了。何必这么多的废话。”

    沈秋水径自走在前面,也未说话,我抿了抿唇说:“沈秋水,你别再错下去了,得到这些又能怎样,你真的会快乐吗?”

    “闭嘴。”

    “你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难道就从来没有过愧疚吗?沈秋水,不要做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你再说,我就杀了你!”他猛的扣过我的脖子,双眸充血,满是狠戾之色。

    没一会儿。他将我带到了一处地下密室里,密室好布着一个法坛,那法坛上凝聚着强大的能量。

    只见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男人背对我们站着,而他身边竟站着顾希我。

    我第一时间便猜想,这个人会不会是神秘组织的老大,会不会是顾希我所追寻的信仰?

    那人越见冰冷无情,甚至在看向我时,眼波没有一丝起伏,如同在看一个陌生人。

    穿着黑色斗篷的男人终于转过了身,可惜他戴着金色的面具,看不清他长何模样。

    只是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似曾相识。

    “将她押到刑台上,直到那个人来了为止。”

    “是。”沈秋水竟是对他这么顺从,命人将我绑到了刑台。

    “时辰一到,他还未来,就将她祭祀给神灵,赐予我们更强大的力量。”

    话音刚落,密室围着阵法的几处火把被点燃,处处都透着诡异的气息。

    他们将锁链捆住了我的手和脚,尽管我拼了全力的挣扎也无济于事。

    沈秋水见状,压低着嗓音道:“别做无畏的挣扎,否则,你小命不保。”

    “沈秋水!在你眼里,爱是什么?是你用来肆无忌惮的伤害吗?”

    “爱?”沈秋水嘲讽一笑:“我为什么要对一个眼里心里,只有别的人男人的女人,掏心掏肺的献出全部?你认为我真有这么伟大?既然我得不到的东西,那么别人,也休想得到。”

    “你一定会遭报应的!”

    “呵,如果真的有报应,那就来好了,我沈秋水不怕。”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直到一阵奇怪的风掠过我的面门,密室里的法阵的火焰,在那一瞬间全部熄灭。

    顿时陷入了黑暗之中,穿着黑色斗篷的那人,用法力重新将火光点亮。

    就在刚才陷入黑暗中的那一瞬间,凭空出现在了两个人。

    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龙见月与楚南棠。

    “哟,来了!”戴金色面具的男人似乎很是兴奋:“一千年了,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龙见月,别来无恙!”

    “看来你都想起来了,吾的大祭司,风离。”龙见月低低的笑了两声,那笑音很是熟悉,但似乎又有点儿不一样。

    我猛然抬头看向面具男,他才是龙见月?这个人好狡诈,竟然从一开始就埋下了圈套,让风离与我们以为他就是龙见月,绕了好大一个圈!

    楚南棠转头看向了我,而我身边正守着沈秋水,不能轻举妄动。

    “我看他要怎么救你?会不会愿意搭上自己的性命呢?”沈秋水冷笑了两声。

    “自古邪不胜正,你们一定不会有好下场。”我撇开了脸不再看他,不知道南棠怎么样了?他的身体还吃得消吗?

    风离沉声道:“龙见月,把人放了,我给你想要的东西!”

    “我先要看到炎魄之心。才能将她放了。”龙见月冷声道。

    “像你这种奸诈之人,你让我怎么相信你的话?”风离不肯妥协。

    “这样好了,我们各退一步,吾将人质放到法坛中间,你拿出炎魄之心,我们同时走过去,拿走自个想要的,如何?”

    “好!”说罢,风离托右手掌,手掌中凭空出现一个红色的宝石。

    在看到这块宝石时,龙见月似乎十分激动。忍不住上前走了两步。

    风离喝住了他:“龙见月,别忘了我们刚才的承诺!”

    “呵呵,怎么会忘?沈秋水,将铁锁打开。”龙见月命令道。

    “是,尊主。”沈秋水拿出钥匙,替我将铁链子解开,扣押着我朝法坛的中间走去。

    而在此时,风离将那块红色的宝石交给了楚南棠,楚南棠一步步走了过来。

    彼此在跟前站定,沈秋水笑了笑:“楚少爷,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楚南棠冷笑了声:“你也是,别来无恙……灵笙,你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没事,你呢?身体怎么样了?”

    “放心吧,禁咒风离暂时替我给压制住了,等到月盈之时,便能解开禁咒。”

    突然沈秋水扣过我的手腕紧了紧,疼得我哼了声。

    “楚少爷,现在不是话家常的时候,把东西放下就退后吧。”

    楚南棠深深看了我一眼,将宝石放到了一旁的玉盘里。缓缓退后了数步。

    龙见月仰头笑道:“你把东西早点交出来不就行了?风离,你总是有办法惹吾生气,吾身为一国之主,还要看你这个大祭司的脸色行事,真是不爽呢!”

    “你残害无辜百姓,自私自利,若是不阻止你,我岂不是与你成了一丘之貉?!”

    “大道理吾听得太多了,现在已经不愿再听你啰嗦,成王败寇,自古向来如此。你认为。以你现在的实力,还能奈何得了吾?”

    话音刚落,龙见月冲上前去夺红宝石,就在那一瞬间楚南棠冲上前将我护在怀里。

    “假的?!”龙见月狠狠摔下了手中的红宝石,突然大怒,一掌朝我击了过来,打算来个鱼死网破。

    楚南棠猛的扣过我的腰,旋身用背部接过了龙见月这一掌。

    我与他整个人身体飞出,重重的撞在了石壁上,楚南棠吐出一口鲜血,见龙见月逞胜追来。

    楚南棠立时从地上跃起。手中的沥魂珠转动,带着强大法力的掌风朝他的面门击去。

    龙见月没想他接了这一掌还能有这么大的力量,立时跃起反击。

    那金色的面具,遇到强大的法力时,竟被劈开成了两半,他连连退后数步,方才站稳身体。

    有一瞬间仿佛空气凝固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虽然之前也有过怀疑与猜测,但是总是一遍又一遍的在心里给推翻了,告诉自己。不可能的,不可能是会是小白。

    “小白?为什么会是你?!为什么?!!”

    “呵呵呵……哈哈哈哈……”龙见月狂笑了几声:“为什么不是吾?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叫白忆情的人,吾为了接近你们,破解那只破青铜盒子,催眠了自己。大费周章,结果还是没能拿到炎魄之心!可恨!!”

    楚南棠虽然看似还很镇定,但是依旧难掩一丝颤抖:“原来是这么回事,我一直在想,你究竟有什么目的,今天总算是知道了,龙见月。你可真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惜一切代价与手段!”

    泪水沿着脸颊滚落,这么多年的感情,风风雨雨,生生死死,竟然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吾屈尊降贵的,像条哈巴狗围在你们身边,不杀你们,不能解恨!”

    “像条哈巴狗?”我嘲讽的笑了笑:“龙见月,这么多年了,虽然我们之间也有多很多口角和意见分歧,但是我们一直把你当成生命中最重要的成员之一。

    你怎么会认为,我们把你当成一条狗?至少,我以为我们是朋友,是亲人。”

    “闭嘴!那是吾的耻辱!我这就杀了你们!!”

    就在他反击扑上来时,风离布下了六芒星阵,将他所有的攻击力破解。

    “你们快走!”风离命令道。

    “想走?抓住他们!一个都别想走是!”电光火石间,风离与龙见月已经斗了几个回合。

    我们走了没几步,沈秋水与顾希我挡住了去路。楚南棠悄悄塞给了一把匕首。

    那端,楚南棠与顾希我已经打得不可开交,我自知不是沈秋水的对手,只想着与他周旋。

    “沈秋水,放我们离开,也许我还会原谅你。”

    “我不需要你的原谅,看看,你觉得你们今天还能走得了吗?”

    我将刀背后身后,紧了紧,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看来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听。”

    “我看你还是留着气力说话!”话音刚落,他突然冲上来,一把拽过了我的手,将我狠狠撞向了密室的石壁。

    那一瞬间,手起刀落,毫不留情的扎进了他的胸膛:“你逼我的!”

    血水从他嘴里涌出,他扯着嘴角笑了笑:“原来,你真的会杀我,你就这么恨我?恨不得我死吗?”

    “我……”当看到他深深扎在他左肩膀上的冰魄时,我回想起刚才的那一幕,他朝我冲过来,只是为了躲避飞过来的冰魄?

    法力凝结的冰魄渐渐融化,沈秋水颓然倒地,再也没有力气爬起来。

    “沈……沈秋水!”我的手,染着他的血,如果不是刚才我的那一刀。他也不会有事。

    “沈秋水!我……对不起,对不起……你别死!”

    沈秋水凄然笑了笑:“灵笙,你能为了流泪,我真的感到……很高兴,证明……你对我,也不是那样无情的。”

    “你别说话了!我带你出去,一定不会有事,我们走!”

    “我走不动了……”沈秋水疲惫的半阖着眼皮:“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伤害你,做了很多……很多的错事,也只是希望……可以。可以让你多看我一眼。灵笙,我早就认命了,只是……只是有些……不甘心,你,你别怪我。”

    “我不会怪你!你要活下去,我就不会怪你!”

    “我,我累了……”他缓缓闭上了眼睛,再也不动了。

    “沈秋水!沈秋水!!!”

    就在斗得不可开交之时,忽然天地间似乎在强烈的晃动着。

    龙见月与风离在此时收了手,从密室的入口闯入一个人的身影,当看到躺在血泊中的沈秋水时。泪水瞬间涌了上来。

    江容婼上前将我推开,将沈秋水紧拥在怀里,无声落泪。

    “空间的自毁装制,我已经开始启动,很快这个异空间,将会毁灭消失无踪,如果你们不想死,就赶紧逃命吧。”

    慌乱中,楚南棠上前拉过我的手:“灵笙,我们走!”

    “沈秋水还在这里……是我,是我杀了他。南棠,我们不能把他丢在这里!”

    “他还有江容婼守着,我们与他们终究已经分道扬镳,越行越远了,该转身的时候,我们就不要回头了。”

    突然顾希我朝我丢了一只空间海绵:“把她带走!”

    “顾希我!”

    顾希我:“他说得对,我们已经越行越远,回不了头了,该转身的时候,禅心,你就不要再回头!”

    说罢。他整个人如同以自杀的方式,朝龙见月冲了过去,龙见月没想到,平日里得力的下手,竟然会在此时反扑。

    “你这个该死的叛徒!!给吾去死吧!!”龙见月的手掌穿过顾希我的心脏,顾希我瞪大着双眼,死死扣住龙见月的脖子。

    直到龙见月生生将他的心脏从胸膛里拽拉出来,顾希我嘴角勾起一抹浅笑。

    “终于,可以解脱了,我不知道……不知道什么是信仰……可是我……我觉得并不快乐。”

    “走啊!”风离吼了声,眼见这个空间彻底的坍塌之前,他用法力劈开一条通往光明的通道。我们没有选择,只能头也不回的与他一起,用尽所有的力气,逃出去。

    当阳光刺入双眸的那一瞬间,刚才生死的一瞬间,似乎离我们很遥远。

    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我张开手掌,鲜红的血,却还未彻底的干涸。

    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再次夺眶而去,我紧揪着楚南棠的衣领,哭得无法自己。

    “南棠,南棠……刚才那个,它不是梦!为什么它是真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