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我是天师 > 第一卷:我是天师 第94章 富贵的家底
    主要是他老婆说,他在一旁补充。

    我们走后的第二天,夫妇二人分别用电话通知了哥哥姐姐,也详细说明了卡里的余额,以及那天取出了两千的事。自然,说的给天师的费用是两千。最后,三家人在电话里友好协商,两家各分七万,多余的都给了他们家。也算是他们一家常年照顾老爷子,表示一点心意。这样一来,三家人都算满意,两家白得七万块,他们也又多了近五万。

    “这样最好,你们能妥善处理这笔钱,应该也是老爷子的心愿。这次来呢,是因为我们庄天师,上次来过后,好像老爷子知道了这么回事。又托梦于她,详细讲了些要求,恳请我们帮他转告。”

    “哦!还有这事?”王哥把手里的两杯茶放到了我们面前,听到我这么一说,也搬来凳子坐在了旁边。

    “老爷子听说你们拿到银行卡,儿媳妇的想法后,大家赞赏。实际最开始,他就想把那些钱全给你们两口子的,但是听说你们约在一起分了,而且是儿媳妇的意思,他更高兴了。他委托庄天师,过来告诉你们一些更值钱的东西。但是这回……要求你们自己处理,不用再想着哥哥和姐姐了。”

    “是!上回我就不想说的,不过老婆也是出于好心。”

    我又看向菜花卷。

    “一切全听老爷子的,我也不想他们王家,以后为了这事,吵吵闹闹的。”菜花卷也是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做了这个决定。

    “嗯,这样最好。”我点点头,继续说道:“先声明,这只是梦,我们只是尽量详细的记录下来而已,还说不清准不准。我们说一个地方,你就找一个地方,找到便拿出来,找不到就换下一个地方。”期间,我说到‘你’的时候,用手指指着王哥。

    王哥点头表示明白,“你说吧!我找。”

    “家里是不是有台很旧的洗衣机?”我问。

    “有有有,十来年了。”

    “把它放平,拆掉地板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

    “哦!”但是王哥没动,征询的目光看向他的老婆菜花卷。

    “看什么看?还不快去……”迎来菜花卷一顿呵斥。

    王哥起身,屁颠屁颠的找工具去了。

    五分钟后,因为房子不大,洗衣机被搬到客厅放倒在地,王哥用螺丝刀开始拆卸洗衣机底部的盖板。

    洗衣机底部的盖板被取下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几块用三厘米见方的木梁横在洗衣机内部,边上用螺钉连接,木梁上面用类似抱箍一类的东西,牢固的捆着几根用塑料袋包裹严密,黄灿灿的金条。

    “你们来搭救我们的菩萨吗?”菜花卷忙招呼老公把金条拆下来,自己则马上去另一个房间拿了一台台称出来。

    王哥拆下金条,菜花卷摆好台称,通上电源。

    六根根金条上去,显示屏显示:六百克。

    我数学不太好,也不知道现在黄金的价格,我看向庄妍,想要一个答案。

    “应该接近十六万。”庄妍看出了我财迷的眼神,面不改色的告诉我这几根金条的大概价值。

    “你俩真是活菩萨啊!真太谢谢你们了。不瞒您说,前天我们分了那二十多万,我就在网上订了一台洗衣机,正打算把这台十多年的老东西给扔了……还好你们来得及时。”王哥一脸兴奋,也满怀感激地说道。

    “今晚再请你们吃火锅,上次我看你们挺喜欢吃的。”菜花卷收好金条,又忙着让王哥把洗衣机恢复原样。

    却不想我俩中午就吃的火锅,现在听到下午还吃,有种作呕的冲动,好在两人没有注意到。

    两人一通忙活,各样东西回归原位,坐回客厅,打算陪我们一直聊到晚饭饭点。

    “王嫂,那称,你还得再拿出来……”

    两人看着我,眼神由兴奋变为惊喜,变得更加不可思议。

    “次卧里是不是有个老式转角木柜?”

    “有!”王哥立马回答,王嫂又回房间去拿她的台称了。

    “最底层的上层底板,靠右侧处,有几根木梁,看看上面是不是有东西。别报太大希望,只是梦里这么说的。”我提前做好预防,要是万一没找到,也不至于让我和庄妍难堪。

    王哥拿着电筒,去了小卧室。两分钟后出来,又去找了些工具,又回到小卧室。

    听铃哐啷一阵响动过后,他又捧着三根同样大小和款式的金条出来。

    ‘我的个乖乖,这怕又是十万?’我转头看向庄妍。

    “大概不到八万,这个重量……每根大概能值两万六!”庄妍很了解我现在想知道什么,看到我贪婪的眼神,轻声回复我道。

    数字太大的乘法我不行,但加法还可以,这里八万加上刚才的十五万多……我觉得我在用尽全力控制自己,我不希望自己在客户面前,表现出羡慕嫉妒恨的神态。因为后面还没讲的地方,还是四处……

    王富贵在大家都还为温饱奔波的时候,就开始炒着黄金了,以至于他七十多岁离开人世时,竟留下这么多东西。我觉得要是在送走他之前,学会他炒黄金的方法,无疑就是一个聚宝盆啊……还用驱什么邪呢,躺在家里买卖黄金不就衣食无忧了吗?

    王哥两口子的惊异程度也不亚于我和庄妍,菜花卷早坐不住了,回到里屋,腾出一个空铁盒出来。

    我和庄妍看着两人,一条一条的把金条码放进了铁盒。

    我悄悄的咽下口水,但保持住了表面的矜持。

    庄妍貌似没怎么动心,微笑着看着夫妻二人……

    菜花卷在整理金条,横着装好像太空,竖着放又觉得四下晃动。王哥给我们续了水,高兴归高兴,也没忘了提醒老婆,“我说老婆,最好再找个盒子,分开藏。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别把鸡蛋放在一起……”菜花卷又进里屋捣腾了一阵,拿了另一个铁盒出来。

    “我说二位,老爷子梦里还有其他地方。”

    “咣噹!”菜花卷手里的铁盒连同几根金条掉到了地上。

    两人眼睛和嘴巴的大小完全超出了常人应有的大小,看着我和庄妍。我慢慢伸出四个指头,意思是还有四个地方没说。

    “四十万?”王哥惊诧叫道。

    我摇头,“梦里说的位置,还有四个地方要找。”

    两人迅速放好铁盒,等着我继续发话。我和庄妍对视一眼,开始继续一条一条地讲出藏着东西的地方。有藏在家具电器下面的,也有上面的,中间夹层的。经过我的讲述和王哥的一通敲打寻找,最终翻出的数量是十六根黄灿灿的金条。看来王富贵还是留了一手,他只告诉我是些金镯子或者空心的佛像,总重量也就一斤多一些。而今天翻找出来的数量,但从数量上来看,我觉着就有一点六公斤。

    我又看了一眼庄妍,“总价值估计超过四十万,具体看他们怎么出手了。”

    庄妍很懂我,马上帮我算好了大概的市值。

    两个不知道原来装什么的铁盒,他们各装了一些金条,让后找地方藏好,拉着我们要请我们吃大餐。这个,自然比什么都没有要好很多。我想起王富贵的为人,便在碗饭时又提醒他俩,梦里没提到的地方,他们有时间的时候,可以再翻找翻找,难说还会有。

    夫妻二人对我俩的感激犹如河水泛滥,滔滔不绝,把我俩视为搭救他们的神仙,虽说他俩大我们十几岁。

    高端饭局结束,菜花卷竟强塞了一根金条给我,她是我见过的最豁达的女人,没有之一。而我的推搡技不如人又一次发挥到了极致,给人的感觉就是被迫接收的谢礼。

    虽说收益很满意,但回家的路上,我还是抱怨了一下人与人的差距,怎么会这么大捏?

    庄妍没什么表情变化,从小就捧着金饭碗出身,什么东西她没见过。不过我俩有一点很像:不是自己的钱,也不会去要。不过她也感叹,王哥和王嫂二人,这回一夜成土豪,不知道以后的日子会怎么样。

    回到她公司的停车场,刚好人不多,庄妍把车停在了僻静处,后备箱附近就有两棵树,很隐蔽。

    但是我俩都有些抓瞎,木质的箱子竟然没看出来要从哪边打开,表面也没什么锁头锁孔。出了掂在手里觉得有些沉,还真找不到打开的方法。这王富贵,没看出来还有些木匠手艺。

    我暗骂了一声老王,但是除了发个牢骚,也没其他办法。

    先回家,反正箱子看起来不大,就一个小号的塑料方凳大小。我计划明天让庄严把车开到新村,再把登山背包拿到车上,晚上回家装进背包,神不知鬼不觉的带回房间,慢慢再想办法。关上后备箱,我和庄妍拿着金佛,回家准备称重,但是……其实我俩都没有称。

    向来不喜欢怎么计划的我和庄妍,直接来到欧阳贾的超市,拆掉包装,把金灿灿的金佛放到了他的台称上面。

    称上显示三百八十克,我忙叫庄妍算算。

    庄妍想了想说道:“算了,黄金价格我也是乱估计的,很久没看过价格了。原来我是按二百八估计,等查查价格再说,我怕你期望过高。”

    想想也是,我有用布包好了金佛,又那塑料袋套上,从进来到出门,我俩都没管柜台后面目瞪口呆的老板。

    回到家,我藏好金佛,让庄严查查金价,然后计算器一算,接近十万。加上那根金条,绝对超过十万,我兴奋得差点抱着庄妍转了一圈。庄妍双手绕过我的脖子,等着起飞,我扶着她的腰却冷静了。

    “你看这样行不行,算作我俩共同所得。出手了十万存到你哥帮我弄的基金里,剩余的钱,我俩平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