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小说网 > 穿越历史 > 沉胭决 > 卷一 前尘纠葛 第十七章 夏州起义
    血腥的世界开始摇晃颠倒,敌人挥舞在眼前的手臂被人砍断,赶到的郭沐沉扶住已然欲坠的身躯,他的脸色苍白,后背仍是一片殷红。

    “撑住!”郭沐沉在魏苧胭耳边说,“如果要死,就带上我!”

    女子因嗜杀而赤红的眼眶泛上水幕,血雾蒸发,眸色如初见般璀璨明亮,她愣愣点头,也不知是回答哪一句,乖乖说着,“好。”

    郭沐沉带她往策来的马匹方向退,待击杀面前最后一个敌人,两人跃上马背,加速奔驰,终于将追杀的官兵彻底甩掉。

    跑了很远,感觉到怀中的人身体变得绵软,越发疲惫,郭沐沉停下稍作休息,下马的魏苧胭脚尖刚点地,无力的身子就不稳要倾倒,郭沐沉眼疾手快把她接住,魏苧胭勉强直起身,挤出一个笑容说道,“我只是有些累...”

    话没说完,整个人被紧紧抱住,男子强劲的臂弯仿佛要将娇小的人揉入自己身体里,不知所措的魏苧胭愣在原地,她弯曲手臂想覆上他的肩,郭沐沉又猛然把她放开,还未反应,冰凉的唇已经盖上柔软的唇瓣,伸出的双手僵硬顿在空中,蒙脑的困意瞬散,双颊顿时艳盛红绯的玫瑰,郭沐沉的气息满着沉沉的压抑,一遍又一遍倾诉着对魏苧胭的不满,直到连空气都开始浑浊,虚弱的人仅存的力气被完全夺走,郭沐沉才肯放开。

    扶住怀中要化作水的的女子,郭沐沉捧起她的脑袋抵着额头,声音沙哑又沉重,“不许再这样!”

    像是被收服的小兽,丝毫不敢抵抗的魏苧胭靠在郭沐沉怀里乖顺点着头。

    “看你受伤就先放过你,要再不听话定好好教训。” 郭沐沉轻刮魏苧胭的鼻梁。

    脸色羞红的人赶紧蒙进郭沐沉胸膛拼命摇头,郭沐沉低低一笑,抱她上马,双手环过,在她耳边说道,“我骑慢些,靠在我身上睡一觉,睡醒就到了。”

    她听话的倚到郭沐沉身上,这打架,真不是个轻松的活…

    三人带着官员打算和郭天琼汇合,路上魏苧胭发现郭沐沉全程都不搭理郭沐宇,似乎在置气,几个人在途中休息,郭沐沉和郭沐宇又是相坐无言,魏苧胭不想两兄弟失了和睦,在旁边拉扯郭沐沉衣角,眼神带着恳求。

    表情冷峻的人心头一软,暗沉的面色稍见缓和,一言不发将手中的饼掰下一半递给郭沐宇,郭沐宇稍滞,接过后看去魏苧胭,几番欲言又止。

    猜测到郭沐宇想说的话,魏苧胭提前开口安慰道,“沐宇哥哥,这事不怪你,你没做错。”

    话才说完脸颊就被郭沐沉捏住,他神情冷肃,不满瞪向魏苧胭。

    咧嘴的魏苧胭立马求饶,“是胭儿的错,沐沉哥哥胭儿错了…”

    在旁的郭沐宇忍不住笑出声,孰是孰非他会不知道吗,当时苏醒的郭沐沉是即刻策马回头,唯留一句话便是,‘这种多此一举的事,下次不必再做。’可若让他重新选择,他还是会将自己受伤的亲兄弟先救走。

    见郭沐宇也笑了,魏苧胭开心伸出手背说道,“风雨同舟,和衷共济。”

    郭沐沉覆上魏苧胭的手,看向郭沐宇,郭沐宇也伸出手,答道,“风雨同舟,和衷共济。”

    几日后他们见到郭天琼,而郭天琼则宣布了一个可以改变所有人命运的决议。

    郭天琼说他们这一路看到的皆是宦官弄权,奸臣当道,遍地饥荒,百姓民不聊生,怨声四载,岳晋王的骄奢淫逸已经让朝廷彻底的腐朽败糜,如此昏庸残戾根本不配为君,夏州屠城一案更是引得人神共愤,几位得救的官员商定推郭天琼为首,以复建夏州做口号讨伐无道昏君,誓要诛灭岳晋王朝。

    在郭天琼的号召下,各地应者云集,投奔义军,这场风暴几乎席卷整块岳晋土地,由于人数众多,分布广阔,郭天琼将魏振廷,魏钧澈,郭沐宇以及郭沐沉分散前往各地统领义军。

    魏苧胭则是跟随父亲魏振廷,平日里她极少上战场,但每天都会随队伍一起训练,魏振廷也将毕生所学毫无保留传授给魏苧胭,如今兵荒马乱,唯有自身强大,才能存活。

    这日魏振廷和岳晋交战,魏苧胭留守军营,此战一打就是三日,第四日的时候传回消息,魏振廷落入敌方陷阱全军被困,形势岌岌可危。

    魏苧胭立马集结人马要去营救,留守的士兵却退缩迟疑,为了对抗岳晋魏振廷已经把五万主力军全部带走,剩下的人左右仅存一千,这些人多是百姓集结的杂牌军,他们只是想在生灵涂炭的世间活下去,根本不懂什么叫视死如归,更不愿意随一个名不经传的小丫头去以卵击石。

    见一个个畏畏缩缩,没有耐心的魏苧胭直接开口,“愿意随我去的站出来。”

    有些许人出列,人数不到一半。

    “整装出发!”她懒得多言,畏死之人去了也是误事,离开前魏苧胭回头,语气冷漠留下一句话,“魏家的军营不养无用人,你们自己走吧,否则待我回来,指不定会亲自砍下你们的头。”

    “姑娘...”随魏苧胭出征的人见她一副漠然的模样,不由发问,“你不怕死吗?”

    女子仰头,映在蓝天下的乌眸墨黑的诡异,犹如吞噬生命的泥淖沼泽,一步入,步步深,她眼角微微上扬,散发阵阵阴森,天地万物在她的笑容里炽烧幻灭,烟尘散逝。

    魏苧胭幽幽开口,冰凉的语气带着刺骨的寒意,“我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最差,也就是再躺回去。”

    似有冷风吹过,将士不由一寒,他想起小时候大人们口中吓唬他的魍魉邪魅,若真的存在,应该与眼前之人相差无几吧。

    魏振廷被困的地方是处低谷,岳晋军已严守出入口多日,得知魏苧胭前来,以为她带的是大批援兵,岳晋全军警惕,当看到是个小丫头领着寥寥几人策马冲来,个个哄堂大笑,魏家的人是多没脑子,这样就来送死。

    面对浩荡雄狮魏苧胭没有退怯,反倒不断加速,岳晋军慢悠悠出一列骑兵横挡,他们就不信,才那么几匹马,还能撞散他们一个骑队不成。

    然则魏苧胭丝毫没有减速,她高举在空中的手放下,全队的人列到她身边并排齐奔,他们甩出无数铁球,铁球并未攻击士兵,而是击打战马,圆球上布满大大小小的尖钉,利刺扎进马身,马匹当场高仰嘶鸣,上面的士兵被颠甩抛飞。

    战马铁蹄落地,踩到地上的尖球,随即再次发狂,在自家队伍里没脑乱奔,整齐有序的骑队一下被冲得七零八落,岳晋军未因此溃散,步兵重新列队,迎击敌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