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典魂师 > 序章 初来乍到 第三十四章 陆家宴
    且不说那边柴旭还在为两只小魂魄伤身烦恼,在这C市最繁华的城南地区,也有着一位愁眉苦脸之人。

    少年踌躇着,犹豫着,不知道应不应该推门而入,他站在富丽堂皇的走廊之上,对着一旁的窗户整理了好几次头发,但始终没法下定决心进入这房间之内。

    直到身后传来脚步声,以及伴随脚步声而来的那一声令他厌烦至极的嗤笑。

    “这是怎么了,站在门外像根木头。”

    陆家的二小姐,陆思媛身着一袭正装礼服,微笑着走向了少年,在看到了陆思媛之后,少年原本严肃正经的表情立刻变得十分嫌弃起来。

    “关你屁事。”

    脚上穿着高跟鞋的美艳少女似乎对少年的话置若罔闻,可下一刻,她的腿猛地抬高一扫,动作是迅猛无比,丝毫不担心裙下风光乍现。

    那高跟鞋的鞋尖在要踹到少年的太阳穴时猛然停止,接着陆思媛微微一笑,缓缓收了脚,轻轻牵动了一下长裙,但眼前的少年已经是被吓得呆若木鸡。

    “我可不记得有教过你,这样和姐姐说话?”

    虽然陆思媛的脸上已经恢复了温婉和善的神色,但少年仍然是被吓得冷汗直冒,眼神闪烁,嘴巴张大,一动也不敢动。

    “说错了话,该怎么办?”

    少女咄咄逼人,少年咬了咬牙,但已然低下了头,十分不甘心地说道。

    “...对不起,姐姐,是我错了,以后不敢了。”

    少女笑着摸了摸少年的脑袋。

    “诶,对嘛,这就乖了,快进去吧,大家都等着我们呢。”

    说罢她不再去管那咬牙切齿的少年,劲直绕过了他的身侧,抬手就将门推开,动作大气,丝毫不拖泥带水,和刚才犹豫不前的少年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大门被推开,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门前的姐弟二人身上,姐姐神情自若,微笑着迎向了所有的目光,这巨大的房间内似乎正在举办一场宴会,来的可都是一些陆家的大人物,再不济也是陆家的客亲,都是在这C市有点儿门道之人。

    但少女丝毫没有任何的不适应,神态自若,应对得体,就这样融入了所有人的交谈当中。

    反观那少年,虽然样貌算是仪表堂堂,可举止却十分贻笑大方,进门他第一件事便是找了个没什么人的角落默默地看着这大厅内的一切。

    直到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他身边响起。

    “这不是我那宝贝孙子吗?”

    老人杵着拐杖,其貌不扬,他眯着眼看向少年,让少年立刻慌了神。

    “...爷,爷爷,抱歉,我没看到您,没和您打招呼,非常抱歉。”

    对于少年的一再道歉,老爷子置若罔闻,只是陪着他站在角落,随后用拐杖指了指那在人群当中相谈甚欢的陆思媛,笑了笑说道。

    “你说说看,你和你姐,都是我带大的,我将她养成了鹰隼,猛禽,是吃肉的,我本以为啊,我可以再带一只狼崽子,没曾想啊,我却带出了一只...嘿嘿嘿,不说也罢。”

    这嘲讽的意味十足,可怜少年除了点头附和以外什么也不敢说。

    “你要是敢朝爷爷发发火,反驳几句,说不定啊,我还会对你刮目相看,现在...唉,陆星辰啊陆星辰,听说,你在这C市不是挺横的吗?怎么在这种场合就怂的像条丧家之犬,你是死了爹还是死了妈啊?哦,我忘记了,你那不成器的老娘的确是死了,唉,倒也不可惜,死了好,至少魂可以为我们陆家一用。”

    只有在说到这里时,少年的目光之中突地生出了一丝冰冷和杀意,但这些都一瞬即逝,接着他又低着头,一言不发。

    “你瞅瞅,这大厅内,最有名望的,是谁啊?”

    老人抬起拐杖,扫了一圈儿大厅内的所有人,陆星辰挨个看去,当看到某一位身材高大,相貌堂堂的男人之后说道。

    “本来嘛,我觉得应该是我爹,C市陆家的当家之主,陆通,但我最后又看到了您,陆通的老子,那还是您更牛逼一些。”

    老人微微一愣,随即抬手给了陆星辰一个板栗,打的这少年是直接按着头顶朝后退了几步。

    “还敢开老子玩笑了,你这有娘生没娘教的东西。”

    陆星辰一边后退一边儿说道。

    “...有您教啊。”

    老爷子听到这句话之后,那抬起的手放了下来,捋了捋一抹白须,笑了笑说道。

    “老子早就金盆洗手了,不然现在还和你这小王八蛋站在这儿屁话?其实这也不算啥问题,你爹啊,在这群人当中,的确算是拔尖儿的,这可不是老子护犊子,他狗X养...”

    刚要说出这句话,老爷子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味儿,立刻改口道。

    “这臭小子还真的算挺争气的,陆家自老祖陆铭以来就一直一蹶不振,这么多年了也就出过一个老秀才...没曾想,倒是在你爹这里崛起了,而且还如此迅速,嘿嘿,倒是没想到这混小子正道走不通,竟然如此擅长走歪门邪道,但你可别因此就轻视你老爹,你老爹走的歪路子,那可是看着歪,内里,正着呢。”

    陆星辰不知道为啥这老爷子和自己说这些,但也不好反驳,只好点头称是,再抬头,父亲的身边永远都跟着自己的姐姐,她永远都是父亲最骄傲的杰作,当然,她也当得起。

    “你爹不仅仅是在人的地界儿混得开,那些个阴物邪祟,甚至是得道之人,对他可都是有着极高的敬意,你瞅瞅那位。”

    老头子的拐杖一抬,一点,就定在了一位身着白色长袍,与周围之人格格不入的老者身上,这老者远远地看着自己的父亲陆通,那眼里是满含着巴结之意,恨不得冲上去为自己的父亲詹前马后。

    “卧槽,不是吧,我爹连这种老疯子都会接纳啊,这种人请来当客亲有啥好的。”

    这句话刚说出口,那白衣老人的神情突然凝滞,接着他猛地转头看向了陆星辰的方向,看的少年一个趔趄,差点跌坐在地上,但身旁的老人抬手,对着那白衣老人做了一个剑指,白衣老人吓得立刻收回了视线,慌乱无比地躲到了爷孙俩看不到的地方,这才了事。

    “爷爷,那人谁啊,眼神太吓人了吧...”

    “怎的,你爷爷不是更吓人?嘿嘿嘿,实话告诉你吧,那就不是人,就是一条小白蛇,不过是百年炼魂,成了精,就化了人形,现在来巴结你爹啊,就是为了能在你爹改动C市气运为自己所用的时候可以照顾它的寄魂之处,也就是江对岸的那座白塔,这条小蛇,还指望着走江化龙,可真是要笑死老夫了。”

    陆星辰自然不会去质疑老爷子的话,自家原本就是有门道的家族,那些魂与魄之事,他也曾经听到过自己爷爷讲解不少,年轻时他就当故事听,完全没有要跟随自己爷爷去炼魂的意思。

    倒是他的姐姐,从小就像对这魂术入迷了一般,除开上学的时间,她几乎全都在和自己爷爷游历各山,有时候前一天傍晚出门,第二天一早才回来,一身的伤痕,匆匆换了衣服便又去上学。

    每每问起自己的姐姐到底去干嘛了,陆思媛都只会冷冷地看他一眼,一句话也不说。

    想到这里,他再次放眼去寻找刚才的那一位白衣老人,可早已经不见了踪影,唉,原来这修炼了百年的魂怪,在面对权势之人,也会趋炎附势啊。

    突然心里升起了一阵感慨,但立刻就被身旁的老爷子打断。

    “听说,你昨日在东城惹了事?”

    陆星辰顿时是如临大敌一般身体僵硬,但面对老人的询问,他哪里敢隐瞒,于是将昨日在菜市口不小心撞到人,然后和一位前来处理的小警察起冲突最后被刑侦队的苏冷带走的事儿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好,算你老实,若是我觉得你说的和我听到的有半点儿不一样,老子现在就打断你的腿,你说说看,你咋回事,这C市,咱们苏家的负面话题,几乎都是你引起的,你说说你,你小子就不能消停一会儿?你不知道你爹现在正在努力改变咱家的命脉,等到这C市的运势一边,咱们陆家的祖坟就要冒青烟了啊。”

    陆星辰缓缓低下头,他性子骄横无比,且花钱大手大脚,早些年读书的时候就结交了一帮狐朋狗友,这些个不良的生活气息也是早就养成,现在突然要他改,他还真有些收不住手。

    “...爷爷,我已经很久没干那些伤天害理的事儿了。”

    “哎哟哟?老头子我没记错的话,你上一次欺负了一位女大学生,完事儿了还把人扒光了扔路中间,这事儿还没过去半年吧,怎么,又想被你爹吊起来揍了?这次老子可不会帮你求情了。”

    说到这里,陆星辰的眼里闪过了一丝阴冷,他的确在半年前和自己的几个兄弟一起在周末的晚上强行对一名女大学生下了手,但他自认为已经得到了惩罚,他被他爹狠狠地打了一顿,也赔了那女生家里许多的钱。

    于是他有些不服气地说道。

    “不是赔了她家钱吗,那些钱,她妈当超市收营员,一辈子都收不到。”

    老爷子叹了口气,用力敲了敲地面,震得附近的几人都有些好奇地转过头来看这爷孙俩,当看到老爷子的神情时,都吓得匆匆远离。

    “好一个,有钱便有理,好一个...威风凛凛的陆家大少爷啊,你拿钱,买的了别人的命?”

    少年原本有些无所谓,但听到这里,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他立刻回过头去看着自己的爷爷问道。

    “...爷爷,你是说。”

    老人转头看着他,目光之中充满了怒火。

    “小畜生,那女娃娃已经跳江身亡了,若不是老子手脚快,抢了她的魂儿,你可知道,现在大江之下的那些个神魂已经将这件事告到了谁那儿?”

    少年不解,忙问。

    “告?能告给谁听,这C市不管是人面还是鬼面儿,不都是爹说了算吗?”

    老爷子给气笑了,他抬起手指着少年,摇了摇头说道。

    “小娃娃,你可知道,这C市,有两个地方,你是千千万万得罪不起的,不是你,是咱们陆家,在改命之前,都吃罪不起。”

    少年更加疑惑了,老人这次不等他问,直接说道。

    “真武山,典当铺,你给老子用命去记住这两个地方,深深地刻在你那猪脑子里,然后给老子爬出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