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逆空间 > 第三十四节 威胁
    让鲣鱼们自弃的主要原因是战车的背后。

    怪物群一边响起地震和吼叫卷起沙尘,一边用坚韧的体力一直追着鲣鱼他们。

    用战车屋顶的机枪一直开枪,直到弹仓空空,无数怪物变成肉块也没用。

    怪物群连碎片也不畏惧,一边踩坏死去的伙伴的肉块,一边继续跑,执着追逐。

    而且在移动中,把周边的怪物卷进来,逐渐扩大了规模。

    雇佣猎人作为护卫,当它们的群体规模扩大到他们无法控制的程度时,它们就抛弃了鲣鱼逃走了。

    如果是拥护护卫们的话,最初被怪物群追赶的原因。

    就是加紧运输的鲣鱼们走过了和契约上的行驶路线不同的道路。

    总之是违约导致的结果,关于护卫们是否称之为不义,还有解释的馀地。

    再加上离开的时候,吸引了怪物小组的一半,所以也可以说是做了收费的工作。

    在这一点上,也许应该感谢逃跑的护卫们。

    但是能否因此而对达里斯们产生感谢之情是另一回事。

    鲣鱼们的笑声渐渐变小。

    由于生命危机的缘故,处于奇怪的高涨状态,笑声一消失,高涨的情绪也就消失了。

    恢复了镇定的达里斯为了保持自己的冷静,露出了一副认真的表情。

    头脑一直保持着平静,冷静地让自己理解现在的悲观状况,轻轻地叹了口气。

    「……那么,怎么办呢?这样下去真的不行吗?」

    鲣鱼也用严峻的表情认真回答。

    “我知道。总之目的地改变了。前往库兹哈拉街遗址“

    “到那儿去?为什么?」

    “如果继续这样前往库加马山城市,无论我们的生死,我们都会结束吧。”

    为了逃离怪物群,带领它们进入城市的人的末路,已经决定了。

    被城市用武力一群一群地粉碎。

    那样大多都会死。

    假如还活着的话,城市会要求,以防卫费以及治安维持恶化等为名义的损害赔偿等。

    在没收全部财产的程度上,他们承担着巨额的负债,为了偿还这笔债务而死的人,会受到更好的对待。

    但是即使是众所周知,无奈的人也会赌上一线希望进入城市。

    阿基拉过去经历过的怪物袭击贫民窟,大体上是由于那样的人造成的。

    “那个,假发,我也知道那么多。这也是我前往库斯哈拉街遗迹的理由”

    “遗迹是那里怪物的地盘。

    追赶我们的那些人,也许会意识到那个地盘,不会追到遗迹中去。

    而且那里的深处是这一带屈指可数的高难度。

    也许有像那些家伙一样能够消灭的猎人。

    紧急委托已经提出了吧?」

    “啊。要是有接受委托的猎人就好了……”

    通常通过猎人办公室发出委托的情况下,由于要通过包括委托内容的确认等在内的审查,所以相应地需要时间。

    但是如果要求现在马上帮助的情况等即时性的话,通过紧急委托,只需最低限度的审查就可以即时委托。

    基本上紧张的人是委托人,所以报酬也比较容易变高。

    如果没有损失的话,很多猎人会接受。

    因为没有后果,而在报酬上虚假记载的话,会成为对猎人办公室的欺诈,会得到相应的报酬,所以接受委托的猎人一方也比较安心。

    根据这些理由,与广域通信无差别地寻求帮助相比,救援的可能性更高,在荒野陷入困境的人经常使用。

    鲣鱼以严肃的表情停止讲话。

    “既然这样不能去城市,那么最有可能得救的地方就只有那些了。

    以后已经是我们的运气考验了。走吧!」

    鲣鱼们就这样爬进了库兹哈拉街遗迹。

    然后选择,即使是大型战车也能通行的道路前进。

    但是,并不知道遗迹内的地形,从网上适当得到的地图也有错误。

    能不能就这样逃到深处是运气。

    然后倒霉了。

    鲣鱼们冲进瓦砾散乱的死胡同,只能停止一次战车。

    倒霉的事还在继续。

    追来的怪物群,无视领地的意识等,直接进入遗迹。

    达里斯下定决心大叫。

    “达里斯!在这里迎击!赶快往机枪上装备用弹药!

    装填结束后,回到驾驶席用机枪应战!

    到了这个时候不要在意子弹费怎么样,别胡闹了!」

    “我知道!你也要小心!」

    达里斯走出车外,拿起枪。

    鲢鱼也加紧准备了备用的弹药。

    阿基拉已经靠近遗迹,直到可以看到怪物群落的距离。

    怪物群也发现了阿基拉,其中一部分将袭击对象从鲣鱼们换成阿基拉,向他们逼近。

    阿基拉边跑边握住AAH突击枪,表情更加险峻。

    『阿尔法!注意到了!这样下去没关系吗??』

    带领阿基拉的阿尔法的表情也同样严峻。

    但是那个指示没有动摇。

    『没事!就这样前进吧!移动路线会及时指示的!还有,请在今天之内服用恢复药!』

    『又要以受伤为前提战斗吗!?』

    『那个恢复药也有抑制体力消耗的效果吗!想想你已经没有时间休息了!今后和训练一样,按照我的指示行动的话就没问题了。』

    『我在训练中死了好几次!?』

    『你要像没死的时候一样做!快点!我要来了!』

    阿基拉边跑边取出恢复药,一边看着视野前的怪物群一边咽下去了。

    然后,决定了对需要恢复效果的战斗的觉悟。

    遵照指示停下来,向敌人群开枪。

    同时视野通过阿尔法的支持扩展为战斗用。

    逼近的怪兽们表示击破的优先顺序。

    每个个体的弱点也会被强调。

    从枪口伸出的弹道预测轨道也加入了视野。

    阿基拉用认真的表情将枪口对准最优先的击破对象,瞄准敌人的弱点扣动扳机。

    荒野中枪声响彻,枪口中猛烈射出的子弹,直接击中了以阿基拉为目标的怪兽们。

    即使没有击中弱点,也可以利用对怪兽用的子弹的威力,撕裂肉,粉碎骨头,破坏内脏,使其负上致命伤。

    被胳膊和腿部弹着的个体一边使动作迟钝一边倒下,运气不好地被弹着的个体立即死亡,以跑来的势头在地面上滚动。

    视野中显示的枪击部位的点会变成线。

    对准那条线,一边摇着枪一边继续扳机,扫除敌人群。

    无数子弹打中的怪兽们倒下,害怕,停止动作。

    在这个缝隙中,阿基拉沿着地面上显示的移动路线按照指示行驶,移动到下一个最佳枪击位置后,再次按指示开始了枪击。

    阿尔法经常发出非常准确的指示。

    这些指示,全部都是在接近预测的范围内,预测怪物的移动。

    连阿基拉未成熟的移动,引起的失败,也算进去的最大效率的内容。

    阿基拉只要自己的能力允许,就继续遵从那个指示。

    结果,阿基拉从旁观看的实力,远远超过了本来的实力。

    那个连自己都惊讶于那么多的战果。

    持续发出战果,踢散怪物群,最后到达遗迹的时候,浮现出阿基拉脑海中的疑问。

    《阿尔法。我能问一下吗?』

    『在这种时候是富裕的。什么?』

    『打倒的怪兽中,混有在训练中,战斗过的有记忆的家伙,有什么弱点吗?』

    『没有。大体上就是这样。”

    「……那为什么我在训练中被训练过好几次呢?』

    训练的个体是不会迷惑、畏惧、威胁、逃跑的。

    我们设定了行动模式,直到气喘为止,机械性的袭击阿基拉。

    如果在训练中轻易获胜的话,怪物恐怖的感觉可能会变得迟钝吧?预防那个。

    多亏了你,阿基拉这么拼命地战斗,取得了至今为止的成果。训练有帮助吧?』

    阿尔法有点得意地微笑着。

    「……嗯,是啊。」

    现在正在战斗中,实际上起到了作用。

    阿基拉决定这样考虑,稍微抑制一下涌起的感情,就转换心情,急于前进。

    鲣鱼们持续着拼命的抵抗。

    战车的周围已经长出了好几堆怪物的尸体。

    从因机枪扫射而失去原形的大部分尸体,流出大量的血。

    从堆积的尸体堆流出的血聚集在一起,在地面上形成了一个红红的广阔的池塘。

    在那股血腥,召唤遗迹中的怪物之前,必须先收拾好。

    如果没有,荒野和遗迹两个怪物都会成为对手。

    杀了这么多。

    你吓着我逃也没关系吧。

    就像嘲笑那些无意识想要的假发一样,一群怪兽也不理会同伴的尸体。

    毫不客气地踩着变成肉块的同胞,用血踢着泥泞的地面,气势汹汹地扑向他们。

    鲣鱼用机枪把靠近战车的怪兽们从一端粉碎。

    达里斯一直射子弹,直到目标无法物理移动。

    放松枪击的话,就会把自己的血肉加到眼前的尸体堆和血池里。

    为了阻止那个正在竭尽全力。

    火力大大超过了鲣鱼们。

    怪物的尸体堆至今仍在增加。

    尽管如此,羊群却丝毫没有减少的迹象。

    鲣鱼们的焦躁变得越来越浓。

    鲣鱼对敌人太多说坏话。

    “妈的!没完没了!

    就算你们把我吃掉,吃掉之前也不够一根香肠吧!

    把那些尸体都吃掉!有山那么多吧!达里斯!机枪子弹断了!

    在重新装填备用弹药之前,你能保持吗??」

    达里斯表情非常险峻。

    机枪扫射暂时停止的话,很有可能会一下子被逼入绝境。

    但是即使不行,也说不出口。

    因为如果机枪的掩护完全停止的话,无论如何都会堵塞。

    「……快点!」

    达里斯取而代之地这样叫道。

    机枪扫射暂时停止。

    大部分的羊群,至今为止通过镇压射击控制的部分,一口气袭来。

    达里斯看到明显超出自己的应对能力的敌人群迫近的情景,听到了自己冷静的部分冷淡的说话。

    不行。

    毫不怀疑那句话,达里斯接受了死亡。

    下一个瞬间,本来应该把它变成现实的怪物,在眉间被弹了一下,漂亮地摔倒了。

    跌倒的个体成为障碍物,只在很短的时间内阻止其他个体的攻击。

    在那短暂的时间里,无数的子弹射向怪物们。

    然后一个接一个地死去。

    回过神来的达里斯一边应战一边看枪声的方向。

    在那里,有从附近大楼的窗边持续开枪的阿基拉的身影。

    在阿基拉的掩护下,市场的均衡逐渐倾向于鲣鱼们。

    本来,加上一枝AAH冲锋枪的程度,并不是什么办法。

    但是按照阿尔法的指示打倒怪兽,首先到机枪扫射重新开始为止的时间赚取成功。

    阿尔法继续发出最有效的指示,阿基拉对此作出回应,持续提高整体效率至最大。

    看到怪物的尸体堆,用自己的枪击使那座山稍微变大一点,阿基拉脸也歪曲了。

    “无论什么都太多了吧。我差点被那么多怪物袭击?』

    阿尔法用那个微笑一边告诉有利的情况,一边扎钉子。

    『那个可能性还没有消失。不要放松掩护!”

    “这是理所当然的。我怎么可能被那样的人袭击呢?”

    阿基拉一边最大限度地发挥训练的成果,一边拼命应战,说错过这个机会后就没有后来了。

    鲣鱼也很快发现了猎人的掩护。

    一边继续装弹一边笑着说。

    「……有紧急委托的成果吗?好的。运气好起来了。再来一点”

    然后再次开始镇压射击的话,达里斯和阿基拉合作,一边互相掩护一边转移到敌人的歼灭。

    之后,又花费了2次机枪的弹药补充,终于打倒了场上的怪物们。

    战斗结束后,达里斯们知道掩护自己的人是孩子,非常吃惊。

    但是完全没有,因为是孩子,就轻视的打算。

    因为刚才才刚刚证明了他的实力。

    鲣鱼用放心的笑容和蔼可亲地搭话。

    “太好了。是紧急委托的猎人吗?」

    阿基拉好像有点不可思议地回答。

    “紧急委托?不是。我也被袭击逃跑了。”

    “是吗?我们没有跟着彼此。”

    鲣鱼没有告诉他们是自己带来了那个群落。

    因为没有被问到。

    阿基拉也没有深入地问。

    因为如果是自己倒霉的事情的话,就好像是被强迫担任团役一样。

    就像是要抹去流向工厂的微妙空气一样,假发狂笑。

    “我是鲣鱼。那家伙是达里斯。

    我在这辆战车兼店铺做生意,正在回到库加马山城的路上。”

    “我是阿基拉。我暂时在做猎人。在这一带是偶然的。”

    “啊!猎人的话是客人啊。

    这也是某种缘分。

    是你帮了我的忙,要是买什么的话就便宜点吧?达里斯!你也说一声谢谢!」

    因为机枪的维修,分开了的达里斯喊着。

    “我知道!我是达里斯!谢谢你!」

    “我们一完成机枪的整备就前往库加马山城市。

    你要一起么?现在发生过这种事。现在也不是遗迹探索了吧。”

    阿基拉也不想再开始训练了。

    《阿尔法。可以回去吗?不,我要回去。我要回去了。”

    阿基拉的某个地方拼命的样子,阿尔法开心地笑着。

    “我知道了。今天回去吧。”

    本以为比原来还要安全,但阿基拉稍微放心了一些。

    “拜托了”

    “好!上了!上了!」

    鲣鱼豪爽地笑着,将阿基拉放上战车,让达里斯迅速地完成机枪的整备,使车辆猛地发车。

    行进方向上有怪物的尸体堆,荒野规格车辆的输出笑着豪爽地推开了。

    就像那样,阿基拉有点害羞,但是达里斯他们完全不在意,反而笑声更大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