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2206章 顶级杀手
    男人喜欢不停的找女人,其实并不全是因为下半身的需要,毕竟从古到今,花点钱就能解决问题的地方从来都没有消失过。占有欲、征服欲、贪婪、甚至情感上的孤独、亦或者被需要的感受,都是他们习惯性出轨劈腿的原因。因此,许多男人只要有了钱,无论聪明还是愚蠢,总会找上那么一两个情人或小三。

    有人就要年轻,越年轻约好;有的人喜欢学生,大学生最妙;有的爱找良家少妇,有的心水坐班白领。关同甫的爱好则与大部分人都不同,他最爱小姐。

    没错,就是那种花点钱就可以解决生理需求的小姐,但他却不单单是解决下半身问题,而是像别人找情人一样,把小姐当金丝雀似的养在某处窝里。

    不了解他的人只以为他口味太重,和他比较熟的却知道,他之所以有这样的怪癖,跟他的童年生活是分不开的——他的母亲就是个小姐,甚至都不知道他的父亲是谁。

    三联帮一堂堂主的手下肯定是有很多娱乐场所的,不用花钱、甚至倒贴钱愿意陪关同甫睡觉的小姐绝对能用车拉,可他似乎要将怪异进行到底似的,偏偏喜欢没根没底的野鸡,也就是所谓的“楼凤”。

    这也就导致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因为楼凤在古代叫“暗chang”,一直身处社会的最底层,连接头小混混都可以随便欺负,所以,许多三联帮的底层小流氓没事儿就会到处找新出道的楼凤,发现质量还说得过去的都会立刻上报拍马屁,关同甫也不嫌丢人,来者不拒,去了不喜欢提上裤子就走,钱都不给,喜欢了就把人带走,养一段时间,直到下一个新的更好的出现。

    今晚他作为地头蛇被一条内地来的强龙给压了,心里憋了一肚子的火,当然要去找自己的禁脔发泄一下。

    车子停在一栋公寓门口,他带着两个人下车走进去,等电梯的时候,门外走进来一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年轻姑娘。

    姑娘很漂亮,染了一头栗色的波浪长发,似乎喝醉了,双眼迷离,脸颊酡红,身上穿了条红色抹胸紧身包臀裙,肩披白色小外套,一双雪白的大长腿踩着红色高跟鞋踉踉跄跄的来到电梯前,冲他们三人眯眼笑了一下,就开始翻自己的包。

    关同甫只喜欢梁喜春那种略微成熟又带着些风尘味儿的女人,对于普通的女孩子没什么兴趣,所以只是瞄了一眼就转过了脸,他的两名手下倒是一直死死盯着人家低胸的领口和大白腿看,要不是碍于老大在,估计早就开始搭讪耍流氓了。

    当然,他们还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一个站在关同甫身后,一个站在关同甫和那姑娘之间,做好了随时出手和保护老大的准备。

    叮咚叮咚,两台电梯门几乎同时打开,三人正准备走进左边那台,恰好这时姑娘发出一声欣喜的欢叫:“原来你在这里,害的我好找,淘气!”

    声音嗲到了极点,让人听得心脏都忍不住跟着发颤。三人脚步虽然没停,但都下意识的转过了脸,而姑娘则一手扶着墙壁,另外一手涂着红色指甲的纤纤玉指夹了张名片递进电梯,甜笑着说:“老板看着好有气派,有时间要照顾小妹的生意哦!我叫馨馨。”

    关同甫没有动,他的手下将名片接过去一瞅,眼珠子就圆了,忙示意给他:“大哥,您看!”

    关同甫露出微微不悦的神色,但目光还是落在了上面。只过了半秒钟,他的视线就重新回到那姑娘的身上,原本索然无味的身材顿时充满了浓浓的诱惑。

    原因很简单,那张名片上印着“粉色沙龙按摩养生会馆”的字样,下面的地址就在这栋公寓楼里。

    很明显,这姑娘也是一位楼凤。

    电梯门开始缓缓关闭,名叫馨馨的姑娘也转身要进右边那台电梯。突然,啪的一声,一只大手挡住了要关上的门。姑娘闻声回头,就见出于保护机制重新打开的电梯门里,关同甫两眼喷着火焰对她说:“小姐,这台电梯还很空。”

    姑娘稍稍犹豫了下便晃荡着进去,摁下十七楼的按钮,待电梯门重新关上之后,视线一一看过三人,笑容妩媚道:“人家今天好累的,三个人可不行哦!”

    关同甫伸手去搂她纤细的蛮腰:“放心,你需要伺候的只有我一个。”

    姑娘咯咯娇笑着躲开,却顺势握住了他的手,捏着手指惊叹道:“老板的指节好有力道啊,人家有点怕怕呢!”

    没有男人会不喜欢被女人夸厉害,关同甫也不例外,眼睛向下瞄着人家的大腿,yin笑说:“你的看上去也很紧致,待会儿可不要把我的腰夹断哦!”

    姑娘笑的越发开心了,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顺着另外一只胳膊向下,捏到紧绷的肌肉时,眼中赞叹之色更浓。最后,她的手摸到关同甫的另一只手,将那张名片拿回来,接着看似随意的挥了一下。

    这时,电梯来到了十七层停下,姑娘松开手走出去,转身,之前的妩媚与醉意已经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则是让人冷到骨子里的寒意。

    “萧先生让我代他向关堂主问好。”

    关同甫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他身后的两名手下则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愣神片刻,电梯门缓缓关上,重新运行的动静让关同甫晃了一下,接着便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俩手下大惊,忙弯腰去扶,这才骇然发现,关同甫的喉咙处多了一条口子,鲜血正汩汩流出,衬衫前胸鲜红一片,人也已经魂飞渺渺。

    他们同时想到了之前那名叫馨馨的姑娘挥动名片的动作,自然也就明白了那根本就不是什么楼凤,而是位顶尖杀手,只可惜明白的有些晚,电梯已经在向上持续运行中,再做什么都来不及了。

    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了浓浓的惊惧。他们是关同甫的亲信,也是关同甫的保镖,现在关同甫在他俩的眼皮子底下被人杀了,他们却什么都没做,也什么都做不了,失职若此,结局可想而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