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灵雎并未觉得有什么,反而略带同情的看着她。

    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又到唇瓣,笑道:“你在南疆做了什么,吃了什么苦我都知道,你说我又怎么会不知道你还有几天好活呢?”

    “......”

    颜长欢忽然泄气似的笑了一下。

    却是无力。

    道:“你到底许诺了墨净什么,她如此相信你。”

    墨净这样的人,就连自己的亲妹妹生死都不会放在心上,对薛灵雎居然毫无保留,就连颜长欢吃了什么毒都知道。

    颜长欢有些好奇了。

    薛灵雎缓缓松开她的下巴,笑笑。

    “知道吗,我与你们最大的区别就是,我所爱之人早已身死,无人可以威胁我,我所有的希望都随着他的死而泯灭,所以要把控你们实在是太容易了。”薛灵雎说话的时候眼底毫无波澜。

    连一点光亮都没有。

    颜长欢想,如果那位少年将军还在世上,薛灵雎恐怕也不会变成这样。

    不过,墨净爱谁啊!?

    颜长欢对于自己亲姑姑的八卦略感到好奇,张大了眼睛眨巴眨巴望着她,希望薛灵雎继续说下去。

    好在薛灵雎也不是嘴巴严实的人。

    “墨净想练情蛊。”

    颜长欢疑惑:“情蛊?”跟薛灵雎有什么关系?

    薛灵雎:“情蛊中有一个药引子,那便是断情绝爱之人的眼泪,同时她知道我是借尸还魂回来的人,她需要我带着尸气的血,这情蛊就比旁的蛊更加毒上百倍。”

    颜长欢有些恶心。

    她在南疆的时候见过那些人练的情蛊。

    是把少女的经血放在器皿之中,引出各种毒虫毒蝎毒蛇进去,半月后用48种草药一起研磨成粉加入心爱之人的饭菜之中。

    此后那人就会对施蛊之人情根深种无法自拔。

    如果这个人做了什么对不起妻子的事情,身上就会长出各种脓疮烂包,死相极其难看,只有真心悔改得到妻子原谅才会消失。

    一根棍一寸长,二相情二滋长。三拍肩三笑喜,四手牵四眼连。天会老人不老,一见迷心跟到老。

    颜长欢默念着之前书中的句子,心里胆寒。

    这情蛊是要执念极重的女子才能练的,稍有不慎自己就会引得反噬。

    这墨净喜欢谁这么痴迷?在南疆的时候也没看她和谁亲密啊!

    颜长欢正在复盘墨净到底喜欢谁这么疯狂,薛灵雎已经直接公布了答案。

    “一个女人愿意为一个男人出生入死,除了爱,没有其他了。”

    颜长欢诧异抬头。

    哽住:“不是吧,她喜欢赤酆!”

    那赤酆老头儿都可以当她爹了!

    颜长欢脑袋转了好几圈,终于把关系理了清楚。

    她是墨净的侄女,墨净和她娘是一辈的,墨凝和赤楚欢是好姐妹所以也是一辈的,赤楚欢是赤酆的女儿,所以等于墨净算是赤酆的女儿啊!

    这...这墨净恋父啊!

    薛灵雎看她脸色诧异觉得有些好玩似的,道:“爱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不是那人姣好的面容,不是匹配的门楣,而是他与我是灵魂深处的欲望,是我期望与之肌肤相亲的贪婪。”

    “爱,本就是浑浊的,这是人性唯一不可能改变的。”

    颜长欢似乎没料到薛灵雎有如此之大的感想。

    举手拍起手来:“说得好,有文化。”

    不过这两人早就魂归黄泉了,八卦也就到这儿了,墨净到死也没真的练出那情蛊来。

    薛灵雎刚走回到位置上坐下,房门忽然就被敲响了。

    是薛樊的身影。

    薛灵雎点头示意宫女开门,薛樊随之走进来,先是和煦的笑着快步走向薛灵雎,在薛灵雎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道:“阿姐,我回来了。”

    颜长欢恨不得自戳双目。

    她像个来吃狗粮的。

    等到薛樊起身看到颜长欢,川剧变脸都没他会变,刚刚还微风和煦一下子变成冷冽的寒风。

    瞪着颜长欢道:“哼,我说你跑不了你就跑不了,还不是栽到老子手上了?”

    颜长欢看着他就想起惨死的周子时,磨了磨牙。

    “你最好每天关紧门窗,我会时刻想杀了你!”

    “呵,等你有这个本事再说。”

    话音刚落,颜长欢已经拔下头上的簪子朝薛樊而来,薛樊反应过来立马将薛灵雎护在身后,随后迎了。

    在颜长欢毫无章法的攻击下薛樊显得很是游刃有余,甚至还能口出狂言激怒颜长欢。

    直到薛灵雎皱眉:“好了。”

    薛樊立马伸手抓住颜长欢的手往后一背,颜长欢被控制了,簪子落在了地上。

    颜长欢不甘心的挣了挣,恨道:“薛樊你会不得好死!”

    薛樊笑笑:“我杀了个周子时我就不得好死了,这要是让你知道我杀了你那干爹,你会怎么咒我?”

    说完,看着颜长欢惊恐的表情薛樊忽然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顿时放开颜长欢,阴阳怪气道:“瞧我这张嘴,明明知道咱们县主大人会受不了还说出口了,真是该死!”

    “阿姐,我不是故意的。”

    薛樊走到薛灵雎面前,蹲下身像个祈求摸头的大狼狗。

    薛灵雎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却瞧着颜长欢道:“颜振是自杀的。”

    “那也是被你们害的!”颜长欢红着眼看向她,抬高了下巴想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弱。

    “薛灵雎你到底要做多少孽才甘心!?我爹是自杀的,可若不是你们折辱他在先,他怎会想不开?满朝文武哪个没有风骨,你杀了我爹,杀了周子时,还杀了谁,还想杀谁?”

    薛灵雎冷冷的听她说完,按住想要起身的薛樊。

    说:“谁叫他们不听话呢?长欢,我做了女皇与天下不会有任何改变,我还会开设新的政策,我才是那个最好的人选,你为何如此固执?”

    颜长欢挥袖大喝:“你少与我说这些!你本质就是一个嗜血贪婪的怪物!你杀了那么多人,你怎么配做帝王!”

    薛灵雎想要南疆兵符是想做什么再清楚不过,如今虽然南疆降了,可南疆依旧不是大周领土,她新皇登基需要支持。

    若是南疆忽然又卷土重来,她抵挡不住的,即使不是南疆也会是其他,大周也迟早灭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