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七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一七小说 > 万界守门人 > 第两百八十七章 死亡的预言诗

第两百八十七章 死亡的预言诗

  第两百八十七章 死亡的预言诗 (第1/2页)
  
  地狱。
  
  山峰上。
  
  两位“五欲”的顶尖强者,已经完成了属下与宝物的交易。
  
  “现在……我们必须谈论一些重要的事了。”
  
  魔伽睺看了罗萨莉亚一眼。
  
  ——我们要谈论机密了,你这个下属快走快走!
  
  罗萨莉亚自然是有眼色的,但却没动。
  
  她望向沈夜,坚持问:
  
  “巴克斯特大人,请问您交代我的事,还要继续查下去吗?”
  
  “去查吧。”沈夜说。
  
  “是!”
  
  罗萨莉亚这才退下去,很快离开了这里。
  
  “你让她查什么?”魔伽睺头上冒字。
  
  沈夜道:
  
  “有人假冒九相的事。”
  
  “那件事啊,查查也行。”魔伽睺浑不在意地冒字。
  
  沈夜没想到他是这种反应。
  
  难道魔伽睺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所以才对此不太在意?
  
  “好了,现在我们说正事。”
  
  魔伽睺将一个小盒子扔过来。
  
  沈夜接了一看,里面是一瓶灾祸源液,还有一个发光的徽章。
  
  “‘五欲’世界灾祸源液。”
  
  “五欲侍卫长徽记。”
  
  沈夜沉吟道:“大人这是让我去‘五欲’世界?”
  
  “并非如此,我们星球的大部分人都被九相吃了,剩下的都是战斗骨干,可是这些职业者在战争中也死了不少。”
  
  “——巴克斯特,死亡星球要反击了。”
  
  “大人,您是想让我上战场吗?这個完全没有问题。”沈夜说。
  
  “不,‘五欲’世界有极其繁复强大的陷阱术法,实在不行还能撞击死亡星球,对方不敢做的太过分。”魔伽睺道。
  
  “那……我要做什么?”沈夜有些茫然。
  
  “——我不信任别人,甚至是我的那些手下,他们的才能和忠心根本不够。”
  
  魔伽睺神情凝重起来,头上的字体也加粗加黑甚至加了下划线:
  
  “我要亲自走一趟,去跟死亡星球的代表谈判。”
  
  懂了。
  
  魔伽睺的目标其实并非死亡星球,而是大墓或者别的什么。
  
  所以他对死亡星球的职业者们,并不在意。
  
  “巴克斯特,你必须去永夜城,寻找线索——”
  
  “那是天罗经营的地方,现在属于我们,你要尽快找到天罗所隐藏的东西!”
  
  “我的人手已经去了永夜城,接管了亡灵势力。”
  
  “他们会在永夜城配合你的行动!”
  
  隐藏的东西……
  
  专门把我从九相手上要过来,专门去搜寻那个东西。
  
  看来是很重要的事啊……
  
  “隐藏的东西?大人,我究竟要找什么?”沈夜问。
  
  “不清楚。”魔伽睺道。
  
  “……大人,那要怎么找。”沈夜。
  
  魔伽睺似乎也觉得这样表述有点问题,不由陷入沉思。
  
  “大人,我这边的情报不够,我必须知道事情的全貌,又或者至少把您那边的情况告诉我一点,然后我才可以配合您。”沈夜沉吟着说。
  
  魔伽睺看他一眼。
  
  可是他丝毫不避让魔伽睺的眼睛,甚至还说:“这么重大的事,大人如果什么都不给我说,我要怎么做呢?”
  
  也是。
  
  巴克斯特说的没问题。
  
  但——
  
  “你想知道什么?有些秘密是不能说的,特别是对伱这样弱小的存在,巴克斯特。”魔伽睺索性直接说。
  
  沈夜再次坚持:“那至少把目前的形势告诉我,我两眼一抹黑,连找什么都不知道,又如何去找?”
  
  魔伽睺沉吟着。
  
  巴克斯特是对的。
  
  有些秘密是不能随便问的,可他就主动问了,根本不怕有什么嫌隙。
  
  是个真正想做事的人。
  
  他的过往也证明了这一点。
  
  ——那就让他知道一点基础的东西吧。
  
  “你听着,我们需要一些线索——关于噩梦世界,有一个神灵叫做地母,我们要找到她。”
  
  “神灵?有什么用?”沈夜问。
  
  “这就说来话长了,你必须先知道,噩梦世界是死亡世界的延续体。”魔伽睺说。
  
  “大人,我不懂。”
  
  “很久之前,死亡世界的世界意志死了——死于帝王种宇宙巨虫的攻击。”
  
  “它在临死之际,用最后的力量营造了一个梦境世界。”
  
  “因为是临死前的梦,通常来讲,这一类梦境世界,就会被称为噩梦世界。”
  
  “在那个噩梦世界深处,地母作为最后的世界神灵,负责镇守世界遗留的兵器。”
  
  “我们的目标,就是那柄极其特殊的世界之兵。”
  
  “其实可以称它为噩梦之兵。”
  
  “这种诞生于噩梦的世界之兵,与一般的世界之兵不同。”
  
  “它诞生于世界的恐惧与弥留,汇聚了世界最后的潜力,很有可能超越某个界限,达到传说中的境地。”
  
  “无数人渴求这样的兵器,但却根本不知道如何去寻找。”
  
  沈夜静静听着,这时候便问:
  
  “大人,你说的太多了,我知道这些真的没有问题吗?或者您想杀了我?”
  
  魔伽睺目光中多了一缕赞赏。
  
  这家伙是个有分寸的,知道这些秘密有多么重要。
  
  但是——
  
  “没关系,巴克斯特,法界八重才勉强可以催动那噩梦之兵,至于你么,唉,说句不怕打击你自尊心的话,你是不可能得到它的。”魔伽睺说。
  
  “好吧,看来我是安全的,大人。”沈夜仿佛松了一口气。
  
  “你还想知道什么?”魔伽睺问。
  
  “够了,我会努力去找寻天罗大人的线索,从中寻找地母的所在,争取从她身上找到噩梦之兵的消息——不过有句话我想跟您说。”沈夜道。
  
  “你说。”
  
  “您在谈判桌上不必认真跟他们谈,只要虚与委蛇就可以了。”
  
  “大人,这样会让我有更多时间寻找地母。”
  
  魔伽睺突然笑了起来。
  
  “大人,你笑什么?”沈夜诧异地问。
  
  “原来你是对我们没有信心,所以才要问这么多。”魔伽睺道。
  
  “那倒不是,我只是觉得必须花费时间,才可以掌握一定的情报。”沈夜反驳。
  
  “这就叫没有信心。”魔伽睺指着他道。
  
  沈夜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什么。
  
  他敏锐地察觉到了一件事。
  
  ——此刻,魔伽睺似乎很有谈兴,愿意主动说一些事情。
  
  没必要反驳魔伽睺。
  
  聆听。
  
  就对了。
  
  “巴克斯特,你还挺有见识的,难怪做事情有一套。”
  
  魔伽睺伸出手,朝虚空握去。
  
  地狱的风穿过广袤平原,从他的手指间透过,而他的脸庞被地狱的灰暗光线映衬,只露出满怀恶意的双眼。
  
  “其实他们的一切都很容易毁灭。”魔伽睺道。
  
  他的语气变成了闲聊。
  
  ——在兴致不错的时候,他倒是不拒绝跟属下分享一些积极而正面的事情。
  
  这有助于让属下打起精神,努力做事。
  
  “大人,这是能说的吗?不能说的话,我可以不听。”沈夜道。
  
  “我会在谈判桌上尽力拖延时间,”魔伽睺拍拍他的肩膀,“而你务必全力去寻找地母,争取找到世界意志所遗留的噩梦之兵。”
  
  “当我获得它——”
  
  “死亡星球的存续,只在我的一念之间。”
  
  “明白了,大人,我什么时候动身?”沈夜道。
  
  “我给你半天时间,你把自己手边的事处理一下,然后别上徽章,喝了灾祸源液就去吧,永夜城那边我都已经讲过了,以你为主导。”魔伽睺头上不断冒字。
  
  “是,大人。”沈夜应声。
  
  “巴克斯特……做出点事情来吧,我要给你权柄,你至少也要能服众才行……”
  
  他摸出一瓶灾祸源液,喝了一口。
  
  须臾。
  
  魔伽睺也从地狱之中消失了。
  
  只剩下沈夜一个人站在山峰上。
  
  他的神情慢慢变了。
  
  “不对,现在看来,太厌和天罗的死,是早有预谋的。”
  
  “魔伽睺负责下大墓,九相负责地狱,而正面主攻死亡星球的正是太厌和天罗。”
  
  “……太厌被吃了,天罗也被自己干掉,所有手下全部完蛋。”
  
  “有没有什么线索,能查到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等等!”
  
  沈夜猛然想起一件事。
  
  他取出一瓶灾祸源液,喝下去。
  
  ……
  
  主世界。
  
  玉京。
  
  沈夜出现在一条僻静的小巷子里。
  
  既然魔伽睺给了半天时间,那就要用好这半天!
  
  四下一望。
  
  没人。
  
  但还是不放心。
  
  毕竟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极其重要,也极其关键!
  
  沈夜走出巷子,打了个车,一路来到人间武道大厦,用身份开了个房间。
  
  “冥主大人,请帮我看看,四周有没有人窥探。”
  
  沈夜默道。
  
  “没有。”米克特提卡希瓦回应道。
  
  沈夜这才站在房间的墙壁前,以手按着墙壁,低声道:“门。”
  
  一扇门出现。
  
  沈夜打开门,走进去,立刻就到了熊猫事务所。
  
  敲门。
  
  “哇哈,欢迎!我的好兄弟沈夜!”
  
  熊猫铁男打开门,口中发出一声怪叫。
  
  “来你这儿休息会儿。”沈夜说。
  
  “今天给你打九折。”
  
  “这么好?”
  
  “上次有几位其他园区的美女来玉京动物园交流,你就立刻送了那么多新鲜竹笋——神助攻啊!”
  
  沈夜看看它那深重的黑眼圈,关怀了一句:“注意休息。”
  
  “人生行乐须及时。”铁男一摆手。
  
  它走到墙壁前,用手一按。
  
  一扇门打开了。
  
  “你见过其他拥有‘门’能力的人吗?”沈夜问。
  
  “听说过,没见过——现在大家都在默默积蓄力量,努力让‘门’成长起来。”铁男道。
  
  “是有什么危险吗?”沈夜问。
  
  “废话,全宇宙无数世界,谁不觊觎我们的‘门’?据说有一些特别厉害的家伙,具备抢夺门的力量。”
  
  “那是要小心。”
  
  沈夜打开手机把钱转给熊猫。
  
  熊猫笑得脸上都起了褶子,点头哈腰:“请进——我这休息室保证隔绝一切,不仅能恢复体力,还很安全,离开的时候更有随机祝福可拿。”
  
  “好。”
  
  沈夜一步跨进门。
  
  门关上。
  
  “为何要在这里?”米克特提卡希瓦问。
  
  “因为我作为‘门’能力者之一,确实能感应到,这里是极其封闭而隐私的所在。”
  
  沈夜解释下去:“——这种下个纪元的能力,确实是我能想到的最好防护手段了。”
  
  “好吧,你可以开始了。”米克特提卡希瓦说。
  
  “您也很好奇吧。”沈夜说。
  
  “是的,我想知道答案是什么。”
  
  米克特提卡希瓦道。
  
  沈夜点点头,一抹指环,取出一枚散发着暗金光芒的噩梦水晶。
  
  这块噩梦水晶一取出来,虚空顿时浮现出一行微光小字:
  
  “????”
  
  ——无法辨认的噩梦水晶!
  
  这是天罗的遗物。
  
  当时他中了“天命终结·巢之幡”,又中了危真人的教化,就在死的时候掉落了这个玩意儿。
  
  自己一直太忙,没时间研究这个玩意儿。
  
  可是。
  
  “五欲”的四位顶尖强者已经死了两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丐帮帮主混美国 长生裁 世子宠妻无下限 三寸人间 楚南璃夜司珩穿越小说免费阅读 我在红楼修仙 万界守门人 紫气仙朝